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大山里的一片蓝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可敬的同修好!

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征稿开始,不能再错过师尊给创造的这次难得的机会,所以把近几年回农村讲真相救众生的片段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向师尊汇报,从中找出差距和不足,以便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席卷中华大地,犹如“文革”再现,当时迷茫了几天,但很快清醒过来。虽然当时怕心没去,但还是和同修一起走上了讲真相、反迫害、证实法、救众生的艰难道路。

老伴(同修)家住东北的一个小山村,二零零一年一月我们回去过年,过完年匆匆回来了,虽然也讲了真相但没讲到位,其实更主要的是那时没有认识到讲真相的重要性。那年“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多少世人,特别是我们发现拥有三百多户、近两千人的小山村竟没有一个修炼法轮功的,所以回去救度那里的父老乡亲是我们的责任,于是二零零五年一月我和老伴一起再次回到了他的家乡。

这个村三面环山、交通闭塞,山村的百姓头脑中装的都是电视中江××集团对大法的诬陷宣传。

我们和侄子还有老叔住在一起。开始我们炼功时侄子一家躲在另一间屋子里,边看边窃窃私语,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只是笑却不答言。村里人对我们炼法轮功不理解,胆小的人连法轮功三个字都不敢说。有个同族兄弟直接问我:“嫂子,你们都有退休金,有吃有喝的干啥非炼这个功?政府不让炼就别炼了。”我说:“我原先一身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是为了健康,为了做好人,为了将来有个美好的永远。”他家是信儒的,听了我的话似乎明白了一些没再吱声。还有个同族兄弟快五十岁了叫福泉(化名),由于被谎言毒害太深,和我们瞪起眼睛,说了不少不中听的话,我们第一次看到真有中毒这么深的人。对他的无礼连他的姐姐脸上都挂不住了,呵斥他“太瞎帐”(没礼貌,不懂事的意思)。

我们没有真正动气,心想迟早他会明白的。我和老伴切磋,要想让乡亲们认可大法,首先得让他们认可咱们两个人,作为大法弟子必须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点点滴滴做起,做一个好人,让人服气。

一、圆容

老叔八十岁了,从未结婚,从小大脑发育不全,不善言表,但心眼很好,患过轻微脑血栓,走路不稳,拉尿在炕上是常有的事。侄子一家对老叔很孝顺,从不嫌弃他脏,常给老人烧炕,照顾老人吃喝。但侄子每天上山放羊早出晚归,侄媳去矿上干活挣钱贴补家用,两个大些的孩子在城里念书,八岁的小女儿刚上一年级,虽然孝顺却有时也照顾不到。我们首先给老叔洗头、理发、剪指甲,见他大脚趾长冻疮化了脓,就每天给他烫脚、上药,不多天好了,又把老叔的衣服、被褥拆洗干净,我还学会了烧大灶火做饭,侄子们回来能吃上热乎的饭菜,衣服都给洗好,整齐的放在那儿。侄媳妇高兴的合不拢嘴,连连说:“婆婆在世时也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今天得婶婆婆的济了。”

我们主动买米、买面等生活上的一应物品,缺什么买什么。侄子家经济上很吃紧,缺的东西太多了,钱花的多时也动心,但马上会想:“如果给自己的儿子买动心吗?看来还是没能把侄子当儿子,这离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相差多远呀!”“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转法轮》),那还只是初级罗汉果位呢,而我们是往更高层次迈進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求更要高,而且师父还说过:“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只要是真修者就不能在钱上动心,思想归正后不平衡的想法少多了。

又一次,老叔大便失禁,弄得到处都是。老伴進屋了,真是又急又气,一边收拾一边抱怨,转念一想,师父说:“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炼功人就应该无怨无恨。这样想着怨气下去了,但又冒出一股显示心,心想这时要有人来串门该多好,生怕做点好事别人不知道,去河边洗衣服时专找有人的时候,听到乡亲们的赞扬声心里特舒服,现在回想起这颗很不好的心还羞愧难当。

