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跟踪救人 擎起一片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伟大的师尊好!
尊敬的同修好!

借此明慧网大陆弟子网上法会之际,写出自己一年来寄信跟踪救人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努力去除怨恨心

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使大陆公检法人员成了首当其冲的帮凶和工具。不难预料,面对将来的大审判时,这部份人的淘汰量将是最大的。意识到他们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缺口,也是最难救度的,因此想要寄信救度公检法人员便成了我的心愿。

刚开始的时候,面对血淋淋的迫害,我的心常常被带动的几天不能静心学法:我为同修及家人难过流泪,对参与迫害的人鄙视仇恨,也知道这种想法不对,就是排不掉。这其中,我对A市的警察怨恨最大。A市某区公安局长带一帮警察象土匪一样夜闯民宅,绑架大法弟子母女俩,之后将家中物品洗劫一空;某区派出所恶警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大法弟子后又抢劫其茶叶店;某区派出所连续两次将一女大法弟子刑讯逼供致昏迷;某区派出所恶警将一女大法弟子毒打致生活不能自理。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撕扯着我的心,我还能心平气和吗?愤恨的物质堵满胸口。

写出的信自然是痛骂恶警没人性,诅咒他们遭报应。自己看了都不舒服,警察看了只能激起他们负面的东西,使他们更坏更恶,他们不得因为我没做好而变的罪业更大吗?于是我把信都撕了。

放下写信的想法,我先调整心态。通过几天的静心学法,从新审视这件事,发现自己做事的基点和心态都变了。师父讲过:“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呀。”(《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大法弟子即使被迫害,我们毕竟有师父管,最终还是有大福份的。然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下场才是最可悲的。他们是受中共谎言欺骗及强权压制而中毒太深,他们是在无知中对大法弟子行恶犯罪的,大法弟子不去救度,他们哪有什么未来呀?心念一转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一双双渴望听闻大法真相的眼神。于是我发正念解体自己空间场里一切怨恨的物质和因素,同时清除干扰公检法人员的邪恶生命和因素,明显感受到心中的怨恨一点点化解消失了;感觉心里暖溶溶的,自己的心与他们是相通的。我这才提笔写信,此时的我完全進入到劝善救人的意境中。

劝善信的每句话都带有我的慈悲,每个字词的斟酌选用,我都加以善念。仿佛是我在循循善诱的给自己不听话的孩子们讲述着做人的道理,又好象威严的觉者以神通召唤那些迷途的众生。我边写信边流泪,一封信不得不几次停下来。写完后,同修看了都说劝善信太感人了,既讲了大法真相,又讲了做人的道理,一定会收到救人的好效果。有两位同修看信后感动的哭了,要拿去复印,说是当作模本抄写给常人看。

二、排除干扰查资料

我主要围绕明慧网发布的本省迫害消息撰写劝善信的,辅助做一些外省的。浏览明慧时知道哪里绑架迫害大法弟子了,立刻下载相关的报道或消息,打印出来。然后撰写劝善信,一并寄给参与迫害的人。后来我想到只有用大量的真相资料才能涤荡中共公检法人员头脑中被中共邪党灌输的毒素,才能救了那些人。于是我决定把给公检法人员邮寄真相信真正作为一个救人的项目做到位。

