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忍不是逆来顺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南方大法弟子,叫珍珍,在南方一所学校工作。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中走过了十四年,明慧网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开始征稿,认为自己写不好,其实是不想付出。写修炼体会也是一个提高过程,也是要付出的。慈悲师父给我们大陆大法弟子的一次又一次珍贵修炼机缘,是极其珍贵的。师父为我们吃的苦,明慧同修的付出,是我们想象不到的。当看神韵晚会的精湛演出时,我就想,这浩大工程,背后那一针一线、一山一水,凝聚多少同修在无私奉献与默契配合?我常问自己,要是在那个环境里我做的到吗?中国大陆只不过多了一个邪恶迫害,其实环境已经宽松,不好的是自己做的不好、不争气招来的。珍惜师父延长来的时间,写下自己修炼体会,不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下面把自己修炼点滴体会向慈悲师父汇报,与同修切磋交流,共同提高。

有缘得法

一九九六年三月二十三日,我在老家病休,那年我四十八岁。老娘拿着《转法轮》宝书,一边给我看,一边说:“珍珍,我要修炼法轮功。法轮功好,祛病健身没说的。”我说,“你炼功要专一,不要炼这个又炼那个。”她说,“我就炼这个功,法轮功。”我说:“要得。”她说,“那你也炼。”我说“好”。看起就这样平常简单,其实都是缘份化来的。不久我同母亲去一个辅导员家看师父大连讲法录像,一進门看到师父法像,看到他家佛堂上有“真善忍”、“法轮常转”图,我全身心一震。我看着漂亮的法轮图,说:我们家怎么没有啊?辅导员赶紧说:快了,快了,有,有,马上到了,邮局已经通知了。这样,我得法了,现在想来,真是太幸运了,这一年我家共有六个人得法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五月我带着师父法像、法轮图、师父济南讲法录音、《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法轮功》、炼功带,回到现在的我工作单位。回家后丈夫已经搬外面住房去了。我很平静的接受这一事实,一切都是有因缘的,在以前我是办不到的,因为我已经修炼了,师父管我了。

我过上了独身生活,工作环境也清静不错,既可把工作做好,又可学法。我把师父法像贴在房间中央,所有时间全部学法、抄法、炼功。《转法轮》抄一遍又抄一遍,师父的经文,我都抄一遍再看、再背。背法、抄法成了我业余时间的全部。我晓得了法轮大法就是我一生寻求的,他是我生命的创造者,是我生命的归宿,我已经放不下这部大法了。十多年我真的没有看过电视和碰过一次“遭殃春联”,我就遵照师父讲的多学法,多读法,不断的学法,读法严格要求自己。

我跟师父说,我要修炼。我盘腿打坐看着师父法像,腿痛流着泪水望着师父,师父就象对我说话一样慈悲的微笑不语,有时表情严肃。读法时小法轮在字上一个一个的转,《转法轮》字越看越大、越看越大。师父说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我在梦中呼喊师父师父,我怕自己记不住是修炼,我不停的念,我是修炼人,我是修炼人,甚至于上百遍的念。那时我不喜欢外出,对在常人的这个复杂环境中,矛盾中提高心性理解不深。慈悲的师父不落下我,引导了很多有缘人到我家来。

一天,我在办公室。一个老师对我说,你的功友那边办公室有。每天提录音机到集体炼功场炼功的辅导员也来了,告诉我到外面去炼功。热心肠学生也陆陆续续到我家来与我切磋,要我去外面炼功。我家自然而然的成了一个学法点,每周二次;有的时候连续放师父讲法录像九晚;家里坐满了人,学法学一讲,大家再讲自己对法的理解,相互切磋交流,相互讲自己的修炼体会,整个场一片祥和,在这个祥和慈悲的场中,我的心性在学法中得到了升华,变的开朗起来。学生洪法,哪里放师父录像讲法,哪里开法会,他们也喊我,我就跟着他们出去,放师父讲法录像,开法会,开辅导员会我都跟着去,早晚都出去炼功。

