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从法律角度讲真相中感悟大法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学理工科出身的,但去年走到了从法律角度讲真相的项目中。在这期间,我多次感受到的身心的震撼,无以言表。在感悟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过程中,也深切感受到了师尊为救度我们的良苦用心。言辞有限,仅以此文就修炼经过向师尊做个汇报。

一、成立法律小组

去年初,我市某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常人家属聘请了律师。这个律师之前不了解大法真相,虽然在与学员接触之后他表示退出邪党,也表明做无罪辩护,但他坚持按“体制内”方式進行操作,变相给狱中的学员施压。面对律师提出的似是而非的要求,我们一时也很困惑。由于对法律的陌生,不知该如何引导律师而不被律师带动。

我急着与学员在法上交流遇到的问题,希望成立一个专业化的营救小组,但学员几乎都是只关心如何发正念、贴不干胶、给派出所寄真相信,没有人愿意静下心来面对这些具体的事项,甚至还有抵触。

在这期间,我看了大量明慧网上请律师辩护的文章,知道了利用“刑法三百条”给学员定罪是完全荒唐的。但网上都是个案,文章很杂乱,对于非法律专业的学员很难理出一个明确的思路。尽管这期间师父的讲法出来了,明确讲到了聘请律师的事情,学员对此不再有异议,但很少有学员愿意看法律方面的文章,觉的枯燥繁琐。我想还是应该有一些学法律的学员站出来,将利用法律讲真相会遇到的法律知识系统的告诉学员,尤其如何在法上引导和归正常人律师的辩护。

同时,我感到向公检法系统讲清真相的迫切性。对于律师,可以以法律咨询的形式挨个找事务所去讲,但检察院与法院就很难接触了,上办公室要提前预约,想向他们讲真相非常难。所以我想由本区负责协调的同修帮忙,找出这些系统的学员,既可以找到讲真相的突破口,又可以在专业上帮助我们。

这期间也是修心的过程。学员中的间隔很大,对于我要求专业化的提法抵触很大。我因为自己大学毕业,有瞧不起学员的心,经常发生争执。后来在给家属讲真相的过程中,几个我认为和他们讲不清的协调员,他们对法的正念和救人的慈悲溢于言表,几次让我感动的想落泪。自此我不再埋怨学员,每个人的使命不同,不可能大家都走相同的路,所以当协调同修说因为悟法不一样以及安全等种种因素无法配合我的要求帮忙找懂法律的学员时,我不再抱怨。

后来我遇到了一位正义律师,他告诉我这个律师的做法违背了律师法,我更觉得应该成立法律组,在学员中普及法律知识。念一动,就在师尊的安排下找到了一位懂法律的学员。我们一起配合,成立了法律小组。

二、明确法律小组的责任

在运作中,法律组学员逐渐认识到,法律组的责任是归正大家对法律的认识,在学员中普及相关法律知识,并从法律角度向世人尤其公检法系统的人员讲清真相。小组同修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建议,收集整理了相应的网上文章,着手编写简明的法律知识小册子。

这期间因为本市的另一个案子,我们接触了一位北京律师,他给几十个学员讲了大法被迫害以来,中共所有的违法程序,以及目前全国为大法做无罪辩护的形势和律师的现状,以及他们辩护技巧的逐渐成熟。开始,他们是从信仰自由方面着手,谈恶法非法,从宪法和法治原理上進行辩护,后来利用“刑法三百条”判案的错误来辩护,再后来发现,即使用现有的法律、法规,给法轮功学员定罪都是荒谬的,法官在乱用刑法,彻底违法。比方发《九评》,“两高”的解释根本套用不上;比如发短信,“两高”解释中也没有涉及这一条;再比如有法官说,法轮功被取缔了,其实只是有一个民政部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通知,并没有谁取缔法轮功。总之一切都是莫须有的罪名。连律师都奇怪,为什么留下了这么大的法律漏洞?他们经历了两年的摸索,才看清了这一切。

我一面听一面在想,这是我们没有做好啊!迫害已经十年了,我们为什么没有系统的曝光并让世人看清这一切呢?大法弟子中有很多法律专家,应该是我们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看清这一切,从而引导常人律师辩护而不是常人在摸索如何辩护啊。但除了少数法律专业的大法学员和常人律师做过很精彩的辩护外,许多学员和常人,目前还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学员往往认为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而回避了具体的法律问题。很多家属也认为,按照邪党的法律法规,炼法轮功是违法了。其实大法从上到下贯穿下来,应该是贯通、圆容的,人这一层的法律应该是为正法所用啊,我们怎么能拱手让给邪恶来施暴呢?!法律组的一个学员和我交流时曾说,我们应该正用法律,不再让法律被邪恶政权利用着来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并且要让世人知道它们的邪恶。我们在利用这些辩护和广泛讲清真相的本身,也是抑制邪恶和救度法官及世人的慈悲善举。就象有学员在交流文章中讲的,“中共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是彻头彻尾的非法的。面对历史和现实,我们不必等到新的“纽伦堡审判”那一天,而是在今天就有能力从人类法律的角度,更清醒的认清这场迫害的本质和罪恶了。”

我当众交流了我的想法,希望更多学员能够正念运用法律,以及在学员中普及相关的法律知识,同时呼吁懂法律的学员走出来,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支持法律组的项目。可是当时悟的不是很成熟,表达的也不清楚,遭到了部份学员的强烈抵触。很多学员认为,你这是走偏了,钻到常人的法律中去了,淡忘了正念,很多学员没有法律知识,照样正念从劳教所闯出来了,也照样在向公检法系统讲清真相。

