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扎扎实实修心 兑现承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在十几年的修炼中,在面对各种常人观念,各种执著心的剜心透骨的割舍中,在正法修炼的风风雨雨中,跌跌撞撞,跟着师父,一路走过来,无时无刻不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精神几近崩溃,对生活无望的人,得到师尊的救度,有幸成为师尊的大法徒,沐浴在师尊的无限佛恩中,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真是无以言表。下面我从几个方面谈一下我如何通过学法,实修自己的心得体会,和同修们交流。

一、放下对丈夫的情的执着,慈悲救度丈夫与丈夫的家人

1、丈夫的改变

我婚姻坎坷,和现在的丈夫是再婚夫妇。我女儿的爸爸(我以前的丈夫)是个搞艺术的,很有才华。但命运使他生不逢时。文革后期,受极左领导打压,抑郁不得志,常借酒浇愁,最后穷困潦倒,早早故去了。他母亲始终不愿和我们共同居住,一直赶我们三口出去。我生了女儿,也不让落户口。那时弱不禁风的我抱着出生不久的孩子,坐在他家的大门外的台阶上或漫无目地的在街上走,真是无家可归。

后来万般无奈,我带着三个月的孩子,回到娘家。老母亲认为我被婆家不容回娘家来,是给家里丢了脸,心里一直不高兴。我娘家人口很多,有哥嫂、三个弟弟、弟媳等等。那些年,我在娘家,做在前头,吃在后头,还要忍受大杂院里好事人的白眼,小心翼翼、委曲求全,过的很不容易。为了改变我和女儿的命运,我起早贪黑,拼搏、奋斗,自学自考了好几种专业,结果无济于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去奋力争取,无知中又造了很多的业。

十六年后我嫁了现在的丈夫。以为嫁一个高级知识份子,他会对我好,自己的后半生有了依托,对已八十多岁的老母也有了交代。婚后,无论是在精神感情上,还是物质上,我几乎为这个家倾尽了自己的全部,生怕再有什么闪失。我照顾他的生活,洗衣做饭、料理家务,对他儿女,对他弟弟、妹妹,付出了很多很多。一心希望能夫妻和美,婚姻美满。

事与愿违,现实生活真使我心灰意冷,有很多的不如意。比如他在钱上很抠门,女儿上学的费用,他从不过问,而我花他点钱他也不愿意。而最让我想不到而又无法接受的是,他不但不管教随着人类道德下滑,做的很不好的儿女,而自己在有的事情上竟也随波逐流。我如果实在看不下去,忍不住说点什么,他就骂我,骂的话很难听。他怒睁两眼,暴跳如雷,不可理喻。婚后几年,家里矛盾一个接一个。我在痛苦和无望中,真是身心交瘁。

如果不是得遇大法,得到师尊的救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了。写到这儿,我想起师父在经文《志坚》中的话:“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我明白了我是谁,为什么来在世上,我知道我今生所受的苦,生生世世轮回转生中所受的苦,不都是为了今天修炼、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吗?我求他对我好,不想还债怎么回去?通过学法,随着我心性的提高,对他儿女的一些行为,我不是一味的讨厌了,能劝善就劝,无法劝说,也要慈悲对待他们。后来他儿女认同了大法,认为大法弟子就是好,也做了三退。他儿子的几个异性朋友也明白了真相。几年后,我路遇他儿子以前的一个女友,还说要跟我学炼功。因为这时,他儿子又找了别人,我无法让这个女孩到我家来。但是她曾在我家看过光碟,明白了真相,退了团队,这个生命有救了,但愿以后再有机缘。现在想起,真是遗憾,后悔我没做好。当时有很多顾忌,太怕再有家庭矛盾了。

而对他,我的情就太重了,旧势力抓到了迫害我的借口,我修炼的漏,使我在一个个的家庭矛盾和魔难中修的很难很难。他曾作过邪党书记,受邪党毒害很深。二零零零年我進京,在天安门打真相横幅,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出现高血压假相,回到了家。回家后,他不许我修炼,不许我和同修们来往,不让接电话,我出门还跟着我。