接下来,繁琐的工作开始了。我认真查询更为合适的真相资料,天天在网上找。由于开始没经验,我只知道挑选《劝善之心化飞鸿》栏目里的文章,在网上看,下载合适的文章后再编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时常下半夜一点钟,我还在网上查看着。由于当地使用无线上网卡的人太少,我用的是网卡,上网时间长,这引起当地通讯部门的注意。突然有一天,几位同修陆续前来告诉我: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监测到我所在小区有人上明慧网,就差没能准确定位在哪一家,他们正在排查着。
听到这消息我也吃一惊:这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急心带来了安全隐患,于是先用正念“定住”它——邪恶不配也不敢進入我的空间场,有不怕死的那就让它有来无回,解体灭尽掉!同修劝我最近不要上网了,还有同修命令我一个月之内不上网。可我急需查资料,怎么办?当晚同修送来屏蔽信号的东西,让我连人带电脑一起罩起来,邪恶就监测不到信号了。可我连续试几次,电脑都死机了,这可真是屏蔽大劲儿了。于是我拿掉那东西,神情严肃的对着我的空间场说:大法弟子救人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如果谁敢前来捣乱、迫害我,我用掌手雷劈了它。说完坦然的坐在电脑前,仿佛监测定位的事儿从没发生过。直到后来我买了新的电脑笔记本,又安装了宽带,其间一切很顺利,一天都没能耽误我上网。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护佑以及大法带给我的强大信心和正念!

安装宽带又换了新本子,上网、下载的速度快了好几倍。我查询资料也有经验了,写文章、编辑、排版的能力更有了快速的提高。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整理出四十个版本的真相资料,其中大部份选自明慧网上精辟的《评论》与《大家谈》栏目。这样,真相信的内容已经相当丰富了。

三、十月寄出千封信

有了这些真相资料,劝善救人的事更加如虎添翼了。我先把明慧网发布的省内公检法人员名单下载、分类、存档。之后,有序、分期、跟踪给他们邮寄劝善信和真相资料,争取让每个人至少收到五封真相信。

有几篇资料是需要人手一份的,比如《浅谈跟党走》、《捍卫人类的尊严人人有责》、《酷刑下的才子》、《血腥的封口》和《罪恶的药物迫害》等。其它资料的搭配,我都根据收信人的具体职位和大概年龄来选择。文章长短,合理搭配;合理排版,不浪费纸张。一封信装三张A4纸或四张B5纸都不超重。我在编辑、排版、打印、叠资料、写信封、粘贴信封和邮票的每一个细节上都以纯净的心态做,一封信掂在手里,感觉它确实很珍贵。邮寄时,我对一封封信件加一念:你们记住了,谁能以一当十让人传着看抢着看,我就优先收救谁当众生。然后再投递,感觉这样效果会更好。

由于信件数量大,为安全起见,更为以后长期邮寄着想,我不在当地邮寄全部信件,而是分散开。我经常专门去邻近市、县邮,其中的辛劳自不必说了。有时也让出差的同修帮着带去外地一部份。这样,一旦哪里绑架大法弟子了,不法人员会收到来自各地的真相信,对恶人的震慑作用会更大。今年三月份,A市恶警抢劫大法弟子之后,又陆续绑架大法弟子。为此我特地赶到那里,送去八十套真相资料和信件。因为在当地邮寄速度快,就能以最快的速度窒息邪恶。当时的情势很危险,我们当地同修不让去,可我还是瞒着他们前去了。后来听那里的同修说当地警察也在议论他们收到了很多揭露他们恶行的信件,他们说刚干完的事怎么这么快就被人知道了,而且是从哪儿飞来那么多让他们看了都害怕的信呢?我想能听到这些也不是偶然的,这是师父借别人之口点化鼓励我呀。

如今我给迫害严重的A市公检法人员寄去约四百封信。前段时间,A市警察从千里之外的南方绑架两岁幼女的妈妈。我和同修配合,弄来照片,形成文字发给明慧网。文章发表后,我立即打印出来,再配上劝善信,在同修的配合下,几天的时间里,从六个不同的县、市寄给A市公检法、二十一个律师事务所及多家知名企业整整一百份。编辑、整理、寄信的那些天我经常感受到自己总有飞一样的感觉,还能“看到”照片中两岁幼女冲我笑。

B市610主任曾经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他的妻子就在该市工商局工作。于是我先后给B市寄去约二百封信,其中给B市工商人员寄去约一百封,而且大部份信件寄给了她的领导和同事。这样,曝光和劝善的效果都很好。

