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让本性的一面作主导

信师信法,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因孩子多,还得做买卖,又没人帮忙,我起早贪黑的忙着,好不容易找个空看书,丈夫看到了连打带骂,从此一见大法书就撕。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就在我非常压抑、无法承受又无可奈何的时候,《道法》经文来了,我一个人看了几遍。一次我又胆胆突突的回到家中,果然见他又是目光呆凶,言语激烈,重复说着我娘家人的一连串不好。我听着听着,觉得他对我的种种做法不就是无理智的胡闹吗?“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就这么一念,师父开启了我智慧,我不由的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这么多年我在他家的所作所为,有理有据。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他就不那么凶了,一句不吭。突然间,一个笑脸朝向我说:“你还会这么说呀?!”从此,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法引导我走正了。这样,家庭矛盾越来越少。这是我修炼中走弯路最长的一个过程,就是因为学法少、不会理解法造成的。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好!

今天我就把我得法以来,个人修炼与讲真相证实法中的一些实事写出来,深知这其中包含了师尊多少辛苦,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同时也希望同修能有所借鉴。因修炼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恳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接触大法 决心修炼

一九九六年一个夏天的早上,我正在商店搞卫生,公公手里拿了一本《转法轮》,说给我借了一本书。当时孩子多又小,商店也忙,把书放那就忘了看。两天后,公公说要还书,我想,既然借来了,就看一看吧。我乘中午没人时,拿出书,看着这厚厚的书就觉得看不完,于是和以往一样,不自觉的东翻一下西看一下,突然看到书中写的白色物质和黑色物质的转换形式,还有那个心性尺度,不觉一振,这不和我从小到大感觉的一模一样?哎呀!我以前觉得这些就象做梦的情况一样,从没在意过,原来这是超常的感觉与反应。一种强烈的好奇心产生了,渴望能更多的了解一些,我翻了又翻,当看到这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时,我就想:我也要修,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

一天傍晚,我仰望天空发了一念:吃尽这辈子苦,我也想修上去。这意念一出,大法中的神奇随之在我身上展现:那大小不同的法轮飞速的旋转,那锅盖大的法轮还能听到声音,打开天目时的感觉和书中说的一样。啊,这一切都那么真切。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走入修炼

我修炼了,那么学法炼功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因孩子多,还得做买卖,又没人帮忙,我起早贪黑的忙着,好不容易找个空看书,丈夫看到了连打带骂,从此一见大法书就撕,所以学法就成了我最大的困难。丈夫为了不让我炼功,一天半夜三更,拿上菜刀,要去杀同修,连打带拽的把我从家里拽出来,又强拉硬扯的到了离家很远的十字路口,拦了个出租车。我流着泪,求司机快走,又说他不正常,还拿着刀,出租车走了。我又给他说了半天好话,才了事回家。

有一次,我参加一个修炼心得交流会,丈夫突然骂骂咧咧的走到会场,见了我就指手画脚的冲我怒吼,叫快回去。他抓住我就开始踢打,在楼梯上继续乱骂与踢打,等各自骑上自行车往家走时还是谩骂乱踢。当时两辆车子并列前行,他的脚从前向后踢我的车子,车子慢一下,他横着踢我的车子,车子就顺着他踢的方向蹦一下,照样向前行。不论他怎么踢车子就是不倒,真是出现奇迹。他边踢边骂,引得路人都侧目注视。我以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求自己,用平静的心态对待他,不与他生气。在家里他待我态度就更不用说了。

一次,我娘家妈有事需要用钱,我没跟他说悄悄把钱给我妈用(他从来不借钱给我娘家人),他知道后,为了让我跟我妈要钱,半个月不出门,待在家里打我。打累了就睡觉,醒了继续打,不分白天黑夜。我身上死皮一层一层的掉,黑青块从来没间断过。后来钱也要回了,还是没完没了的想打就打,从不放松。

在这种无休止的痛苦煎熬中,我依旧找时间学法、炼功,可那个“怕”渐渐升起,最后就怕到不回家,可是不回家又不行,还有那么多那么小的孩子们在家等我做饭吃。这种怕持续了一年的时间,就在我非常压抑、无法承受又无可奈何的时候,《道法》经文来了,我一个人看了几遍。一次我又胆胆突突的回到家中,果然见他又是目光呆凶,言语激烈,重复说着我娘家人的一连串不好。

