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发好正念环境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在一个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情况下喜得大法。我当时身患多种疾病,医生对我的病没有任何办法,又由于青少年时期身心受到过很大伤害,使我怨恨心强,脾气暴躁,悲观厌世。就在我身体和精神备受痛苦无法解脱的时候,我有幸得到了大法,当看到大法书时我的心告诉我这就是我苦苦寻求的真理,这就是我要的高德大法。我当即就下定决心要学法炼功,什么也阻挡不了我。
  
回首得法以来十几年所走过的路,深感师尊的洪大慈悲,没有师尊的慈悲苦度就没有我,就是在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迷失方向走向反面的时候,师尊也没有放弃我。一次次慈悲的呼唤,给我机会从新唤醒了我,并拉着我的手一步步呵护着走到现在。我虽然知道自己做的很差,离师尊和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可是我还是在最后时刻拿起了笔,决心参加这次法会,旨在圆容师尊所要的,总结自己走过的路,证实法,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下面我从三个方面汇报一下我的修炼体会:

一、在法中归正自己
  
跌倒了爬起来,反思教训深感学法的重要,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
  
我由于走过弯路,思想业特别大,再加上旧势力的干扰,使我学法根本静不下来。为了学好法,我从通读改为抄法、背法。虽然刚开始背法时干扰特别大,头上象压了一个大磨盘,鼻涕眼泪一个劲流,很长时间也背不下来一小段法,但我在师尊的鼓励和孩子的帮助下,坚持下来了。在我刚决定要背法时师尊就把《转法轮》的每一个字显现得很大,放着金光鼓励我,并安排我的孩子帮助我背法,才使我能够坚持下来。

由于坚持背法,找到了很多自己以前意识不到的执着,心性得到了提高。比如,因为我的工作经常和客户打交道,在目前社会风气下滑,请客送礼成风的情况下,很多部门不送礼不给回扣就不办事。我所在的单位也是一样,我得法后知道修炼人不能要别人的东西,断绝了这方面的事情,几年来觉得自己做的还不错。可当背到:“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转法轮》〈第四讲 〉)我想我虽然做到了不拿不要,但原来我收的东西并没有送还回去。

对照法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学法不能打折扣。于是我和母亲商量后把家里卖房子剩下的三万元钱,全部拿出来和过去收客户的首饰礼品,一块送还给了人家。当时那人感动的直流眼泪,我说告诉他我不学大法做不到这一点,并向他讲明了真相,送了真相光盘,希望他能够得救。

我原来是一个争斗心、嫉妒心、怨恨心很强的人,而且由于家庭环境的影响从小养成了好享受、好虚荣、求安逸的很多坏习惯,和家人的关系搞得也很紧张。得法后我的心性有了很大提高,身体健康,脾气变好,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活,事事处处替别人着想,遇事向内找,用慈悲对待我的家人和周围的人。

我家在老家有一块房产,被一个本家亲戚独占,现在房地产开发价格猛涨,这一块宅基地少说也得几百万。为了独占房产,本家堂哥几年来总躲着我们,要是按我原来的脾气准定与堂哥打官司争房产不可。可我现在是大法弟子,拥有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大法,怎么能和常人争财产呢,我放弃了要房产的念头。后来在学法时又看到:“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 转法轮》)我悟到,其实那东西可能根本就不是我的,因为我们学大法的是有师父管的,谁能动得了我们的东西呢,所以也就谈不上放弃的问题了。我真正感到法理明白后去人心并不难。
   
在我被中共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多回家后,发现丈夫有了外遇,我努力清除情魔的干扰,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大法给了我正念和智慧。后来我找到了那个女人用慈悲真心告诉她希望他们断绝来往,这一切都是为他们好。此后我又主动和她来往,向她讲清大法真相,劝她做了“三退”。

随着我心性的不断提高,家人也有了很大变化,丈夫从一开始和他讲真相就骂人要自杀,到后来明白了真相主动要了大法护身符,并做了“三退”和郑重声明。我母亲从每天念大法好、真善忍好,到现在坚持每天听两个多小时的师尊讲法,八十多岁的人耳不聋眼不花,多年来没去过一次医院,没吃过一粒药。我的孩子,现在不管工作多忙都要看一会儿大法书才睡觉,非常高兴帮助做大法的事,总是问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她非常顺利的考上了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她喜欢的工作,一直稳定的干到现在。我们全家人沐浴着大法的恩泽。
  