C市六•一零恶警绑架了三岁男孩儿的爸爸和妈妈,留下孤苦的孩子终日哭喊很可怜。于是我以最快的速度将曝光邪恶的文章和劝善信大面积寄给当地公检法人员。我从常人网站上查到了那个城市近三十个派出所的通讯地址,便给每个派出所都寄去信件曝光该市六•一零人员的非法行径。又给各大企业的知名人士和多所学校的校长和老师寄信,讲真相的同时呼吁善良的人们都来清醒的认识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伸出援手帮助营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我妹妹就住在那个城市,妹妹家俩孩子的老师就收到了真相信,都谴责当地六•一零人员的野蛮行径。妹夫公司的老总也收到了几封内容不同的真相信。看到信中三岁男孩儿的照片,老总可怜那男孩儿,并说要找机会跟政法委书记说说这个事儿(平时他们有联系)。很感慨做事过程中师父总能让我听到一些深受鼓舞的话,这更增强了我跟踪救人的信心。

某山区一女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关押在当地看守所。我及时往那里寄去曝光迫害的文章和劝善信。这之后还陆续给那里的公安局和各乡镇派出所人员寄去一百多封真相信,而且同一单位的人收到的信件内容都不同。俩月后该同修又被劫持到哈女监。我的劝善信一直跟踪着,劝说当地公安人员远离这场对佛法信仰的迫害,做个有正义有理智的好人。几天后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该同修被释放回家的消息。我为同修脱离魔窟而欣慰,同时一如既往的给那些公安人员邮寄真相信,進一步劝三退。

十个月的时间里,在同修们的协助下,我已累计寄出一千多封劝善信和真相信。一千封信陆续飞往都市、飞往县城、飞往山区,去履行它们帮助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了。

四、做事之中显奇迹

有一次我给某山区公安人员寄信,刚把五封信投進信筒里就犯愁了:这五封信中有三封贴的是用于当地寄信的邮票,这样往外地寄信就会邮资不足,而另外两封竟然忘记贴邮票了。我懊悔自己忙中出错,怎么会犯这样小儿科一样的错误呢?按常人这层理来说,这不光是不能寄出去的事,而是牵扯到安全问题。信件一旦被拆开,会牵扯到以后怎么再寄真相信的问题。可是已经做错了,我只好默默的发正念让邮政人员检信时只看收信地址而不看邮票,让那五封信顺利到达收信人手里,并求师父加持我,向师父保证以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结果当晚我就梦见那五个人聚在一起很高兴的看我寄去的信呢,醒来后我感动的流泪了: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加持!
 
再说说打印机的事儿。我的打印机也真听话,从来不给我添乱子。打出的字迹干净清晰,让人一看就喜欢。我平时也很爱护它,经常用酒精擦洗的干干净净的。打印前我总是想着鼓励它几句,打印完就用干净的布帘儿包上它。前不久,打印机该倒废粉了,我却不知道。打印机的废粉喷到外面来,打出的资料黑边儿不能用。我当时还不会拆硒鼓,弄了半天,抹的满脸黝黑也没弄明白。可这批资料又是急用的,找人维修也来不及,怎么办?情急中我抚摸着打印机温和的对它说:小家伙儿,这批资料很重要,帮忙把这些打印完,晚上我给你洗个澡,快快行个方便吧。没想到,打印机立刻唰唰唰传送出一张张特别清晰的资料来。我当时兴奋的心情简直没法说。

当晚同修帮忙清洗时,惊讶的说:你的打印机早已超负荷了,半年不给它倒废粉,还能给你干这么出色的活儿,简直太神了。于是我们给它来个大清洗,洗完就象新的一样了。我能感受到它的喜悦,抱着它犹如抱着可爱的孩子一样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这件事让我体悟到:善待所有生命,所有生命都会感恩你。这更加增强了我跟踪寄信救度公检法人员的勇气和信心。

