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司法女警察从迫害法轮功到修炼法轮功

黑窝中喜得大法 作圣莲超脱凡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门的警察,是在法轮大法被打压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下得法修炼法轮功的。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违心的转化了,晚上在监室里久久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胸前,脸上带着痛苦绝望的表情。看到这一幕时,我不理解她在干什么呢?但是,一种要了解法轮功的心理非常的强烈。有一次全中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主管所长率领男干警将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那阵式真有置人于死地的感觉,所长站在床铺上指挥让法轮功学员全部蹲下双手抱头。忽然所长把床板踩掉一块身子一歪,蹲在附近的一个大法弟子要扶住他。法轮功学员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却给我了一个深思,我想:都把他们“收拾”成这样了,他们怎么没有怨恨?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工作在司法部门的警察,是在法轮大法被打压后、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下得法修炼的。

沦落黑窝 迷中醒悟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国大陆的所有电视、广播、报纸等媒体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造谣、诬陷,不久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被送進我工作的劳教所,他们来到这里后,有的炼功,有的背法,聚在一起就交流。当时我们的上级主管部门有明确指示,不许炼功、不许背法、不许……当时由于我对法轮功一无所知,也偏听偏信了中共邪党的谎言,也认为炼法轮功这些人参与了政治,是和政府对立的。因此,我也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按照邪党的要求,开始了强制改变信仰、暴力制止炼功的迫害。

在我值班期间发现他们炼功,制止不听就把他们一个一个拽倒,摞成摞,然后我就坐在他们身上。有一个被我直接坐在身下的法轮功学员,当我低头看他时,他已经被我压的脸色苍白,喘不上来气了。当时我的心里也很难过。随着炼功人一批批的增多,形势越发紧张起来,全所上下笼罩在高度紧张和恐怖的气氛中,干警的工作量一下增大了,压力也大了,上级的要求也越来越多了,监舍也不够用了。

为了改变修炼人的信仰,邪恶开始分化他们,只要转化不炼了,环境就变的宽松了,就可以有活动的空间了;而不放弃信仰的就要严管,不许和别人说话,由刑事犯包夹看管。随着形势的严峻,严管逐步升级,整个大队楼上楼下,电视广播,整天播放诬陷法轮功的文章,播放有“名望”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化的录像,来带动大部份炼功人转化,要求干警做转化工作,而且要求表面转化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有一天我看到有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被迫违心的转化了,晚上在监室里久久跪在地上,双手合十胸前,脸上带着痛苦绝望的表情。看到这一幕时,我不理解她在干什么呢?但是,一种要了解法轮功的心理非常的强烈。

有一次全中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队里干警怎么也制止不了,报告给所长,主管所长率领男干警来制止,在所长的指挥下在场的干警拿着警棍、警棒将法轮功学员团团围住,那阵式真令人心惊胆颤,有置人于死地的感觉,所长站在床铺上指挥让法轮功学员全部蹲下双手抱头。忽然所长把床板踩掉一块身子一歪,蹲在附近的一个大法弟子要扶住他。他这样一个简单的举动,却给我了一个深思,我想:都把他们“收拾”成这样了,他们怎么没有怨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愿意和大法弟子接触,通过和他们谈话,也让我了解到他们学大法后的身心变化,他们有的得了癌症通过炼功逃离了生死;他们有的夫妻不和打的要离婚,通过学大法使家庭和睦了;有的满脸雀斑通过炼功炼没了。他们这些人中有当官的,有知识份子,还有官太太等等。

更使我震撼的是:有一天在值班期间有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在炼功,被我发现,我非常气愤的用力给她一拳,心想:还敢在我值班时炼功?由于这拳劲太大了,把这位老人打的后退几步撞在铁床帮上了。我当时心“咯噔”一下,心想:别撞坏了。周围的法轮功学员都想上去扶她。老人吃力的咬牙站起来说:对不起管教,惹你生气了。当时我内心很震撼:是什么力量让她这么善良呢?

随着上级要求转化力度的加大,所里采取的严管手段也逐步升级,有一个不服管的,或炼功的就会被铐在束缚椅上,一铐就是一周。有绝食抗议的,就强行鼻饲灌食往奶粉或玉米面粥里故意加很多的盐的,目地让他们喝水。出现有病状态的不让打针就把胳膊绑上强行打针。还有一位年轻的很坚定,被铐在床上半月,大小便都不松开,鼻饲的管子半月也不拔等等,这样折磨就为了强迫他们不准炼功。往往把我们累的满头大汗,我们都不理解他们怎么会这样呢?

还有一部份在车间干活,脏活累活抢着干,家属拿吃的穿的大家用,包括他们和刑犯遇到矛盾总是乐呵呵的。一次我与法轮功学员谈话,这位学员在炼功时被我打的不炼了,我问她脚趾甲为什么黑了,她讲她進京时怕被截住就从北京的前一站下车一直走到天安门,脚是被鞋挤的。

还有一位炼功人的家人领着孩子来探视,劝他他不听,我非常气愤不理解,回来后在队长的指使下让我一顿训,也说不炼了。那时我的心里越来越矛盾……

初得大法 脱胎换骨

所有的强制手段都无法改变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的信念,尤其我们简单粗暴的方式,张口即骂、伸手即打的做法,对他们更是无济于事,而换来的是淡淡一笑。最后领导说:我们换一种方法,每人发一本李洪志先生写的大法书籍,看看能不能从书中找到方法(逼他们放弃信仰)。刚看时,我感觉书里写的都是教人如何做好人,没觉的有什么不好。由于工作紧张太累了,值班回家后睡不着就看一会儿书,只要看书一会儿就困,所以每次睡觉前就看一会儿,不知不觉中,我却被这本书论述的法理折服了,最后已经放不下了,一有空就抓紧看。一天晚上看书,发现书是红色的,马上让一边学习的孩子看,他说是灯光晃的。我换了几个角度看还是红色的。我太惊讶了:怎么这么神奇呢?以前有法轮功学员也给我讲过神奇的事,那时也只当是故事听听而已,现在我是亲眼所见。在当班时有时间我越来越愿意与修炼人交流。

