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属于师父

风雨路上师导航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说来惭愧,这是我第一次向法会投稿,以前没参加网上法会,总觉的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今年看到《明慧周刊》登出法会通知,每当我看到这份通知时,就想起早期跟随师父的学员在体会中写到,师父在大陆传法期间,在火车上仍不辞辛苦的认真翻阅同修的每一篇心得体会。我似乎看见师父期待的目光正望着我,盼我也交上一份自己的体会。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拖拉了,必须交上这份作业。

一、魔难中确定坚修的一念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刚刚上班参加工作,因为年轻未婚,对常人的生活还有所谓美好的向往,特别是对情的迷恋,所以在修炼上十分不精進,其实是在心里对修炼的意义、对大法本身还没有理性的认识。九九年在大法遭到迫害的初期,我迷惑了,不知道该怎样去做。二零零零年底,在同修的鼓励下,我走上了天安门,举了横幅,后被带回当地。由于我進京上访触怒了单位领导,他们逼迫我放弃信仰,我当然不同意。但是由于没学好法,在法理上不清,不知道应该对他们讲真相,只知道自己要坚定信仰。最终我被单位领导和公安绑架至邪恶的洗脑班——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而且这个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所谓转化率很高。

自己被邪恶劫持迫害,当时的修炼状态可想而知。身陷魔窟的最初,我的脑子里除了恐惧,其它都是空白。我害怕被“转化”,又害怕邪恶之徒。有时抹着眼泪,不知何时才能出去。有一个警察对我很邪恶,常常恐吓着要收拾我。我当时动了一念:这样的人应该遭报。等到下次值班时,她没来上班。听其他值班警察说,她被检查出乳腺癌,需要做手术,什么时候上班还不确定。就这样直到我离开劳教所,也未见她上班。

这件事增添了我的正念:我表现的这样不争气,师父还鼓励我。其实发出让恶人遭报那一念,我心里并不稳,但那一念竟有这样的威力。师父在管我,在帮我!我的心稳了下来,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选择——坚修大法没错!

由于平时法学的少,也记不清几句《转法轮》和经文的内容。当时那阶段有一些邪悟人员利用法来哄骗我,常给我背经文,我就借机学法,尽量在心里记下师父的经文。后来他们发现越给我背法,我越坚定,就不再给我背了,这时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也想起了《转法轮》中的《论语》和目录,还有《洪吟》中的诗句。想起多少背多少,不停的背,越背正念越强。

有一天,我想起了以前读过的一篇文章,讲述了一位西人女士的濒死体验。在她的灵魂离开身体,飘向一个十分光明的地方时,她看见耶稣在等她,耶稣说了句话:这人是我的。这句话当时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所以在魔难中我又想起了这句话。我想:每个人、每个生命都有他的最终归属,我属于谁?——我,是师父的。当我想到这儿时,一阵热流通透全身,我的泪水不禁流了下来。自那以后,邪恶以我太顽固为由放弃对我的“转化”,但不断放风说单位要求劳教我。这时师父又借他人的口点化我:你在这儿呆着干什么,你合格了,不需要在这里考验。我悟到: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也不承认什么要劳教我的话,我要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我得好好学法炼功。真念一出,没几日单位领导把我接出去,从此我开始踏踏实实的在家乡证实大法。

二、压力面前不退却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地两个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相关同修被抓被严重迫害。因为这两处资料点同修的电话被监听,暴露了很多同修的信息,几名同修也被邪恶列上了将要迫害的重点名单,其中包括我。一时间似乎黑云压城,很多同修都被带动,有的同修把家里的大法经书、资料放到别处保管,有的干脆去别处躲避躲避。怎么办?难道我也要一走了之吗?眼看几百人的经文、周刊及真相资料都断了供应,我决定不离开这里,而且还要建立资料点。

那时邪恶对我的干扰也很大,在我家附近蹲坑一段时间,又三番五次的试图敲开我家的门。为了安全起见,我另租了一处房子,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资料点。我偶尔回家两次,听母亲同修说几分钟前警察刚刚来过,敲不开门就走了。我们都感受到师父对弟子的精心呵护,心想:我家的门邪恶敲不开,有师父看着!后来意识到不许邪恶来干扰我们,利用众生来犯罪,此后警察再也未上门骚扰。

