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险恶环境中放下自我 修己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全世界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修炼了十几年的大法徒,十几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磕磕绊绊、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拿起笔回想自己这十几年的修炼路程,找出不足,在以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以更加纯净的心去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想要的。

得法后全家得幸福

一九八八年我去岩石山捡煤,被上面翻下来的石头砸坏了,送到医院抢救,命算保住了,留下了脑震荡后遗症,头痛起来象要爆炸、要裂开似的疼,吃药有时也不好使,特别是变季节和起风下雨的天,头痛起来更严重,这个病折磨的我不能出门,一痛起来就得在家躺着。有时出去见到邻居也不愿意说话,只顾头痛,脑子昏昏沉沉,非常痛苦。身体的状况使自己的性格变的暴躁,经常对丈夫发脾气,有时打孩子,搞的家庭不和睦。

一九九七年春天得到《转法轮》这本宝书,开始看书时,看一会儿就想睡觉,听师父讲法录音听着听着就象睡着了,自己还着急。后来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的头痛不断减轻,师父不断给我净化身体,后来,我的头再也不痛了,心也舒畅,也不跟家人生气,家庭和睦了。丈夫和孩子也走進大法修炼中。丈夫的胸膜炎,多年的胃病也好了,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小孩以前经常看医生,修大法后再也不用去了,全家沐浴在大法的幸福中。

大负荷的家庭资料点

一九九九年邪恶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和师父被诬陷,我为说句公道话,去向政府讲述大法使我身体受益,心性得到提高,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为此我被非法劳教、关押一年零两个月。我丈夫随后也被非法劳教。两个孩子,一个十岁,一个十二岁,我和他爸都被非法关押,两个孩子为了生活,捡塑料瓶、废纸、玻璃碴子卖钱;天热的时候还过的去,冬天零下二十多度真就够受的,晚上冻醒了,两个孩子为了暖和就挤在一个被窝里。

我回家后也面临生活问题,我原来就没有工作,是名家庭主妇,靠丈夫上班赚钱养活我们。现在丈夫被邪党关押,为了生活,让两个孩子能正常上学,在亲属的帮助下我做点小生意,一有时间就抓紧学法,遇到人就讲真相,和身边的同修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向内找,一起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救度众生。

两个孩子也很争气,学习成绩很好,在学校深得老师喜爱。开家长会时老师夸我管孩子管的好,并介绍给其他家长,我也借此机会讲了我们为了按“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关押,我丈夫现在还在被邪党非法关押,法轮大法在国外的洪传,我是学了法轮大法才懂的如何教育孩子,师父让我有一个好身体能做点小生意供孩子上学。后来那位老师还拜读了《转法轮》。《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出来时,那位老师也看了,全家都做了三退。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我们由不敢发资料到敢去发。学法小组逐渐成立,我和同修们的心性也有提高,讲真相需要的资料也越来越多,这样就给资料点同修增加负担。资料点同修为了做大量资料,没有学法时间,忽视学法的重要性,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地区连续几年资料点遭到破坏,同修被抓,被非法判刑、劳教、被勒索钱财,给本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带来很大的损失。我们要到几十里外去取《明慧周刊》,大家轮着看,轮到有的同修都过去好几个礼拜,救人的资料就很少见到。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同修找到我,让我在家建个资料点,我告诉同修这么大的事我得想一想。其实我当时是害怕,听到他说要我做资料,心一哆嗦,因我们夫妻都被非法关押过,在本地区是“挂名”的。我丈夫刚从黑窝里回来,那几年资料点遭到破坏,同修被抓,这些后天观念障碍我不敢。我加强学法向内找,明白修炼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明慧网也提倡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师父又不断的点悟、鼓励我能行。在同修的帮助下,资料点建起来了。

