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十二年 少女成长为成熟大法弟子

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好!

我从小在一个信佛的家庭中长大,小时候我给姥姥读过一些佛经,在大人的督导下给佛像磕头、敬香,因此知道了一些佛教中的人物,如释迦牟尼佛、观音菩萨等。因为家中有这样信佛的环境,所以我对神佛是相信的,冥冥之中我有种感觉,我觉的这一生我会走一条与别人都不一样的路。也许从那时起,这神圣的法缘已在师父的安排下悄悄接上,只等我走上这返本归真的路。

得法

最初接触法轮功是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小学四年级),大姨从南方回来探亲,向母亲洪法。那次她们的谈话我还依稀记得,大姨告诉母亲,世界上修炼的法门很多,不只佛教一种,佛教已到末法不能度人了。我当时听了很震惊,尽管当时很小听不太懂,但我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冲击,原来有比佛教还高的法!

后来大姨告诉母亲德与业力的转化关系,打人、骂人,德就给别人了。这些法理我虽然不明白,但却深深记在了心里,所以上小学时我从不与同学打闹,怕从我身上飞走白白的东西(德)。因为母亲对佛教的固守,我们失去了第一次得法的机缘,之后我们又在迷蒙中等待了好几年。

后来母亲因为身体原因走入修炼,从此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时我已升入初中,随着年龄的长大,社会道德的下滑和人类实证科学的影响,那时的我对佛法淡漠了很多,母亲几次引导我得法都没成功。在一九九八年夏天,我即将升入初三的暑假,一天下午母亲让我和她一起炼功。第一次炼功,一整套动功还没做完,我就累的汗流满面,趴在床上起不来了。也正是这没做完的一套动功,打开了我修炼的大门,使我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

之后的日子里,母亲带我去参加集体学法。虽然那时对修炼还懵懵懂懂,但修炼的大门一旦打开,本性的一面好象复苏了,每天学法炼功很精進。一天我独自在家炼功,快结束时突然一个意念打过来,大法对我很重要,他是我生命存在的保障!我坚定的对自己说,以前我做事总是虎头蛇尾,不能坚持,但在大法中我要一修到底,绝不半途而废!

集体学法的日子

我想中国大陆所有在“七·二零”之前参加过集体学法的大法弟子,都会认为那段集体学法的日子是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至今回忆起来还让我充满喜悦与向往。记的当时我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学法小组,有几十个人。暑假时我每天和大家早起晨炼动功,晚上学法后炼静功,比学比修提高的很快。

开始炼功时,双盘是我遇到的第一关,母亲说你不能双盘就单盘吧,可我一下就把腿双盘上了,母亲当时就夸我根基好,但盘上不是目地,坚持是最难的,也许每个有双盘经历的同修都知道,从半小时到一小时不仅仅是时间的延长,更是一个修炼的过程。我从能双盘开始,最初只能坚持十几分钟,慢慢的二十分钟,当我把时间延长到半小时时,最后那几分钟实在太难熬了,双腿象断开一样疼,腿上的肉象有人一条条往下撕一样,每坚持一分钟都需要巨大的毅力与勇气,有时腿疼的让人禁不住呼吸困难,身体也不由得来回扭动,但不论怎样痛我始终坚持,半小时是最少的。

记的那时洪法的活动很多,同修们组织的万人晨炼和几千人的大型心得交流会我都参加过。平时周末我也和同修一起在公园或马路边炼功洪法,年少的我见证了大法洪传的盛况,也真切的感受到了生命被佛法唤醒后,发自内心的喜悦。

暑假结束后,我还过了一次心性关,被老师冤枉到全班同学面前罚站,这对从小品学兼优的我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可惜由于修炼时间短,那次心性没守住,大哭了一场,只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不应该怨恨老师。现在想来,那时我虽得法只有一、两个月,但师父已经在管我了。修炼很精進时,师父还在我晚上睡觉时打出法轮给我看,时时处处用不同的方式点悟我,给我展现大法的神奇,打牢我修炼的基础。因此大法的根已深深扎在我的生命深处,使我没有因为后来狂风暴雨般的打压而放弃对大法的正信!

