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破除为私的壳 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同修好!

很惭愧!从明慧编辑部通知第七届法会征稿以来,就一直想参与投稿。但有两种力量拉锯战式的左右着我的思想。一种是觉得一定要写,管它写得好写不好,重在参与!另一种思维是有什么好写的,自己做得那么差劲!别写出去浪费明慧同修阅稿的时间!所以一拖再拖,直到快截稿了,才着手写了。下面想把我得法以来,在法中升华的一点心得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

摆正基点,学技术突飞猛進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后在外地工作,一直是处于独修状态。虽然当时得法时,觉得自己一生就是在等待这个大法。但却懵懵懂懂的不精進。抱着一些人的东西不放。争斗心比较严重,心性关一直过不去。关一来时就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完全混同于常人了。采取逃避的办法。曾经在一年时间里就换了五、六家公司。就这样带修不修的过了一年,邪恶疯狂的迫害开始了。认识的同修大部份都去北京证实了法,有的出于怕心不修了。我却被人心障碍着一直走不出去。直到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在师尊的点化下,才突然明白自己也应该去北京证实法,兑现自己久远历史前的誓约。可是我的基点却是为私的,怕被正法的洪势给落下。虽然是抱着这种自私的观念,但师父却一路慈悲的呵护着我。由于学法基础太差,根本就不知道怎样破除邪恶的迫害。只是凭着人的一种感恩的心,觉得我既然选择了大法,就要坚定的走下去。

后被警察绑架回原籍,非法判五年。在狱中,几次差点被旧势力夺去生命,但在师父的一再呵护下,终于走了过来。

出狱后,由于当地资料点急需人手,就开始走入了这个新的修炼环境。由于平时在网上看到了很多做资料的同修被迫害,所以我深知做这个工作的担子之重。我强迫自己必须精進起来!于是我开始了背法。尽管开始时很慢,但我一直没有放弃,也不敢放弃。第一遍《转法轮》我花了八个月的时间才背完。虽然时间较长,但是我背完后,感觉自己象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以前脑袋里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了。人能静下来了。慢慢的能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心了,也能主动的去克制它们。我悟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无条件的同化大法。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所以必须放下一切人心,一切执著的东西!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我们自己的。如果没有大法,没有师父正法,这个地球及这一期人类早就销毁了。我觉得不仅是我们的私有财产是属于大法的,就包括我们自己的肉身都是大法的资源。需要用这个表面身体最大限度的去符合常人在世间做证实法的事。我还悟到,我们只有真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才是真正安全的!“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

我跪在师父的法像下向师父发愿:师父啊,我的一切都是您再造和给予的。为了证实法和救度众生,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由于我摆正了基点,师父不断的开启我的智慧。有时遇到技术难题时,鼠标莫名其妙的象自己会动一样,点这里,点那里。一下子就会了。喔,原来是这样!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学会了刻录,做各种真相资料,简单的编辑文档,装系统,修打印机,手机上网,改串号及语音电话等的一系列技术。在这一过程中,只要我背法背的入心、背的多时,头脑就特别清醒。学技术也特别快。我用学到的技术帮很多同修装了系统,使他(她)们能够上明慧网,第一时间看到师父的讲法及经文以及世界各地的同修助师正法的交流文章。过程中,有时也冒出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觉得自己挺聪明。每当这些念头出来时,我就告诫自己:你是谁?这是你在做吗?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能分清它们时,那些念头一下子就没有了。但有时不断的反复,觉得很是苦恼。通过不断的学习师父在国外的各地讲法,我知道是师父在把我这些脏东西层层在往外推。我只要坚持不懈的清除它们,总有除尽的时候!

同修是我修炼的镜子

由于我的工作性质是既要帮同修解决技术问题, 有时还要协调同修。过程中各种心性的同修都会遇到。刚开始时,我经常被同修的人心带动。我说他听了,我就开心。他们不听,有时还把我噎得够呛,我就要难过好几天。甚至都不想理他们了。管他的!修炼是个人的事。管他爱修不修!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慢慢的,我知道了向内找。我所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师父安排我走了这条路,就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因为我的天体、大穹缺少什么,师父得让我修出来,帮我圆容。人世间及三界的理是反理。同修对我不好是在帮我提高。他没有修去的人心是一面镜子。一方面映出了他的不足;另一方面也能照到了我的缺陷。

