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揭露当地迫害 不辱使命

在组稿揭露迫害过程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

伟大的师尊您好!
全世界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过辅导员,九九年迫害初期就走出来证实法,被非法判刑,在狱中遭到残酷迫害,在高压下曾一度违心妥协,但不久就在狱中发表严正声明,和同修一起反迫害,从此无论在什么严酷的环境下从未动摇对大法的正信。伟大的师尊不放弃每一个弟子,在修炼的路上指引着我,不断的点悟着我,感到师尊时时就在身边,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每走一步大法的法理就展现在眼前,在师尊的呵护下坚定的走到今天。

二零零三年,我解除冤狱后,通过几个月的学法,很快汇入到正法洪流中。开始做真相资料,后来编辑真相资料。目前我在本地区主要是编辑本地真相资料及协调组稿项目。编辑本地真相资料方面,去年网上交流法会,我已经比较详细的交流过了。以下主要向师尊汇报我几年来在协调本地区揭露邪恶和我自身修炼体会。

揭露迫害,形成整体

二零零九年三月明慧网发表了《罪恶的劳教制度 邪恶的劳教所》的文章。文章中倡议大陆同修写出被劳教的经历,揭露邪恶。我们悟到随着正法進程,需要在整体上揭露邪恶,也是彻底解体它的时候了。

我们地区属于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区,但揭露迫害做的并不够。以劳教所为例:仅本市一个劳教所非法关押过的大法修炼人就达一千人次,但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人数不到百人。通过与协调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师父从二零零三年发表对学员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以来,一直在给我们讲揭露邪恶的法。大家觉的需要通过协调、配合,让同修们都能拿起笔来整体揭露所遭受迫害的经历。很快有些区开始组稿发表以区为单位的揭露迫害的文章。但大多数区没有动,主要原因在于对整体揭露邪恶的认识不足,存在着很重的怕心,认为曝光出来会再遭迫害。整个过程被拖缓了。

二零零九年底,西班牙国家法庭做出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五名邪党高官。此事对我有很大的震撼,特别听到西班牙法庭通过几年的调查取证而做出裁决的事情。其大量的取证材料都收集自明慧网的报道。仅联合国就收集了一千多例迫害法轮功的案例。有了这些案例,海外同修不断的坚持讲真相,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送上了法庭。在迫害期间能收集到这么多案例,向国际社会提供第一手材料,这正是大陆同修十多年坚持不懈揭露邪恶的结果。这一点深深的触动了我。

然而,揭露迫害的工作任重而道远。我们和协调人在一起進行了交流。我们请做的比较好的区谈体会。通过交流,同修们看到揭露迫害的重大意义,从而大大推动了本地区整体上揭露邪恶的進程。

由于在明慧网上已曝光的材料有的信息不全,有的达不到曝光、震慑邪恶的要求,我们就分别找各区的同修来甄别、修正和补充,同时收集新的材料。为了保证材料的真实性,我们还進行了相关采访,例如在揭露本地区一个监狱的罪恶时,我们对本地出来的同修几乎都做了采访。有的还反复采访,比如:有位同修在监狱被非法关押了七年,我们采访时,她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们多次和她一起交流,鼓励和启发她,我们一点点的问,她就一点点的回忆,后来她揭露出许多恶警的材料和名单。我们在收集的过程中,尽量使材料真实、准确、写出来的文章才更有力度。才能起到震慑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作用。

迫害是大面积的,涉及到每一个学员,于是我们提出请同修们:

一、每个人都站出来揭露邪恶,能动笔的动笔,不要求文笔,主要写清楚迫害事实,要有时间、地点、(如:某监狱几监区)责任人的姓名,越详细越好,以便执笔同修全面了解情况。不能动笔的,则口述整理。

二、了解黑窝内整体情况的同修,要形成文字,如:黑窝的头目,最邪恶的警察名字,迫害同修惯用的手段;自己在黑窝看到或听到同修被迫害的情况,特别是致死、残、疯被迫害严重的同修情况,并尽量提供受迫害同修的照片。