在狂风暴雨中坚定正信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大法被迫害,师父被诽谤,很多大法弟子自发去了省政府说明情况,我也是其中之一。二十一日人很多,但同修们都很有秩序,给行人和车辆留出了通道,没有影响交通。先到的同修進去向领导说明情况,很久也没有消息。上午警察开始往车上拽大法弟子,动作野蛮粗暴,大家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和警察发生冲突。大法弟子们被警察用车拉到了好几个地方。我与认识的几个同修一同被拉到了距市区五十里(大约)的警察学校。

烈日骄阳下面对荷枪实弹的武警,几百大法弟子集体坐在地上背《转法轮》,宁静祥和。我和几个熟识的同修坐在一起,当时虽感形势紧张,但我没有害怕。我们大约坐到晚上十点,同修们悟到不能一直坐在这,应该继续回去向政府领导反映情况。在认识路的同修带领下,大法弟子们互相搀扶用两个多小时摸黑走回了市区。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坐了一天水米未進的大法弟子走了两个小时也不觉的累。那晚我没回家,决定明天和同修再次上访。

第二天的省政府门前人山人海,很多外地同修连夜赶来,警察把几个主要街道戒严,四周警车围绕,严峻气氛骤然升级。面对紧张态势,只有十几岁的我并没害怕,心里只有一个很简单的想法,希望这次事件能象像“四·二五”那样和平解决,政府能还我们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但随后警察对大法弟子的野蛮殴打和粗暴蛮横让我震惊!当警察把大法弟子再次殴打、拖拽上车时,受到了警戒线两旁同修们的严肃制止,“我们是来诚心向政府说明情况的,警察怎么能如此粗暴的对待和平上访的民众呢?”后来同修们还是被警察强拖上车,我被拉到一个体育场关了大半天。

当离家两天一夜的我回去后,长辈们并没责备我,反而很高兴我能平安回家。这次护法让我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修炼的严肃,在真正检验一个修炼人的时候,是不会因为你的年龄小而对你降低修炼标准的!当我直面考验时,我平时最依赖的母亲并不在身边,每一次進与退的取舍都是我独立思考后的抉择。我深深的体悟到,每一步都得自己走,每一关都要自己悟,是不能依赖别人的,这也是我在以后的几次过关中最大的感触。

面对形势的巨变和邪党的巨大压力,同修们一度迷茫而彷徨。我也曾无数次的扪心自问:“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到底该怎么办?”一次从梦中醒来后,我想起了师父,我对师父说:“请您点悟您的弟子吧!”就在那天早晨,我梦到在滂沱大雨中,我一人站在楼上,师父从远处走来,我问:“您是谁?”师说:“我是你的师父。”后来师父满身泥污坐在一个巨大的澡盆里,我拿着浴巾站在师父腿上帮师父擦洗别人扔在师尊身上的垃圾。醒来后我立刻悟到电视、广播在造谣诽谤大法与师尊,弟子们应该坚定正信,清除谎言!我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从此以后我坚定了正信。那时我时常在心里想,我是大法弟子,“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身上的每一个粒子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我就是大法造就的,谁都无法把我和大法分开。

在刚开始打压的日子里,有时在梦里都在考验着我对师对法的正信。大法已在我生命中深深扎根,我能感受到来自生命本源深处对法的坚定正信无可动摇,即便在梦里的考验我也能过关。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很多同修都被居委会和警察骚扰甚至非法关押。我们当时的居委会主任也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但我并没受到什么迫害,反而很顺利的升入高中。现在回想是因为师父看到了我对法的正信而保护了我,从而使我顺利度过了那段狂风暴雨般的日子。

后来同修们从彷徨迷茫中清醒过来,有的组织法会交流,有的顶着烈日出去发真相资料,大家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那段最初的,也是最艰难的日子。

進京护法

大约是二零零零年的农历新年时,从北京来了一位同修给我们讲了大法弟子们放下生死進京上访,维护大法的伟大壮举。这次交流,我被同修们对大法的坚定正信深深震撼,本性的一面苏醒了,从我生命本源深处发出了最纯真的一念,我也要進京护法!但母亲却反对,她认为这只是我小孩子一时冲动的想法,所以不同意。但生命本性一旦被触动,生命深处发出的纯真本愿是没什么能阻挡的。那几天我反复思索该怎么办,后来母亲看劝不了我就说:“我出去一下你再好好考虑考虑,你想清楚了怎么决定我都不反对。”

妈妈走后我坐在床上反复权衡,到底是放下生死,進京护法,还是在家安安稳稳过人的日子?就在我彷徨不能决断时,突然想起一个同修曾说,他每次不知如何做时就看师父法像,求师父点悟。我茫然抬头望师父法像,只见师父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从没见过师父笑的这么高兴。我立刻悟到师父在鼓励我,進京护法是对的。