我听着听着,觉得他对我的种种做法不就是无理智的胡闹吗?这不是邪的一面占了上风吗?我这不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吗?“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那么本性的一面为什么不正法呢?”“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精進要旨》〈道法〉),就这么一念,师父开启了我智慧,我不由的滔滔不绝的说起了这么多年我在他家的所作所为,和娘家人对他好的方方面面,有理有据。

在这几分钟的时间内,他就不那么凶了,一句不吭。突然间,一个笑脸朝向我说:“你还会这么说呀?!”从此,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法引导我走正了,抚平了那个伤痕累累的心。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学会了用法来指导生活,再出现那种情况时,如果觉得自己没错,就可以跟他讲道理,这样,家庭矛盾越来越少。这是我修炼中走弯路最长的一个过程,就是因为学法少、不会理解法造成的。

正念证实法

这几年的修炼,我有了正念。在一九九九年突如其来的腥风血雨中,我坚定的念头从来没有动摇过,一定要给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当时来自丈夫、弟弟、弟媳妇、朋友等外界的种种冷酷、阻止、鄙视,我都不动心。我觉得自己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真是超凡脱俗,是修炼以来感觉最明显的变化。以前一直不会也不爱表达自己的人,现在越来越有智慧了,不管谁说我什么,都能应付,从不妥协说个不炼之类的话。当时,我一开口就跟人讲大法的美好。自己写“还我师父清白”的纸条发出去;之后用复写纸写了长篇真相信,一式三份,写好了就发出去。

一天梦见一个同修,给我看一张东西,还没看清纸上写的是什么,那字变成了一排排整齐美观的古代小美女头,那个漂亮呀,真动人。第二天,我写完真相信,一眼望去,那纸上的字犹如梦中的美女。师父在鼓励我,那我能不做好吗?后来资料也越来越多,讲真相的事,也越做越有经验。

二零零二年,我想给公安人员讲真相,如果要是见到他们,我就怎么怎么讲,一连想了好几天。这一天早上,真的来了七、八个公安到我商店,那时我真不怕,我心里就开始不停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并给他们讲真相,甚至对跟踪我上厕所的女警察,我也跟她讲真相。当叫我跟他们走,孩子哭了,临走时,我摸着孩子的头说: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坐上他们的车,我关心的问他们最近忙什么,又开始了讲真相。下车,他们带我到一个办公室,我说我们都是好人,就开始讲真相。他们围着桌子一圈听。到中午吃饭时,他们走了,有几个人还问我吃不吃,我说不吃。就剩下那个象个小头似的人,他拍着桌子,说我是本市的“罪恶祸首”。我说:你太不了解了。还是找一本书看看吧。他站起来从柜子里拿出一本金黄色精装本的《大圆满法》。哇!我都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书,就说,这么好的书,你可保存好了,他是你一家人的幸福,也是咱们世人的幸福。越说越顺,我与他们人人见面,没有错过一个人。在这整个过程中,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

后来,我丈夫去了,指手画脚的说:要是真的你飞上天,让大家看看。我边发正念边说:看你那个样,象个什么呢?他一下就软了,什么都没说。我与丈夫顺利回家了。过后那个官员模样的人见我说:“我们对你挺好吧,你说你家里能没资料吗?我们一点都没动。”就在那一天,听说还有一个同修被抓,送到外地,吃了不少苦。通过此事,我觉得:这件事是我的心求来的,应去掉有求的心。同时体会到讲真相、发正念的重要性。作为修炼的人,遇事正念一出,把任何人能看成是可救度的对象,就能有好的结果。

我是个做买卖的,那么商店就成了讲真相的好场所。来买货的人,只要有机会,就要讲真相。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听过真相。中国人买东西爱讨价还价,我就利用这时间讲真相,如果这个人不好好听,那就拉长定价时间,或找钱时间,一般都能接受真相。也有个别的根本不听,那只好放弃。

在讲真相前,必须了解他(她)是干什么工作的,然后再去讲真相,师父说要顺着人的执著讲,他(她)那儿打结,就在那儿往开打,最后要让他彻底明白。比如说:一次一个女公安来了,我就发了一念,“一定要救了你。”就在她选货过程中,我问:“大妹子,你什么地方工作?”她说,“公安局。”我就说:啊,那你准备出差去?她说:“是到外地开会。”我说:干这一行的也不容易,看看这几天,天气异常的变化,出去注意身体。哎,你听说过玛雅文化所预言的那些事吗?她说:“没有,我们干这一行的,封闭的很。很多事不让我们知道。”我就说:是吗?那今天大姐就把我知道的给你说一说。历史的发展是有规律的,你说是不是?她说:“是。”