我们有一个地区学员很多,被迫害的学员也多,材料整理起来有难度,我们就把现有的材料形成一个草案性的框架,由协调人拿到各学法小组去征集意见。这一举措效果很好,时间不长在学员中就收集到五十多份新的材料,网上收集的大多数材料也都做了补充。统计后被迫害同修名单人数翻了一倍还多,这个区的揭露材料成为本地区最全面的一份,在明慧网上发表后,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否定邪恶,天清体透

揭露过程也是帮助同修走出来证实法的过程。我们地区有位“七﹒二零”前辅导站的辅导员同修甲,迫害开始后他遭到严重的迫害,在压力面前他妥协了,被邪恶利用去转化其他学员,造成了很不好的负面影响。后来同修甲虽然回到大法中来了,也在做着三件事,却一直有很沉重的包袱。师父的《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发表后,他在明慧网上看到新经文非常振奋,当看到师父讲到大审判时,天目中出现了自己被捆绑在鲜红的耻辱柱上。他对我讲起此事时说:我否定了它,这是旧势力的安排的,师父都不承认它,我为什么承认它?听后,我感到不是那么简单。

不久,在一次交流中,一位老学员同修乙又讲了一件事,他认识的一位女同修,一天在天目中看到同修甲跪在鲜红耻辱柱前被审判,这位女同修并不认识同修甲,她很着急的找到同修乙让他转告同修甲赶快走出来。就此事我们与同修甲在法上進行了交流。同时俩人看到同样景象,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心中很为同修甲着急。那时我们正在整理本地区一个黑窝的揭露材料,同修甲也正好是在这个黑窝遭到的迫害,他虽然也写出了自己被迫害的经历,但同修认为并不深刻,认识不到位,我们认为他应该从新写,并单独在网上发表。

之后我请他来到我家,完全站在为他的角度上与他交流。我说: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并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行了,而是行动上一定要把邪恶对你的迫害曝光,认识到自己所做的那些不该做的事,在法上归正自己,这才是真正否定它。并转告了同修的话:与其将来受到审判,不如早些把它揭露出来洗清自己。通过交流同修甲很快认识到此事的严重性,并感受到同修是在帮他,为他好,当即就在我家从新写起揭露文章,一直写到晚上。

当时我心中有些担心:如果他心态不稳,不是从内心想写的,会不会出问题?我正在电脑前做事,这时同修甲走了过来,非常轻松的说他写完了,并象看透我的心思,拍拍我的肩说:别担心我已经看到了。

后来同修甲的揭露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后,我问他有什么感受,他说师父太慈悲了。通过这次揭露邪恶,他本人在修炼上有很大的突破,清除了自己的空间场大量邪恶因素,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归正到大法中来了。同修甲站出来揭露,给当地同修很大启发。大家悟到,我们只要遵照师父的法去做,揭露迫害是制止迫害的有效手段,与受迫害并没有必然联系。

通过一年多的揭露迫害,很多同修深有感触的说:写出个人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后,真的感到是天清体透,自己整个空间场都纯净了。现在是每当揭露文章发表出来一篇后,都会有同修转交过来许多补充材料,唯恐网上漏掉了自己。目前我地区在对揭露迫害在认识上有很大的提高,使我们这个项目做的越来越顺手。

相互配合中学会宽容大度

在做项目中离不开同修之间的配合,几年来在和同修配合中去掉我许多人心。我负责协调组稿,和一些有文字能力的同修配合。过程中我显现出急躁心、坚持自我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怨恨别人的心,通过在这个环境中的魔炼,我慢慢修去了不少这方面的人心。但是长期养成的观念不是几次过关就能改变的。在常人工作中我一直在公司管理部门工作,习惯别人听我的指挥。我这些习气把它带到修炼中来对待同修,总感到自己有主见、办法多,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处理事情武断。一次同修说,是听你的还是听法的。我才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的心已经很突出了,如果不向内找,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会钻空子,放大这些执著,使人心膨胀自己都意识不到了。