母亲回来时见我正准备临行的东西,看我做了决定就没再阻拦我。走之前的晚上,师父点悟我一个梦,我和很多人一起赛跑,快到终点时被一条黑黑的汹涌的河拦住,河上只有一根细木杆伸向对岸,很多人害怕返回了。我开始不敢过也退缩了,后来在一个人的鼓励下,也硬着头皮从细木杆上爬过去了。那河水看着凶险,但我真正过河时又觉的很容易,很轻松就过去了。

当我和两位同修坐上去北京的火车时,折磨我几天睡不好觉的牙疼不知何时竟然好了。大法修炼就是这么神奇。清晨我们下火车后,遇到了几位从山东来的同修,我们互相交流、彼此鼓励,她们的正念给我很大鼓舞。上午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想看看情况,结果被便衣给盯上了,我当时就有些害怕想退缩,但同来的一位同修很坚定的说:“上次我来什么都没做就回去了,很后悔。这次我一定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要去信访办上访,如果你们害怕可以回去,但即便是我一个人我也要去。”她的正念一下就激励了我,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来了就不能后退。我们到了信访办看到全国各地来了很多同修,都是来护法的。邪党的信访办其实是欺骗民众的幌子,大法弟子到了那里直接就被扣押,然后由守候在北京的当地警察接回后,有的被非法刑拘,有的被非法判刑。我们也一样,在被警察送回当地后,我们坐在警车里等分局的批示。我当时心情很低落,心想:“这下完了,警察一定会通知学校的,学校一定会处罚我,老师同学知道了说不定会嘲笑我的……”人心翻腾中名利难放,在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人神较量后,我把心一横,心想:“算了,爱怎样就怎样吧,放下名利,我是大法徒!”没想到当我真正放下前途名利时,警察却对我说分局批示送我回家,暂不通知学校,这次事件也不记入档案。

现在回想这段经历,表面上是我進京护法,其实时时处处都离不开师父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表面上看着险恶,但你真正放下生死,敢于走出人的时候,魔难瞬间解体,展现于眼前的是另一片天地。

被非法关押的日子

上高二的时候,一个周末我休假在家。我、母亲和另一个同修正在叠真相资料,突然两个警察闯進屋里,把我们绑架到了派出所,我家也被抄了。由于事发突然,当时我很害怕,也忘了发正念。我们先被分开关押在拘留所,在那里我遇到了几位非常坚定的同修,她们与我交流法理,鼓励我信师信法,放下怕心,我渐渐有了正念。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分局来人把我带走,警察第一次单独提审我时,我怕的心怦怦乱跳,非常紧张。以前不论是去省里请愿,还是進京上访,身边总有同修在一起;这次我单独面对邪恶,我感到惶惶不安,但仅存的一点正念告诉我,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让它们知道我在害怕。所以面对警察的非法提审时,我极力保持平和与镇定,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没签什么保证,更没说出资料的来源。当夜大概十点多,我和母亲又被关到另一个看守所。当我伴着昏暗的灯光,走在看守所里长长的走廊上时,我的心情沮丧失落到了极点。在家一向受宠的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关到这里。

那天晚上我受到了自修炼以来的最大考验,一时间前途理想,孤独与彷徨,人心翻腾中心灵受到巨大的冲击。当我坐在监室的地上时,心底突然泛起一股莫名的感伤,让一直强装镇定的我差一点流下眼泪。但此时我想起了师父,想起了法,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我不能让同监室的犯人看见大法弟子因怯懦而掉泪,所以我把已涌上眼眶的泪水强忍了回去。在孤独与无助中我度过了今生最难忘的一夜。

第二天,一位同修告诉我,她也是大法弟子,让我坚定正念,我当时备受鼓舞,一下就觉的自己不再孤单了。之后的几天陆续又被关進来好几位同修。我们彼此交流切磋,互相鼓励,我的正念也在一点点升起。还记的一位老年同修对我说过一句话:“助师正法是我们的使命。”“使命”这个词当时对我震撼很大。

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同监的牢头因为明白真相对大法弟子比较好,另一个牢头说我长的像她的外甥女对我很照顾,犯人都叫我小法轮功。在我人心凡重,正念不强时,牢头会讲一些她以前接触过的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狱中正念正行的事迹,她们都佩服大法弟子。正是由于前面的同修做的好,讲清了真相,开创了环境,后面的同修才没有受到太大的迫害。每次听她讲同修们正念正行的事迹,我心中都充满感佩,也坚定了正念。现在想来,那时正念不强,这也是师父借用常人的嘴在点悟与鼓励难中的弟子,我们的师父对我们是何其的珍惜与慈悲啊!

