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坚信大法 正念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六十二岁了。儿时小学一年还没上完;长大成家后,长期被病魔缠身,什么也做不了,天天等着这口气断。一九九六年天降大福,我得大法了,从此无病一身轻。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十几年来从不动摇,虽然识字不多,但每天坚持记几个,走路、吃饭、做事,每天睡觉前,都要把今天学的记在心里。两、三年的时间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才能把大法书结结巴巴的念完。如今,我已能流利的通读《转法轮》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大法遭到了迫害,世人都被谎言蒙蔽着,特别是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挑起了世人对法轮功的仇视,使一些世人对大法犯了罪。为了救度世人,了解大法真相,从谎言中解脱出来,我开始走出来,向世人讲清真相。

刚学讲真相时,人心放不下,有勇无智。向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几年来,我九次被公安邪恶非法抓捕、关押,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走脱。

一次,我和同修刚走到一个丁字路口,看到路边坐着一男一女,我们双方已搭上话,世人接过我们的真相资料。这时,我们身后突然冲出两个恶警,强行带走我们,关在一个大院后面的一个杂乱屋里,一天两夜没人管。后来就在原地非法审问我们,我们谁也没答一句话。恶人逼问:“资料哪儿来的?谁是你们的头?再不回答就把你们送走,判你们坐十年八年的牢。”我没有动心,我心中只有法,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谁也别想动,谁说了也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很多众生还需要我们去救度,我一定要出去。这是二零零一年的初冬,大概在这里关了四、五十天左右。在这期间,我还不断向值班警察讲大法的美好,讲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公安内幕一手导演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一天中午,没见到有人放哨,我走脱。半个月后,我才打听到,跟我结伴讲真相的同修被非法判刑。

两个多月后的一天中午,我带的资料已发完,准备回家,我又被跟踪蹲坑的人绑架,我不断求师父,不停的发正念,不到三小时又走脱。

从此,我更坚信大法,在法中不断归正自己,磨炼自己,四季如一的天天走出去讲真相,做我们大法弟子应做的事。多年来,装资料的背包带扣不断磨破,换了又换。今年夏天比往年热,我的脸、胳膊、手、脚晒的一板黑,还经常起皮、发烧、起泡。衣服经常往下滴汗水,头发顺着汗的趴在脖子根,粘在脸上。同修们一看到我,乐的只喊我“黑姐”。

我每天出门讲真相,一般每天讲退十七、八个,或二十五、六个人,有时差一点,只能劝退四、五个,有几次还劝退四十多人,讲真相和劝人三退是个很耐心细致的活,一定要心平心静,不带任何求心,顺其自然,看准对方,一分钟、五分钟、半小时就说退了。

我每次出门讲真相总是一脸微笑,不管遇到什么人,都是笑脸搭话,问长问短。搭话时经常说:

一看您就是个有福的人……
大哥,身体多硬棒,一看您就是个勤劳人……
姑娘,你肯定是个有知识有学问的人……
大妹子,长的多好!……
看到老师站在校门外,就说老师有文化,又懂理,这本小册子您一定喜欢……
一副好福相,一定是个当官的,做大事的人……
师傅手艺巧,赚点钱多不容易,好辛苦吧?……

别的同修问我:“黑姐,你咋那么会救人?”我微笑着回答:“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我们做这么神圣的事,师父和正神在看着我们呢!也在帮着我们呢!”

多年来在向世人讲真相中,也常遇到考验和魔炼心性的事。一次,和一个年轻人说了几句话,他就横眼瞪着我:“滚过去,少来那一套。”我微笑看着他,他又说:“还不滚?”他当着大伙的面越骂越凶越难听,旁边有人听不下去了就说,人家是个老人。他对我的态度不好,我不放在心上,因为我们今天所做的都是师父所要的,救人是我们的责任选择。我理解师父的话,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选择不是慈悲。和我在一起的同修看他对我也太过份了,就对他说:年轻人,别骂了,以后你会明白的,她是为你好……。

有一天,又遇到一个老人,独自坐在公园的花坛边,手里拿把扇子,我热情的叫了声大哥,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和他拉起了家常:物价又在涨,今年灾难又多。他也挺随和,说着说着我就递给他一本《九评共产党》。他接过去立刻翻了脸:“法轮功给你多少钱?” 我平静的回答:“没人给我钱,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以前得了一身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一分钱没花。我给你书看是想叫你明白真相得福报,过上好日子。我们都辛苦了一辈子,共产邪党给了我们什么?”他听后也不生气了。

记的前几个月,在市郊一个公园讲真相中,一个便衣就坐在我身边,当时我不知道,我正起身,便衣一把抓住我的手,我象对老朋友一样说:你放开我,抓那么紧,去哪儿?我跟你走行吧?到了派出所,三、四个人象审犯人一样审问我:“叫什么?住哪?你把那个同伴说出来。”我象往常一样,笑呵呵的不理。他拿出我包里的资料,问从哪来的。这时我开口平静的说:我想坐一下。后面的警察推过一个凳子。我坚信师父就在我旁边,坐下后,我认真的说:“你看我这么大年纪了,都是养儿女的,我也把你们当成我的亲人。说句实话,法轮功就是教人做好人。如今,好坏你们分不清了。天灭中共,你们以为是说着玩的。”一中年警察手指着我:再胡说,把你关起来。我回了一句:“那么多大法弟子你们关的了吗?你们也应该给自己留条后路。”我又接着讲自己:“我围着机器三班倒,上了三十多年班,如今厂也没了,每月退休金就那点钱,还要养着下岗失业的孩子。你们不去抓真正的坏人、对恶人不抓不管,翻着花样专抓炼法轮功、做‘真善忍’的好人。你说这叫什么世道?还靠人民养着你们?”我不停的讲,讲着讲着,这时我发现只有一个年轻警察了。他看看我,又摆弄他的手机。我转身就走,走就走了,我怕你什么?不管到哪儿,我是修大法的,我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其它我什么也不想,就这样,我又走脱了。

通过这十年的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我深刻体会到不管大法弟子遇到什么样的魔难与危险,只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没有闯不过去的关。但是我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的很远,与同修相比还有很多不足,今后我要更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行恶不止,救人不停!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