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迫害最严重时走入法轮大法

在一个偏僻山村传播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在法轮大法被中共邪党迫害最严重时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我母亲病重,我邻居家的一位姑娘从外省海南带来一本《转法轮》,要我读给母亲听,并对我说这书有多么神奇、多么好。可她越说怎么神怎么好,我却越不相信,所以书我连看都不看。后来她问我读了那书吗?她说她要带回海南了,叫我快看。

也许是顾及到她的一片好意与情面,我勉强的把书打开来看。可当我把书翻开来一读,当时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看到师父的法像就感觉我好久以前就曾经看到过,而且还感觉很熟悉很亲切。但是什么时候看到过,在哪里看到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但我却非常清楚的感觉到,我今生来世上尝尽了人间的苦要等的就是这本书,可我竟差一点错过了。

我一边哭一边看,如饥似渴的一口气读完。我知道这本书太好了,我舍不得还,一有空就迫不及待的去看。可就在这时电视与广播正铺天盖地的开始污蔑大法,当时我的心好苦啊,我苦苦等待的大法现在又不准炼了。我左思右想,隐隐的好象我有一种责任,那就是要为大法澄清事实,我不能让左邻右舍的人相信电视,应告诉人们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我想我一定要学法轮功,让人真实看到法轮大法到底是好还是坏。

为此我進城去找修炼大法的人教我炼功。可当我一问,人们都躲开我。后来有一位大姐好心的告诉我:现在局势这么紧,你还是不要来问这个了,公安到处在抓人、抄家、烧书,人家都离法轮功远远的,见到都不敢靠近,怕受牵连。没有问出一个结果来。没办法,我回到家。手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的法像大哭:这么好的法不让人学,还要抓人。我越想越哭,我就对师父说:现在政府不让炼了,也没人敢炼了。师父,您放心吧,您不会白做这件事的。没人炼了还有我,您就收我做您的弟子吧,迫害再大,打压再严,我也炼(当时我就感到世上就只有我一人在炼了)。就这样,我带着这样的信念、这样的责任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我凭着《转法轮》一书的指导,凭着坚定信师信法的信念。我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严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个修炼人,因为我就代表了法轮功的形象,我希望人们认识我从而来认识了解法轮功。要让人们了解真相,我想首先应从家里人做起。

我家四兄弟,其中三兄弟全都在城里住。八十岁的公公、婆婆和我住在一起,他们的生病料理,全都是我。婆婆是村里出了名的最不好伺候的人,但是不管怎样,我现在是一个学大法的人,我应忍让。每当婆婆找我麻烦、骂我时,我就想:也许是自己离大法的要求还有差距,要不为什么婆婆不满意,所以我就没有怨言,只要求自己提高心性。

时日一长,全家人在我的影响下慢慢变好了。三兄弟们主动的来接老人去城里赡养了。婆婆原来很反对我炼法轮功,现在“法轮大法好”总不离口。我丈夫也是现在不但不反对,而且还说:现在我的心很正,不去想那些不好的事,不去占人家的便宜;还说别人占我便宜我都不气恨,还可怜人家。一家人都变了,这都是大法在改变着人。

不但我家在变化,连我们村都在改变。离我家不远有一人家有五个儿子,经常互相打架,不是刀就是棍,好勇斗狠,自私狭隘。家里老人也没人管。经过我多次与他们讲法轮功如何教人为善的好处,打了很多善恶有报的比方给他们听,现在不但兄弟言和,大事小事都互相帮助。而且每到年节他们都在一起与父母欢欢喜喜度过。还有一家三兄弟,一个老母。老母一个人吃,没人管;后来病了,睡在床上也没人管;寒冷的冬天,老人冷清清的睡在凉席上。我知道了,很为她难过——辛辛苦苦养大儿子反倒落个这样下场。那时我为了能走出去告诉人大法的真相,便做豆腐卖,爬山越岭担着豆腐去接触山里的人。为了能让生病的老人暖暖身子,我就提前专为她做一碗热豆腐。差不多每天我叫丈夫顶着寒风划船过河去送,直到老人不想喝为止。后来那仨兄弟也受到感化,对老人也慢慢好起来了。

象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原来不孝敬公婆的媳妇,和不善待媳妇的婆婆,现在都好转了。家家都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不再是唯利是图,尔虞我诈的关系。村长见了我总说:你为我们村做了一个好的表率,但还是不够,还有许多糊涂人,我们做了几十年的党工作,当不了你一个法轮功,你少许讲一下,人就往好的方面改变,法轮功真是太了不起了,难怪江泽民这么怕他。也有许多老人见我就讲:最羡慕你婆婆娘,得到你这么好的媳妇,要是我们的媳妇也向你学法轮功该多好呀。这时我就对她们说:你媳妇也会说,如果我婆婆要学法轮功那该多好呀!其实一个人只要真心对待别人,不在利益上去过多的想去占有别人的,都能为别人着想,大家的日子就好过了。所以说做人就应当向法轮功要求的那样,做一个真人、善人、能够忍让的人,为别人利益着想的人。她们听后,都说法轮功这么好,共产党反而打压不让人学,共产党真是太坏了。