有一次我正在学法,他一把抢在手,要把宝书撕了。还有一次他发现了真相资料,要到派出所诬告我,还要写大字报骂大法贴在外边。这一切都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那时只有一念:就是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邪恶看到用这些招往下拽我不灵,就又变了招术,在经济上迫害我。

那时我所在工作单位,以及上面三级领导一车一车的人,到我家来,让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并以不让上班、停发工资相威胁。我坚信進京证实大法没有错!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哪有我的今天!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还能背叛师尊,做出让人神不齿之事!我坚定一念,无论怎样,我绝不配合邪恶,绝对不能写不修炼的保证。我被停止了工作,停发了工资。

原来呢,我希望丈夫在钱上对我别太苛刻,抱怨他对我不好。后来,自尊心作祟,使我根本不想花他的钱,用我的工资作生活费用。可是现在我没有了经济收入,怎么生活呢?他不让我花他的钱,声称AA制。并要把我们婚后买的房子等其它财产落在他儿子名下,让我签字,说不行就走人,净身出户,家里所有东西都是他挣的,没有我的份儿。当时他儿女也参与其中,情势咄咄逼人。我气恨委屈,一气之下,真想一走了之,不跟他过了。但冷静下来想想,离婚总是不太好。最重要的是,二零零一年,邪恶谎言铺天盖地,很多众生被蒙蔽、被毒害,我如跟他离了婚,他和他的家人出于面子等个人利益的考虑,会把责任推到我身上,说一些对大法不好的话。他们自己造业了不说,会给大法抹黑,影响救度世人。大法有慈悲的一面,也有威严的一面。大法弟子做的这么好,难道还要被逼的一无所有,无家可归吗?

我收住泪,放下对情的执着,不无威严的对他晓之以理,我说:“古人云:糟糠之妻不下堂,儒家讲做人要‘仁、义、礼、智、信’。咱们是夫妻,你作为我最亲的人,明明知道我没有做错什么,是共产党在迫害我。在我有难时,你非但不支持我,还要站在邪恶一边,对你的妻子落井下石,你这样做人不亏心吗?”他低头语塞,无话可说。八、九年过去了,他和他家人好象忘了这件事,再也没提过。相反他还把他的工资卡,交给了我,我可以完全自如的使用我的退休工资了。我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又资助建立了其它资料点。已经好几年了,算算也有六、七万元用在了证实大法上。我印制真相资料,家里同修来往,他也视而不见,不再干涉了。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当我把对他的情的执着放下、真的把他当成要救度的众生时,感到他不明真相很可怜。我悟到他对我的所有表现都是冲着我的各种人心来的,是我没有做好。我太看重了人间的这个家,不是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吗?我不再计较他以往之过,不再怨恨他。自此,家里环境归正了,他也认同了大法。归正的家庭环境是证实法的坚强后盾,作为大法弟子,真得做好啊。

2、“我也要修炼!”

我和他结婚十七年了,十七年来,他的弟弟妹妹们几十次的在我家聚餐,常常空手而来,不请自到。开始时我虚荣心特强,为了在他家有个好“名”声,恨不得提前几天准备,不惜花钱,准备很丰盛的饭菜。后来修炼后,又为了让他们认为大法好,我又强为、有为,把菜的档次更往上提。搞的我筋疲力尽。而他因花费大,又不好跟我明说,心里很不高兴。我用金钱、物质利益,让他们认同大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他们来的更欢了,占用了我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以后他们一说要来我家,我就非常烦,脑子一片空白。实在不知道做什么给他们吃。同时又特着急影响了做证实大法的事,可又实在没办法,就得强装笑脸去招待。