回家后向内找,发现自己确实有问题。我强调了善用法律辩护,没有更清晰的表达如何利用法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其实是自己在这过程中有太多的证实自我的因素,从而导致了对于救度众生的淡漠,以致造成自己都困惑的修不出应有的慈悲。这也是在一开始面对律师似是而非的要求时看不清本质的缘由。

在这期间,我与本市其他的学员也时常交流。几年来他们曝光邪恶做的很好。这段时间,我经常收集明慧上好的法律方面的交流文章传给他们看,大家逐渐开始认识到学习法律知识并不是浪费时间。法律组的同修也在逐渐认识到,我们要整理出的小册子,一定要系统而简单的将法律知识告诉同修,让没有文化的同修也能从法律的一面讲清真相。

三、感悟整体配合的力量

在明慧每日交流文章中,我看到有些地方负责案子的学员在遇到具体的法律问题时,也有很困惑的时候,想找人交流,但能够站在大法基点又能从专业上考虑的人很少,和我前期遇到的问题一样。而同时,我感觉我们法律组的力量还很单薄,所以我再次急切希望公检法系统的学员能够走出来,系统而简洁的告诉学员和世人如何善用法律。

这期间又是一个魔炼心性的过程。当我向本市负责协调的同修提出我的想法时,同样达不成共识。我越是执着要找出这些人,协调的同修越是觉的没有必要。我越是执着,就越讲不清楚,后来只好在不被理解的所谓孤独的人心中无奈的放弃。其实,从后来发生的事中,我才发现是自己在干事心背后隐藏的根本执着没有去干净。

因为在法上没有突破,我这时并没有明确的思路。后来明慧网上有关的交流文章越来越多。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明慧焦点》发表了《无罪辩护》录像。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登出了两本小册子《从法律角度讲清真相》和《用法律途径营救同修》,里面收录了我们寄往明慧的文章。这些资料都比我们整理的要简单明了。这一直就是我想要的,思路一下子明晰起来。我真的是非常感慨,悟到大道无形有整体,只要同修都能从法上突破,就是整体上突破间隔的时候。海内外素不相识的学员,只要朝无私无我的方向努力修自己,就可以感受到各个项目的不同角色,从而持之以恒的突破,走出该走好的路,无形中国内外学员的正念之场就能连成一张金刚不破的法网。

很多学员在看了这两本册子后说,面对邪恶,我更加理直气壮了。其实,这也是大法在人间的正念场,又打开了一层空间。

在这件事上的修炼过程,也是一个剜心透骨的过程。不久前我看到明慧上一位学员的修炼体会,很有同感。文章中说:“其实不是我在做什么,或者说几个大法弟子在做什么,当然我们可以而且也应该尽力去做,但不是执着自我想要的去做,是大法整体按照正法進程在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大家在互相圆容,互相补充,尤其走在某个项目前沿的学员,更不是靠几个人就能做成的,是整体大法弟子智慧的结晶。就象一位学员讲的,我们只是助师正法,不是正法的成就者和创造者,是师父在成就着这一切,这和常人中的某个项目和某个事业有本质的区别。”

四、 配合整体

这一阶段走过之后,法律组不知再往哪突破了。这时,我们進行了一次学员内部的沟通。协调的学员希望法律组今后配合全市的案子,進行法律援助,负责普法,起草法律文书及理清相关的法律程序,帮助学员找律师等等。因为学员没有经验,所以我们在协调的过程中,要教给学员所有的程序:如何做家属工作?如何联系律师?如何与律师交谈?如何上诉?如何到相关部门投诉(其实是利用案子本身讲清真相并抑制邪恶)等等。

在这期间,我们法律组的学员写出了一系列文章,提出了以往不曾涉及的一些法律问题。

在参与本市几个法律案子的过程中,我发现给法院的真相信没有很有针对性的高水平文章,这样讲真相达不到最佳效果。我就开始找寻找有专业知识又有写作经验的学员。不久之后,外省同修应约带来了一篇非常有说服力的真相信。这篇文章很快被大量寄到法院。据说后来法官断案时,不再听六一零的口头通知,一定要看到文字材料,也是相应的抑制了邪恶。

后来海外同修根据这篇文章拍摄出了《明慧焦点》讲真相录像片,我再一次非常感慨,这部短片的诞生,凝聚了多少大法弟子的心血!从南到北,从大陆到海外,每一个环节都透着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慈悲。每个大法弟子就象是一颗珍珠,法缘将我们串成一串串晶莹的项链。是正法,成就了大法弟子的威德;是师尊,让我们感悟到了法的玄奥。

我深深体会到,每个项目之间,看上去也许没有什么联系,但只要大家能够相互正念支持,就会形成一个正念强大的整体。这就是我感受到的“大道无形”的玄妙之处。

五、结语

在参与法律组讲真相项目中,同修们给我的震撼也很大。比如负责协调的同修,他们在放下生死的同时,也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面对学员中的不理解和牢骚以及各种纷繁复杂的观念,他们修出了海纳百川的胸怀;做真相编辑的同修,几年来放下安逸的生活,全身心投入在三件事上;发正念的同修,配合营救,随叫随到,而且面对邪恶,正念十足。相比之下,我觉得自己单薄而正念不足,在听说希望我做法律组协调人、要面对全市的案子时,我内心忐忑不安——自己本来就是流离失所多年,好不容易现在安稳了一点,不再愿意浮在面上。我坦率的告诉了学员我的想法。为了帮我,几个协调同修安排了每周一次和我一起学法交流,我看到了自己这两年脱离整体导致的差距,逐渐正念起来了,不再害怕,放下人心,全身心投入到法律组中。

在做法律项目过程中,我悟到,一件事,你想到了,就一定要运用自己所有的智慧和能力做到最好。一年下来,我深深感受了法的洪大,没有师尊的慈悲苦度,就没有成熟的大法弟子。今后一定要更加精進,做的更好。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