我在与同修配合中,一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就爱抱怨。一次得知被非法关押在当地劳教所里的同修都不放弃信仰,外面“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要到劳教所去办“洗脑班”。我们准备做不干胶,编辑真相信往劳教所寄、门前去贴。同修丙是从这个劳教所正念闯出来的,大家商量让他写揭露材料。他也答应了。可是再三催他却迟迟不交稿。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我就让另一同修写出来了。对此事,我一直对他“耿耿于怀”,抱怨他对证实法的事不用心,心想再也不找他写稿了,并对其他同修说,指望他只会误事!给同修心性过关上加大了磨难。

一次要采访一位多次被绑架同修的家人,同修丙带我们去了同修家,可同修家人不欢迎我们去,差点把我们拦在门外。第二天同修丙带我们去采访一位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由于干扰,他告诉的采访碰头的地点我们找不到。于是,我们临时在电话中约定一个地方碰头,改变地方他又要去联系,还要顾及我们这边,两头跑。我们在等他的期间发现有两个人和一台小车(车里还有人)在跟踪我们,我们赶快离开约定的地点,打电话通知同修丙不要去那里了,他说已经到了,他还没有过街,发现是公安一处的人在那里。我叫他赶快拔掉电池,另换地方。在街上转时,无意中碰到了同修丙,说好再换一个地方碰头。就这样我们在街上边发正念,边找地方,转了几个小时,才在一家咖啡店坐下来,成功的進行了采访。

通过这件事,体会到同修长期在这样环境下做着证实法的事,很是不易。同时看到自己修炼的不足,不能正面看同修好的一面,一碰到矛盾总从负面看问题。不能站在对方的角度上理解同修,对同修不能宽容大度。师尊告诉我们:“其实你们知道吗,那些大觉者呀,他们在天上有很多事情也是要互相协调、商量的。”“他们是什么心态呢?是宽容,非常洪大的宽容,能容别的生命,能真正设身处地的去想别的生命。这是我们在很多人修炼过程中还达不到的,但是你们渐渐的在认识、在达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在修炼中,当我在法中渐渐的去认识,事实上,如果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容量在扩大,我们自己就会神情清朗,身边的生命也都在改变,同修在一起心态都会变的平和,整个场充满祥和,配合起来得心应手,这时发现宽容那真是一个美好的境界。

我们这个小组人员时常在变化,有的去了外地在那里发挥着作用,有的做别的项目去了,又有新的同修加入。不管怎么变化,此项目在本地区总体上逐渐在走向成熟,我也深感到都是师尊安排我们在这环境中修,兑现着自己的史前大愿!

在我身边有不少这样的同修,他们对大法很坚定,学法很扎实,一直在法上修。这些同修遇事不找表面形式上的问题,而是修自己,在魔难中不退却,一直走在证实法的前列。因为大家都正悟到一点,只要按照师尊法上要求去做,时刻保持强大的正念,不断的归正自己,修去人心,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并在做事中修好自己,邪恶是没有可乘之机的。

后记

这次本没打算写稿,想到前几届都投了稿,这次就算了。十一放长假期间,在外地工作的同修也回来了,我们项目组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了两天,对在处理好工作与修炼关系上做了交流,特别在写揭露邪恶文章方面,交流的比较多。因为新参与的同修在认识上还不是很明确,我谈了以上认识,同修觉的很好,一再鼓励我写出来,参加明慧网第七届大陆大法弟子交流会。同修说帮我修改与补充,增加了我写稿的信心。我用了两天时间写出来,写的过程在法理上感到越来越清晰,确实是一次升华的机会。由于在学法上抓紧的不够,认识上有很多不足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