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讲真相 劝退不成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面对陌生人讲真相,我一直没突破。在同修的激励下,试着讲了。下面是一点经过与体会。

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家在南方的老大爷,参加过红卫兵。我跟他讲文化大革命等历次运动,中共迫害死中国同胞八千万,八九年天安门打死很多学生,九九年为了给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编造自杀、自焚等假新闻,挑起不明真相的民众的仇恨。讲到这他说不和我聊了,就走了。

向内找到了很多心:求他明白的人心,心态不稳,没做到堂堂正正的祥和的去讲,自己的怕心勾起了老人家在文化大革命时邪党给他造成的恐怖回忆的怕心,老人才走了。

遇到的第二个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我先问她去哪啊,做什么工作啊,问她什么学历,叫什么名字。一说一答的都告诉了我。当问到听说过退党团队保平安吗,入过党团队吗?她说没入过。我感到她没说实话,就给她讲中共在文革时,在六四时,在迫害法轮功时用谎言暴力欺骗民众,迫害了那么多同胞的事实。还讲了贵州藏字石上出现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宣誓入邪党就在额头打上了兽印,抹去兽印,主动退出才能在天灭中共之时平安,不做陪葬人。最后问她入过什么,还是不说。我有点失望的说我讲的不好吗?她说讲的挺好的,口才很好,她说她啥也不信,就信自己。我当时很迷茫。

她显然被中共的无神论洗脑了,我也有求她退出执着结果的人心,强调人的口才证实自我的人心,学历比她高点的在人之上的欢喜心,没有顺着她的执着和感受,自以为是的滔滔不绝的讲的显示心。抱着这么多当时不易察觉的人心,哪有慈悲和正念啊?写到这想起了师尊的话“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难怪我没达到最佳效果。

遇到的第三个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我问她:阿姨在什么地方上班啊?她没正面回答我,带着戒备的心理眼睛上下打量我一番,慢慢的说了句快退休了。我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不说话,脸扭到一边,一看这态度,我心里被带动的有点不高兴(这已经不对了),但都开了头了还是要讲下去,于是讲了中共在文革时,六四时,迫害法轮功时用谎言暴力欺骗民众,这回讲到活摘器官的邪恶。这时她冷冷的说了句,你是干啥的。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是为了救人,不是参与政治,就象南亚大海啸一样,当地的土著人告诉观光客要海啸了,危险来了,快往岸上跑吧,人们还说土著人影响他们看海上白浪由远及近的风景,结果顷刻间,人们被巨浪卷走。我还讲了藏字石。当时用哀求的口气说我给你起个化名退了吧。她不耐烦的说,你和我说这些没用。我当时也有点起人心,但嘴上还是说,我要是没说明白,以后你再听听别人是咋说的,我先走了,阿姨。她仍旧侧脸对着我。我失落的走了。走到路对面我回头看她时,发现她也在看我,那眼神中好象透着明白那面的感激。我想可能旁边有人她可能是政府部门的有顾虑心,才表现的那么冷漠。希望再有别的同修能把她讲退了。

这次总结,善心不够,总想快讲完的急心,快离开那里的保护自己的人心,总是执着自我的感受,易被常人的态度和表现带动,其实那都不是他们真正的自己,而是他们后天形成的观念与业力邪灵等因素的表现。师父当年讲法都不感受学员当时的思想业力的表现才度了我们,我们今天助师正法救众生也不应该太在意常人不正的表现才对。忘记了表面是我们在求得常人明白真相退出邪党,而实质是我们在救他们走入未来啊。

遇到的第四个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入过团队。也没说同意不同意退,刚想和他多说一些中共的邪恶,他却飞快的跑到我身后两米远的地方了,原来这时我身后来了一个人,影响了他。我又走近他,我问他我像坏人吗,他笑着说你别和我说话就行。他还是躲着我往人群里走,我由于有顾虑心没敢走过去再讲。

找自己,我有个观念认为一对一的讲安全,要是旁边人多了就不安全,有怕心,不能理直气壮,有一种偷偷摸摸的怕旁边人听见的人心干扰,所以小伙子才那样的表现,没完全放下自我,救人的心不纯净。

遇到的第五个和第六个人,他俩在路边一起挖沟干活,左右都没人,也没起啥心,很顺利的就讲退了一个,另一个什么也没入过。让他明白了大法是佛法,是被中共迫害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将来有灾难时明白大法真相和三退的好人能留下来,看得出他们很高兴。

遇到的第七个人是在晚上,路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站着,我问她公交车在这能坐吗?她说能。我又问他听说三退保平安吗,她说上学入过队,早退了,我说不是它让你超龄自动退了,而是我们主动退的,不与它为伍,给你起个化名叫美丽退了吧。她说行。显然她明白真相,要么看过资料,要么别的同修讲过,只是不知道超龄退和主动退的区别。

通过面对面的讲真相,暴露了我许多修炼的不足。人心多,放不下自我,善心不够,正念不强等修炼状态的好坏都决定着能不能开口讲真相和能不能讲好真相。最重要的是没按师父的要求做到无私无我。总是强调我要干什么,我认为要咋样说效果好,不注意听真相的人的感受,没顺着人的执着去讲,这种带着很强的我,就达不到效果,而把自己放在法中无私无我的简单几句却能把人给救了,这超常来自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力量。

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一切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同修整体在做。每一个被救度世人的背后都渗透着多少师父的无量慈悲,多少同修默默无闻的正念正行的付出。十一年来人们心中的偏见,误会与冷漠在我们整体的善心与善行的感化下,渐渐溶化了,人们开始清醒的认识法轮功了。自己只是起到了一个传递的作用,还要抱着纯净的心态才能传递好大法救人的信息。自我那点肮脏的东西,在伟大的师父面前,在博大的大法法理面前都不配存在,是我们最后必将修去的不符合新宇宙的东西。是后天形成的这种为私为我的东西干扰我们救人,干扰师父正法,我们不承认它,不要它,最终修没它。

一点粗浅的认识与同修切磋,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希望我们都能在大法中归正,在修去私心的同时,真正的放下自我,做到无私无我,形成强大的整体,完成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