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法轮大法神奇 给我回家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师父好!
全世界的大法同修好!

我是九七年十一月幸得法轮大法的。在这之前我研究过多种气功都没感兴趣,当我原单位一位同事确切的告诉我法轮功好时,我毅然告诉他:我要炼法轮功。

当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看到师父的照片就感到很亲切,好象曾经见过面;当我第一次双盘腿闭目结印,就看到眼前一条深深的隧道尽头是一个圆圆的月亮;当我第一次炼功就被定住了想动动不了,坐了半个小时;当我第一次看修炼故事书,就体验到了坐在鸡蛋壳里的感觉。当我看完一遍《转法轮》,我就被里面简捷深奥的法理震撼了,困扰我几十年的问题在这里都找到了答案,原来这就是我生生世世要找的。李洪志师父就是我的师父啊,从此我就再也没对任何人用过“师父”这个称谓。

我从小就有一种感觉:无缘无故的想家,就是坐在自己家里也想家。就象走失了见不到妈妈的那种难过,无缘无故的就哭了,还总是望着天哭。这种感觉一直困惑我到得到大法为止,原来我就是在天上“失落”到这里来的。后来在一次梦中,我看见在一层天体,师父坐在大莲花盘里对着宇宙众生说了二零一零新年神韵晚会开幕式中说的那句话:“各界众王,三界已定,谁愿随我下世救度众生?”我那时是个小孩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个法器从莲花盘里跳下来喊着:师父,我去!

回头想想,生生世世师父一直都在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每每在生活的转折点也都是师父点化我从绝路走向顺境。一次遇到一位通灵的人,她说我是有大福气的人,不管遇到什么难事都有贵人保护我,甚至遇到车祸都有神人保护我。她说的这些我都相信是真的,我真的在一次惨重车祸中毫发未伤的被救出了。

“七•二零”后,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進过几次看守所,那时因为邪党迫害法轮功,看守所里人满为患,邪恶为加重迫害把每个监室都塞得满满的,一张睡四人的地铺要睡十一个人,人就象摆带鱼似的挤在一起不能翻身,每当我累的腰疼受不了时,就感到一个大法轮把我的身体带起来了在空中转,一会腰就不疼了。

在教养院里也是这样,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役使我的身体承受力到了极限,每当我累的发抖时就有一个大法轮在我的头上转,特别是晚上躺在床上就有一个彩色的大法轮在眼前转。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也是在鼓励我坚定信念。我也经常找机会把这些神奇的事告诉周围坚定的大法弟子,鼓励她们坚定信念。

我多年单身带着女儿和一个傻弟弟生活,单位离家又远,家庭的重负和身心的疲惫使我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半个月后折磨我多年的顽固性便秘、心绞痛、肝炎后遗症等就都好了,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我经常感到法轮给我调整身体、师父多次给我灌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记忆最深的一次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患顽固性便秘多年,吃过多种中、西药,也试过多种偏方秘方也没治好,发展到后来肚皮上的毛孔都分泌黑东西。我得法不久,肚子开始疼,较劲疼,一疼十几秒钟,疼过了就象没事一样,上班一点不疼,下班就疼。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也不害怕,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肚子疼的厉害,翻江倒海的大气不敢喘,我就感觉一只大手一抓,一条大虫从我的左肩窜出去了,从此缠绕我多年的便秘好了。想想真的后怕,若不是师父给我清理了这个灵体,结果还不知是咋样呢。

九八年夏天我听了师父在加拿大的讲法,师父说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学法。我那时每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学法、听法经常是在通勤车上,要再增加炼功时间就只能在早上三点半了,我能起来吗?第二天早正在沉睡中突然一声盆落地撒水的声音惊醒了我,我跳起跑到厨房看,没见有盆落地,这时睡意全无,抬头看表正好三点半,我豁然明白:是师父叫我起床呢。以后的几天也都是师父用各种形式叫我起床的,再以后就不用师父叫了,到三点半就起来了,炼功上班一点不耽误。