慈悲的师父一次一次的给我净化身体,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改变我的人生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我突然间摔倒在地,腿不听使唤,好不容易爬到床上,几天不吃不喝,有一点意识还清楚就是,反正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去留由师父安排。我天天坚持去炼功,自己走下楼,我的腿渐渐站立起了。一九九九年假期刚过完,我回到了学校上班,腿基本上跟好人的腿一样。看到慈悲师父为我们承受,我止不住流泪,我无言表达师尊洪恩浩荡。

我修炼前全身是病,多发性的平滑子宫肌瘤、风湿病、腰椎盘突出、关节炎、胃病、内外痔疮,还有自己不知道的潜伏病灶,不知哪一天一病要好几年,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四十多岁满口牙齿松动。修炼后牙齿没掉一个,钻了洞的牙,牙根还在那,也没坏,修炼十四年现在牙紧紧的,没掉一颗,与我同年龄的常人好多人牙齿早就没了。十多年来,我没吃过一粒药没進过一次医院,个人医疗卡上有万元,一分钱没用国家的,全身疾病不翼而飞。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给了我新生一切生命的源泉;是师父,是慈悲的师尊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能够炼功走在返本归真路上。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慈悲苦苦救度。

风云突变 走出来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修炼者,邪党广播电台、电视台日夜上下滚动式的造谣惑众,神州大地乌云翻滚,个人修炼转入正法修炼,走出来证实大法,捍卫大法,还我师父清白,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在正法,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跟师父来助师正法的法徒。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第一次被邪恶从办公室抓走,我不配合邪恶,绝食五天我回家了。二零零零年我找到一个昔日的同修开始主动传送大法真相资料。同修经济不是很宽裕,我给同修一千元做真相资料,利用中午时间提回,买回红包分发给同修们。同修有的寄,有的发,有的同修还给自己家门上送一份让家人了解真相。

清除邪恶

一年后,师父新经文《心自明》发表,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们十个同修去北京上访,我和两个上班同修留下,八个同修到北京证实大法,震慑邪恶。邪恶怕的要命,要我们不要再去了,再有人去北京头头就要掉乌纱帽,要请到省里做检讨。我流着泪读完师父《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我带着“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去北京天安门上访。那天是二零零一元旦前夕,为了防止大法学员上访,单位把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关起来,发现我人不在家,汽车四面追击,上火车时被截,不准上火车。从那天起我就没有回家,儿子从学校回来也找不到我,大三十就一个人过年。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三个月,没手续,不遵法律,内定非法劳教。

共产党的邪恶让我更坚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正的,我修的是“真善忍”没有错。在劳教所我向警察讲真相抵制做奴工,抵制军训,一天警察搞军训让大法弟子走正步训练,向左看,向右看的喊,越搞越有劲,我觉得不能配合邪恶,我就不动,一个恶警察下来扳我的头要我向右,我大声的背师父的《忍无可忍》的法跟警察喊话,当时我只背得前两句,一会儿,警察就喊,解散!我体会到大法的威力。

我给领导写信讲真相,我说,我要把慈悲撒向那地方的每一角落,也许这是我的誓约。不久,单位负责人要把我接回来。邪恶的六一零,到劳教所要我写个东西。我说写什么,六一零说写个请假条。我说,我请什么假?我不写。邪恶的六一零回单位跟领导讲我不回去。邪恶的六一零一直在背后操纵迫害。一年后,在师父慈悲师父的呵护下,二零零二年元月三日我提前一年回家。

在法理上升华,向内找提高心性

二零零二年三月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我抄了一篇,抄了又看,看了又看,师父的话,句句敲打我的心。师父是来正法的,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觉到所做的一切要留给历史的,我觉的自己有责任,所做的三件事不是一天就完事,我有了要电脑的想法,上明慧网的想法,也有顾虑,就是自己不会。

我想什么师父都知道,只要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帮,一个当初在此一起学法的年轻人来我家,他说:阿姨,你可以上明慧网,我帮你。他这一来其实是来告诉我的,要坚定信心。我求师父加持,我要一台电脑。这时我对电脑虽然是一窍不通,但我想,总得有呀,这一步不走,下一步怎么来呢。不久儿子提电脑来了,我开始学五笔打字,在做事中学会修自己。又找同修又买回来一台打印机。我又跟师父说,师父,我要上明慧网。二零零四年我顺利开通宽带,我流下幸福的眼泪,我回家了,明慧上面是我们的慈悲伟大的师尊。我的第一次投稿是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候中秋。我如饥似渴读明慧文章,明慧文章引导我学会向内找。练习打字就学打《转法轮》,既学了法,又学会打字。