老叔很少说话,我还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有天问他:“我是谁?”他说:“你不是侄媳妇吗?”原来老叔什么都明白。老人渐渐胖了,在大门口乘凉时人们都说他象个城里的老爷子。

侄子一家很温馨和睦,在城里工作的侄子侄女们回来都能及时吃上我们做的饭菜,他们都感慨的说:“家里有老人感觉就是好,有扑头,有回到家的温暖。”母亲节那天,侄男、侄女,侄媳等都给我买礼物,二侄逢人便讲:“全村跑庙拜佛的没有一个像法轮功做到的。”

收完秋我们准备走了,老叔坐在炕沿上看着我们收拾东西直掉眼泪,我也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和老叔的分别竟是永别。我们走后四个月老叔无疾而终。想想我和老叔相处的十个月是一生中最长的、也是最难得的时刻,是师父精心安排的,可是自己有多少地方做的不尽人意,从表面上看是我们帮老叔,实质是老叔在帮我们修炼,可自己悟性太差,有多少时候没把握好,唉!失去的机缘不会再来了!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讲真相

在这个交通闭塞又没有大法弟子的小山村能看到真相资料确实困难,虽然偶尔也有大法弟子来散发,但毕竟有限,所以必需想办法让乡亲们看到真相资料。

东北的农村有个习俗,每年正月十五组织秧歌队给各家拜年,同时“拨灯”,就是把谷糠拌上柴油点上火,拜年时将火拨到每家门前的台阶上或窗台上,预示来年日子过得更红火,每家要放鞭炮给压岁钱(多少不限),这钱拿出极少部份给参与的人作为辛苦费,余下的大部份请戏班子唱戏用。活动从晚饭后开始,整个乡村每户走到,得走一宿。老伴一看是个机会,揣上资料跟着队伍上路了,整整跑了一宿,因资料不够只余下几家没有得到,三百多户都看到了真相资料。跟着走的时间长了,小青年免不了好奇的问:“爷爷这么有兴趣也不嫌累?”老伴风趣的说:“不累,找找小时候的感觉!”

夏天苞米长了一人多高,老伴提议把路两边苞米地里的水泥电线杆子上写上“法轮大法好”。这是好主意,说干就干,将一公里长的电线杆子上都喷上红红的五个大字。苞米收割后,电线杆子齐刷刷的裸露在人们的视野中,金光闪闪特别耀眼夺目,進出沟的人们走到这儿都会不由的念上一遍“法轮大法好”。两年后又加涂了一遍漆,现在依然屹立在那儿,人们尽情的享受着法轮佛法给予人们的恩赐。

农村亲套亲,友套友,说不定和谁就能套上亲戚。现在礼也多,是凡能沾上边的我们都去随份子,别人告诉我们这是“干搭”,但我们拉近人感情是为了讲真相救人。“你们在证实法中看上去很多地方和常人形式是雷同的,很相似,但是背后的因素,大法弟子做事的出发点、肩负的责任、要达到的目地,这和常人根本上都是不一样的。”(《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一个正月就随了七、八份礼,虽然破费了些,但看到明真相得救人们的笑脸,心里特别甜——人的生命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花这点钱能救这么多条命,值得。

靠“拨灯”敛来的钱不够请戏班子的(戏班子是各村业余的),还要每家捐,然后张榜公布。当乡亲们看到我们的名字时,竖起大拇指称赞:“看人家,常年不在家,回来照样不少捐。”别人看戏专注在戏台上,我们看戏专找台下有缘人。侄子家西屋住着六个演员分别在背后给三退了(曾相互戒备),演戏结束后,每人送了一个用纸包好的礼物——真相光盘。