我家住在大河边上、四周全是山的偏僻山村。为了能接触到更多的人,师父给我引来了许多有缘人来接缘。原来鸟都不拉屎的地方,一下子我家屋门前反倒成了大路了。有来问路的,有来乡下游玩的,也有多年不走动的亲朋好友,也有打工来问事做的。每回有人来,我都热心的留進屋,摆上山上新采摘来的鲜果;冬天一杯热茶,热天一杯凉水,给客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当人夸我贤惠善良时,我就告诉他们,因为我有一本好书,有一个好师父教我怎样做人的道理,并把《转法轮》书中有关有失才有得的法理讲给他们听。有的听了不想走,也想向我借来看。我告诉他们,这书现在没有,我这一本还是别人借给我的,我每天都要看,借给你了,我没得看了。他们又问我这书哪里有卖的?我说这书没得卖,书都被公安搜去了,并且把炼法轮功的人也关押、劳教。每当他们听到这里,都咒骂共产党应招天打雷劈。无意中人们在我这里明白了大法真相。那时我还不知这就是讲真相,我只想让人了解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法轮功的确是好的。

记的有一次,我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正逢山上杨梅红了,某省的一位高官与他夫人刚从美国观光回来;他有一位亲人在我们县,顺路来看望,正好杨梅成熟的季节,便到乡下游玩。听说我山上有杨梅,他很想来亲自采摘,便高兴的带上相机,和他夫人一同来了。我知道他身份后很高兴。我想无论如何的把法轮功真相告诉他们,让他们知道法轮功的确是被冤枉的,抓大法弟子是错的。他上的山来,看着满树杨梅,高兴的一个劲的拍照。我可在想怎么和他讲迫害的事。

正在为难,他夫人就告诉我说:他们刚从美国来。我一听乐了,忙说:那你们可开眼界了,听说法轮功在那很盛传。他一听我们谈话,马上停下拍照,说你怎么知道法轮功?我说我進城卖杨梅,不就听到了。他“噢”了一声。我接着说:其实,法轮功并不是电视上说的,“自焚”呀,杀人呀。他的功法的确是祛病健身的,可以使人类道德上升。我看过这书,是一本好书,讲的是真正的真理,都是人们已经遗忘了的好东西。我还告诉他,我不但在看那书,而且还在炼功呢,以前,我有很多的病,现在全好了。他一听,怔住了。我又肯定的告诉他说:我说的全是真话,没一点假,你不是看到了吗?你们比我年轻,上山时三步一歇,我呢,如履平地,轻轻松松,没喘一口气,就上来了。而且,你看我上树,身轻如燕。是不是见证呀?他问我多大了?我说:五十多岁了。他听了连摇头,连说:不象不象,你看上去要比五十多岁的人要年轻多了。他还以为乡下人劳动惯了,都这样身手麻利。我说你错了,我是因为得了一本好书《转法轮》哎,现在真可惜被中共打压,不能公开学炼啊。他听了低头不语。后又忙叫我与他照几张相,留作纪念。

下山了,我用船送他们过了河,并一再叮嘱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李洪志师父教人真善忍是正确的,将来法轮功的真相定会大白于天下,希望你们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去了很远,我还在目送着他们,他们也不断回头向我打招手让我回家,并远远的对我说:你放心吧,我们记住了!回转身来,我的眼泪不知为何不断流了出来。

乡亲们见我都很尊重我、关心我。有人说:真希望你修成佛,修成观音,保我们一方太平。也有人说:希望你安安全全的,不要被坏人抓去。我想乡亲们从心底里已经明白了,法轮大法是修佛大法,也已经感受到了修炼大法的美好。

有外省慕名拜访我的一位客人,当他听到、看到乡亲们对法轮功的赞美,对修炼法轮功修炼者的评价,和对大法李洪志师父无限的敬仰与感恩。临别时,他送我一副对联。上联是:修德扬善人人敬,下联是:三江四水知福音,横批:德高望重。

几年以后,直到二零零三年,我才和县城大法弟子联系上。通过学习师父新的经文,我才知道自己辗转千百世的久远的誓约,我庆幸自己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只上过两年学,第一次向明慧网投稿,得到了不少同修的关心与帮助。我要用我生命的全部,让更多的人破除邪恶的谎言,了解大法真相,以兑现自己的誓约。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