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法中修得平安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弟子,走上修炼的路已十三个年头了。经历了坎坷魔难,在风风雨雨中摔摔打打走过来了。在修去很多人心的同时还有许多不足,虽然在大法中做了些应该做的事,还有做的不如意的地方,需要在实修中认真弥补。下面向师尊做个汇报,就当是向师父交一份答卷。

一、幸遇大法 起死回生

修炼前我是多病缠身、医治无效的人,得过妇科病、胃病、肝病、类风湿、甲状腺瘤(现在已消失),看过名医、巫医,学练过藏密、还皈依了佛教,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济于事。家庭的不幸、精神上受到巨大的打击,使我支撑不住了,对生活绝望,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我有幸得法,是“真、善、忍”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平复了心灵的创伤。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我走上一条修炼的路,不再迷茫,懂得了“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转法轮》)。师父的法是一盏明灯,使我灰暗的心灵豁然明亮,让我对亲情的执着看淡了,从亲情的折磨中解脱出来。在我消病业过程中,我明明白白的感觉到师父在替我承受,每次消病业都没有疼痛的感觉,就是昏睡,之后真觉的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是师父救了我,不然我也早就没有生命了。

二、感性认识法升华到理性认识法

得法时只是为了祛病健身、个人解脱、个人圆满的目地。当达到祛病健身的目地时很兴奋,而且对师父、对大法感恩戴德,没有真正的从理性上认识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党利用各种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在广播、电视里陷害、污蔑、诽谤法轮功,遇到这么大的魔难,我有些消沉、无奈,有时落泪,有时憎恨邪党,但是没想到助师正法。就在这迷茫中师父借用同修的嘴点化我,说我们得走出来证实法。师父又安排同修把东西要放在我家,当我看到同修拿来的都是讲真相所用的东西时,在同修的带动下我走出去开始做证实法的事了。在做和发送真相资料的过程中,修去了我许多私心和怕心,但是也看到与精進的同修比,自己做的差之万里。当师父的新经文《也棒喝》发表后,我更感到自愧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讲:“怎么样配的上当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吗?只是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看书中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你们自己来评判一下。”(《也棒喝》)

师父讲的法直指我心,使我更明确了要走的证实法的路,使我没有掉队,在修好自己的同时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三、我家的小小资料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我市没有真相资料,资料要靠手写。这时我和女儿(同修)借了一台电脑,又买了一台小型打印机,自己打点“法轮大法好”真相标语出去做。因为不懂技术,那时又没和懂技术同修接触上,打印机没几天就没墨了,也不会解决,就这样这台打印机就不能用了。我就又和同修买了一台复印机,找份底稿复印吧,可能复印机质量不好,没用多长时间又坏了,再说复印出的真相资料没有彩色也不好看,这时我灰心了,产生了等、靠、要的依赖心。师父的话又出现在我眼前:“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也棒喝》)

我不能知难而退,如果我不做,别人做不也是难吗?我比别人有优越条件,年轻的同修要上班,我象是专业的一样,有时间;我又有退休工资,有经济条件;我家房子大,地方宽敞,只有我做最合适。可是老伴又不同意,给我设了很大障碍。因为邪党的历次运动,他亲身体验了暴政的毒害,加上几十年“为私为我”固有的旧宇宙观念的形成,他就是反对我家做资料点。由于自己没有坚定的正念,冒出了要出家离开这个环境的想法。师父的“不二法门”法理又一次转变了我不好的思想念头。我下决心一定要做我该做的事。这时师父给弟子加持了神念。

女儿买回了新电脑,同修帮我买回打印机、切刀、订书机等。面对这些机器,我又犯难了,我一个六、七十岁的人能行吗?能学会吗?是师父的“难行能行”的法理让我鼓起勇气,心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会加持我智慧的。我拿起从没有碰过的“鼠标”,坐在从不看一眼的电脑屏幕前,发正念:清除障碍我证实法的旧观念。我认真记录同修耐心教我的各种操作程序。在同修手把手的指导下,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制作师父的讲法,《明慧周刊》、周报、小册子、《九评共产党》等,可供给周围的近百位同修。现在我市资料点遍地开花。