牢记史前大愿 以各种方式讲真相

回顾走过来十几年的修炼路,自己能做的太少太少。只要弟子有一念,一切实质的都是师父在做。

“七•二零”时我正上班,不知道去市政府上访的消息,错过了一次集体证实法的机会。对电视上铺天盖地的诬陷,我和弟弟不为其丝毫所动,对师父、对大法没有一点犹豫和怀疑,我俩每天更抓紧了学法,对外还是继续弘扬大法,只是随机而行。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下岗了,听常人说法轮功都去了北京上访了,我也想去,但去哪里、怎么去心里没底。我认识的同修都找不到了,这时我想起在北京的一个姐妹,她的一个要好的同事是炼法轮功的,我给她打电话。当得知我下岗在家,她就力邀我去她家玩,这正合我意。到北京的当天,我就叫她把那位同修邀来了,修炼人见面没有废话直接切入主题,她给我讲了北京的大法弟子和外地到北京的大法弟子在天安门证实法的悲壮场景,还讲了她得法修炼师父一路呵护着她,使她突飞猛進的过程。我们还互相交流了在法理上的提高,真是收获不小。

我再也坐不住了想立刻回家,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在这时该做什么,该怎么做,我要回去做我该做事。原计划,我在朋友家住一个月,我只住了九天就回来了。回来后我还是找不到同修,也不能等着啊,我自己干。我把北京同修给我的明慧网的资料研究了一遍,就起草了给本地区公检法的公开信、写了给警察和其家属的劝善信,以寄信的方式往公安部门邮寄,那些日子每天除了学法、干家务外就是写信。尽管忙的不亦乐乎还是写不了几封,我想,要是有台复印机就好了。

之后我找到了两位年轻的同修,他们每天上班,还坚持每天晚上复印和外出散发资料。认识他们后我接过了复印的工作,并且还找到了明慧网资料的来源。他们带明慧底稿,我每天复印,我弟弟负责折叠包装,晚上同修来取。除了白天复印,晚上出去寄信还顺便贴粘贴,那时许多楼道里还没有感应灯,進到楼里漆黑的找不到能贴的地方,刚想到这,就看见一块淡淡的蓝光照在电表箱的门上,铁皮的门贴上还很牢固。接下来我每撕一张粘贴就带出一片蓝光,照亮眼前的墙壁,唰唰贴的飞快根本不用想……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帮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是在家做资料的,平时除了每周参加一次集体学法,一般很少出去,所以面对面讲三退的机会很少,但我想我也有与我有缘的众生等待我救啊。我就把自己周围的亲戚朋友、兄弟姊妹、同学同事、邻居熟人等梳理一遍,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有的我买上礼物上门讲;有的我先打电话联系好了见面讲;有的邻居是约好去散步给她讲,这样的多数都能讲退了,个别也有不退的等以后见面再讲都能退。还利用参加婚礼、同学聚会,朋友见面的机会讲。我知道大法弟子参加同学朋友聚会的社会活动,都不是为了常人的什么兴致,都是为了救人的目地的,我也是这样做的。

警察明真相不再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在资料点被邪恶非法抓捕,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心里想:师父啊,我怎么一句法也想不起来了。这时脑子里光亮一闪就见蓝色的天空中一个大卷轴打开了,上面写着《洪吟》〈威德〉,我一下明白了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得救人,黑窝里也有该救度的人。

从此我走到哪里就把大法真相讲到哪里,把看管我的几个警察讲明白了,他们特别关照我,等体罚我的警察出门后就赶紧叫我起来坐椅子上休息,当听到脚步声再叫我弯腰撅着。我跟刑讯的警察讲真相,他明白后在夜深没人时打开铐我的铁椅子让我炼功。

在羁押室被关的第五天我想不能在这被关着,我得出去干我该干的事。师父真的安排我越过了公安的几道防线,冲出了羁押处。

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

二零零六年开始,我的一些小学同学经常召集聚会,我也参加了,我参加的目地就是讲真相,有好讲的一次就讲三退了,不好讲的几次后也三退了,也有到现在也没退的,我真对他们灰心了。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件事使我悟到:救人的事一刻都不能放松,不到最后一刻都有被救的希望。

我有个同学是中共邪党党员、干部,我一直在给她讲真相,去年的时候她犹犹豫豫的三退了,我知道她不是全明白,但她还不情愿的听我讲,我就找机会接近她,根据她腰间盘手术后一直不好给她讲大法的神奇,以我的亲身经历讲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学我的样子盘腿盘不上,她不能炼这个功,我说你先看看大法书吧,我借她一本《转法轮》并告诉她怎么样抱着恭敬的心看法才能看到法理。