前段时间,他的一个妹妹的孙子有病,到我们这里看病,和他的外甥女住在我家。开始的七、八天我招待的很好,可时间一长,我觉的干扰了我修炼。不免心情又烦起来。我跟丈夫抱怨说:“你不能到时间就催我开饭,他们娘俩坐在沙发吃水果,也不帮我。我实在太累了,晚上我都上不去床了。”修炼人说话是有能量的,到晚上我真上不去床,感到头昏,恶心、要吐,象脑血管意外的症状,折腾了整一夜。第二天,丈夫说你不用起来做饭了,让她们娘俩做。我心里想装病挺好的,我不去做饭了,我好听法呀。看我还有多么肮脏的心!上午他们都走了,想到那个孩子的病毫无起色,他们在家里住的日子还遥遥无期,我什么都干不了,怎么办呢?我想找同修交流,一时想不起找谁,我就打电话找女儿同修。

女儿听到我虚弱、嘶哑的声音,很吃惊,问怎么了,我就说了整个过程。她说:“你这不是求有病吗?你现在这个状态多危险啊,赶快起床,否认这一切。十多年了,你始终没有真正的修出慈悲心,一直烦他们,讨厌他们,这些不好的心不去,他们不得总来吗?你怎么修的啊?误在这里不出来。想想你的责任和使命,能这样吗?还想装病,真替你脸红!你还是老学员哪!太让师父操心了……”

女儿的话象一记记的重锤,重重的敲在我的心上,我知道这是师父用她的话在点我呀!我赶紧下床。仅一夜时间,我一下子憔悴了许多,体力不支,想想都后怕。邪恶旧势力真是虎视眈眈,无孔不入啊。这件事情的发生,深深的震撼了我。

我认真的向内找,一层层往下深挖:我为什么那么厌烦他的家人,啊,因为他们自私,我对他们好,也没有回报;啊,因为他们不认同大法不三退;他们老爸斗过地主、和邪党是一伙的;……我忽然发现自己竟有那么多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那么多人的观念,那么多的执著心!修了这么多年了,还如此不真、不善、不忍!带着这么多不好的心,怎么助师正法,救度他们?

对照师父的法,我很惭愧。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修好自己才能救度众生啊。我真心的关心她们,善待她们,以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和言行,证实着大法。并利用合适的机会,根据他们的心结,讲清真相。我给他们母女播放了神韵晚会、《九评共产党》、《预言与人生》等光碟。又跟他们讲了大法是什么,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盛况等等。耳濡目染,朝夕相处中,她们母女真切的感到我是真心为她们好,感到大法弟子的善。

一个月后,有一天,她妹妹突然很郑重的跟我说:“我也要修炼!”当时我哭了,无限感激师父救度众生的洪大慈悲!这些年我和他家人讲过多少真相啊,他的小妹妹和弟弟一直不接受。我讲过多少真相都没有大法的威力,都救不了他们,因为我的心不纯净!如今他的这个妹妹已开始修炼了,曾说邪党是他们家大救星的她,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正巧他的小弟弟从外市来此地出差,她主动和我一起跟她弟弟讲真相。她是个中学教师,在她家里说话有点影响,她弟弟同意退出了共青团。她的外地同事来了,她也跟她讲真相劝退了。还有她的儿子、儿媳、女儿也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相关组织。如果当初不是师父用女儿同修的话棒喝我,如果我仍然不实修自己,抱着那些不好的人心不放,我会被旧势力迫害的病业缠身,或者出现其它更不好的事,不仅救不了这些世人,连自己的修炼都是问题啊!想想都感到后怕,真是汗颜!

二、营救同修过程中修去各种执著心

1、去除怕心

几年前我地一老年同修被邪恶劫持。我和他很熟,接触很多。他的資料点是我帮助建立的,帮他买机器、买耗材,还教他打印、刻录。在他被劫持的第三天我还上他家敲门,去找他。我听说他被劫持后,有了怕心,怕牵连到我。有一天他女儿让我跟她到被劫持的看守所跟所长讲真相,我不敢去,怕心很重,心都有点跳了。但是想到本来在外边的同修应让家属配合,和公安、国保要人讲真相,我一直不主动去做,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现在他家人让我去,家人都知道要讲真相,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不去呢?我就答应了。