可我什么都不懂,鼠标都不会拿,技术同修告诉完就走了,上网、打印更不懂,好在我家的小同修,师父给他智慧,用手机网卡上网速度慢,有时还上不去,小同修不急不躁,耐心的对手机念“法轮大法好”。我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因素,这样就上去了,下载我们所需要的东西。从同修那儿拿来的打印机,我真不知如何办,小同修插上电源,按按这儿、按按那儿,放上纸机器就工作了,打出了我们需要的周刊和资料,一直坚持到现在。

虽然明慧网也提倡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那时候资料点还是不多,需求量也很大。虽然是家庭资料点而不是大型资料点,真需要的时候几台打印机同时工作,一做就是六、七个小时,而且自己还要学法炼功,还要做生意,照顾家。那时候真是很忙,还很累,但从来没叫过苦,在这期间从没因为自身的原因延误过资料的需要。在同修的配合下,做出一箱箱《九评共产党》、一袋袋明慧小册子、《明慧周报》。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迷失的同修又走了回来,还有新得法的,出于需要,我们又制作了《转法轮》、《各地讲法》、新经文等师父的讲法,在这个阶段,我的急躁、不让人说、害怕、证实自我、心里不平衡、相互妒嫉等这些人心也修去了很多,自己也成熟了许多。随着正法的洪势,每个同修都在走自己的路,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有了一定的时间参与整体的一些项目。

险恶的环境中 放下自我 正念正行

二零零九年,我地区有几位同修几乎同一时间被抓,知道后我们第一时间相互告诉同修发正念,上网曝光邪恶。一天我去告诉A同修我去找家属了解情况,希望她发正念配合,A同修说:“你这几天总出去,我真害怕。”说的很激动。我对A同修说:“得有人去做啊?没有人心勾不来鬼上门。”

说完我去了,心里有点不高兴,一想要去做正事,想到前两天有同修被绑架去告诉同修发正念,警察刚走我去的那家,那家同修也被警察绑架了(过后知道的),赶紧调整心态,加强自己的正念去找家属,又去找那儿同修看看他们的情况,同修说他们那儿有的同修被非法抓走了,明慧周刊也没有(被抓的同修是做资料的)。我想找到离他们那儿近一点的同修,就能解决资料的问题,我问同修是否知道B同修家,我曾去过一次,有些想不起来,心想坐车去找一找。同修说矿大门有辆警车,车里有四、五警察,我一想我去正好从那儿过,就告诉同修,我也找不到,我回去想办法。

往回走的路上想起了早上出来和A同修过关的事,心里不舒服还有点怪同修,一边走一边想自己应该向内找,向内找是法宝,找到自己最近不修口,让同修知道我做的一些事为我担心,找到这些心里的不舒服一下没了,乐呵呵上A同修家去,A同修跟早上也不一样,也乐呵呵,还跟我说:“我现在不怕了,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A同修说这怕心她也没有了。我听了真为她高兴。晚上我学法认识到没去找B同修解决资料问题,是我有怕心,怕警察,怕被抓,早上A同修的表现是给我看的,是我有怕心,可我还怪A同修,如果当时能找到这怕心,就有正念去找到B同修,并能解决资料的问题,明天还得去一趟,感到自己修的太差,愧对师父的呵护。

几位同修的被抓,给我们地区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很大的障碍,有的学法小组也散了,我们几位同修一片一片的去交流,向内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学法小组又恢复了,离开的同修也回来了,溶入到整体中来。为营救同修,我们二十四小时接力式发正念,有同修去近距离发正念,有同修和家属讲真相,陪家属去相关部门讲真相要人,有同修收集公、检、法部门电话号码,有同修做不干胶、小册子,在周报上曝光邪恶让民众了解真相,还有向公、检、法部门写信讲真相。

邪恶对同修迫害的案情到了检察院,通过整体上的交流,我都认识到为了救度众生,应该请律师作正义辩护,让民众了解真相,特别是公、检、法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得让他们明白他们是在犯法。