五、跟踪救人效率高

我特别关注明慧网对被绑架同修的后续报道。大量的真相信寄出后,A市警察绑架大法弟子的恶行大大收敛了;B市几位被绑架的同修没有被“送走”,之前B市法院一直嚷嚷着要对他们如何;C市三岁男孩儿的爸爸也回来了;山区的那位女同修被营救回来之后半年多的时间里,那里再没出现绑架大法弟子的事。这当然是全体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结果,然而大法弟子做了自己该做的,我还是感觉心里很踏实。

在我刚刚给A市寄出七十封信的时候,师父曾用梦境点化我:外面阴着天,A市地面上积雪望不到边。我去帮弟弟家清扫积雪,弟弟却空手站那儿观望,一副消极无奈的样子好象是说这么多雪啥时候才能清理完?我没有攀比他,自己默默的干。拿一把较大的平板锹用力的清理着,一锹接一锹干的很认真,不一会儿累出一身汗。擦汗的时候才发现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身后。父亲欣慰的冲我笑,示意我往后看:原来我已在很短的时间内清理出很大一片场地了。清理过的地方露出了黑土地,一点下过雪的痕迹都没有……醒来后,父亲那慈祥的笑容依然浮现在我眼前。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做的对,也更加珍惜这助师正法的珍贵机缘。

有一次我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听”到A市某派出所所长向我索要真相信,我说已经给过好多了,他却说他妻子没看够。醒来后我想是师父点化我那些真相信真的起到救人的作用了。还有一次我元神看到这一幕:B市工商局几个人围在一起抢着看我寄去的真相信,边看边说法轮功学员了不起,还有人掐算着时间说“又该给咱来信了吧?”我知道众生都在盼着听闻大法真相呢。在我刚开始参与营救C市两位同修时,就梦见那位女同修来到我家感谢我。还说幸亏大家配合,否则她可就惨了……我一直在默默的做,并天天发正念运用神通营救同修,同时清除操控公安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也给他们选择被大法救度的机会。

再说一件跟踪救度当地610主任的事儿:我经常给他邮寄真相信,也曾一并寄去三退声明卡。我在一封没有署名的劝善信中这样写道:考虑到你的工作环境,如果你内心同意三退,不用跟谁说。说不定哪天我们还会相遇在大街上,到那时你只对自己所做的工作表个态我就明白了。没想到半年过去了,近日我们真就在大街上相遇了。看到我时他被吓一跳,开口就语无伦次的说:“我不干了,早都不干了,我可不干那玩艺儿了。”我先是一愣,因为我把写信的事忘记了,后来才明白他是说自己不当610主任了。我刚要劝说他几句,他吓的举起双手说:“别别,你别说,你可别赤化我。”说着就往后退,把路边的行人吓一跳。我笑着问他至于吓成这样吗?他连忙解释说:共产党整人哪。随后又拉起我的手说:以后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哥会帮助你……

我更加意识到寄真相信跟踪救人的效率很高,于是又给当地政法委工作人员和新任610主任寄去了真相信《为什么说610主任是个死亡职位》、《打手的哭泣》和《六•一零头子三躲法轮功》,帮助他们明真相,远离中共的罪恶,真正为自己做出明智的选择。

我还跟踪给本市公检法人员及各区委主任邮寄真相信。我所在小区的委主任曾经听信中共谎言而敌视大法弟子,我一边发正念清理其空间场,一边长期给她寄信。一段时间后,再见面她主动跟我打招呼,还同意三退,并告诉我她跟上面的人汇报说整个她们负责的区域没有法轮功学员,我为她能在明辨是非后保护大法弟子而高兴。