二、发好正念环境变
  
我是北京的大法弟子,又住在邪恶集中的地方,我们地区“七•二零”以来被邪恶迫害的比较严重,特别邪党假借办奥运为名,集中迫害了许多大法弟子,我周围的很多同修被绑架、劳教、判刑,有的还被送往外地的劳教所、监狱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我也被邪恶多次骚扰,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心都翻出来了,怕心特别重。有段时间一听到电话响或敲门声就害怕,但我坚信一点,大法弟子不能离开法,一定要按照师尊要求的做。我每天除了听法、背法就是发正念,我想师尊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就是发正念,肯定特别重要。虽然我看不清什么东西和结果,但我一定要做好。我除了参加全球和本市集体发正念外,只要有时间几乎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在清除邪恶的同时,清理自己空间场的变异观念、各种执着心,慢慢的怕心越来越小,各种人心越来越淡,正念也越来越强。再后来我走出去到天安门和邪恶所在的公、检、法、司、六一零等部门近距离发正念也很坦然了。
  
几年来,我还坚持每天固定时间给我所在区的公、检、法、司、区委、区政府、六一零等部门发正念,刚开始有干扰,后来就形成机制,干扰也没了。举几个发正念的小事:

一次,我发现有几个社区出现了诋毁大法的邪恶宣传画,我当即在那里近距离发正念,我敬请师尊加持,宇宙中的正神助我,清除邪恶。我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情况,只感觉到这层空间突然刮起一阵狂风,地上飞沙走石,原本喧闹的花园一下没人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发正念。几处邪恶的宣传画,有一处第二天就没了,另外的也在同修的配合下很快被清除掉了。
  
另一次,听说一同修被某派出所恶警绑架,我马上帮助发正念,刚一立掌,就看见一个长的非常丑陋的恶警冲着我说:“你来干什么?”我当时正念很强用意念对它说:“我按照我师父说的做,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刚说完它就没了踪影。后来听说那位同修很快就回家了,还听同修说不知为什么迫害她的副所长问她:“你认识某某吗(提我的名字)?”那同修与我并不熟,也没有来往,可见世间的警察只是被另外空间邪恶操纵的工具,它们最怕大法弟子形成整体。
  
还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去的路上就遇到很大干扰,我们就一路发正念,到那里后继续配合发正念,清除当地邪恶让这里的众生赶快得救。由于婚宴要办几天,我们就住在了那里。可是中午吃饭都是十二点开席,我与同修商量不能耽误中午发正念。快到吃饭时我们借故离开了,找到一个空房间坐下来发正念。当时我发了一念,不许让人進来干扰我们,果然等我们发完正念才有人来。回去后宴席已散,我与同修在厨房吃了点泡米饭。第二天奇迹发生了,原本十二点开席改到了十一点。我与同修踏踏实实的吃完饭,稳稳当当的发完了十二点的正念。其实大法弟子不怕吃苦,吃不吃饭都无所谓,但我悟到,现在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为正法、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存在的,只要我们做的正,师尊就为我们做主,一切都会为大法开道。那次我与同修配合,使很多参加婚礼的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三、一切为了多救人
  
大法弟子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讲真相救人,我们学好法,发好正念都是为了多救人。我根据自己的情况选定了面对面讲真相,收集讲真相电话,用真相纸币形式救人。
  
我现在几乎每天出去讲真相,把原来骑自行车改为步行,只要不是特别远的路程,我都走着,出门时带着真相币、纸笔,临街的店铺,大型市场都有很多商户电话,我走到哪里就记到哪里,我还注意收集本地区和其它地区,六一零、办事处、派出所、社区电话、人名单等,分类整理后发往明慧网。
  
一次我在网上看到本市一同修被绑架,消息上只写了同修居住的小区名称。我想配合营救同修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是我出门先买了一张交通图,查到同修居住小区的名称后,打车就出发了。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发完正念后顺利的收集到了当地派出所、社区的电话,以及周围一个综合市场、一个大型建材商城的很多商户电话,发给明慧网。
  