凡是来侄子家的人只要碰上就设法让他们明白真相,送上小册子或光盘。看到走乡串村做小买卖的都认为是有缘人。有一天来了个收破烂的,恰好是我们想去而又无法去的小山村的(交通更闭塞),明真相后将我们送他的光盘拿回去到有机子的人家去放,几天后又回来跟我们要,“都说没看够”,趁机又送给他一些别的内容的,还有个蹬三轮的多次给他的真相资料,他都送给了亲戚朋友,都是我们不能去到的山村,替我们传播了真相。

老伴小学时的一个同学,在上边村的沟里住,我们去她家拜访,她六十多岁,过去当过妇联主任,老了成了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和她谈起修炼之事很投机,讲起我们这一法门同修的修炼故事很佩服。问起我七情六欲之事,在我们这一法门的认识,我把《转法轮》中有关“情”的法理背给她听,她折服的不得了,一再讲这才是说到了问题的实质,你们才是真正修炼的人。非留我们在那吃饭,并送吃的,还说这是“结缘”。不但自己退了党,而且还把她儿女的少先队退了,表示看到儿女会告诉他们,还主动把真相资料拿去说给沟里人发。今年再次去,她将二零一零年神韵演出光盘拿到邻居家看,坐了一炕人,边看边赞不绝口,又跟我们要了不少套,说分给她的儿女和沟里人。

家乡的乡亲们都知道了法轮功好,炼功的都是好人,“造谣的宣传工具将再也蛊惑不了人心”(《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明真相的村长和我讲,乡里有事他挡着,并保证在这个村里不会出任何事,他可以打百分之八十的保票。(当然我们有师父,有大法是最大的保证)表现了一个明真相的常人对大法一颗金子般的心。

乡亲们对我们热情起来,经常有人请我们吃饭,淳朴的乡情又不好推辞,便买上礼物赴约。那个叫福泉的改变了以往对大法不好的看法,主动和我们接近,便進一步和他讲真相还送他护身符,他特别爱看真相光盘和小册子,念“法轮大法好”后,他嘴上核桃大的肿块消下去了。二零零八年又患败血症住在省城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又是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从死神手中夺回了生命,现在完全恢复健康,挑七、八十斤重的水上山,还念“法轮大法好”,而且把这个秘诀还传给了别人。

侄子八岁的小女儿经常带一些小同学来玩,我就给他们讲故事,教唱大法歌曲,教《洪吟》中的诗,这些都能背上十几首诗,出来進去嘴里经常唱:“塑料瓶儿烧不破,割开的喉咙还唱歌,没见过,没见过。”(《古怪歌》)

三、证实法

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就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是大法法理对弟子的要求。夏天,农村人起的早,早上五点多钟侄子一家就都起来了,那时我们已经炼完一小时动功,电饭锅里已焖好了米饭,上班、下地的走了,我们开始学法,六点发正念,然后赶集(主要讲真相)或出去和老人聊天讲真相,老伴收拾菜园子,拔草、浇水、搭黄瓜架,没有闲着的时候。中午睡一两个小时,下午学法、做饭,晚上十二点前,再炼一小时的功,发正念睡觉,全球四个整点基本不落。有时一忙活忘了,侄子们在家时就会提醒。师父一再强调多学法,一切正念和智慧都来源于法,所以再忙也要抽空学法,我还要见缝插针的抄法,二零零五年前师父在各地的讲法都抄了一遍,《转法轮》抄了三遍,现在是背第三遍《转法轮》,但和学法多、学法好的同修相差太远。

我们在听师父讲法录音时,侄子也默默听一会儿,虽然没走入修炼中来,但大法对他已有很大影响,那年他收苞米卖,为了多牟利,从河套里拉了一些沙子掺在了苞米里,听了师父的讲法后,把已经掺好沙子的苞米重新过了筛,一边干一边说:“刘伯温也讲过口善心不善一齐要剪短,一万里留一千还得是真行善的人。”