师父一步一步引导我,我看明慧文章基本是抄着看的。一天我突然觉得揭露迫害我可以做,我们面前的迫害事实太多了。我开始学写揭露邪恶报道。开始写也很紧张,先写自己的,再写周围同修的。我从二零零零年开始,一条条整理当地迫害案例,汇总再一起上网。营救同修。根据同修传来迫害消息,再根据网上已有关的资料整理揭露邪恶文章。在这过程中,从中发现很多自己的不足。我真心感到明慧同修对我们修炼负责,经过修改的文字,我都认真的看到,认识到自身被党文化毒害产生的争斗心、显示心、怨恨心。明慧同修无私无我的付出深深的感动我。明慧同修又为我们编辑当地真相小册子、真相传单,在我们当地资料点打印出来供同修散发,救度众生。大资料点真相资料发完了,我就自己做。发完正念,我带上真相资料平平常常出去,平平安安回来。

也有突然事情发生。有一次,我找准了学生租住房,我看一间窗户门是开着的,我拿《九评共产党》往里放。正在这时候,突然从里面跑出来一个人,喊:“干什么?” 我把手放了回来,书拿在手中。他打开门看我,我没跑开,我说,我给一个老师还一本书。他对我上下打量,看着我手里的书说:这里不是住的老师。那时我非常平静,知道师父看着,我做的堂堂正正事,跑什么呢。发《九评》,大资料点来的《九评》每次分到个人数量不多,我们就自己做,在复印店去做。这些复印店,都是讲好真相了的,劝三退了的。每一本书我们都要对着发正念,要他一传十,十传百救度世人。

我只上明慧网,我开始上电脑时已经五十五岁了,我根本不想自己的年龄大,学不学得了,我体会是,只要想学,正念一出师父就帮。看到明慧网上给师尊拜年一幅幅精美的图片,我羡慕得不得了,我也想做。这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师父就帮我。记得一次给师父拜年做图片那是二零零八年二月,我按照明慧网怎样把图片精美化的方法,把图片“梅花”下载,用制图软件使其饱满,明慧网发表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做的。明慧网上那些精美图片表达了大法弟子随师正法救众生的心愿、对师尊的无限崇敬,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在这中间我走过了七年。

到律师事务所讲真相,走到公检法起诉恶人

二零零八年三月,没有意料到的事发生了。旧势力操纵恶人制造一场邪恶考验,用人心做事心被邪恶旧势力钻了空子的,你在这边,它在那边看的很清楚。把做事当成修炼的,整体观念意识不强的,协调人之间出现了矛盾互相之间互不相让的,不修口的,让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八年三月邪党开“两会”奥运,所谓保平安,又开始大抓捕,大抓捕中涉及到二十多人,多人被抄家,资料破坏掉了,给当地救度众生带来很大损失。多人被判刑。

请律师,利用常人的这种形式把迫害揭露出去,伸张正义,救度世人。一年多我回家了,迫害没有结束,面对这场对世人讲真相、救度的迫害,讲真相,救世人怎么做,对自己来讲也是一个严峻考验,“实际上这场迫害完全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前所未有的邪恶考验,而被其利用的邪恶生命不叫其知道真相,它们真的在破坏。”(《北美巡回讲法》)以前的环境破坏掉,开辟修炼环境,走好最后的路,继续做好揭露邪恶、讲真相,救世人,兑现自己的使命,承担大法弟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摆在我面前就是一种选择,就是如何利用法律形式讲好真相、救众生。讲是这样讲,真的做的时候生出很多人心,还有旧势力的干扰,特别是恐惧心。到律师事务所讲真相,走進公检法起诉恶人,过程中揭露这场迫害,救度世人,也是一个真正去人心去掉恐惧心的过程。