几年来经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的世人,除亲戚朋友同事外,还有商人、离退休老干部、公安、军人、大中小学生、从外地来京打工的农民工、收废品的、捡破烂的,他们来自四川、新疆、海南、河南、河北、甘肃、深圳、广东、东北三省,他们中有信天主教、基督教、佛教、道教和练其它气功等各种信仰的人,听我讲真相的人,大多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讲真相一般都比较简单,走在路上发现有缘人先发正念,搭上话后几句话问清对方情况,如年龄、工作、身体状况等,然后说:“看你是个好人、善良人, 告诉你一个好事。”用正念把对方定在善上,让他不好的思想不起作用,让明白那面听真相,对方都会很关注的听你讲,之后我告诉他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保平安,法轮大法就是法轮功,电视上说的天安门自焚等都是造假,千万别信。举几个疑点,一般人都会马上认同,这时再讲大法祛病健身、教人做好人、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江泽民不让炼是嫉妒心,怕信真善忍的好人。对方听明白真相后我又问:“你是党员吗?上学戴过红领巾入过团吗?”问清后说:“再告诉你一个好事,共产党不信神,从四九年到现在迫害死八千多万人,文革砸了那么多庙,六四镇压学生,到现在又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天要灭它,咱们别和它沾边,赶快退出。你贵姓?有小名吗?我帮你起个好听的名字叫某某吧,你从心里声明把你入党、团、队时宣的誓抹去吧,保命,保平安!”听到这些对方一般都会同意并说谢谢,很多人还祝我平安。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自己,提高自己的过程。比如有一次和一人搭上话后,我说:“看您像教师,”他说:“我是公安局的。”我当时怕心就上来了,赶快发正念清除,可他又告诉我他全家都是干公安的,孩子还在中央某重要部门工作。人心告诉我讲不成了,这站在马路边上,摄像头底下,给一个全家都干警察的讲真相,我张不开嘴了,我在心里求师尊加持我,最终在师尊的帮助下,正念战胜了人心,我说:“您是干公安的,有一个事我得告诉您,知道法轮功吗?”然后我把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和大法的简单法理,目前在全世界洪传的情况讲给了他。他听后告诉我,他在几年前利用工作之便还保护过大法弟子。我借机说:“您是好人,还有一件好事要告诉您,听说‘三退’的事了吗?没有人要打到共产党和反对政府,是天要灭中共。”我又把古今中外的预言向他简单说明,并告诉他:“您干什么工作都没关系,是让你把对它宣的毒誓解除保平安。”听到这里他说:“你这么说我能接受。”我马上说:“给你起个名字叫平安,退出保平安吧!”他点头同意了,走时还和我握手告别。
  
还有一次遇到一人刚一讲真相,对方就说:“别说了,我亲戚就是炼法轮功的,满处发传单被抓起来了,家里人跟着倒霉,我们还得帮他管孩子。”我没有被对方的话带动,先和他说些别的,知道他信佛教,然后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您的亲戚可能有点着急,但没有错。打个比方,有一些人要砸您信的佛像,毁您读的经书,您是不是得保护您信的佛像和经书呀,是不是得告诉那些人你们这样做不对,要遭报应呀。”我还夸他有善心,帮助亲戚的孩子,他听后态度马上缓和下来,之后我给他讲了大法弟子为什么要劝“三退”,他马上同意退出了。
  
再一次是到一个宗教居士家讲真相,一進他家门我就头晕,象有什么重物压着,发正念也不起作用。后来我集中精神发出一念,“我师父是来正法的,宇宙在解体,大穹在重组,每个生命都得同化大法才能有未来。我是大法弟子是来救人的,让我救的人在不受任何干扰下自己选择未来。”此念一出,形势马上发生了变化,我头不晕了,非常顺利的给他家里的三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还把大法护身符和《九评》送给了他们。
  
最后我还要说明的是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在讲真相过程中,遇到的很多人都看过大陆同修发的资料,也有很多人在美国、韩国、泰国、台湾、香港、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旅游时看了海外大法弟子发的真相资料,给我讲真相打下了基础,借此也向海内外同修致谢。
  
通过总结自己,感到我与师尊和法的要求,与精進同修比还有很多差距。今后我会努力做得更好,精進,再精進。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