说是请律师,可我们从来没做过,从那儿做起呢?首先去找家属讲真相交流,同修去了一次又一次,家属明白了请律师的意义同意了。因为有邪恶的干扰,也有我们修炼的因素,家属出现反复,一会儿同意请、一会儿又不同意,我们大家交流向内找,找出不足归正过来,守住正念,为救度这一方众生,这事必成,清除一切干扰因素,家属又同意了。

同修整体的相互配合非常重要,律师来了,去公、检、法部门進行所要走的法律程序,同修在零下二十多度寒冷的晚上通知同修发正念,走了一家又一家,遇到几个有缘人讲明真相三退了(退出邪党、团、队)。同修早早就去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律师所到部门办理的非常顺利,也给这部门的工作人员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

开庭那几天,离法院近的同修主动提供环境,同修们能坐着盘腿静心发正念,也有到法院门口去发正念,有同修发出一念:今天到法院听真相的众生,你们一要珍惜这万古的机缘,在恒古大穹我们手拉手往下走时,我们曾相互叮嘱当谁迷失时一定叫醒对方,今天就是在叫醒你,一定要听真相,一定要听真相。外地的同修发正念也支持我们,在师父加持下,在强大的正念场中,律师作了双重辩护:从法律上讲述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违法,当庭揭露了对大法弟子所谓证据是诬陷、造假,要求释放大法弟子——他的当事人。整个过程没人打扰,所有人员都静静的听着,整个场一片祥和。在座有个公安人员说:“这律师辩护的真好。”街道委主任回家告诉父母,律师说炼法轮功不犯法,抓法轮功犯法。有的警察见到大法弟子说:“你们真了不起,把北京律师都请来了”

我们把开庭的状况做成当地小册子、明慧周报地方版大量散发,人们见到大法弟子说:“快了,你们法轮功快平反了,律师都敢为法轮功辩护,共产邪党快完了。”大法弟子给众生讲真相时,众生反而给大法弟子讲起北京律师来为法轮功怎么这么辩护,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请律师作辩护起到了救度众生的作用,这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整体配合下,大家形成了拳头,解体了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

在整个配合过程中,也暴露了我许多后天形成的观念和各种执着心,我谈谈几次给律师讲真相的过程。

律师的电话是公开的,甚至是被监控的。有同修和律师接触被抓的,网上报道过,这些观念障碍我不敢接触律师,总想律师这儿有同修负责。 那是在要开庭的前一天,需要我们做的都做了,同修都在发正念加持。我也坐那儿发正念,总感到哪儿不对劲也说不上来、也找不到,心里一直惦记律师那儿咋样?今天是家属陪律师上法院,去看守所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没有同修陪同行吗?想到这,我坐车就去了。到了法院,外面有几位同修。一会儿律师出来,家属陪着去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们几个也坐车跟着。律师進看守所见当事人,两小时左右律师出来了,我上车和律师打听同修的情况,以及明天庭上的辩护,听出他们不敢作信仰无罪辩护。回去后,我和同修切磋这事,第二天早上五点,我们和家属去见律师,讲了我们请他们来的目地和意义:我们就是要众生明白信仰法轮功无罪。当时感到律师的状态达不到我们的要求,心想只有靠正念加持,几个小时后接到信说不开庭了。事后静下来找自己,知道自己没用心,依赖同修。离再次开庭这段时间里,加强学法,不断向内找归正自己。同时跟做过这方面事情的同修交流,明白了律师也需要不断明白真相,也是我们要救度的众生。网上有这方面的文章看的很认真。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知道了该从哪几个方面给律师讲真相,怕心也去掉了,师父也鼓励:坚如磐石,金刚不动。

律师来的那天,我们过去讲真相,在师父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配合下,跟律师谈的很成功,律师表示这次敢做信仰无罪辩护。

通过这个过程,看到自己还有很多的不足,很多的人心障碍我们所做的一些救人的项目,遇到矛盾、打不开局面时不能做到真正找自己,也失去很多提高自己的机会。今天写出这些,是想借此机会找出自己的不足,希望我们在最后的正法進程中,整体提高上来了,以更加纯净的心多救人,多救人,圆容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