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工作环境中修炼好自己 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一名教师,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近几年,讲真相的面比较窄,主要集中在能接触的人和学校师生。以下是零五年至今几年面对师生讲真相、劝三退的一些做法。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修好自己,不断开创讲真相环境

我理解到师父在法中教诲我们:生活中所有遇到的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有缘人。零五年前,因为面对师生讲真相效果好,我曾对甲同修讲:我们能多到几个学校教书就好了,可以救度更多的人。结果师父真的满足了我的愿望。六年中,我去过三所学校,都没有同修,任教过高三、初三六届毕业班,遇到过六位校长,相当于我每年都要开创一个新的讲真相环境。虽有困难,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得还是很顺利。其中的过程,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要开创好环境,首先要修好自己,修内方能安外。

我从小读书成绩很好,那时的人生目标远非当一个什么教师,由于老是生病,“阴差阳错”,高考后,读了师范,而且读的还是我最不喜欢的专业。因某种原因又下到农村中学。不想教书,又偏偏每年教初三、高三,连个寒暑假都没有,真的很苦恼。

学大法后,人的东西放淡了许多,不再象以前那样抱怨命运的不公。知道人的一生都是有因缘的。到了正法时期,才逐渐的明白一切都在大法中,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从更高处讲,我们现在的一切,都与我们史前誓约有关,从个人修炼角度讲,我的那些远大目标,不就是出自于名利心吗?不喜欢自己的专业,不就是情吗?想逃避教毕业班,不就是怕吃苦,不愿承担责任吗?这些根本的执著,没有艰苦环境的魔炼,顺着自己的意愿走,业力怎么转化,怎么修去名、利、情呢?我知道在得法前师父就已经在管我了。

个人修炼的时候,感觉自己也在努力的修。到了正法时期,回头一看,发现那时的标准实在太低了,自己原来还固守着许多人的东西不放。任何一颗人心都是我们提高的障碍,同时也会阻碍我们救度众生,甚至可能给大法抹黑。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师父遭受不白之冤,世人处于危险边缘,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成了我们责无旁贷的使命,更显我们修炼心性的重要。当我明白这层理后,放下人心就容易得多了。在工作环境中、日常生活中,做到不考虑个人得失;对待同事去掉等级观念,一视同仁;不执著学校中的腐败现象、分配不公、人与人的矛盾、领导的才能等,把所有人都看作我要救度的对象。

作为一名教师,要得到领导、师生的认可,必须扎扎实实的工作,上好每一堂课,干好每一件学校的工作。这是我们证实法的一部份,也是真、善、忍在最低一层的要求。其实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大法给我开启的智慧远非人能比,关键是自己的心态和同事相处的方式。

我每到一个学校,法的威严和伟大都能在我身上体现:讲课是一流的,代表学校参加学科教学比赛获市一等奖,辅导学生参加全市学科竞赛获一等奖,辅导青年教师参加全市教学比武多次获一等奖,论文发表在核心杂志上,师生的评价也是一流的等等。为学校争了光,加之教育局领导的高度赞扬,因此每一位校长对我都是极其信任,尽管他们都知道我在师生中讲真相、劝三退,不但从未为难过我,还想方设法多给我荣誉和实惠。其中有一位校长到教育局争取到一个中高指标指定给了我,而那时法理不清的我还求师父别让我评职称耽误时间呢;有一位校长把学校唯一的优秀指标内定给了我,当时一位工作不错的女教师当着校长的面要求我把这个指标让给她,我不加思索就答应了。结果校长到教育局说明情况后,又争取了一个优秀指标给了我,而教育局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这样的事例还很多。我知道当我走正路时,师父以各种方式来鼓励我;当我某些方面没做好时,师父的要求也是相当严格的,而且表现在常人一面也是相当尖锐的。主要体现在近两年面对学生各方面。客观讲现在的学生在邪党的教育体制中不仅仅厌学,道德素质越来越差。自己的心有时就会被带动,在那一层次不知如何去修了。多次碰壁才知道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强的抱怨心,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甚至用命令、指使以及以恶制恶的邪党文化思维方式对待学生,真正下决心修掉这些时,情况其实并不那么糟,尤其是看到他们渴望了解大法真相的一面,才能体悟到众生都是为法而来的。