在制作和传递资料的过程中,我的各种人心、怕心、私心,时不时的返出来。记的一次是邪党所谓的“敏感日”,和同修交接资料前,面对师父的法像,我请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智慧的完成自己该做的事。当见到同修时,同修问我:有没有人跟踪你。我心一震,师父的话马上反映到我的大脑中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顺口说一句:邪恶不配跟踪大法弟子,是师父的法身在身边呢。同修也打消了怕心。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和这位同修传递资料到今天。

还有一次,一位农村同修被非法抓捕,因为她和我刚接触没多久,所以同修出于为我负责让我躲一躲。我想:我应该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还得转告别的同修为被非法抓捕的同修发正念,自己也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想如果我躲起来,同修的资料怎么办,同时我也相信同修不会做对不起大法的事,所以没有躲起来的一念。结果我安然无恙的过了这一关。这么多年在证实法的事情中,有很多次都是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

在制作资料的过程中也有人念和神念的体现。刚开始,在机器不工作时,我就找技术同修,给同修增加很多麻烦,后来才知道“向内找”,找出很多人心,如怕麻烦、急躁心,纸盒的纸一次放很多,造成机器卡纸;又如机器工作量多,机体太热,损伤了机器。我端正了态度,不急不躁,出问题向内找,给机器发正念,因为机器也是生命,我就和它沟通,从此我们配合的很好。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在证实法的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让我这朵“小花”在大法中闪闪发光。

四、我们的学法小组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市的大法弟子大多数都参加了集体学法小组。我参加了集体学法,我又想到还有同修没参加集体学法,我要给同修开创一个集体学法、共同切磋、整体提高的环境。于是我找到甲同修到我家,还有我女儿,我们仨人成立了学法小组。乙同修从女儿家回来,也到我们学法小组来学法了。后来因甲同修的老伴需要人照顾,就转到甲同修家学法,这个学法小组的同修最多时有七人,后来有两位同修在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剩下我们五人。我们五人中最小的年龄六十岁出头,最大的年龄七十多岁,其中有位同修在修炼前不识字,是学大法才开始识字的,现在都能通读《转法轮》了。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一年轻人和小弟子组成的学法小组,我很羡慕这个学法环境和这些同修的学法状态,这一念一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强烈的执着环境和同修的读念水平,我就抵制不住喜欢和不喜欢、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的,被情带动的人心,因此我就不想参加我所在的学法小组了。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我明白一切都是缘份。“可能哪生哪世许过愿要和这几位年长的同修在一起学法”,同修的话也提醒了我。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有很严重的安逸心,不想吃苦、放松、懈怠、惰性等,还有瞧不起同修、看同修不如自己,显示自己读法读的好,怕和读不好的同修浪费时间,提高的慢,这些人心才是真正阻碍我提高的一堵墙。

师父说:“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正念除黑手》)在师父的法中我归正了自己,及时清除了干扰,我又回到了离开近两个月的学法小组。在小组中我与同修切磋、曝光了我不好的思想,得到了同修的原谅,和同修间很溶洽,清除了之前的间隔。

我们比学比修,在修好自己的基础上,互相借鉴,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丙同修利用走亲戚的机会不忘救人,讲真相劝三退,劝退了几十人。甲、乙同修配合的很好,搭伴走出去到菜市场、大街上,碰到有缘人就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等,使很多有缘的世人明白真相后退出邪党的所有组织,保平安得福报。两位同修一人讲一人发正念,真是一对救人的好搭档。有一位没走出来的同修听到了甲、乙同修的切磋,受到很大的触动,也能对陌生人开口讲真相了。在一次陪老伴打针时,她向医院治病的患者讲了真相,从此迈出了第一步,还表示以后一定要做好三件事。

由于我们能时时的用大法归正自己的心性和行为,使我们对法的理解与升华真的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每个人都溶于法中。

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的称号是伟大的,任务是艰巨的,责任是重大的,时间是值的珍惜的。让我们共同把握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宇宙永远不会再有的旷世机缘,谨记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的随师父走到法正人间那一天,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以上是个人所在层次的体悟,不足之处,望同修指正并圆容,合十。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