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不断用法归正自己

在与同修一起证实法中学会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借此法会机会,我将自己几年来的修炼心得和体会向师尊汇报,并与同修交流,请慈悲指正。

一、初期的讲真相救人

二零零四年九月,师父的《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经文发表。当时我刚刚从黑窝里闯出来不久,家人为我开了一个小食杂店,一方面是想避开邪恶的骚扰,另一方面也想利用开店拴住我。当时我能经常接触到的同修有限,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等大法资料,我心里很急,心想:别的同修都在突飞猛進,抓紧救度世人,我整天守在这里怎么能行?我还是大法弟子吗?我不能这样。于是,我萌发了一个愿望:要自己上网浏览大法弟子的网站,并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可是当时我连一台自己的电脑都没有,而且关于做资料的常识一点也不懂。

巧的是这个念头刚刚出来就有同修来找我,主动要帮助我建立资料点。很快一切都到位了,并由同修A配合我(当时同修A被邪恶迫害流离失所,暂住在我这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我在心里对师尊说:师父我不会辜负您,我一定要做好。

很快我学会了上网、下载、编辑、打印、刻录等。我们制作的资料除了满足自己讲真相的需要外,每周还打印一定数量的《九评共产党》和应时的真相资料给三、两位同修用,那时我能接触到的同修也就这几位。我们的资料供应量并不大,我们从没有象一些资料点忙得不可开交。因为小店地处偏僻,每天来光顾的顾客都能数过来,所以我和同修A每天有大量的时间学法、发正念。

记得二零零五年初春的一天,小店里来了好多民工,他们是附近建筑工地的工人。因为大法弟子为人真诚、善良,从不出售假货,所以工人们对我们的印象颇好,每次买完东西都还要和我们聊一会儿。我和同修A都萌生了给这些民工讲真相念头。一开始,我和A心里都有点忐忑,心想,这是我们固定售货和居住的地方,万一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邪恶会马上找到我们。但是不好的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师父的法,增强了我们的正念和讲真相的信心及勇气。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师父要求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

法理清晰了,怕的因素自然也就解体了。那时我们每天晚上都看《九评共产党》,一方面清理自身党文化的毒素,另一方面加深对这个恶党的认识,讲真相时能更深刻的揭露它。讲真相往往都是先从聊天开始,讲现在人道德的下滑都是共产党无神论诱导的,接着讲中华文化源远流长,信仰为本道德为尊,共产党邪说与传统文化对立,反传统、反道德,它是真正的邪教。接着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大法如何美好,最后再讲三退并劝退。这样讲大多民工都能接受。民工们大都很质朴、善良,有的人经我们劝退后还介绍自己信得过的人来听我们讲,往往还善意的叮嘱他人不要四处乱说,要为我们的安全负责。那时常常来小店的工人大约有四、五十人,其中有二十来人经我们讲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他的人虽然当时没退,但对大法都有正面的认识,知道大法好。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帅气小伙子。一天下雨,工人们都休息,小伙子来小店打电话邀他的朋友出去玩,朋友没时间他有些失落,我便开玩笑说:“不要失落,阿姨陪你聊聊天吧,好吗?”小伙子开心的笑了,说:“好呀。”便坐了下来。我和小伙子聊了一个多小时,先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谈起,讲共产党惯于用谎言欺骗老百姓,历次运动都是玩弄斗争加欺骗的手段……。在我讲的过程中小伙子听得非常专注。这期间有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男孩子两次来找他、让他出去,都被他拒绝了。最后他非常高兴的退出了邪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在他要离开时我嘱咐他:“回家一定要告诉家人,让他们也退出来,这是真正为他们好。”小伙子当即表示要给家人退出,我告诉他,三退本人说了算,别人给退不算数,必须本人点头同意才算数。后来小伙子回家了,一个星期后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爸爸、妈妈、姐姐都愿意退出邪党组织。

经我们讲真相退出邪党组织的人,对我们都非常尊重,而且格外亲。有的人工作离开这里了,路经此地还特意来看望我们,有的人偶尔来个电话问候,愿我们保重。我想这可能是众生明白一面对大法弟子的关切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由于我和同修A都比较重视学法、发正念,有时遇到问题能用大法来衡量、对照,所以初期我们在资料点的运作上和讲真相方面相互配合的很好。可惜的是这种良好的状态我们没有一直保持下去,那时我们都不怎么会修自己,尤其是我执著自我的心很强,喜欢挑同修的毛病,不懂得同修就如自己的一面镜子,她身上反映出的不足正是我自身没修去的执著。后来同修A离开这里,不幸,过了一些日子被旧势力迫害失去了人身。