在资料点做事,我的压力是很大的,内心也很矛盾。我自小就是胆小的人,而且当时邪恶专门针对资料点迫害,再加之以前被迫害的阴影,有时心里觉的很苦。这时慈悲的师父让我巧遇了两名外地同修,其中一位同修被邪恶悬赏几万元通缉,这位同修的正念相当强,尽管当时邪恶曾在多处路口盘查行人,百般寻找他,但他从未停止应该承担的证实大法的工作。而且常在警察很多的客运站乘车,但警察就是看不见他。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更加明确了要做师父所要的。

路走对了,一切都格外顺畅。师父也不时的点化我,我们第一次去市里购买耗材,那天我们买了很多东西,打了出租车往回运东西。一路上出租车长驱直入,行驶飞快。虽然一个多小时的路,十字路口很多,居然一个红灯也没遇到。真顺!我在心里默默的向师父合十:谢谢您!谢谢您的鼓励!没有什么困难能挡住我们的正法路!

虽然在法中知道自己要时时添正念,但在实际运作中,要建起一个负责几百名同修的真相资料点,还要打印师父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真是不轻松。另一位女同修和我是搭档,我们又要采购耗材、又要打印传送资料、还要学习相关技术,对我们而言负荷实在太重,有时感觉自己已承受到了极限。就说最简单的,我和那位女同修有时去市里买纸张耗材,去时没吃东西,回来又饿着肚子。往楼上搬纸,过程中不断发正念,别让周围邻居注意。我是个身材瘦小的女生,一箱箱纸搬起来,真是觉的累。有一次在搬最后一箱纸时,我实在是拿不动了,心里自然想起了师父,一瞬间就有了力气,把纸箱又提了起来。打印资料的工作不需要消耗什么体力,但也并不容易,开始时不熟练,有时把纸面放颠倒,就容易把内容打错。我们尽量把资料做好,避免浪费纸张。特别是打印师父的新讲法时,需要排版、反复核对,确定无误后再打印。三伏天关起门窗,整个屋子象蒸笼一样,两台打印机轮番打印,最后屋里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碳粉味儿,打印机热的都烫手。自己每次完成打印后,就好象在另外空间刚刚大战了一场。总结以前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的原因,同修和我决定要鼓励更多同修建立小资料点,象明慧网上建议的那样,让资料点遍地开花。

随着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我们又陆续建立了几个小的资料点。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掌握了一些维修打印机的基本技术,没想到从小到大只拿过笔的我,居然也动起螺丝刀维修起打印机来。同修碰到的有关电脑、打印机等疑难问题,常常找我来处理,有的问题我也没遇到过,却能把大多数问题当场解决,真是感觉到师父不断给我智慧,帮助我们搬开前面的绊脚石,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后来我不用专门做资料了,就在市里找了一份工作上班。当时市里一位编辑真相资料的同修遭到迫害,有同修建议我编辑整理当地真相材料。看着自己编辑的小册子在明慧同修的帮助下,成了救人的利器,我心里真是高兴。在这些证实法的工作中,我最偏爱的就是编辑资料了。几个月后,又有一位同修主动编辑起本地材料来,虽然小册子名称不同,但在内容上大体相差不多。这时有同修对我说,那个小册子大家都不认可,编的不好,让我好好编辑下去。可是两本小册子在内容和形式上不差什么,我何必让同修们浪费精力和物力,做我编辑的材料呢,那不是浪费大法资源吗?师父在法中讲到:“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觉的这里有我应该放下的人心,自己可能对这个项目太执著了。不能因为我喜爱这个项目,我就执著着要干它,我可以去做别的项目,于是决定不再编辑这类真相材料了。现在这位同修的真相资料编的越来越好,成为我们地区同修普遍发放的救人材料。

三、积极参与营救,在整体配合中升华

前两年,我的修炼情况曾一度停滞在一个状态中,表面原因好象是常人中工作很忙,导致我不太精進。和我联系的同修也没有两个,交流面比较窄。有时候自己觉的挺孤单的,这里的孤单倒不是那种人情,其实就是缺少整体提高的环境。看到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自己不能再这样耍单了,得溶入整体。那时候有的同修虽在一起做事,但对整体配合的认识也不是很清晰,就是觉的在一起做事有闯劲。去年身边的甲同修被绑架,在营救这位同修的过程中,我新结识了几位同修,渐渐的参与到整体配合中来。