路上他女儿一遍遍的背师父的经文《问候》:“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圆满。天要变,谁能挡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尽在收尾;大穹从组,突飞猛進,天上地下几个丑类算什么?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与人等待的、担心的,都来了。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

我也一同背。背着背着,我感到那个怕的物质消去了很多很多,我正念强大起来了。来到看守所门外,看到还有两个同修也来了,又有了依赖心,人多势大的心,想三个人去我就更不怕了。可他们只说了几句话,就又走了。看来还得我一个人進看守所,面对所长了。他女儿让我等着,她去办理進去的手续,一会儿,他女儿出来了,说今天不能见了。回来的路上我想了很多,大老远的用了很长时间,去了又回来;一个明真相的常人,并没有正式走入修炼,还能背师父的经文,这不是师父巧安排,在这个过程中让我多学法去怕心吗,我还发现我还有怕连累自己的自私的心,不信师、信法的心等等。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又能动的了呢?

不久,那个老同修被劫持到监狱,这个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强制转化,很邪恶。老同修在监狱里,被迫害的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不给饭吃。邪恶不让家人会见。说不放弃信仰不让见。我和二十几个同修陪着家人到了那个黑窝。接见室里,有监控录像,有很多狱警。服刑人员都有狱警监视,说话也有监控录音。同修们没有怕心 一直发正念。上午没让见。大家不放弃,下午还要来。我们就在黑窝大门外发正念。下午又去了那个黑窝。家人办手续,我们去了接见室。上午还有许多狱警的接见室,现在只有三、四个人。几个人没精打采的,一个人坐在那耷拉脑袋在打盹。老同修出来了,虽被迫害了很长时间,人很消瘦,但状态很好。好几个同修都很理智的跟他说了话,其他同修发正念。整个过程在另外空间真是正邪大战,邪恶溃败了。有师在,有法在,有同修的鼓励和正念加持,老同修始终拒不配合邪恶,如今邪恶已放弃了对他的转化。

这个过程,我亲身参与其中,感受到很多同修法理明、正念强,为营救被迫害同修,不顾个人安危,无私无我的胸怀。真是“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比学比修,我找到了自己修炼中的许多不足,去除了很多怕心。并体会到了发正念的威力。心里无比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提高自己心性的机会,使我以后再和同修们去看守所、公安局、监狱等黑窝,无论是近距离发正念,还是直接面对邪恶,营救同修,怕心冒出时,我都能及时发现并赶快去掉它。我感到自己的正念越来越强了。

2、去除执著自我的心

有一同修被邪恶劫持,受酷刑也不配合邪恶。同修们征得家人同意为其请了正义律师。我积极配合参与营救。

这期间,有一天,有两个同修叫A、B同修吧,组织了近二十人的交流,参与的很多同修我都不认识,都是其它各区的。A、B同修让我说说营救的情况,我说完后,A同修说不能请正义律师,越请正义律师判刑越重,让我找被迫害同修家人让家人把律师费要回来。(是家人自己付的二万元)我说在网上看到同修文章,写黑龙江伊春金山屯法庭非法庭审同修,堂上正义律师,义正词严,说的法官低头,那些公、检、法、司的人不是明白真相了吗?但是还是有几个同修质问我如何如何,有一同修还说:“你得和A达成共识。”并要我表态。当时我想:这场面怎么象批斗会呀?家人要请律师,我们帮请正义律师没有做错。邪恶耍尽邪招,一直处处干扰、阻挠,作为同修应该配合,A、B同修怎么带动同修们这样做呀,这不是帮了邪恶的忙吗?而且都是各区来的,不是对整体配合有影响吗?