我在家办班给学生补课,几年来凡是来这儿的学生我都给其讲真相劝三退,就连百分之九十多的学生家长也退了。更为可喜的是,学生们退完之后能主动给同学讲三退,有时还会把自己劝退的同学领到我这儿来,让我当面再讲清楚点,然后再给退。只要我这儿一有新生来,几天后我的学生们就迫不及待的对其讲真相劝三退,之后让我来补充。有时学生会告诉我,他们哪位老师在课堂上诽谤大法了,劝我给那老师写信。我笑着不说什么,可在心里记下了,我知道是师父借孩子之口点化我,之后我便及时寄去真相信。有时也给思想顽固的学生家长跟踪寄信,他们最终转变了对大法的看法。

六、突破重围学技术

知道跟踪救人的效果好,我想尽量做的更好些。于是想学会用手机发短信、打电话,多方面配合着做,想在本地成立打电话小组,更想与周边地区同修配合起来做。

我刚有了这个想法,师父就安排一位外地同修教会我打电话和改串号的技术。我想先练习一下再去做,然而这个想要练习的机会一直拖了近俩月才等到——旧势力给我设置了一个又一个的魔难来阻挡我。

女儿接二连三的惹大祸,我简直处理不过来;兄弟姐妹间也闹出了大乱子,父亲简直气的不想活,年近八十的母亲也因此病倒了,我不得不去外地探望;妹妹要我帮着装修新房子,一忙就是十来天;干妹妹的丈夫年轻轻的突发脑干出血变成了植物人,妹妹哭的死去活来,无论怎么忙,我也得勤往医院跑;就在同时,与我情重的同修大姨又突发“脑瘫”住院了,险些被旧势力夺去生命,我的心也时时牵挂着。大姨和干妹夫所住的医院面对面,有几天我忙完这边忙那边,两家医院来回跑。真可谓按下葫芦瓢起来,犹如四面楚歌的我简直就要崩溃了。偏偏在此时,女儿竟然因为一件小事没如愿而一反常态咒骂我。我一急,一头栽倒在洗手间,休克好久才醒过来。之后半个月头痛,恶心呕吐,头昏脑胀,语言迟钝,左侧手臂、腿脚不听使唤。

尽管身心极度疲惫,我没有告诉任何同修,而是抱定一念:有师父在,我决不会倒下!我一个人静静的想:这一切都是邪恶在使坏,它们害怕我学会用手机救人将会带动一大片,于是要用“情”来毁掉我。因为在我生命里,除了情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能让我倒下、能阻碍我信师信法。师父在《转法轮法解》中讲过“情是产生执著心的根本。”回顾一下,情也是我修炼十多年来最大的障碍和死关。我在这方面栽了那么多跟头,怎么还不肯放弃它呢?去年的时候因为对外地一同修姐妹情重,差点被旧势力毁掉,我也加大力度发正念清理并在平时严格要求自己不再为情所惑,一段时间以来感觉自己在这方面改观很大,怎么现在我不想要它们的时候它们还会出现、而且全都来了呢?那一定是旧势力在我生命里早就安排的,想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阻挡我做正事。

于是我下决心挖掉自身执著不放的“情”的根!我坐下来,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自己思想里、生命里和空间场所有情的物质和因素,并求师父加持我。慢慢的,我感觉身体周围一些粘糊糊、丝络络的东西被剪断被清理了。几天下来,我渐渐头脑清醒,身体恢复正常了。

主动去掉了坏东西,邪恶也就无法钻空子。这时候师父又安排外地同修教会我更多的电脑技术,使我在用手机、改串号和安装系统等方面成熟起来了。

七、信件手机齐救人

我终于可以配合真相信,如意运用手机发短信、打电话,救人的效果更好了。我经常给各地公检法人员拨打语音电话,他们中有的能一口气听完一个真相内容,有的能听到一半,也有人听几句就撂电话。可我不气馁,依然时常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我感觉他们的变化也很大。随着我自身修炼状态的好转和发正念,渐渐的,听电话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尤其是收到真相信和劝善信的人,听电话的时间是最长的,这说明真相信对他们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我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