二、对教师讲真相,劝三退

要想在学生中讲清真相,首先得给教师讲清真相。本来修大法就是最好的事,讲真相救人是最正、最重要的事,所以我心中的念都很正、很坦荡。邪党几十年的政治运动制造恐怖,使得许多人在公开场合对敏感事避而不谈,以免惹火烧身,造成了许多人的心理阴暗。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必须把这一点归正过来。所以我都是采取在公开场合给教师讲真相,一是我没有时间一个一个的讲,二是我们大法修炼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三是公开讲真相还可去掉他们的怕心,他们还可以去传播真相,四是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讨论,很多疑惑的地方经过讨论就清楚了,教师们明白真相了,再听到我给学生讲真相或听到学生喊“法轮大法好”也就见怪不怪了,等等。

每到一个学校,学好法、发正念清场必不可少。用点时间去认识教师,研究他们的特点和可能存在的误区,若即若离的接触他们一段时间,其实他们也会好奇的研究我。一般一个多月就可以讲真相了。半熟又对你好奇的人一般不会拂我的面子,相对来说也容易听進去。不要用生硬的方式,象推销产品一样。谈笑间就打开了话题。一次不要贪多,面对有些受毒害深的,不要急于辩解,知识份子最反感你要强加于他什么认识,以后再讲真相就难了。真正用心去救人,师父会开启我们的智慧的。另外多研究《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结合生活中他们所接触的讲真相,这样听我娓娓道来他们觉得有理有据,随着我的思维开阔,他们都進入那种意境中了。讲的过程中,从法律角度和自焚假案讲真相相当重要而且一定要讲清楚。

为什么三退、怎样三退,我基本也是在公开场合讲的,目地是去掉他们认为搞政治的误解,还可避免一对一三退时花太多时间。很多人在场的时候,我会半开玩笑式的说:“你看,天上的神在看着你,从心里退党、团、队,对你毫无损失,将来还能保平安”。许多人(包括领导)都能在带动下说“退党保平安”,有些人有开玩笑的成份,我想问题也不大,过后我还要个别找他们三退的。通过这种形式,“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已成了他们的口头禅了。一次我和同事打排球,这边发球的喊:“天灭中共”,那边接球的喊“退党保平安”,看的出嬉笑声中无丝毫贬义,来自生命深处的醒悟,我想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当然不是无理智的去做,例如:真相资料我从未公开在学校发,以免给领导太大压力,而是一对一时,我送他们资料和破网软件,或给他们做三退。其中也有主动来找我要资料的,在公开场合,他们从不说我给了他资料,他们也意识到要保护我。另外没有机会接触的,就给他们寄真相信,三个学校的教师我都自己或协调同修给他们发真相短信或打语音电话,他们都不知道是我做的,而他们知道过年时收到的短信(真相短信),是我送给他们的真心祝愿。

邪党耍流氓时,经常去激起世人所谓爱国情绪,我也注重给他们讲什么是真正的爱国,什么是真正的民族精神,目地是激发他们的正义感和良知。许多教师不但自己三退,还能在学生中讲真相,肯定法轮大法是正法,有的学生在教室的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班主任及科教老师都不干涉。还有我未任课的班级请我去讲法轮功真相,班主任知道了还很配合呢。其实这些教师都得了福报,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三、对学生讲真相,劝三退

每任教一届初三或高三,初期我都不急于讲真相,首先都是打开学生的思维,改变被邪党灌输的思维方式着手,如从科学发展史上有些科学家被前人的理论框框限制,使得自己的研究因此而失败的事例,说明现代科学许多都是在否定前人的基础上发展的,由此告诉学生不要过份相信教材。再转到现行教材中邪党为其统治大量造假的事例,如邱少云、雷峰、假抗日等。还结合当地时事新闻的造假,根据学生接受能力,给予合情合理的分析,学生一下子思维就打开了,觉得这个老师确实与众不同,就很愿意听我讲课了。

