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军工单位和军属区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今日打开明慧网,看到同修关于参加第七届大陆弟子法会的一点认识后,我流泪了,我看到了同修的正信、正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明白了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师父在往上拔我们,给了我们又一次理智、醒觉的提高机会。因为我老是觉得写文章难,不知怎么能写好,但是这次突然认识到这不是我,是观念在阻挡。师父说过“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师父给了我们无量的智慧和能力,我要走出这旧观念的束缚,向师父和同修汇报我的心得体会。

一、修炼大法获新生

我是军队系统的一名医务工作者,修炼法轮大法已有十二年了。虽然是医生,修炼法轮功之前却一身是病,类风湿、自身免疫系统低下、神经衰弱、胃肠功能低下,面神经麻痹,全身无力,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半天工作都坚持不了,三十多岁的我觉得生命走到了尽头。

一九九八年开春时,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法轮大法弟子,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到大法弟子家听师父的讲法带,当时心里有说不出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激动,心里在呼唤着“师父,我来了”。当天晚上我就受益了,睡了一夜好觉,没有了神经衰弱,二十多天后奇迹出现,一切病状全消失,从那以后我变成了完全健康的人。

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净化了我的心灵,师父带着我踏上了返本归真、助师正法的路。佛恩浩荡,是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二、用心学法是救人的保证

十一年的助师正法修炼,我深有体会的是用心学好法,是证实法的根本保证,非常重要。这些年学法,我都是双盘腿,端正坐着,手捧书,手不压字的学法。在家、在学法小组都一样。感到这样学法真能静下心来、学法入心,而且还得用法衡量自己,时常的向内找,真正做到去执著,这样提高心性很快。比如,不管对待家人、亲朋、同事、世人讲真相,及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矛盾,被说、被骂、讲真相被下“逐客令”或被告发,我都会马上背一段法,坦然一笑,原谅别人,理智正念的心不动。

讲真相时,我先从家人做起。父亲在部队,我家里一些家属也在与部队相关的部门。“七二零”后,因邪党的迫害,父亲和其他亲人很害怕,不敢支持我。可是随着我学法的深入、心态的纯净,不断向他们讲真相,他们看到了中共的邪恶、败坏和阴险,陆续的又开始支持我,并声明退了党。我的父母、丈夫的父母、以及两家的哥姐弟妹等等,有百十来人,几乎全部声明了“三退”,十多人拜读了《转法轮》。

三、在军工单位讲真相

我所在的军工单位有千八百的职工,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也看到了大法弟子工作中不为名、不为利,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兢兢业业。他们看到我修炼和被迫害的实例(几年前我曾被非法关押),很快就明白了真相。

记得我被非法关押的时候,单位领导和一些科室的同事来看我,同事们都有正义感。有的说“告他”(指迫害者),有的老领导、老干部握着我的手流泪,他们不少人也亲身体验过邪党的迫害。有一次,政法委到单位企图绑架我,我走脱后,被迫暂时流离失所。在北京出差的单位领导知道此事后,赶回来说:“我保她。”

我在完成好本职工作的基础上,利用所有的机会讲真相,不管是原有的同事,新来的同事,家属及外来人员都讲,又从单位领导、各科、各处、车间、后勤、食堂、离退休老干部、家属区几乎全讲到。我办理退休后更是每天讲真相。在这救人的关键时刻,我反复到单位、工作人员家里或在他们上下班的路上讲真相,几乎不漏掉一个人。除少部份人之外,大多都声明退出了党、团、队。

记得一次我到军工单位的一职工家里讲真相,他妻子、孩子在家,我以拉家常的形式,从邪党的腐败、天灾人祸、邪党隐瞒真相,讲到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时,他妻子突然打断我的话,说:“你要串门就坐一会儿,不串门说别的就走。我是记者,我知道的比你多。我昨天去社区办事,社区的人还在说你的事。”当时场面很尴尬。我马上想到师父的话:“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转法轮》) 又想到师父在《济世》中的诗句:“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我笑着说:“那好,咱唠点儿别的。”气氛缓和下来了。这时我突然看到他们家阳台上的观音,我说:“你信那个呀?”她说她丈夫信,她也信。我说:“我原来一身病,特别是类风湿,都要瘫痪了。本来我照顾瘫痪的母亲十六年了,也照顾不了了。我自己扎点滴、扎针灸、抗癌的止痛药都用了,中西药都用了也不行,连半天的工作都做不了,手疼的厉害。我想我那时才三十多岁,我不能躺下,我还想锻练身体,跑步,可越锻练越没劲儿。后来我上班时,俩小医生唠嗑,说他的妈妈看了一本书,一身病都好了,我问是什么书?她们说是法轮功的书。”