这件事过后,很长时间,我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认为自己做的对,我们做的对。是他们有妒嫉心、有执著自我、证实自己的心。心里和他们有了间隔。不久,师父的《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发表了。师父说:“请律师在堂上辩护,这件事情的本身也是救人。不管坐在那儿听的,你是中共邪党派来的也好,还是一般民众也好,那么面对律师的正义论理,对听者来讲那就是讲真相。那是不是也在启迪他们的善心哪?有的法官听了都耷拉脑袋不吱声了,有的警察都佩服,走出来都得说两句:讲的真好。这就是人的善心被唤醒了。邪恶怕啥?不就怕这个吗?所以我觉的律师还是应该请的。”

学了师父的这段讲法,我们几个参与营救的同修,都掉了泪。这期间我们遇到了多少干扰,又修去了多少人心,但最终还是靠着大法的指导,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一路正念走了过来。这时,我更认为自己做对了。有一天我路遇那天参加交流的一位同修,跟她说到那天的事,原以为师父讲法下来了,她会认为A、B两同修做错了,她不该跟他们那样悟了,可没想到她抛给一句:“你太执著自我了。”她的话使我很吃惊。后来又有同修说了同样意思的话。我这才警醒,开始认真省思,向内找。我想那天出现那样的场面能是偶然的吗?是针对我的什么心来的呢?大家指责我,自以为修的不错的我没有了面子,是求名的心;埋怨他们怎么听A、B的呢,不听我说的,是妒嫉心;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是不包容、不善、是争斗心。总认为自己对,对了又怎样呢?心性提高了吗?这不是执著自我吗?而在心里和他们有隔阂就更不对了。

这些不好的心去掉了,不好的物质没有了,再见到他们时心里很平静。我和B同修,彼此敞开心扉,坦诚交流,我们在法理上更明晰了。B同修是一个区大片儿的协调人,没有怕心,做了很多证实大法的事。后来我们在别的项目上配合的很好,对证实法、救度众生起了很好的作用。

三、讲真相,救度有缘人

我和所有的同修一样,在做着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世人。下面举几个实例,和同修们交流一下我的体会

1、和社区人员等讲真相

那些年,我家楼前总有社区雇的闲散人员,整天监视我们。我和我们这里的同修们从来没被这些假相干扰,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我们还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讲善恶有报,不让他们去撕居民区里的真相资料。后来四、五个人中两个人三退了,三个人不再干了,他们解散了。社区再也没雇佣过别人。

有一天,路遇社区主任,我主动上前打招呼,讲了大法是什么、大法在世界的洪传、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罪不可赦,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很长时间,他都静静的听着。我还和到我家来的“六一零”人员、片警讲过真相,他们都默默听着,临走时让我注意安全。这些年来,无论是什么所谓敏感日、节假日,我都该做什么做什么,买耗材、修机器,同修来往交流,印发资料讲真相,多年来没有任何干扰,开创了较宽松的修炼环境。

2、和特工人员讲真相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有些儒雅气的年轻人,觉的他和我很有缘,很想救他。交谈中我发现他是特工。但我一点也不紧张,反而非常清醒、理智。我想找到讲真相的切入点,发现他很有才。我就根据他的情况,有地放矢,有针对性的讲了很多真相。还从科学的角度证实法。他对邪党的腐败很反感,说他是学法律的。并告诉我他要被派到国外去。我跟他说了对这个职业的看法和后果。说何不趁年轻换一个职业哪?不能只看暂时的利益,比如开律师事务所,为弱势群体维权,为民请命。我跟他讲了很长时间,他很愿意听,若有所思,问了我很多问题。我觉的他已经明白了真相,不会做对大法不好的事了。只是说到三退,他没表态。他对我很尊重,对我还有点依依不舍。临别时跟我说要注意安全,不要碰到他们一伙的。

3、“我就找派出所的讲”

有一次我在出租车上讲真相,司机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派出所的!”我说:“哎呀,我就找派出所的讲,平时还没有机会哪!”他说他舅舅是某某派出所的所长,在他们片区,能看到很多传单等大法资料。他舅舅遇到抓大法弟子的事都躲。我说:“你舅舅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得到福报,你一定告诉他我跟你说的这些啊。”这个司机明白了真相,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也得救了。

我就说这些吧。我身边的很多同修,修的很好,很多方面都是我所不及的。其实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随师正法的心路历程都能写上一本书啊!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