今年中秋节前的一天上午,我们当地俩同修走上街头面对面讲真相。在给一个外地警察讲三退时,他表面答应的挺痛快,还连声说谢谢,没想到转身就把她俩恶意举报了,俩同修被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得知这一消息,我没有慌,也没象往常那样先把劫持消息发布到明慧网,而是与同修配合,正念加持俩同修讲真相救警察。

就在去年的这个时候,那个派出所曾因绑架迫害大法弟子被曝光到明慧网,海外同修纷纷打电话劝善,对他们震慑非常大。之后我用劝善信和真相信长期跟踪,他们中很多人了解大法真相,有人说现在的法轮功可惹不得,还有人悄悄的让我们给办三退。这一次,俩同修在里面又给他们讲真相,再加上外面同修的正念配合,俩同修于当天下午就平安回来了。听同修说:那里的警察说他们曾经收到过很多真相信,他们知道法轮功到底是咋回事儿。由此看来跟踪寄信的作用不可忽视呀。

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再巩固一下救人的事,于是在中秋节那天,给那个派出所的七位警察发去好多表示鼓励和祝福的短信,并讲了天灭中共的道理,他们中就有人给我回空信,或许是他们明白了而不敢说吧。我想大法弟子一颗慈悲救人的心一定会感动他们的。

当天发完中午十二点的正念,想到这个时间应该是家人或亲朋团圆聚餐的时候,我要利用起来。于是我又给外地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单位责任人——政法委书记、610主任及公安局长等人发去这样的短信——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将心比心,月圆人缺人心寒。请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某某,也让幼小的孩子早日与爸妈团圆。人在做,天在看。趁你还在这个位置上,保护好人,善待一方百姓,也给自己留条路吧。”其中A市政法委书记立即回信说“你找的人早就不用这号了。”我一看就明白了,他是害怕这样的电话和短信呀,这说明我们做对了。于是每隔两天,我就用不同的手机卡给他们发短信,要求释放大法弟子。之后不久,A市两岁幼女的爸爸和妈妈就被释放回来了。我没有起欢喜心,而是继续发正念,继续打电话和发短信進一步劝善讲真相,希望那些公检法人员不再充当中共迫害好人的工具。

八、结束语

如今这个跟踪救人项目又有两名心性扎实的同修加入進来,于是我们三人形成整体,一个负责购买信封和邮票,在当地寄信;一个负责去外地寄信;我负责发短信、打电话、编辑打印和电脑技术问题。

我们又扩大了跟踪救人的范围,开始给本市各单位一些工作人员邮寄真相信。另外从常人网站和报刊上查到的一些企业的名人或相关的联系人,也成了我们重点跟踪救度的对像。让他们选择自己被救度的同时,也把了解到的大法真相和福音以心传心、人传人的方式传给更多的有缘人。

在技术上独当一面后,我教会本地同修,我们成立了打电话小组,同修们做的很用心,我们整体配合的好。我又教会周边地区同修相关的技术,使她们那里也有了跟踪寄信和打电话救人的项目,我们经常通过信箱配合起来做,而且配合跟踪救人的效果很明显。

我最初的想法只是要救度那些受中共谎言蒙骗的公检法人员,没想到在做的过程中对营救同修也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用。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有这一切,怎能不感谢伟大师尊的苦心安排呢?

做事的过程中,时常通宵达旦,时常饥肠辘辘,时常苦和累,然而一想到我能成为伟大师尊的弟子,一想到将有无量的众生被唤醒、无量的众生被救度,身心倍感佛恩浩荡的震撼和感动。写到此我已泪流满面,无法用语言形容和感恩大法和师父所给予的一切。感恩师尊能将我从地狱中捞起,能让曾经性情暴戾的我变的豁达宽容,能给我无比珍贵的救人机缘,能让我们擎起一片天! 

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