特别是今年三月邪恶旧势力操纵坏人继续制造恐惧,我被从家绑架,我的电脑又被恶人抢走,我才认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是人对人。我发正念清除不承认旧势力的这个所谓的考验,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请师父加持,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我都不要。十天时间我全都用来发正念,十天我闯了出来。其实都是邪恶旧势力操纵人干的,也是因为我人心不去。要清除它否定旧势力邪恶迫害和所谓考验,就要讲真相正念清除邪恶,于是走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那些认为不好讲真相的地方去讲真相。这个过程中也是很难的。

讲真相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对照师父讲的“相由心生”的法,找出自己不足,找到自己的惧怕心,怕邪恶的心,怕它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心,所以这个怕心一直去不干净,找到了惧怕邪恶邪恶的“恐惧心”,多发正念,正念清除它,解体它,想它们死,“惧怕邪恶的心”死,我请师父加持。我是助师父正法的法徒,所有宇宙正神都来护法,谁也不配考验我。不上邪恶的当,不中它的圈套。有天我读《曼哈顿讲法》快读到最后了,师父说:“你在社会中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你修炼范围之内的事,就看你怎么去对待。面对这场迫害,当然也是你修炼范围之内的了。”这句说话打入脑子中,是啊,我把它看重了,把自己看小了,面对这场邪恶迫害就看自己怎么修,我调整自己的心态多读法,不拿它当回事。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自己加强这方面的意识,不把邪恶看重,我是救人去的,确实是这样。

我第一次到了派出所找他们副所长,他说他没搞,只是配合行动;又跟一个女警察讲真相,怕心去掉了很多。后来再到公安局去,每次我先去近距离对着大楼发正念,对那个大楼画“灭”,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清除旧势力操纵世人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再去了去找它们讲真相效果就不一样。

同时起诉公检法。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心路过程。开始干扰也很大,一动笔脑子空白。要写好起诉书,先要对法律有个了解。看明慧网为大陆同修写的有关法律知识,也不知从何下笔。我就找律师事务所。律师说,政法委开了会,打了招呼,不要给法轮功打官司。我自己写,我是大法弟子,我求师父请师父给我智慧,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干扰制约我智慧、能力发挥的一切邪恶因素。一天我突然觉的头脑清醒了,用明慧网有关法律知识提供的格式起草,始终保持坚持讲真相是第一位的不走题目。过程中我发现写不出东西来,还是怕心作怪。写完草稿,我给常人看,他问我,这是谁写的。我说我写的,他不相信。我坚定了信心,再一次修改,再给我家人看,她说,这是起诉书。这句话提醒了我,最后定下以起诉方式向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家同时起诉,“要求撤销非法刑事判决,赔偿一切经济损失,恢复名誉”起诉书。同时附有三个附件,律师的辩护词,二零零四年向检察院起诉书,写给各位领导的信形成一个起诉书。

递交起诉书。过程中我先后我去了检察院,法院,公安局,人大,政法委,堂堂正正走進去,大厅一个警察问我,找谁?我不惊不慌的说,找局长。他要我先找接待室信访办,我到公安局去了三次。信访办听我讲迫害经过,有一个人说,他们管不了。我说,信访办有这样的责任,我手指了指墙壁上的信访条例。我这样做,不只是对我个人负责,也是对那些干这些事的人负责。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为你们好。那个警察点了点头。还有一个打电话说,这里有一个法轮功。他要我去找队长,找到楼上,都不承认是队长。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只要站在那,对邪恶就是震慑。我牢牢记住:我讲真相来是救你来的,起诉是手段,救世人是目地,最大限度做到心生慈悲。记住师父说的,这样我每次出去到公、检、法、人大回来都有一种愉悦感,人很轻松,就象师父讲的“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感慨》)。

我还做的很不够,要说的还有很多,怎么说也表达不了我对师尊的无限崇敬。我能成为师父的法徒、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幸福无比,再苦也甜。一路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风风雨雨十四年,磕磕碰碰,是慈悲师父教我知道了“真善忍”,是慈悲师父开启我生命返本归真的本性,是慈悲的师父呵护着我们一次次化险为夷,扶我们从跌倒中爬起走正。在最后正法路上,我一定扎扎实实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三件事做的更细致一点,更好一点,不懈怠,不怕麻烦,救度更多众生完成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正念正行,用实际行动回报师尊给予的全部所有。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