二、在整体中熔炼 学会了向内找

面对同修A的故去,我没及时对照自己、归正自己,查找自己的不足,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松懈下来。那段时间我又不能经常和同修切磋交流,所以心性提高的很慢,在一个境界中停留的时间很长。我知道自己这种状态不对,可是却迟迟精進不起来。

那时在明慧网上经常看到国内许多地区的大法弟子都恢复了集体学法,当时我也想和同修成立学法小组。我知道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由于邪党发动的这场疯狂的迫害,使我们失去了合法的修炼环境。可贵的是即使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下,依然有许多同修一直坚持着集体学法,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否定邪恶的迫害。这对邪恶是一个有力的打击。不久,我找到熟识的同修和大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我和同修比学比修,相互督促,互相鼓励。

可是随着同修间的配合多了,渐渐的都暴露出各自的执著。这也很正常,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当在同修面前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同修给指出来时,就应该重视起来,及时用法来对照自己、归正自己,这不正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吗?可是我的悟性很差,总是抱着执著心不放,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好。可当自己给别人提意见时却很少顾及别人的感受,这是典型的“党文化”流毒,可我却不自知,还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直到有一天同修B怒气冲冲的对我说:“你总是用教训人的态度和人讲话,好象谁都不如你,你知道吗大家都对你有看法,我要不修炼我都不理你了。”同修B的话对我是当头一棒,我从没意识到自己在同修心目中竟是这样。可是执著自我的心竟使我失去了正念,我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我一片真心对待别人,换来却是别人对自己的非议。我完全用人的思维看待这事了,对同修B越看越不顺眼,总感到她修的不怎么样却自以为是(其实这正是当时我自己心性的表现),以致一看到她、想到她就会心里不舒服,我和同修B之间产生了很大间隔。我知道自己心性出了问题,当时也想放下自己,可是心就是转不过来。在此关口,同修C用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心结。

C年长我十岁,她平时最大的特点是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总能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她无私、坦荡,看到同修的不足会非常善意的指出来,她那种对同修负责的态度发自内心。记得有一天,同修B的一句话又一次刺激了我的人心,使我久久不能释怀,这时C笑着对我说:你想到了吗,那句话也许不是她说的,也许是师父说的。接着她找来师父《曼哈顿讲法》,用师父的讲法开解我。

“法能破一切执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当我冷静下来,用法来对照自己时我无地自容,我感到自己一直以来总是强调自己的观点、自己的认识,常常把自己的观点和认识强加给别人,当别人不符合自己的观念时就会不高兴、就会心动,我这哪里是修?我根本就没有真修自己,我感到自己真是太愧对师父愧对同修了,这时我想起了同修A。

同修A在去世的当天,她向同修曝光了自己长期以来一直和一个已婚男人(她大学时的同学)保持往来。所有熟识同修A的同修听到这个消息都感到震惊,包括我。我惊讶于我们在一起那么久,我那么喜欢挑同修的毛病,我却没察觉同修A这方面有漏,同修A也从没向我坦露这事。师父多次在讲法中告诫我们,向同修曝光自己所做的不符合法的事(尤其是两性关系问题),会减去自己很大的罪,也会使自己痛下决心从新做好。当时我在心里埋怨同修A为什么不早一点这么做呢?心想她如果早这么做,同修都会帮助她解体她空间场不正的因素。其实同修A离开小店后,我们也经常保持往来,她偶尔还回来住一、两天,在她离去的前两天我还去看过她,我们在一起聊了很多,我还自以为是不知轻重的挑了她一些毛病,希望她能尽快突破修炼上的障碍。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不知道为别人着想,主观意识太强。同修A所以一直没能向我敞开心扉曝光她与那人之间的不检点行为,我想多半是被我自以为是、居高临下的态度吓住了,她怕我鄙视她、瞧不起她。如果我那时能真正象个大法弟子,能放下自我,能处处为同修考虑,我们能经常在法理上切磋,或许同修A不至于被邪恶拖走。