他知道念“法轮大法好”有好处。四月份给他妹子婆家盖房子,上房梁时不小心从上边掉下来摔坏了腰,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三天后好了;七月份上山放羊,雨后路滑崴了脚脖子,他一边敬念“法轮大法好”一边扛着六、七十斤重的刺槐枝子,赶着五十多只羊回了家,看着肿的象紫茄子似的脚脖子告诉我们说:“奇了,光发木不疼。”侄媳有时晚上也跟我们炼炼功,但不学法。一次在矿上干活崴了脚,肿的老粗,每天念着“法轮大法好”,没有耽误一天班,那个八岁大的小女儿,正月初二跳窗户把左上臂骨头摔裂了,白天念“法轮大法好”,晚上睡不着背《洪吟》中的诗,三天后去掉小夹板好了。

上矿干活的,出外打工的,开车的都喜欢我们送给他们的护身符,而且都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一个上矿進洞干活的同乡,头顶上的一块大石头掉下来就离他几厘米远,受了一场虚惊,他身体不舒服了,也念“法轮大法好”,而且还经常把真相小册子扔在班上让大家看。

村里有个皈依佛教二十多年的人叫清莲(化名),在方圆几十里内很有影响,我们沾点亲,经常去她家串门,谈修炼中的故事,谈法轮大法的美好。久之她动了心,想看《转法轮》,一下子看進去,放不下了;不知不觉从八岁就开始养成的抽烟的习惯改掉了,再也不抽了,二十多年的肝炎也好了,脸色红润润的,尝到了不打针吃药的甜头,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原先对她走入大法修炼说三道四的佛教友们,她仅几个月的变化使他们哑口无言,引起了很大震动,不由得都感叹法轮大法的神奇,今年给他们神韵演出的光盘都很高兴的接受了。

清莲走入大法后知道了不二法门的严肃性,坚决的和她以前信的教彻底抛开,一开始对她来说也是很难放下的,经过不断看《转法轮》,背《洪吟》,最后还是果断的选择了大法,在守心性上她也做得很好。她家六条垅的苞米长的特好,要收秋时被她邻地的人掰走了,给她留下的是大不如她家的六条垅,若是往年她绝对不让的,学了大法,她马上想到是不是前世欠人家的,这世要还,要那样的话没啥说的,很坦然的和她邻地的人说擗就擗了吧,临地的人也觉得清莲变得好说话了。

清莲的女儿患咽炎,天天输液花了不少钱也不好,我们让她炼法轮功,清莲那时还没走入大法中来,也帮我们劝女儿,她女儿接受了,炼功时间不长,咽炎彻底好了,很相信大法,而且主动承担了伺候瘫在炕上的公公的活,不和她哥哥们攀比,每天清理屎尿的没有怨言,直到公爹去世。村里没有不夸的,就清莲都佩服女儿做的好,大法能改变人心。通过讲真相,人们逐渐明白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有五、六个人先后走入大法中,得了法。

四、劝“三退”

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越来越显示出他的重大。二零零七年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光盘发表以后,我们更觉救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二零零五年回老家只退了一小部份人,还有大部份人没有三退,最起码自己的亲戚朋友、同学,凡是和我们相识的都是有缘人,都得告诉他(她)们,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所以二零零七年十月再次返回东北,又住了一年。

侄子早早把我们住的房子腾出来(他们正住着)打扫干净等我们回去。那时秋收刚过,我们利用这段时间走亲访友,将分布在这个省内各个地方的凡是能联系上的都走了一遍。有个四十多年不知下落的老姨终于找到了,老姨那年八十岁,老伴去世又找了个老伴,生活了十七年后又去世了,现在就剩下她孤苦一人,后老伴的单位每月给一百七十元生活费。有四个女儿,都在农村,生活状况也不是太好。她每天咳嗽,我们让她炼法轮功,她很高兴的同意了。第一次叫她双盘一下就盘上了。她不识字,我们给她买了录音机听老师在济南讲法,无论学法、炼功,她都很认真,不久咳嗽好了,八十岁的老人得了法,是多幸运的生命啊!见到了老姨的四个女儿和后老伴的两个儿子,都给三退了,一下救了十几口。二十来天跑了大半个省,能找的都找到了。看到得救的一大串人名单,太值得了。