这时我对同事的妻子说:“呀,我又提法轮功的事了。”她说:“没关系,你说吧!”我就接着讲:“我说明天借给我看看书。第二天,我看了一下午,这本书原来是讲真善忍的,太好了,现在谁还讲这么正的道理。下班后,当天晚上睡了个好觉,从此神经衰弱不翼而飞。我很奇怪:怎么能睡着觉了呢?医学上也解释不了。后来,我看到《转法轮》〈论语〉中讲:““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中还讲到:“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

她说:“我想真神奇呀!李老师是不是也给我净化身体了?”我说:“我现在无病一身轻,还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啊!而这个邪党却残酷的迫害修心向善的好人。”我又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我说:“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迫害好人,天理能容吗?顺应天意,远离邪党,做个明白人吧!你入过党吗?”

她说“入了”,并且点头同意退党,还对我说:“你跟我儿子也说一说,让他也保平安吧!”这时,她起身从另一房间叫出儿子,很郑重的说:“姨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你自己亲口和姨说,愿不愿意退党。”她儿子说“我愿意”。我真为这一家人得救而高兴。

四、救人百折不挠

后来我看到,只是单一的三言两语讲真相还不行,因为时间有限,讲不透。师父也讲过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就在同修的帮助下也建立了资料点,开了一朵小花。我悟到要能在讲真相的同时再做些资料如《九评》、神韵晚会、明慧网上的各种真相发给众生,让退党的和没退党的人都反复的深刻了解真相,洗净党文化对他们的毒害,那更多的人就会真正得救,达到师父说的能救下一半及更多人的洪愿。

我除了在本单位讲,又到父亲所在的部队讲真相劝三退,那里也有千八百人。我从小在那里长大,他们对我都很熟悉,我与那里的所长、政委、老干部、当兵的(那里有军工厂)、职工、家属讲真相,也退了很多人。

我一般中午不吃饭,因为下午讲真相有时几个小时、没地方上厕所。在这期间“三退”了多少人我没记,大约每星期能退几十人,有时百八十人。在这期间也有人骂、不听,有时有干扰。

因为我们单位这里被邪党毒害、洗脑严重,他们有告到我单位的,有的把我告到父亲部队的、告派出所的、告社区的。如:部队政委与我很熟,给他讲真相他不相信,受邪党毒害很深,我就把我亲身遭受邪党的迫害给他讲,他不吱声了。可他把我告到所长、我父亲那里。我没动心,就给所长等人写了真相信,救更多的人。经过几年的努力,一次我又遇到那个政委,又跟他讲真相劝三退,这次他终于点头退出了。

我单位的原保卫科长,前几年迫害严重时曾到我工作处干扰,想搜大法书,没搜到。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配合政法委妄想迫害我。我在军工单位大门口贴真相传单,被他给撕了。后来这个保卫科长被单位“离职”。我对他没有任何怨恨,又去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学大法身心受益、疾病全无、做好人,一个人做三个人的工作,不为名、不为利,这他都知道;讲大法利国利民、遭小人江××妒嫉,栽赃陷害法轮功,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同时我给家属区和这个保卫科长家及父亲所在的部队大量的发真相资料。一天我在路上又遇到他,又讲真相,他明白了,终于退出了邪党。

有一次在一个干休所,我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来人围的越来越多,有当兵的也有老百姓。讲真相他们不听。我就背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师父的弟子,在做着师父让我做的最伟大最正的事,谁敢妄动、谁敢迫害,请师父加持弟子离开这里。我来世助师正法不是被非法关押、被迫害的,是来救度众生的,还有许多人等着我救度。

就这样,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在他们十多人在大门口等着派出所来人时,我就从他们身边走了。他们也没有动。回家后向内找,那段时间起了干事心,被邪恶借机钻空子。

回想我走过的助师正法之路,有难、有艰险、有坎坷、也有很多的苦,但是都走过来了,这都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是师父的伟大,是大法在人间及整个宇宙的威力的再现。我知道我距离师父的要求及同修们相比还差的很远,但我会再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