由于以前不精進,法没学多少,经文也背不下来,后来师父点悟我要坚定正念往前闯。一个犯人告诉我,以前有个同修总在早晨大家都没起床时炼功,日日如此。听后我又受到鼓舞,悟到只有正念正行才能解体迫害。那段日子和同修一起交流背法,给犯人讲真相,发正念,我的正念越来越坚定。高二会考的日子快到了,我平静的想,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学业前途全都不去考虑,就坚定正念,一修到底。就在我被非法关押十天后,我被放回家。事后才知道是家人花钱把我弄出来的。我向内找是由于刚被抓时正念不强,动了找家人托关系不正的一念,所以才给邪恶钻了空子。由此可见修炼人的一念是多么重要啊。

虽然那次被非法关押我有很多地方做的不正,但关键时刻师父的点悟,同修的帮助让我坚定了正念,闯过了这一关,不仅以优异的成绩通过考试,学业也没受影响。我回来后不久,母亲也堂堂正正闯出了看守所。事后派出所所长对母亲说:“法轮功可了不得,你们被抓后,美国、日本、台湾炼法轮功的都打电话,来信了,告诉我们别迫害你们……”我们回家后警察把抄走的存折,妈妈的工资卡都还给了我们。这次迫害刚发生时,当地同修在第一时间向明慧网揭露了邪恶,海外大法弟子的真相电话和真相信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正是由于这次海内外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才解体了迫害,这就是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

突破怕心、默默救度众生

上了大学后,在人心的执着和怕心的干扰下,我的修炼状态一度消沉、麻木,浪费了几年的时光。毕业后我悟到不能再如此消沉,决心精進。那段时间我什么都不做,就在家大量学法,渐渐的我感到神的一面在觉醒。因为从看守所回来后我的怕心一直很重,讲真相做的很少,我决心突破怕心从头再来。后来上班很忙,我就给自己规定一周要利用休息的一天讲真相,哪怕贴一个粘贴,发一份真相资料,我也要突破怕心从一点一滴做起。

我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书城,看书的人很多,我决定自己手写真相小卡片,到书城去发。每次写真相卡之前,我都选颜色漂亮的信纸,裁好后在上面工整的写好真相内容后再去发,同时正念加持真相卡。神奇的是我写常人的东西字很一般,写真相卡时字就很漂亮。刚开始去书城发时紧张的心怦怦乱跳,每次都左看右看,生怕被人发现,把真相卡随机夹在书里放在书柜上就走,就怕被服务员看到后被逮到。后来随着心性的提高,怕心的减少,做的过程师父也在给我打开智慧。一次去书城我突然悟到,把真相卡放在书的扉页,然后把书摆在最醒目的位置,这样不是更容易被众生看到,救度他们吗。以前怕心太重,这么简单的事竟没悟到。

后来我和母亲又借鉴同修的做法,把真相卡片贴在公交车的书刊上,效果也很好。一次我和母亲坐车,我将一个写有“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的卡片贴在公交书刊的第一页,几个中学生看到后都露出十分震惊的表情,三退的信息给他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为他们以后得度奠定了基础。

有一段时间我和母亲看到明慧网上报导监狱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我们决定写真相信。我们在信纸上用很大的字写上:停止迫害大法弟子某某某!有时信中也加真相资料。为了不给邪恶留下笔迹,每次我们都用左手写,而且每封信皮我们都智慧的用不同的笔和邮票写,然后穿插着到不同的地点投寄,尽量不被邪恶钻空子。不仅是监狱还有我大学的老师、日常生活中接触的众生,我们都给他们邮寄真相信,母亲还曾手写过真相内容。那段时间我们大概邮寄了几百封真相信。

经过一段时间的精進实修,怕心和顾虑心都有所突破,我开始面对面向世人讲清真相。刚开始只是以第三者身份劝三退(退出邪党/团/队)。后来有一次坐车,下车时有一个从成都来的女孩向我问路,我立刻悟到这是有缘人,应该给她讲真相。内心经过反复争斗,终于鼓起勇气以亲身经历向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她比较接受。这让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上又前進了一步。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也逐渐悟到我们的修炼贯穿其中。