我意识到当时我和同修A都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现在我依然抱着执著心不放,这不正是旧势力希望看到而师父不愿看到的吗?可恶的旧势力不就是钻大法弟子人心的空子吗?我用法对照自己,发现自己的空间场竟隐藏着许多不好的心,诸如执著自我的心、不让人说的心、求名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证实自己的心、欢喜心、显示心、妒嫉心、利益心等等。所有这些执著心都源自一个私字,是为私为我的,是在旧宇宙败物中形成的后天观念,这些不好的心都不是真正的我,是我在修炼中必须要去掉的人心。所以以后当意识到不好的心出来时,我便努力去抑制它、排斥它。

有时做证实法的事情不顺利,我便静下心来查找自己。记得有一天我要打印神韵晚会光盘贴,可打印机的墨车总是移动到右侧就不动了,我开机关机试了几遍都不好使。可是我打印传单、小册子、《明慧周刊》却一切正常。我知道是自己哪里不对了,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发正念也不好使,没办法只好停下来。第二天开机还是如此。我问自己到底是哪颗心障碍的呢?忽然间一下想到光盘是同修B刻录的,同修B的名字中刚好有一个右字的谐音,我悟到自己和同修B的间隔还没完全去掉,正是这种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阻碍了我和同修助师正法的步伐。我马上发正念解体自身空间场一切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物质观念,解体我和同修B的间隔,解体钻大法弟子没修去的人心空子的旧势力。发完正念,再一试机器好使了。

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最初走出去给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是我和同修D一起配合,一直以来我们彼此信赖,相互取长补短,讲真相中始终配合的比较默契。

同修D是我开食杂店时讲真相劝退得法的,她人虽年轻,但悟性好,遇事知道用法对照,她信师信法、敬师敬法的心常常让我感动。我们经常在一起学法、切磋法理。我总觉的同修D是师父安排到我身边来帮助我提高的。同修D那种如饥似渴的学法态度,她在法上认识法的正见、她严格用法自律的行为,令我这个在年龄和得法时间都长于她的老弟子有时都汗颜,和她在一起我常常能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有时会对她说:我悟性不好,不太会修,不知道找自己,和你在一起我好象才刚刚懂得怎么去修了,感谢师父把你安排到我身边来帮助我。

记得我们第一次走到大街上讲真相,开始顾虑重重,左顾右盼,专挑选面善的人讲,好不容易选中一个人,讲了半天也不退,一天下来没劝退几个人,心里很急。这时同修D说:“姐,我找自己,发现我有怕心。我要发正念解体这个怕的物质,我不要它。”我也开始找自己,发现我有爱面子的心,怕和人搭话人家不理自己。我们重温师尊讲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是呀,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在做宇宙中最正最善的大好事,我们怕什么、顾虑什么呢?每一颗心都是干扰我们提高、干扰众生得救的绊脚石。法理上认识上去了,心性提高了,再讲真相就大大方方、堂堂正正的。心态调整过来了,效果就好多了。

我们每天上午先学两到三个小时的法,出去讲真相前在家发正念,解体所到之处所有有缘人空间场干扰他们相信大法真相、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每天讲真相的时间大约四个小时左右。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不断的暴露执著心,不断的去掉。有时劝退的人多了,就不自觉的生出了欢喜心和显示心,自己却还不知。每到这时再劝退就不顺利,于是我们就警觉了,马上找自己。其实就因为我们有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跟前,没有师父我们能做什么呢?找到了就用正念排斥它、解体它。

有时面对一再讲不退的人,我心里生出了怨和反感。记的有一次,同时和四个女学生讲真相,开始有三个学生都表示认同,只有其中的一个邪党党员不认同,我们就主要针对她讲,讲的很全面,自觉也很到位,可她就是不退,还说了些不好的话。我心里就开始反感她,于是说:“我们和你讲真相没有个人的目的,完全是为你好,并不是我们来求你了,退不退是你的选择,希望有一天你不会后悔。”当时我的态度相当严肃,她的态度也越加强硬了,并说:“我不会后悔的。”看到她这样,那三个本来都表示认同的女学生也不退了。这很出乎我们意料。我意识到是由于我的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操控她越加不理智,她的态度带动了那三个女学生。我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四个人,如果她们失去了得救的机会,那失去的不仅仅是四个生命,而是四个宇宙呀。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用人心做事了。请您让别的大法弟子再给他们讲真相救度她们吧。

