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承担资料工作八年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

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大法弟子们几乎都被非法关押过。不管时间长短,几乎都受到迫害。那时我就有个想法,我不去公安局、什么看守所、劳教所的,我永远不走那条路。甚至公安警察都不许和我打照面,他们不配抓大法弟子,因我是修大法的,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能去公安局那些地方呢。那是关押犯罪人的地方,我不是罪人,我是好人、最好的人。因为我这一念就定下了我今后的修炼路。真的是从未与公安打过照面。

在二零零零年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流离失所,这方面我没做到全盘否定。刚开始流离失所,恶人不断的追我,他们从未得逞。我走过几个地方都是我前脚走,随后他们就到。都是慈悲的师父保护,我有一念让他们找不到我,他们找不到我,气急败坏,疯狂的追击,并下令找不到我决不罢休。他们的疯狂叫嚣让我感到可笑,在我这普通老百姓身上下大功夫不值得,可笑至极。我心中暗暗对师父说:“绝不让他们得逞,我要在外边证实大法、洪扬大法。”师父看到了我坚定的心,就时时保护我,直到我走到今天。

一、承担做资料工作

二零零零年我在一家毛衣厂工作,同修经常给我送真相材料、《明慧周刊》、经文等。我得到材料如获至宝。周刊中的内容我一点不落的看,那时我就能体会到正法的進程飞速发展,更愿意看同修的切磋文章,尤其看到流离失所的同修发挥的作用,承担做资料的重任。我就问自己:“你还是修炼人吗?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大法受难、师父受攻击、大法弟子被迫害、众生受蒙蔽,流离失所的同修都能承担重任,而我为了自己这不是私吗?师父让我出来证实大法、洪扬大法、救度众生,让我们修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想到师父的法,我也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应该承担起一项大法的工作。我这一念师尊看到了,就按我的意愿安排了我的路。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安排了我做资料的工作,这个资料点儿负担范围比较大,师父的讲法、经文要做三百多份,周刊要做五十多份、每周的真相材料要做几千份,周刊、讲法要捡页子很麻烦,而资料点儿就我一人,白天还要上班。那时用的是复印机。由于我信师信法,愿意承担这项工作,从未觉的累、也没有怨言,工作起来特别顺利。基本上每天做资料,中午下班就开始做,快到上班的时间就吃点饭,那时的饭特别简单。晚上都要工作到午夜十二点后,发完正念休息,找时机学法。那时是严格要求自己,是时时用大法对照自己,我一身轻。炼功时经常觉的没有身体的玄妙的感觉。

我在印刷厂工作,我从不与常人拉家常,厂子里的人说三道四、东家长、西家短勾心斗角,还不断骂街,开始时我受不了,后来我心态平静下来就好了。社会就败坏到这种程度了,人们不骂街不说话,张口就骂街。后来我连听都不听,心里总是背法或发正念。说话就讲大法好,去掉了人们对大法的迷惑、误解,当时有三个人得法、炼功。后来我走了,她们就不炼了,可是她们心里一直装着法。

常人特别佩服大法弟子。那时我计件工资从未耽误过大法的工作。老板总想让我成为他们的工人,多次找我商量我没答应,因这样我有自由,不耽误证实法的工作。同时我还担任传递资料的工作,做完我还要送出去,要送两个地方往返需要二十多里路,很辛苦,但是一想到师父、想到被关押的同修,什么不好的心都没了。

有一次心性没守住,就反复的过关,给同修送资料三次才送到。同修有事没法通知我,第一次没人,我就心里不平怨同修,心里上下翻腾,这一怨就觉的很累,我没修自己,没找什么心。第二次又扑个空,不但没警觉,怨心更大了,还很生气。第三次又是同样,我这才想起找自己这不是去我的执着吗?怨心、怕苦怕累找到这些心后,脑中想起了师尊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瞬间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解体了,心性得到了提高。在传递工作中我们按照师尊大法严格要求自己,理智智慧的做,经常换地方接交资料,每次和同修见面都切磋一会儿,然后定下次的地点,而且我们保证在这过程中绝不出现差错,所以平稳的走了过来。那时我虽然时间紧张,但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我都五十岁的人了,但根本不象,经常有人问我三十几了。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都是师父给予的。