接下来就是破除党文化的东西了,我一般从西方教育与邪党愚民式教育做比较。例如,可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美国科技很发达,很多科学家获诺贝尔奖,而中国大陆却没人获奖。除揭露邪党教育机构腐败外,还可举一些生动的例子。如美国一母亲把女儿送幼儿园,回来问女儿今天学了什么,说学了“0”是零的意思,结果母亲把幼儿园告上了法庭,还胜诉了,理由是幼儿园的这种教育限制了小孩的创造力。而同样在中国的幼儿园,小孩接受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生很惊讶,一下子就明白了邪党把自己当成愚民在教育,限制了自己的思维,失去了独立思考的余地。当然举例要典型,有针对性,学生印象深刻。接下来讲《九评》和法轮功真相时,学生就没有先入为主的思维定式了,顺理成章的接受真相。

几年来,经我讲真相的师生几乎没有反对法轮功的。几乎每一届学生都会出现我一周不讲真相,就会有学生在课堂上求我讲,甚至有学生威胁我,如果不讲真相,上课就吵闹或逃课。当然每次讲真相,我都是穿插在教学内容中,每次只能讲一两个问题,时间一长学生自然能很系统的听到真相,还不耽误上课。有些问题需要我们讲解、剖析,学生能做到的事先让学生自己查阅相关资料,如政治教材出现“法轮功是X教”可让学生上百度网站查阅“公安部认定邪教”学生会发现邪党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违法的;讲“天灭中共”时让学生上网查阅“藏字石”,学生通过动手证实的事比老师讲要有力得多。

为了让学生能看到真相资料,我在不同的学校采取不同的方法,A校在城区,近四千人,周围大法弟子多,但学校是封闭管理,我利用工作之便把资料放在寝室、教师或学生经常出没的地方,一天一两本小册子即可,常年坚持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放节假日,就多放一些光盘,学校里没有VCD,他们就带回家去。B、C两校是农村中学,周围没有大法弟子,我就在学生必经之路放上包装精美的资料,让学生去捡,因学生好奇心强,又听过真相,得到资料后传得很广。

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很注意两点,一是培养学生的正义感,二是鼓励学生向家人或周围人讲真相。开始的时候我也有顾虑心,怕心,后来觉得不在法上,众生必须听真相,明真相才能得救,明白真相的人传播真相才能使更多的人得救。而我为了保全自己不顾众生生死是多大的一颗私心啊!把心一放,求师父加持,结果非常好。有一位家长跑到学校找到我,说他儿子就听我的,希望我再多讲点;有位学生把家人全退了;有几个班级在教室的墙上写着“法轮大法好”等等,一年后还在;几乎每一届都有学生见我就喊“法轮大法好”,领导和同事都习以为常了;还有的班级上课起立时把喊“老师好”改为喊“法轮大法好”,这类例子实在太多了。

真相讲到了位,劝三退根本不难。我采取的是全班一次性退,这样避免有学生遗漏,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讲为什么退,三退对自己有百利无一害后,要求学生用真名、化名或笔名写在纸条上递给我。另一种方法是问清学生退不退,有无不愿意退的,若没有,就请全体学生双手合十,教他们心中跟着我念“神佛在上,我愿退团、退队保平安”,最后每个人都说上自己的名字。六届学生中绝大多数都退出了邪党组织。

四、圆容整体所要,在本系统讲真相

随着修炼的提高,使我明白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重要,自己的智慧也在大法修炼中增长,不再局限于个人修炼与提高中,慢慢的也在圆容整体所要,仅举三例:

1、我地教师大法弟子较多,讲真相各有特色。零五年刚劝三退时,大家都感到了压力,邪党对教育系统把的很严。那时我经常和甲同修商量如何突破这一局面,一个个的劝退,我们都不成问题,可我当时一届学生在一百五十人以上,甲在三百人以上,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学生单独接触。通过多次交流,甲首先突破了整班级三退,不久我也突破了。有了经验,我找甲商量,是否把当地教师集中交流一次,得到了甲的支持。我地教师同修几乎很快都能给学生做三退了,有些同修很成熟,正念强又理智,当然每个同修劝三退形式各不同。