通过这事我查找到自己对待众生不够慈悲。师父告诉我们修炼的人要保持一个慈悲祥和的心态,我做到了吗?一个修炼的人怎么会被常人带动?怎么会去和常人计较什么呢?我又问自己:我讲真相是为了什么?真的是完全为众生着想了吗?说是没有个人的目的,其实不然,我又找到自己有一个隐藏着的为自己树立威德的求心,多肮脏的心呀。这怎么是神的境界呢?我和大法要求的标准差远了。查找到这些心我重视起来,发正念解体这不好的心,同时每每讲真相前先提醒自己是救人来了,让自己的心态纯净、更纯净。

现在同修B也加入到我们讲真相队伍。街道、商场、公园、市场、建筑工地,有人群的地方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场所;工人、农民,学生、干部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对象。

最初我们只单独找一个人讲,现在有时同时对几个人讲,最多时是同时对九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讲。当时是在一个小区住宅楼门前的花坛旁,有两伙孩子在玩,有踢球的、有做游戏的,附近还有还有三五个成人在聊天,我们的经验是成人和孩子同时聚堆时先找孩子讲,因为孩子比较单纯、观念少,容易接受。给孩子讲真相时最好不要当着大人面讲,因为一旦大人不接受会影响到孩子。所以我们先坐在花坛旁发正念,解体干扰孩子了解真相的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让孩子们都安静下来。这样,我们走过去很轻松自然就把两伙孩子招集到一个避开大人视线的地方坐下来,然后我讲,同修发正念,有八个孩子当即便退了。

也有过同时对三、四个成人讲的经验。但一般我们会选择大学生或工人、农民,我们觉的这部份人比较率真,听明白了即退,即使其中有不退的也很少互相干扰。年岁大的人,尤其是有文化的成年人和干部模样的人,党文化观念多,戒备心强,有时即使听明白了,也不愿当着别人面表态,而且他们之间也互相带动,一个人反对也容易带动其他人。所以对这部份人最好单独讲。

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我们摸索了自己的一套讲真相的方法。针对不同的人我们顺着他们的执著,采取不同的方法去讲。老年人比较注重健康安全问题,所以针对他们,先从健康安全讲起,把他们兴趣被吸引过来,再话锋一转告诉他们一个保健康保平安的秘诀。接着再讲大法、讲自焚真相、讲大法在世界的洪传形势,讲活摘器官、藏字石、最后再讲三退保命。针对年轻人比较率真的个性,我们先打招呼:你好,打扰一下,想和你说几句话你不介意吧?大多数人都不会拒绝。然后直奔主题:告诉你一个可能你一直以来被蒙蔽的真相,然后从自焚真相讲起;针对孩子天真单纯的心理,先从汶川地震、舟曲的泥石流谈起,说死了那么多的人多可惜呀,然后告诉孩子有躲避劫难的办法,接着就讲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大法教人做真善忍的好人,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神佛保护认同真善忍的人,神佛不喜欢血腥和暴力,小朋友戴的红领巾是鲜血染红的,它代表血腥和暴力,它不好,戴着它会倒霉的。你在心里退出少先队组织,并且知道法轮大法好,神佛就会保护你,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天灾人祸你都会平安的。这样讲大多数人都能认同,即使不退也不表示反感。

经我们讲真相劝退的好多人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大法。有的人当即直呼:法轮大法好!表示以后听到别人说大法不好他会制止;有的人开始还不理解,甚至讥讽嘲笑我们,后来听明白了,象变了一个人似的,握着我们的手直说:谢谢!并叮嘱我们要注意安全小心坏人;有的人自己退出了,还表示回家一定告诉家人;有的建筑工地的工人和我们告别时会真诚的说:你们以后有时间一定再来呀,我们非常愿意听你们讲;大多数孩子劝退后都会说:谢谢阿姨!有的孩子还表达自己的感受说:阿姨我能看出来你们不是坏人,我非常相信你们的话。

我们也遇到过不愿意听的、一听就骂的、恶意要“举报”的,我们守住心性,不争不斗不怕,发出强大的正念制止其造业,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还遇到过国安的,遇到过特务。我们坦然面对,相互配合,在师父的呵护下都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

当然我们也有一时做不好的时候,过后我们都会向内找自己,下次做好。

我从心底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师尊用法把我一点点洗净,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在修炼中我还有许多不足,与精進的同修相比我还相差很远,我会在今后修炼的道路上和同修配合好、比学比修,不断用法归正自己,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