明慧法会| 坚信师父 才能做好揭露当地邪恶

平稳纯净的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感谢师父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创造这么一个网上法会,感谢明慧网给我们大陆同修建造的这个大会场。我一定珍惜这个盛会,写出自己的修炼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对之处,敬请指正。

一、证实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这十二年的修炼中,我非常重视学法,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唤醒了我的良知。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要使命,没有扎实的修炼基础,没有精進实修、真修的毅力,就做不好大法的事。相反还会给大法、给同修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其实,我们只能在人的这层理上做点事,而真正救人是师父在做。

在正法时期修炼,每个人在那个时期干什么师父都是有安排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正念正行,理智清醒,就能闯过一道道难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的心声。被恶警绑架,转到昌平看守所、丰台看守所、和义派出所,警察把我关在铁笼子里,我绝食抗议。信访局长和派出所长非法审问多次,欺骗我“只要说出姓名和住址就可以放我回去。”我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识破他们的骗局。不管他们使什么花招,我就是什么也不说,不配合恶人、恶警的任何要求。我就是在心中背师父的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他们气急败坏的给我戴上反背铐,一帮恶警对我拳脚相加。见我仍不配合,就把我拖到汽车库里,脱掉我的衣服,用自来水往我身上浇(当时北京的气温在零下十几度)。恶警们还用铁锤在我的前胸、肩头、腿上乱敲。当时我心里什么也不想,就是一股劲的默默的背着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的身体并没有多少疼痛的感觉,可恶警们却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我心里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了痛苦。恶警们折腾了几个小时,全都精疲力竭,大约已到深夜十二点多了,他们见我不动,以为我不行了,就都休息去了。当时我马上发出一念:我不能倒下,我必须出去救度众生。就是这正信的一念,奇迹发生了。我忍疼穿上湿透的衣服,走到室外,二、三米高的围墙,我不知道是怎么出去的。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感恩的泪水扑簌簌流了下来。数九寒天的北京夜晚,走在郊区的旷野,我的棉衣冻成了冰疙瘩,但我心眼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就这样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北京的派出所。此刻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师父洪大的慈悲,大法的威力真实的显现在我的面前,泪水再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

二、做资料就是讲清真相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光靠我们一张嘴是不行的,必须大量的发放真相资料。那时我们农村还没有条件,就是从市里去取。由于邪恶很猖狂,我都是骑摩托车,风雨无阻的往回带,然后分发全县。这个过程大约经历了三年。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于二零零三年购买一台速印机和一台光盘拷贝机,初步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这样就是每周跑一次市里拿到印刷的样稿和母盘,耗材自己采购。这个过程大约又经过了二年,在这二年中,我体会虽然每周的劳动强度小了,但仍然没有达到明慧倡导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要求。要走这一步,首先要有自己的上网点。有了这个念头,师父就会安排,很快,我们当地的一位同修提出购买电脑、打印机,我就联系市里技术同修办好了一切,迈出了开花的第一步。从此,不用每周跑市里了。但仍然没有摆脱一个大资料点的模式。我就和同修交流,在全县建立了几个复印点,迈出了开花的第二步,但仍然每个复印点还得跑几十里路,甚至一百多里拿样稿。这样看起来似乎是开花了,但我们认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开花。这个过程大约经历了半年。半年中,我们多次和同修交流、沟通,使大家在法理上提高,很快就建立了几个上网点,初步形成了遍地开花的雏形。迈出了开花的第三步。上网点的逐步增多,大家直接上明慧网看到全球大法弟子证实法的步伐,看到了自己的差距,逐步消除了不懂技术的畏难心理和怕心,资料点逐步增多,至今已基本达到了遍地开花的目标。

我们地区走过了从无到有,由一个大资料点向几个小型资料点过度,再到遍地开花的历程。在这一过程中,为了资料点的正常运转,我非常严肃认真的对待一切不安全因素。绝对修口,和大家在法理上、理性上沟通,提高认识。我认为:真正的做到真修、实修才能做好大法的事,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就能帮助我们成就一切。所以,我们地区的资料点一直是安全、稳定的运作,保证了救度众生所需的资料。

为了证实大法,我不知道什么是怕。二零零零年,有一次我和同修们一道,在一夜之间将大法的真相贴遍了全县,震慑了邪恶,第二天,公安几乎倾巢而出,分组行动,收揭传单和标语。我们越做胆子越大,但其中也存在着许多不安全的因素。是师父的无边法力一次次保护了弟子。十年来,发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我几乎跑遍了全县的山村。特别是我们这里面积大,地域广,山高沟深,而且还有很多偏远山区没有大法弟子,所以那些地区的真相资料特别少。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我骑上摩托车,有时和家人(同修)、有时和同修或我单独一人到那些别人不经常去的深山沟里发资料,有时一跑就是几十里或几百里路。把大法的福音送给了那里的众生。而现在,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发《九评》,劝三退,救度更多的众生。

三、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发表了:“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让我们揭露当地邪恶,可当时也有怕心存在。并错误的认为揭露当地邪恶,会刺激邪恶,加重迫害。经过学法,向内找。发现存在以下几个的问题:一个是错误的把那个“怕”,认为是自己,没有分清主我和他我;二是没有站在大法的基点上认识揭露当地邪恶;三是没有真正从法理上认清揭露当地邪恶就是救度众生。通过大量学法,真正的在法理上明白了,怕的物质清理掉了,神的一面就振作起来了。然后我们就给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六一零、检察院写公开信、给他们的家属写劝善信,把他们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的犯罪事实一一揭露出来,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一个六一零头子说:我一接到法轮功的电话,我的心脏就哆嗦好几分钟;一个退休的警察说:我查了查,明慧网的恶人榜没有我;国保大队长说,我的手机整天接到国外打来的电话,真是烦死了。别人劝他换换手机号码,他说:换了也不行,过不了三天,法轮功就又知道了。事实证明,对于揭露当地邪恶,真正害怕的是那些恶人、恶警,而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是最安全的。

我从中悟到: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揭露当地邪恶,不是嘴上说说的,就是要坚信师父,真正的做到实修,修好一思一念,真正的做到正念正行,才能真正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才能真正的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证实大法的修炼环境中,我自然的成了当地的主要协调人,承担大量的资料工作。我体会到,组建资料点是非常严肃的事情,人选太重要了。法理要明,心性要高。师父说:“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关键是负责人的责任哪,得起到这个作用啊。”(《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配合下,我们平安的走过了十年的历程。我还体会到:在同修之间,互相宽容,不恶语伤人。只有用法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实修自己,在任何环境、任何人面前总是保持平和的心态,环境就一定能变化。

在走向神的最后路上,我一定要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让师父和期盼我的众生失望,因为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希望”(《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因为众生都在盼望我们去救度。

回顾我十几年的修炼历程,与师父的要求相差还很多,与同修相比也还有很大差距,我一定要牢记师父的教导,多学法,学好法,在最后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谢谢师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