也有不顺利的地方,去某市见一位四十多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退休前是某派出所的所长,中邪党毒很深。不相信真相,他六十多岁的老伴不仅不退团,还表示想入党,次日临走时对他们讲的一席话感动了他们。“我们千里迢迢来你这里绝不是为了向你说谎言,我总觉得你和我老伴能成为同学就是缘份,就有责任告诉你这件事,如果不告诉你们,将来我们会后悔一辈子,告诉你们了我不遗憾了,信不信由你,退不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对你们太重要了。”老俩口赶忙说:“退!”同时把《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等资料留了下来,表示抽空好好看,也答应让他们的儿女看。

老伴还有个小时的同学,退休后回到老家,向他讲真相不仅不听,以后再见面还躲着走。村里还有个同族的哥哥很顽固,是退休职工。单职工在城市是贫困户,在农村是佼佼者,因为粮食蔬菜不用花钱,每月有一千多元退休零花钱,在农村是其他农户望尘莫及的事。他又爱看书,能写会算是村里的大能人,红白喜事都找他。几个儿女在城市做生意都有钱,傲气十足,一般的人都看不上,老伴也沾他傲气的光,瞧不起人尽说疙瘩话,看到大门口的真相小册子说些不好的话。第一次回老家时去他那串门儿虽然比较客气,但对真相资料不接受。第二次回家乡时,碰上他老伴过六十六生日,我们主动去随份子,他很高兴,热情的沏上一壶茶边喝边唠,说古论今的确实知道不少,谈到“天灭中共”时,他说不可能。他年轻时喜欢唱戏,我们就把二零零八年的神韵光盘给他,他接受了,看后主动找到我们退了少先队。

今年再次回去正赶上他因摩托车祸在省城医院换股骨小头刚回来,老伴又得了糖尿病。对我们的拜访很热情,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谈他在省城治病的过程,我给他讲了,我因炼法轮功病好的经过,他认真的听了高兴的接受了二零一零年神韵及《预言与人生》光盘,让其敬念:“法轮大法好”,有福报,他只是笑没表态。我们走时,听说他又住院了,是脑血栓但不严重。在我们走的前一天买上礼物進城去看他,很受感动。高兴的把护身符接过去,答应一定念“法轮大法好”,老伴也念,同时还帮助我们把正等候他的在省城上大学的外孙的团员给退了。

家乡的小山村中心有块大场地是村里人活动的公共场所。演戏都在这儿。旁边超市的老板为招揽生意,每晚放音乐招来许多扭秧歌的人,也有许多小孩子跑去玩。我们晚上也来参加,目地是劝“三退”。对陌生面孔的小孩(大多是来串亲戚的或在外打工放假回来的)就给招呼过来,和他们做游戏,或讲故事,然后考他们问题,看谁答的快,都来了兴趣。“好”的反义词是什么?齐答“坏”,“高”的反义词是什么?“矮”。然后自然的转换到“真善忍”的反义词就是“假恶暴”。接着再问他们喜欢“真善忍”还是“假恶暴”?都说喜欢“真善忍”。那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孩子们齐声答“好”!我表扬他们答的好,都能得一百分,孩子们都很高兴。我再说:“现在天灾人祸太多,你们在心中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过灾难,四川地震是凡记住这九个字的小朋友都没遇到难。”小孩子们都很高兴的接受了,又告诉他们脖子上的红领巾是鲜血染红的,又腥又臭的血染成的能给人来了好处吗?赶快对着老天爷发自内心的说:“退出这个少先队,以后归老天爷管同意不?”一致同意。把几个小孩子都三退了,教小孩子们背《洪吟》诗,采取每人记一句的办法,学的很快,一会儿的功夫,他们学会了好多首,而且都能连贯下来背。