渐渐的我学会了和同修发生不愉快时,我就要反思:他(她)那些心我有没有呢?他(她)为什么对我这样,一定有我要修去的人心!他有执著没能及时修去,够可怜的了!他得浪费多少时间才能去掉啊!我怎么还能生他的气呢?!就这样,我换个角度看问题,很多心结在我心中能很快的化解开了。我发觉我的容量在不断的加大!心态也越来越平和了。师父教导我们:“我们对外讲清真相的时候大家都觉的应该慈悲的对待众生,我们大法弟子之间也不能不慈悲。”(《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觉得我离师父要求的慈悲还差得很远。所以我经常在心中默念师尊的讲法。尤其遇到过心性关时,脑子中就不断的用法去清除那些冒出来的变异观念及各种人心。

刚开始来资料点时,生活的清苦有时令我心中难以平衡。经常回忆曾工作时“辉煌”的时光。一次一件小事彻底改变了我。一位阿姨因为坚修大法被不理解的丈夫赶出了家门。她靠捡垃圾维持生活。一次,她拿出她攒的一叠钱给我们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其中有五毛的、有一块的。当时这件事把我彻底震撼了!一个生活都危机的修炼人,心中想着的却是如何救度众生。我和她相比真的太渺小了!同是大法弟子,都是师父同一部法造就的,为什么别人修的那么好,而我却如此差劲呢?!我要把同修当作一面镜子,我也一定要努力做到。“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现在基本上能做到以苦为乐了。

由“温水煮青蛙”感悟旧势力的迫害

记得中学时,看过一本杂志登的是美国一所大学做的一个试验。大概意思是将一只青蛙突然丢進一口烧开的油锅里,这只青蛙出于求生的本能,一下子就蹦了出来。后又将这只青蛙放在装冷水的锅里,慢慢的加热。刚开始时,青蛙在里面舒舒服服的游弋。等到水温越来越高时,青蛙意识到了危险却无力再摆脱自己悲惨的结局。这个故事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修炼后,我也经常提醒自己,别被生活中的锅给“煮”了。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旧势力及各种邪恶因素布下了各种“温水煮青蛙”的场。

我们有很多同修,在黑窝里那种高压的环境下做的堂堂正正的。可是出来后,却不知不觉的松懈了。有的执著名,忙着晋职;有的执著利,做生意忙的学法、发正念都没有时间了;有的因为色欲心不去,被旧势力不断放大执著,走了弯路。被旧势力以病业的方式夺走了生命。也有的在监狱或洗脑班走向了反面。失去了千载难逢的机缘!我认为这一切都是我们对修炼的放松造成的。“尤其在现在这个社会中,大家看到了,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带动着人执着,牵动着人的心魂,把世人不断的往下拖,这是很可怕的。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不是修炼的神,是修炼中的人哪,所以也会或多或少被干扰。如果把握不住自己,那和常人一样,在干扰中的表现与常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有些学员并没有碰到什么魔难,渐渐的就不精進了,实际上就是对常人社会的各种诱惑产生了执着,被社会中的吸引给拖下去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觉的要想走正走好最后的路,只有真真实实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多学法,扎扎实实的实修,时时刻刻警惕自己。思想中装满大法时,才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即使有时悟不到摔跟头了,也要赶紧爬起来,查找自己的根本原因及时归正自己。

破除同修间的间隔,配合整体

由于同修都有不同的人心,都有执著心要去。同修间会经常发生冲突。有的因此而产生了隔阂。被旧势力不断的加大,给整体配合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我和我们整个片区的协调同修也曾发生过矛盾。她总是在猜想我会怎么怎么样,我有时也在捉摸她对我如何如何。再加上邪恶因素从中捣乱,让同修中间传话,将意思都传变了。所以彼此间隔阂越来越大,到后来基本上是我行我素,谁也不理谁了。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后,使我猛醒。我知道上了旧势力的当了。我不断的挖根,找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

十一期间,利用假期和片区总协调同修進行了沟通,她也找到了很多自己的不足。间隔在我们之间的那种物质消失了。其实这场迫害迟迟的没有结束,就是因为我们大法弟子还有各种没有去掉的人心给了邪恶市场。我们作为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相互之间是不应该有真正的矛盾的!也希望其它地区还有隔阂的同修,真的要好好向内找一找了。真正的放下自我,圆容师父所要的“共同精進 前程光明”(《洪吟》〈容法〉)。天上的神是不可能相互指责的。他们只会默默的去圆容、补充对方的不足。我们往往发生矛盾时,关键一点是基点没有摆正。都是在执著自我,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对方。其实说白了,就是旧宇宙那种为私为我的根本属性没有改变。是在证实自己,而不是在证实法。其实细想起来,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亿万年的等待,好不容易得到了大法。我们不可能把执著不放的心带到天上去的。修炼真的是非常严肃的。

希望我们大陆同修,特别是协调同修都能早日彻底的放下自我。真正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起到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不辜负宇宙众生对我们的期待。不要令慈悲苦度我们的师尊失望。

以上为个人一点粗浅的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