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集体学法促共同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四川大法弟子。得法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在人世间苦苦挣扎,活得很累,反复思索: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就想:“既然为自己活着痛苦,不如就为别人活吧。”其实只是想让自己活得轻松一点,并没有解决根本问题,所以遇到问题还会去争去斗。一九九九年初喜得法轮大法,脱胎换骨,苦思几十年的问题迎刃而解,从此知道人生目标,活得轻松、踏实、祥和。

可是修炼是极其艰苦而严肃的。九九年“七·二零”后,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经历了多少的心性考验,跌倒了又爬起来,摔痛了抹干眼泪又走,从不会修到懂得怎样去修,从不成熟到成熟,离不了师尊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心中只有一念:要随师尊回家,要走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之路。

下面就是我与同修在整体中走向成熟、提高心性的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交流。

一、师尊呵护,整体协调

我所在地修炼环境较为稳定,即使在迫害严重的时候,也能得到《明慧周刊》和《明慧周报》;学法小组即使因故解散,又会慢慢再形成,用同修们的话说是在平稳的做三件事。可存在的问题也不少,表现在:一、等、靠、要特别严重,每周每个同修的真相资料很少,有时二、三份,发完后也就等着同修下次拿来,有些同修认为这么多年的发资料,几乎都发遍了,没有地方可发了,面对面讲就行了;二、对遭迫害的同修大家也显得麻木,听到消息时发发正念,时间一长就放弃了,甚至有的同修被邪恶绑架后都一直没有上网曝光邪恶;三、全县十多个乡镇只有三个地方有学法小组(两个乡镇和县城),还有一个乡镇曾在二零零四年遭受过严重的迫害(一次性被绑架过二十多位同修,其中一人被诬判缓刑),一直处于瘫痪状态,有的乡镇的同修完全失去联系,有的乡镇属于空白地段。现在县城大搞土木建设,新建住宅小区迅速林立,人口不断增长,需要救度的众生越聚越多,可本地大法弟子们还在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情。这些现状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正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时,师尊及时的安排了两位同修与我学法切磋,我们共同学习了经文《转法轮卷二》〈佛性〉,第一次明白了观念的形成,观念对人的控制,人的观念的自私性会产生思想业力等等。这时,明显的感到一层重物从我身上脱去,从未有的轻松让我知道是人的观念阻碍着我。“佛性”破除了我求安逸和怕承担责任的心,破除了阻挡我向神的路上精進的人的一层壳。在与同修的切磋中,我知道了我该具体怎样去做。

第二天,我与乙同修到乡镇去找同修切磋,结果大家都有整体提高的愿望。于是大家决定成立协调人学法小组,共同精進。从今年四月份筹备到现在,已集体学法四次,每次都明显的感到师尊的呵护与加持。例如找谁谁在(有的是刚从外面匆匆的赶回来等在门口),找地点有地点,学法点及周围的无关人员都在学法的前一天纷纷离去,周围的环境都清理的干干净净。连长期停水的地方都会自来水不断,解决了同修的饮用水及生活用水。还在讲真相时联系上了一直无法找到的两个乡镇的同修,长期独修的同修终于走到整体中来了。包括一些需要提高心性而又没有通知到的同修也在学法时来了。偶尔也有外地的同修溶入進来,让我们知道了外地的同修精進的实修情况,对大家的实修也有极大的帮助。另有一位同修冲破家人的阻挡,来到学法点,刚好避过邪恶的六一零当天去她家绑架她;还有一位同修按照学法组的决议,去找回昔日的同修,刚到昔日同修家,周围七八位同修(有的有十几里路程)都不约而同的到来,大家经过学法切磋,又从新回到了修炼的队伍中来了。师父真的是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呀!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地整体协调初步形成。我们深切感受到师尊的慈悲。唯有精進再精進,才能对得起师尊为我们所做的一切。

二、在大组学法中去执著

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在我们大组集体学法的初期,各种人心返上来较多,有为没有发上言而生气的,有天气太热而不愿意来的,也有认为没啥提高而想放弃的。但大部份同修都能默默的圆容。后来有一个镇的协调同修不愿意来参加集体学法,还埋怨不该让我来做协调,觉得自己学法,看《明慧周刊》悟道提高还快一些。我心里非常难过,想到同修跑这么远的路程又无收获,真的在浪费同修的时间,于是找同修切磋,是否放弃大组学习。但大部份同修都感受到大组学法纯净的场,都谈到了自己的收获,甚至有的同修表示哪怕只有一个人,他也要坚持参加。我想问题在我这儿,而不在于同修,于是静下心来向内找,竟然发现自己也有集体学没啥提高、还不如自己学的想法,还嫌有的同修发言啰嗦,耽误时间,不愿听。陆续发现这种想法在同修中不是少数,于是,在集体学法时,作为一个专题讨论,经过学法切磋,逐渐清晰的找到这就是妒嫉心,表现上和师父讲的差不多:“气功师办班,有的人坐在那也不服气:啊,什么气功师,他讲那玩艺儿我都不愿意听。气功师可能真的没他讲的好,可那个气功师讲的是他自己那一门的东西呀。”(《转法轮》)原来瞧不起别人也是妒嫉心。同修们还找出利益心不去也会产生妒嫉心。同修间互相不服气,争斗心不去都会产生妒嫉心。原来妒嫉心一直没有认真去掉,连自己都觉察不到了。师父一再告诫我们妒嫉心必须去掉,而它却一直藏在我们身上。就这样,同修们逐渐的学会了一边学法一边向内找。我也多次跑区乡与同修们交流切磋,并不断的听取同修们的建议,改变一些方式方法,现在同修们越学越满意。