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多次有惊无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做什么,另外空间的邪恶是非常清楚的,有一次,我住的是同修的房子,后来同修盖了新房子,我们全家就住了進去,平时就我一人在家。那时邪恶把同修当作重点,我们住進他家后派出所猜测我是学大法的,就多次找我办暂住证,师父的安排,我们都没在家。有一次刚下过雨第二天,我住的地方出现了警察蹲坑,第二天早上,我开门上班一看门口的脚印把地踏平了,一堆儿烟头,我一数有十七个,院墙的腰沿上蹬的都是泥,想跳墙头進屋,是师父挡着。看到此景我脑子轰一下,马上心想,感谢师尊的呵护,是邪恶進不来屋。我在屋里做了一夜资料,不开灯,在地上做,炕沿底下,就借着复印机的小亮光做,有大问题就打开手电照。通过这次使我更增加了信师信法的信心,师父对我特别的呵护。此后我特别重视给资料点发正念。此后警察从未到我这儿过来。我们的资料点师父时时保护,协调的同修特别重视,邪恶怎能、怎敢动的了?

二、 学电脑、学打印

我复印的底稿都是同修在四十多里外送来,往返要八、九十里路,我看同修太辛苦了。我就心生一念我要自己独立就好了,给同修减轻负担,让同修多学法。二零零四年冬老家来了同修,看我们资料需要量那么大,建议我去东北学电脑、她也学。我想这是师父的安排。我说:“行,早独立早给同修减轻负担,可我有一个困难,没钱买电脑、打印机”。同修说:“师父会安排的,我们一块去”。过些日子我们一块去了东北。开始学电脑,干扰特别大,脑子一片空白,同修说什么听不進去,还发高烧象重感冒一样。同修说要发正念,他们学时也是干扰大。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学会,天天发正念,一些基本知识都学个大概,打印熟练些。要回来时同修说:电脑、打印机已准备好。我真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我回来后准备打印《九评共产党》,总觉的没把握。技术同修来了,又告诉我一些,我心里有了底,很顺利的开始打印。那时是简易的,这又是师父的安排,为让我打印熟练而来的,以后所有的书、资料全部能打印。而且我做的资料效果非常好,我有了欢喜心,协调人也有了欢喜心。他经常出去切磋,看别的地方资料都没有我们的好,就说你们做的资料都比不上我们的资料。协调人和我说了此事,自己不但没警惕,反而还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了不起,比别人都强。此后资料的质量开始不好版面不干净,不是这个问题就是那个问题,持续一个月,总协调同修传递资料问我怎回事,效果不好,你要找一找自己。我才醒悟:“起了执着心,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找到后我马上与协调同修切磋,同修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自己有什么本事,都是师父在做。认识到资料点的同修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今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

三、 做资料、购耗材

到二零零六年,购买耗材的同修受迫害,资料点儿的工作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既做资料又跑外。由于太忙我只好把工作辞了,要做的东西也多了,《转法轮》、《九评》、周刊、小册子、传单、年历、光盘贴、灌mp3、包括购买,还经常写真相信。后来真相信就停了,由于工作量太大,经常夜里一、二点钟睡觉,学不上多少法,人心越来越多,就感到太累,希望有一个同修進来帮助一下,我好多学学法。可没有人来承担,这样一来,我就感到担子越来越重,当时没悟到停下来多学学法。就一直坚持着,到了年底,可是执著心越来越多,经济迫害又严重又不能工作,执著利益之心也出来了。又不知向内找,怨心、指责、争斗心、妒嫉心、争强好胜的心,一大堆的人心全都有了。老家同修来了也不知道找自己跟同修争斗,说同修坏话。又怕被人瞧不起等等,人心太多被旧势力封的死死的,返不出本性的一面就没有了正念。到了二零零七年夏,身体出现了病业状态,胃胀的吃不下东西,也不排泄,身体越来越沉。意识到了自己修炼出现了严重问题,每天脑子反的都是邪念、杂念,正念不起来。