2、我原是高中老师,调到C校,由于原来的高中部已取消,就任初三。去年下学期,在配套的教辅资料上有一题以师父把铝片变成金、银等为背景来污蔑师父和大法,由于不熟悉教辅资料,等到一个班级做了此题问及我时才发现。当时我就用在大法中开启的智慧站在该学科角度向学生讲述这一事例的科学性、可能性,并要求学生根据自己的理解改正。从收回的教辅资料来看,只有三、四个学生不知如何改正过来,其余的学生修改后都写道“这是可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为什么要骗我们”之类的话。随后我把另外两个班级(还没做题)的资料全部收上来,把三个班级教辅资料该页撕下来烧了。

通过了解这教辅材料是本市教科所编写的,已经使用几年了,每一年都毒害了十万左右的学生,怎么办?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就有自己要承担的责任,就有自己修的地方,我求师父让我把这件事圆满的做好。我首先给教研员写了一封亲笔信(增加可信度),信中慈悲的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遭受的残酷迫害,相信他不是有意选用此题,相信他有能力再版时能删掉此题,为学生,为自己和家人做一件善事。并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过一段时间,我想还不够,全市各县市还有那么多的科任教师、学生都受到了毒害。于是就此问题写了劝善信寄给可各县市所有科任教师和部份学生。

今年下学期开学不久,再版的教辅资料下来了,我赶紧查看,与去年相比所有的题都没动,唯独此道题删掉了。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尽管办公室还有人,我双手合十,心中一个劲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这眼泪有对师父的感恩:其实我只是尽了做弟子的本份,师父却给了我如此的鼓励;也有对自己修炼的感慨:想想几年来,几次拒绝了外地学校的高薪聘请,今天好象证实自己的路走正了,若自己走错了一步,那史前的安排自己就没尽到责任,修炼人的路是那么的窄;当然也有为教研员的正确选择而高兴。

3、在小学、初中、高中教材中多年来一直都有栽赃大法的内容,对学生毒害性极大。五年前,我与甲、乙两同修接触时就谈到如何在教育系统讲真相的问题,之后几乎每年我们都编写材料有针对性的对本市教师、特别是政治教师讲真相、寄真相信,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明白真相后的政治教师讲到污蔑大法的内容时采取回避的措施,有少数教师还公开承认法轮功是正的,是被栽赃的。但教材是由教育部政治教材编写组或由各省编写的,自己一个普通中学教师无能力了解编写人员的信息,更不能跑到国外去起诉他们。心中总希望有能力的同修来做好这件事,以尽快制止他们对学生的毒害。乙同修也写了针对政治老师的劝善信上了网。

在一次与外地同修交流中,我比较详细的讲了教材对学生的毒害,谈到了对教育系统讲真相的思路,我也写了相关方面的文章到明慧网。

我估计教材编写人员可能是各地教科所或教育局的政治教研员、或大学一些老师、或省会某些有名中学政治教师所为。我就小学政治教材中出现的内容写了一封劝善信到明慧网发表后,和丙同修就本省各地教科所、教育局政治教研员寄了劝善信。一方面他们也是受害者,也是要救度的对象,另一方面,现在初中升学考试由各地区负责,复习资料由各市教科所编写,其中也会有栽赃大法的内容,我们也得劝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

有一天我突然来了灵感,就由本省编写初中政治教材编写人员的名单上常人网站查一查,结果网上有他们的详细资料。有些还有参加编写教材教研时的照片,我们很快上网曝光。丙同修与省会同修联系,得到了省会同修的大力支持,有的找编写人员的电话号码、有的打电话、有的寄劝善信、有的拿教材原本到国外以便追查国际备案。我和丙同修写了劝善信寄给了编写人员,同时再次对全省各市教科所政治教研员、各县教育局教研室政治教研员以及我市各县市政治教师寄了真相信。并准备把劝善信稍作修改,寄给编写人员所在单位的同事或在他们单位去发放,曝光他们的罪恶,制止他们进一步行恶,救度那一片的世人。

整个过程中,我明显的感到师父的加持,师父一直开启我的智慧。虽然自己在此方面有些突破,但仅仅开始,我还会坚持这一项目,对于教育部教材编写组以及教育部的相关组织讲真相,还没有明确的思路,希望更多同修参与此事,制止在教育系统的迫害。

与本地那些天天走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写此文旨在证实师尊的洪大慈悲,大法的伟大。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