五、鞭策

一走又是两年,今年夏天第三次回家乡。看看已得法的几个同修怎么样。除了清莲还在学,但也有些摇摆,因为昔日的佛教徒在使劲往回拉她。其他几个人渐渐混到常人中:有的忙着打工挣钱;有的天天打牌混日子;有的干脆书也不看了,忙着去医院看病,完全混同常人;还有的失去了肉身。学法小组成立不起来,我们内找,自己也有责任。谁也不想去别人家学法,也不愿别人来自己家学。我们分别找他们切磋,学习师父二零零九年的一系列经文,看《明慧周刊》逐渐又回到了法上。但他们有一个心结就是认为“劝退党是搞政治”。我们一起交流,劝三退是救人,搞政治救不了人,政治是争权夺利的(是××党整人的惯用手段)。老百姓要的是平安,换一百个皇帝和咱们老百姓都没有关系,但是灾难来了和咱老百姓可太有关系。

我们一起学了《向世间转轮》等经文,用大法归正了思想达成了共识。忙治病的又坐下来学法了;那个叫清莲的说:“我现在坚信大法到底了!”又诚恳的说:“做好三件事,师父还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吗?”告诉她只管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好,无求而自得。她从新振作起来,劝退了好几个她的小学同学;特意去寺庙找到当年的佛教友一下退了十五人,其中包括住持和尚。开始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山村很多人认识我们,但我记不清他们。一天晚上,来扭秧歌的妇女和我讲“你每次来看起来都更年轻,而且身体每次都更好”。我告诉她这都是炼法轮功的结果,趁机给她退了少先队,并让他记住九个救命的字,高兴的连说谢谢。

三次回家乡包括走亲访友,去集市劝三退,退了三千余人,各行各业都有。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动动嘴,跑跑腿而已,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得太远。每次回去都做不到每家走一遍。因为对不认识的人家去贸然登门不好意思,是人的观念在障碍自己,更何况还有多少执著心没去呢?

今年七月八日早五点多钟,侄媳抱着孩子在院子里转,发觉用电线做的晾衣绳上开了九朵鲜艳的优昙婆罗花,开始我有点不相信。过去仔细一看和真相光盘上开的一模一样。继而又在窗玻璃上,大铁门上,架豆角的干树枝,桃树叶上,以及侄媳骑的摩托车上都发现了这种花。有的一簇有四、五朵、有的十几朵、有的几十朵,许多人来观看都说:“太神奇了。”

清莲家窗户上,李子树上也发现了,就连明真相的两家信佛的人家也开了婆罗花。二十天后开超市的老板窗户上开的更多,两平米的窗玻璃上有五、六簇,在铝合金窗楞上那簇更多,足有八、九十朵,只可惜照相技术不佳。这一家对大法都有善念,非常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的好处。男的在省城刷涂料时从楼上掉下来砸在下一层楼人身上又落在了阳台上安然无恙,是法轮功师父救了他;女的经常将真相小册子放那儿让大家看,因是公共场所来往的人很多,同时还把《天音歌曲》用大喇叭播放出去。有时我给人劝“三退”时,她帮着说好话,她上小学的儿子都知道“遇到灾难时,喊‘法轮大法好’”。就这样的人家能开出那么多优昙婆罗花,能是偶然的吗?

这个小山村是有福份的,谁家开这花也是更有福份的。我悟到这是师尊对我们的鼓励和鞭策,感谢师父的呵护与鼓励,并暗下决心在证实法的最后时日里要更加精進多救世人。

在向家乡告别的时刻里,望着沐浴在佛光普照下绽放出一片蓝天的小山村,默默地向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祝福着……同时对家乡的同修致以衷心的谢意。感谢你们对我俩儿的大力地支持和无私的帮助,你们信师信法、救度众生的无量慈悲都在激励着我们,愿咱们这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在各自不同的环境中更加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助师正法。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