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农村朝鲜族女弟子见证大法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大法弟子要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学好法。今天,我就说一说我是怎样学好法、信师信法、学电脑、打印、教老年弟子做真相资料的。

九九年初,我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法轮功就遭受到骇人听闻的打压,但我坚信大法与师父,因为我相信自焚事件是骗局。同时也想起,每天我炼功时,天目看到师父穿着教功带里的黄衣服,面对面与我一起炼功。我的心脏病、贫血等一身的病都好了,全身有劲。

我还通过天目看到了像汽车轮子一样大小的彩色法轮。九九年三月七日上午,我坐着的时候还看到了车轮一样大的一个大莲花。我不炼功时,耳朵里也总能听到大法炼功音乐,我自己还能看见自己炼功。

发正念开始后,自己脑子里总是出现正法口诀。到一个场不好的家就能看见鬼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发正念就没了。有一次十二点发正念时(弟子们一起发的),大桌面一样大的金灿灿的莲花显现出来。

我祖上是敬佛的,虽然我没有深入的学法,可是从法中,我知道:法轮功是佛家大法。就凭这句话,不管当时邪恶如何残酷,我始终没有放弃修炼。不过遗憾的是,那几年证实法的事情做的太少,人心太多。

我家住在偏僻的农村,一年到头蹲市场卖五谷杂粮,补贴家用。二零零四年的冬天,偶然间认识了一位同修,他给了我一份新经文《也棒喝》,我郑重的揣進兜里。回家后,如饥似渴的连看几遍,就好象说的是我,真象棒子一样把我给敲醒了。

师尊说:“为什么一个生命要大法与我亲自传度?说白了,什么样的生命配宇宙大法来度?被度的生命能仅仅是为了个人圆满吗?怎么样配的上当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吗?只是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看书中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你们自己来评判一下。”(《也棒喝》)

学完师尊的新经文,反复的审视自己,觉的我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光,没有利用上市场这个方便的条件做些我应该做的事情,只顾个人所得,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这和常人没啥两样。反复想过之后,我觉的既然修了大法,就要修出真修大法弟子的风范来,不能让师尊为我操心,我要改变现状,做一个符合大法要求的法徒!

二零零五年的新粮收到家后,留足全家人口粮,我把余粮全部卖掉,全身心的走入证实法的行列,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我的汉语表达能力太差,做证实法的事总不能光讲朝语,汉语不会说可不行。咋办?学!于是我参加集体学法小组,而且专门参加汉族同修的学法小组。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用汉语读法时,结结巴巴的只能念一句两句,发音别提多生硬了,把我紧张的直冒汗。好在学法小组气氛祥和而纯正,没有人笑话我,相反同修们一句一句的给纠正,真是让人感动。切磋时,我也不错过机会,汉语说不明白时穿插着朝语,同修们点头称是,鼓励我继续努力。回家后,尽量说汉语。有一次,儿子说:“妈妈,你发音不标准,你用拼音吧。”一句话提醒了我,拼音我会用。

这个方法太好了。从此,我的背兜里装着笔记本和笔,大法书中不认识的字碰见同修便问,然后拼好音记在本子上,学法也是如此,发音不准时,我就用拼音记在本上,回家后反复读。不知不觉的,几年过去了,我的笔记本已经不知道用掉了几个了,我的汉语表达能力和读法也已今非昔比。当然,这一切离不开师尊的加持。

农村的活儿多,一年到头总有干不完的活儿。师尊一再要求我们学法,学好法……总不能因为我是农村人,就放松学法。因此,我找时间挤时间,加紧看书学法。每周我参加三次集体学法,汉语学法两次,朝语学法一次。到了学法这天,早晨六点发完正念,赶紧走几里山路坐早班车。夏天还好说,冬天早晨六点是一天中最寒冷的时候,我就念叨着:“我是大法徒,不怕冷!”然后再换一次车,才能到达学法小组。这其间坐车近一个多小时,我就利用这个时间背法,如《洪吟》、《洪吟二》或师尊的新经文等。事先我把要背的写在纸条上,记不住时就掏出纸条看看,再背下去。就这样,再背再看。时间久了,我就养成了一种习惯,哪怕只有几分钟的空闲时间,我都不放过背法。《转法轮》全部背了一遍了。

说个笑话,有一年冬天,我顺路给妹妹送小咸菜。一边走一边嘴里背着法往楼道里走,到了妹妹家,敲门没有人,就把咸菜交给邻居家一个小姑娘,求她转交给妹妹,小姑娘高兴的答应了。几天以后,妹妹来电话问我咋没送咸菜来?我这才知道送错了门。

以前,我出国的护照都办好了,但是我觉的应该把法放在第一位,中国大陆需要我,我就决定不去了。

二零零七年末,妹妹给我一台电脑,我马上悟到我也能上明慧网。之后的一天早晨,我去学习班之前就想着今天得见见教电脑的同修跟他学学。上午在小组学完法后,去同修家拿资料,刚一坐下,在师父的安排下教电脑的同修也来了。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九评》、小册子及新经文、刻录、MP3复制、打印真相资料等,还能熟练的握着鼠标進行操作,要不是师尊帮我开智开慧,这些事儿是我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我只是有这个愿望而已,其它一切都是由师父在帮我,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零零九年十月末的一天,我坐在装了高粱米的拖拉机上,拖拉机在拐弯的时候倒了,我也跟着掉下来,头部撞出了大窟窿,出了很多血,当时我就失去了意识。慢慢的恢复了一点意识之后,我就口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我能走路的时候,我儿子抓起我的手说,“妈妈你要是不得法,早就死了”。走路回家后听了两讲师父讲法,晚上又和儿子一块儿炼功。躺下后想起来时,感觉好象腰骨折了。我一这样想,怎么也起不来,当时我又转念一想,我不是人,我是神,这么一想马上就能起来了,真如师父所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

我现在牢牢记着师父讲的话,“但是有一个标准,超出你的天定、原来的生命進程,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会带来生命危险,因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过去了。”(《转法轮》)

所以我经常先学法、发正念,做大法的事之后再做家里的常人的事情。

自从我卖掉余粮,很少过问地里庄稼的长势如何,地里的活儿差不多都是儿子干,我只有农忙时才下地干些活。有一年春天旱、夏天涝,庄稼长的不好,可是我家庄稼好象不怕涝似的,长的挺好。去年夏天,插秧的时候,突然一场大风,好多人家的水稻都变黄了,我家的水稻却啥事没有,长的挺壮实,大家都觉的奇怪。只有我心里明白,是慈悲的师父给大法弟子的福份,才使我家地里的庄稼有个好收成,让我放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作为大法徒是身负使命的,不仅要学好法修好自己,还要救度更多的众生。师尊说:“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大家要互相协调的”(《法轮大法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记住了师尊的话,只要同修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总是不图任何回报挺身而出,哪怕是一件小事,我也尽心做好。

今年九月中旬,师尊的新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我去学法时,知道有一部份同修没看到师尊的新经文。当天我回家后,打开电脑,直到十多点钟才开始下载,连夜打印十八本新经文,第二天,没来得及休息就送到同修手中去了。

以上是我简单的学法经历,距离师尊的要求还太远,我还要继续努力,学好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的历史使命。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