同修们的心性也在集体学法中不断升华。有位同修长期脱离整体,一年时间了过不去色欲关;参加一次集体学法后,一下这个关就过去了。有的同修怕心重,通过学法切磋,也能出去发资料,面对面的讲真相了。还有偏远地区同修连正念都不会发,有的同修就拿来明慧网有关发正念的文章,手把手的教。整体学法逐渐带动着同修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有的同修每天上百份的散发真相资料,有的同修配合明慧网,给曝光的恶人大量邮寄真相信,专用真相手机增加了十几个,全县、各区乡镇的职能部门工作人员普遍收到了真相电话。

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越来越多,有的同修在大街上遇见六一零头子和国安头子,敢于面对面的质问他们还迫不迫害大法弟子,警告他们再敢干坏事,绑架大法弟子,搞的天怨人怨,绝没有好下场。由于正念强,解体了邪恶因素,他们有的不敢搭腔,有的只解释自己也没办法,是上头的意思,灰溜溜的走了。现在连警亭,警车上都经常能看见真相资料和粘贴。同修们在整体中逐渐成熟,在救度众生中成就着自己。

三、破除观念,遍地开花

在集体学法中,同修们在法中不断的归正着自己,提升着自己,等、靠、要的观念逐渐淡薄。有一天,甲同修与我商量,想做大法资料,可因家庭经济困难,无力买机器设备。我全力支持她,给她送去了电脑、打印机,联系了懂技术的同修教会了她,这样,一朵小花开放了。她做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和小册子,满足了当时同修们讲真相的需要。

后来,乙同修和丙同修极力反对甲同修做资料,理由是她条件不成熟,家务活重,家人不支持,并责怪我只要别人做,自己为啥不做。同时乙同修找到甲同修谈出了自己的想法,使甲同修思想上产生了波动。甲同修回家后机器出故障,停止了转动。我向内找,发现自己的确象常人式的安排,没有充份的替同修着想。还有几年前一位同修说协调人不能做资料我没有否定,并在头脑中形成了观念,所以几年来一直不愿意摸电脑,即使有时想做资料,并做好准备,但干扰很大,一直做不成。一旦明白,我可不愿观念左右我的一生,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应该是纯净的。这一念一出,就出现真相资料供应不上,同修急需资料的情况,我心里只想尽快做出资料来,满足同修去救度众生。于是,在师尊的安排下,该来的来了,该有的有了,水到渠成,很快的我家里开出了一朵小花。

一天,乙同修到我家,看见我正在机器前忙碌着,大吃一惊,说:“我没想到你竟敢在家里做资料!”我还没来得及否定,机器又出现了故障。我干脆坐下来与乙同修学法切磋,共同学习了《转法轮卷二》〈佛性〉与《精進要旨》〈真修〉等经文,破除了乙同修家里不能做资料,他家里不能做资料没有条件的观念。不久,乙同修家里也开放了一朵小花。同时我的机器也没修,一插上电源,机器就欢快的运转了,自动地打印着资料。我含着眼泪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加持。还有一位同修找到我,农忙后他也想在家里开一朵花。终于本地的小花开始遍地开放。不少同修不断破除观念,稳定的让小花开放出绚丽的光彩。

最近,邪恶不甘心它们的失败,進行了疯狂的垂死的挣扎,绑架了当地三位大法弟子。我地同修在听到消息后,两个小时内把消息发送到明慧网,六小时内揭露邪恶绑架的真相资料开始大面积散发,第二天揭露邪恶、营救同修的不干胶开始张贴,有的同修一口气在各个交通要道张贴了七十多份。大家通过集体学法切磋,认识要利用这事件做到了曝光邪恶,揭露邪恶,救度众生,不求结果,调好心态,坚持到底。同修们分成了三个大组开始接力二十四小时发正念(区乡镇一个组,县城两个组)。

当决定深夜至凌晨发正念的同修时,协调人不忍心让年龄大的同修发这个时间段的正念,可是有位七十多的同修说:“正因为这段时间发正念比较困难,我们就不能把困难留给别的同修,所以我们要发这个时间段。”还有一位快满八十岁的同修有一次在深夜发正念一下睡着了,但马上惊醒接着发正念,她对我说:“被邪恶绑架到监狱劳教所里面的同修正在被邪恶迫害,我怎么能安安稳稳的睡大觉呢?”我看着这些神采奕奕的同修们,这些纯朴的话感动得我眼眶都湿润了。的确,同修们在整体中越来越成熟了。目前事情还没有结束,有的同修还在了解同修遭邪恶绑架的情况,准备曝光邪恶,有的同修在给被邪恶绑架的同修家属讲真相,准备集体去要人。

现在本地第一版《明慧周报》也出来了,很快会和当地群众见面,也会极大的震慑邪恶。当然也发现了一些不足,但我们整体会在法中归正自己,锤炼自己,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请师尊放心。我们整体在行动着,我们在整体中升华,一定会在整体中走向成熟。

层次有限,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