没有了正念、学法心不静发正念倒掌,同修提出来还生气。一下变的哪都不好了,同修为我着急、甚至许多同修不理解,怎么一下变成这样了。面目也老了很多。这时旧势力也封闭我,什么法会我也不知道了、同修也不上我这来了。我痛苦极了,外求的心挺强,想让同修帮帮我或放下资料点的工作到外地学学法调整一下,可是又无人接我的工作。我每天又累又苦。

资料做的不顺利,经常出现问题。今年三月神韵光盘出来后,要求很严。第一批封袋设计是同修的孩子设计的。让我做时就交代哪也不用动。因同修开厂子打印完后上机器上焖,由于尺寸不合适,废了很多,同修对我意见特别大。说三道四还跟我发火,我的心好几天过不去,心想不怨我呀,你们设计错了。又没有找自己,我有怕人家指责的心、愿意听好听的,其实就是怕人瞧不起。后来与同修切磋,是妒嫉心。由于当时认识的不彻底,又做第二批。这回我十分小心先做一百份拿过去,同修第二天跟协调人说又错了。同修家里来两个流离失所的同修也大量的做资料,流离的同修把我说的挺重的,说这样人还配做资料,就得我们做,你们当地资料点等于黄了。还说了很多不在法上的话。我从外边回来去协调人家里,他问我怎么又错了?我说不可能。我就回去打开电脑,一量尺寸一点没错。后来我明白了,是邪恶操控同修,要想在我们的资料点下手。我认识到问题挺严重,是因我长期状态不好,邪恶要破坏我们的资料点,想换一种方式破坏。于是我立掌发正念铲除邪恶的计划,不许利用同修。我们的资料点是师父安排的,是金刚不动的。这朵花已经绽放八年了,在这八年中师父的时时呵护,凝聚着多少同修的心血与付出,救度了无数的众生。有多少可歌可泣动人的事迹,虽然我们看似平凡,可是在另外空间是轰轰烈烈的。

然后我就找自己,邪恶为什么钻空子?如果我状态好它敢吗?自己决心把状态调整过来,让我们的资料点不出一点问题。念一正,过几天他们就走了。其实他们在我地已经起到了不好的作用,在同修间起间隔、互相指责。是师父及时给归正了我们的场。

到了六月份,我家来了一名流离失所的同修,看我的状态不太好也看出了我的执著,她说我看你自卑、消极瞧不起自己、也怕被人瞧不起,是信师信法出了问题。我一听大吃一惊,还真是,总说自己不好、不行。修的差没法跟师父回家,脑子经常出现坏念头、甚至经常出现不敬师不敬法的坏念头,很苦。我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问题。我立刻立掌发正念,铲除那些旧势力打進来的坏念头,一切不符合法的念头全部清除解体掉。增强自己的主意识,自己是顶天独尊的神、是伟大师尊的弟子、没有任何生命能比的上。状态好多了。纽约法会西人发言稿《去掉沮丧心理认识到自己配当大法弟子》,我看后对我又是一次触动。我豁然明白了我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了,几年来总认为自己状态不好,瞧不起自己,是不信师不信法,我现在有了正念,明白了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状态就好了起来,身体也好多了。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让我赶紧跳出旧势力的框框,去掉自卑、消极、怕被人瞧不起的心,跟上正法進程。

请师父放心、同修们放心吧,今后我会越做越好,紧跟师父,在正法的最后日子里,勇猛精進。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努力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尊!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