在这次营救中,我遇到了心性上的考验。被迫害的甲同修平时在心里对我有点瞧不起,别的同修也告诉过我她在背后如何说过我。当时我知道后,觉的言过其实,心里不舒服。但冷静想想不管甲同修评价我的话对不对,我心里难受,就是有不让被人说的心,如果自己做的真好,同修就会肯定自己。这颗不平衡的心暂时放下了。她被迫害后,我又想起这些事,但我知道自己的一念不能被邪恶利用,千万别在甲同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把她扔在一边,与她分心,一定要宽容,所以就在心里清除对甲同修形成的不好观念。

在营救配合的第一天,一位同修见到我,似乎无意的开着玩笑,把甲同修那句让我心烦的话对我说了一遍。我当时心里一动,马上明白这是在关键时刻邪恶间隔甲同修和我的伎俩,于是笑了笑没吱声。后来我们商量着第二天去国保大队要甲同修,当时没有确定谁去要人,毕竟是直面迫害者,大家都有些压力。我心里想去,但又觉的自己好象不行,平时面对面讲真相就做的不够好,这回可是面对参与迫害的人啊,又想修的比我好的同修都没说去。结果第二天同修临时把我推出来,去配合家属到国保大队要人。自己想想这是师父看见我有这颗心,就给我安排了一次提高的机会。進入公安局大楼后,我奇怪自己并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只感到一种暖乎乎的能量包围着我,心想那一定是师父在看护着我。我和另一位同修互相配合,一边发正念,一边和家属向迫害者要求放同修回家。在整体配合下,同修很快回到了我们身边。

此后我们成立了营救同修小组,分工有序。有的大面积张贴真相资料,揭露迫害;有的到非法关押同修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有的到被迫害同修家,向不明真相的家属讲真相,并和家属一起要人;有的打真相语音电话、写真相信。有的同修被成功营救回来了,有的仍被继续迫害,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查找自身不足,吸取教训。在这个阶段我不断感受到,以前自己在修炼中总是在如何去自己人心的圈子中打转转,如果站在更高的角度上,也就是无论遇到什么事时,都把法摆在第一位,都把整体摆在自己前面,很自然的能从为己的私心中跳出来,胸怀就会开阔,容量就会加大,境界就在提升。

我现在主要负责整理揭露有针对性的迫害材料,写劝善信等,以配合救度众生、营救同修所需。在这段修炼过程的开始,我心里发了一愿,要用笔证实法。没想到就在那周的《明慧周报》上,我的一篇揭露迫害的评论性文章刊登出来,是师父看到我的心,让我如愿以偿。只要心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说实话,当初炼功点上有的同修不相信我能坚定的走到今天,因为在七二零前我不好好学法,不好好炼功,更别说主动参与洪法的事了。当时的辅导员让我负责每天早上到炼功点上挂展板,用这种方式催我起来晨炼。想想在大法中走过的这十几个春秋,自己得到了多少同修无私的帮助,借此一角,感谢在这段宝贵机缘中相遇的每一位同修。

我原来是一个做事爱较真儿的人,不懂得宽容。在学法修心中,我渐渐感受到同修的可贵,渐渐知道珍惜每一位同修,能有幸同修一部大法,这是何等的圣缘。在这里我特别感谢两位同修,一位是乙同修,她是鼓励我迈出正法第一步的同修,每当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是先想起她,从早期的资料供应到后来的技术支持,还有法理上的切磋,她都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还有就是在我身后默默支持我的母亲同修。

我从一无所知走到今天,更要感谢师父用大法造就了我,师父不来传大法就没有我。最初我只感到修炼中的苦与累,而今天我已品尝到修炼中的甜与乐,越发感到能被师父选中作为大法徒是何等的幸运。特别是每当自己在难中在压力中做出真正理性的选择后,更是感到师父无所不在的呵护。对我而言,无论今天做了什么,没有任何额外的付出,那都是自己的责任,而真正做这件事的是师父,真正给予和付出的是师父和大法,用我们所做的一切,在成就和给予我们。回首自己走过的路,那浩荡的师恩,伴随着我,让我感到不止这十几年,而是我的生生世世,从我的生命起源以至永远,都被师尊所关爱,就象师父在法中说的“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弟子唯有更精進,在修炼的路上走好走正,以报师恩!

再一次向师尊致敬!
向各位同修致敬!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