过了几天她来了,告诉我她要炼法轮功,原来她也是一个大根基的人,一看书师父就管她了,《转法轮》中讲的好多事她都经历了:开天目、翻花、大眼睛、太极盘裂开了,看到佛了、看到老子、看到师父的法身在她前面坐着。她说:我这回相信了,你以前对我们说的都是真的,你教我炼功吧。她又说:你前几年咋不告诉我呢,我早几年要炼了多好啊。

听到这话,我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救一个人多不容易啊。几天前我讲的你还不信呢,你很幸运得了大法了,赶紧精進吧。如今才一个多月,她的腰好了,带了十年的腰围子彻底拿掉了,高血压也好了,她正在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周围的人讲真相呢。

还有一个同学也是邪党的中层干部,退休后百病上身,这时她想起我给她讲的大法好,我听到后主动找到她,送她一本《转法轮》。在我去她家的过程中偶然遇到她的父母,她父亲问我:你师父现在还讲课吗?我回答不讲了,他又问我想学怎么学?我说我可以教你,他高兴的连说两个“好”。接着我又给他讲三退,他说他最知道××党坏了,他用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实历数了邪党用谎言治国的罪恶,我给他起了个化名三退了,他高兴的连说“谢谢”,还要我教他炼功呢。真是“精诚所至 金石为开”,这也是师父把另外空间的邪恶物质清理干净了的结果,最近我周围有好几个人来要我教他们炼功呢。

我每次到外地办事,在火车上、在商店里都能遇到要救的人。今年五月在西安的商场内买了个小电器想按上电池试试看,就去买了电池让小伙子给按上,这时就想给卖电池的小伙子讲,可是又看到小伙子待的地方人来人往的不安全,就走了。刚走不远一个小姑娘追了上来对我说:阿姨你的输线忘拿了。我一想这两个孩子一定是我要救的众生啊,一定是师父安排的让我救他,不能再错过了,我回去给他们讲了三退,小女孩指着小伙子说:阿姨他小时候淘气啥都不是,连红领巾都没带那咋办呀?我说那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天天在心里默念神佛就会保护你,你就会有好运的。他们高兴的连说,“谢谢阿姨!”

另外坐出租车也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总是能找话与司机聊社会乱象,最后多数都能退。也有个别讲不退的,不退的也能达到给他“吃一张饼”的效果。

有一次我在北京陪亲戚看病,看到姐妹俩人在排队看病,我就让座给她们并与她们搭话,姐姐看我皮肤很好,就问我有啥方法保养的?我说是炼法轮功炼的。她惊讶的瞪大眼睛说:还有法轮功吗?我回答她有啊,不但有还很多呢,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有炼的,好多地方都是一家一家的炼呢!去病健身有奇效,你没看到法轮功的传单吗?她说多年以前听说过,镇压以后不是没有了吗。接着我给她讲邪党以“自焚伪案”为借口迫害法轮功,六四镇压爱国学生,反右镇压了五十万知识份子。她说:对、对、对,我们北京人都知道六四惨案。

我告诉她,必须要声明退出共产邪党,脱离邪党的组织才能保平安。她立即答应让我给她真名退了。她还把她妹妹叫来让我给她讲一遍,她妹当时也退了。我告诉她们在心里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神佛保佑、好运连连的。她们跟我要电话号码,当时我有一丝怕心就没给他们。那位姐姐问:想炼法轮功怎么办?我告诉她,只要细心在周围打听,一定能找到的,大法弟子到处都有,他们都会帮你的。妹妹说她邻居有一位法轮功,人很好的,前几年被判了七年到现在还没出来呢。我还告诉他们回去把真相告诉家里亲人,让他们早早都退了保全家幸福平安,可以起个化名,把三退声明写在钱上花出去就行了。看到她们俩高兴的样子我由衷的感慨,北京地方太大了,真相的覆盖率不够大,还真需要我们外地的同修到北京讲真相呢。等我再次回来送化验单时她们老远就跟我打招呼,用手势告诉我她们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呢。

修炼这么多年真切感受到慈悲的师尊时刻都在我身边,我遇到的神奇事多的数不过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的,是师父给我的。我十分的庆幸,在这末世浊流中,在生生世世的掉落中,我能幸遇大法洪传,我能遇到师父把我救度,从此我能跟师父回家了!

我喜悦的心情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我只能在今后的修炼中更精進,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史前大愿,圆满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