我感到当我们法学的好、修炼精進时,我们周围的环境也圆容,真相也能讲清,世人也容易被救度;反之法学不好,修炼状态麻木时,周围环境不但复杂,讲真相中世人的心结也不容易被打开,众生不易被救度。我还悟到接触人讲真相的过程就是实修的过程,也是我们逐渐走出人的过程。我从小性格内向文静,受家人娇宠,还有任性以自我为中心的一面,身上有很多“八十后”(八十年代后期出生的年轻人)的个性,如冷漠、自私、高傲。以前上学时别人不主动接近我,我是绝对不会放下身段和人先说话的。后来在实修中我渐渐感到这种性格严重阻碍我救度众生,我决心去掉它,放下爱面子的心,主动联络以前的同学,在工作、生活中主动接近身边的人,抓住一切机缘讲真相。一次,一位与我十四年没联系的男同学突然邀请我参加同学聚会,我立即悟到这是讲真相的机会,马上赶去了。参加聚会的都是男同学,我也能轻松的和他们聊天,并借机劝三退。要是以前这种场合我是根本不会去的。同学说我比以前开朗多了,我是因为修炼了大法才改变的啊。

我感到当我们在实修中做的正,法学的好时,大法弟子纯正的言行,高尚的人格就在一点一滴中感染着世人。我刚毕业时给个人打工,老板是典型的“八十后”小青年,人虽然不错但思想中全是现代人吃喝玩乐的变异观念,说话时还有点口吃。刚到他那里时我就发出一念,我要救度与我有缘的众生,不允许邪恶利用现代变异的男女观念来干扰我。当时小店里只有我们两个青年男女,我谨守大法弟子的正念,平时端正自己的言行,工作中尽心尽力,一丝不苟。我的老板脾气比较火爆,身上都是年轻人好勇斗狠的毛病,平时工作中我就给他讲我在真相资料中看到的故事,用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来引导他,并给他做了三退,还让他看神韵晚会光盘。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在道德败坏的现代社会中与众不同,对我非常尊重。他很真诚的对我说:我是他接触的所有女生中最纯真善良的。在日常工作中我也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救众生。当我离开那里时,我惊奇的发现他口吃的毛病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好了,我想是大法弟子纯正的能量场纠正了他。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资料点的遍地开花,几年前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开始时工作忙,总认为资料点是母亲的事,所以很少关心。偶尔母亲让我帮助买设备、耗材我也认为是耽误了自己的时间。随着修炼的提高,尤其师父的经文《再精進》发表后我悟到,我和母亲也是个整体,应该互相圆容补充放下自我共同精進,把资料点办的更好,救度更多的众生。

去年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开始写修炼体会文章。以前总觉的明慧网离自己很远,只想从明慧网索取,从没想过投稿,总觉的讲真相更重要。一次与同修切磋中,她鼓励我说:“有文化的大法弟子应该拿起笔多写体会文章,今生有学历和文化不光是让你们在常人社会生存,也是大法赋予你们的能力,也有你们的一份使命在啊。”同修的话给我很大启发,回想自己从小喜欢看书,文笔还算可以,上学时老师经常把我的文章当作范文,我还获过奖。今后我要善用师父给予的这个能力,多写出自己的体会,在写文章中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对于我的工作我其实并不很喜欢,刚开始时甚至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个工作,当初选择这个专业时也是很偶然的,但后来我发现它能使我接触很多众生,能获得大量的电话号码。因此我除了在工作中面对面讲真相外,还发短信、打语音电话,并把有缘人的电话号码发给明慧网,不放弃任何一个使他们得救的机会。由此我悟到,修炼中任何事都是有深刻内涵的,并不是以人的喜好厌恶来安排的,在大法修炼中是以救度众生,成就大法弟子为第一标准的。不论是发传单,写信,收集电话号码,发短信,打电话,还是面对面讲真相写文章,大法弟子都在走向成熟中,用大法开启的智慧抓住一切机缘利用各种形式,春雨润物般默默的救度着众生。

在十二年的大法修炼中,我已从当初那个对修炼懵懵懂懂的少女成长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经过十余年的风雨历炼,如今我对大法修炼已经有了深刻的认识与体悟。不论在过去亿万年的轮回辗转中是沉是浮,或荣或辱,我们生命的归途始终由师父引领,万世红尘中与大法结下了神圣的法缘,如今大戏即将落幕,救度众生中我们该更加勇猛精進。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辛苦救度,感谢同修们的辛苦付出!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