于是我就跟她讲,从玛雅文化到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两亿多年前有“中国共产党亡”的石头,以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天安门自焚……她越听越爱听。

最后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你知道现在世界上移植器官最多的国家是咱中国吗?你知道那器官是哪儿来的,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她的表情非常惊讶:“还有这事?”我接着说,咱们身处这么一个政党、它杀了多少人?!那你说老天淘汰坏人的时候,××党能留下吗?太可怕了。所以咱举拳头宣过誓的都得跟它走,那不就真走了吗?现在不掏一分钱,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呢?我劝你退了吧。她爽快的答应了,说道:“在你这儿知道了这么多,你真好,谢谢你。”

讲的差不多了,东西也选好了,买上走了。我就是这样天天坚持讲真相。我发现,讲真相讲的越详细,他们才能彻底明白。才能真正的起到救人的作用。而且他们也会如此地向更多世人去传播。所以我们讲真相,不要求快、求多,踏踏实实的做到实处。学生、公检法人员都需要这样讲。有时讲的也简单,就从假东西说起,说自焚伪案,再把法轮功的真相讲出来,最后讲三退。除此之外,我还打语音真相电话、发真相信、发资料、挂横幅等。有空就做,从没间断过。偶尔看到正上电脑的人,就教他们如何上电脑看看真相。几年来,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我顺利的走过来了。

大法的威力

去年回家,劝公公从新走回修炼。当我说完,他说:“我头脑里轰的一下,我决定修吧。”从此公公的身体越来越好。今年夏天,因我老家那儿学员少,这几年严重的迫害,那儿几乎都放弃了修炼,可那儿的人怎么去救?虽然我回老家时,大包、小包的资料带,还有护身符,总归是杯水车薪。我就和同修给我县所有的公安局、派出所写真相信,给村里人邮信,打真相电话。可能是忽略了发正念,触动了邪恶,那邪恶无处不在,群起而攻之,村里的支书、干部们都向我的家人施压,特别是公公经不住考验,马上吓的就求起了别的神,他梦见想求神,可找不到神,就问了一个人,求谁呀?那人指着一边,就求它。他过去一看,是个女的,刚要求,那地就往下陷,他就抱住那女的腿,还是不停的下滑,滑到一个低谷,很可怕的。第二天,公公就给我打电话。我听完后,心里特别的难受,他说的特危险,我在外地也不知道那儿情况究竟怎么样,我感到非常压抑,救人真难啊。

过了十几分钟后,我才缓过来,有了正念,立刻向家乡的政府官员和家人,与听过我讲真相的人发出强大的正念:你们都是无辜的受害者,你们都是来等着得救的,你们一定不能把这一点点希望失去,要善待大法。并清除他们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不管是起正面作用的,还是起负面作用的,在这时,都要起正面作用。我把心态摆正,正念十足,结果就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公公给我打电话后,第二天就病倒了,这一病,村里人都说他活不了了,都拿上东西看他,外村人说他已死了。丈夫接到老家的电话,也不怕天气热了,在大伏天的中午起身回家,走时把遗像都准备好了。我一点都不动心,发正念一定要让他来我这儿,不能住院,不能让他失去修炼的机缘。

第三天,公公顺利到达我家。我和公公一起发正念,一起学法炼功,不几天就好了。公公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再一次展现大法的威力。

我在修炼的过程中,还有许许多多不足,没写出来,我相信自己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同修们的相互鼓励下,会越来越成熟起来。

不管我们在历史长河中经历了多少苦难艰辛,不管我们在历史上有多少辉煌与成就,今天要是没有师尊的巨大付出,在这个十恶毒世中,我们怎么能不被污染,生命怎能得救?又怎么能履行实践我们史前的誓约——助师正法呢?师父再造乾坤,苦度我们,使我们炼就成了金刚不动的永恒觉者。

在此,衷心的向慈悲伟大的师尊说一声:“师父,您好!您辛苦了!我们要在这最后的过程中,不辜负师尊的希望,做得更好。”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