一次在上楼后,我坐在沙发上感觉腿上有东西围着转,用手摸了摸什么也没有呀,值班时下午忽然发高烧,烧的坚持不住了。坚定的修炼人说:好事,师父给你消业呢!此时我既震惊又疑惑,心里想:你们师父还能管我?我还打过你们呢?我能算炼功人吗!当时我是上半夜休息,等到下半夜起来值班时,感觉身体特别的轻松,要在以往烧到这种程度那骨头肉都得疼几天。我越发觉的这本书的珍贵,有时间就看,看困了就变换姿势看。一天看着看着,书下角忽然出现一片绿油油的山,山下有一个洞,等我再仔细看时,景象没有了。我知道这是我真实看到的。

偶然的机会得到几篇李洪志师父的经文,休息时在家看,越看越觉的法轮功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再接着看,真的觉的大法遭到诽谤太冤枉了,应该去北京说句公道话。人的一面马上把经文扣下,不敢看了,心想怎么会这样呢!我是警察呀,我还有工作、有家庭呢!

一会儿再接着看,师父说:“人类啊!清醒过来吧!历史上神的誓约在兑现中,大法衡量着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看后我觉的人的一切都能放下,都微不足道,我就是为大法而来的。一天在看法时,当看到《转法轮》中“大根器之人”这一段法时,当读到韩信时,“韩信”二个字的内涵忽然变成“还信”,感觉身体一震,我想我就是大根器之人。还有一次,师父说:“过去道家讲师父找徒弟,不是徒弟找师父。”(《转法轮》)我当时明白了,我要走修炼的路,我要做一个“上士”,而我也深知,在这种严峻恐怖的环境下面临的是什么,我发自心底的说:“师父,这条路哪怕是在刀尖上走,我走定了。”

自从这一念定下之后,每天有时间就是看书学法,思想上身体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产生欢喜心。单位集资买房,同事劝我换个大的吧!我说不换,心里却想,都得大法了,我得赶紧修返回真正的家,你们在这待着吧!(现在想有些极端)酒也不喝了,麻将也不打了,脏话也少说了,一切常人活动不愿意参加了,身体似病的症状(修炼前,我曾患有偏头疼、肠炎、肾结石、小叶增生、颈椎病、关节炎、手脖子筋包和近视等。)一次次出现,又一次次渐渐消失了。

这一变化着实把家人吓着了,他们极力的反对阻挠,丈夫感觉无能为力改变我,就告诉我的家人,家人焦急的赶来劝说:“什么不能反党,什么政府不让做的事就不能做,什么无产阶级专政,什么某某党给你钱,你却……”“让你转化别人,你没把别人转化了,倒把自己转化了……”。他们看我不为所动,问:你还要上北京呀?我平静的说:“如果需要的话就去。”最后他们都气愤的绝望的说,如果你坚持下去我们就断绝关系。我说随你们心情吧,家人把门狠狠的一摔就离去了,回家后痛苦伤心落泪,说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对他们而言是灭顶之灾等等。

随着我对大法越来越坚定,感觉师父时时在呵护我,鼓励我,梦中梦到家乡门前大道中间长出一棵粗壮的苹果树,树上结满了一个个的大苹果,我悟到这是正法正道所修出的正果。当我不精進时,就梦到,我拎二个大包领着孩子飞快的往火车站跑,跑到检票口时,检票员把门关上了,我焦急的看到火车上坐着两位同修稳稳的就等着开车了,急醒后提醒自己,要“勇猛精進了”,把孩子带好,每天抽时间和孩子学法炼功。一天孩子出现消业状态,满身起小红点密密麻麻,发烧上吐下泻,二天没吃没喝,丈夫沉不住气说:不行上医院吧,别把孩子耽误了。我就问孩子能坚持吗?孩子说:行,妈我能坚持。我知道他这消业是我造成的,因为我算卦时说他有“坎”,领着孩子去“破一破”,就这样求来了。

通过学法我也明白了很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小时候常想,为什么出生在这个家庭,环境和周围的人都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尤其早上起床第一个念头是,天天这样晚上睡早上起,这啥时候是个头呀,太烦了。尤其不爱让别人说,每遇到挫折遭人批评时,马上就委屈痛苦的泪水涟涟,有不想活轻生的念头。在我十岁左右,在外面玩,忽然看到东南方向的天空出现了二个小童女,(象王母娘娘身边的小丫环似的),看着我笑,仔细看时没了,我真的看到了,看的很真切,可从来不敢和别人说,怕别人嘲笑,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是我世界的众生在提醒我,我的家在天上。增强我的信仰,将来做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兑现自己的使命。

关关得闯 处处有魔

打压步步升级,形势越加严峻,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迫害手段更加残忍,逼迫转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五书”,写思想汇报要求彻底从思想上与法轮功决裂,犹大们协助管教们出谋献策,大法弟子要由刑事犯包夹看管,犯人被利用的非常顺手,强迫大法弟子坐小凳、看电视、不许说话、不许闭眼、不许随便上厕所,必须穿队服、必须干活,必须喊口号,叫喊声打骂声,打的惨叫声不断,为了掩盖这些犯罪行为,大声放着广播。

在这样的形势下,所有管教们的思想压力也很大,弦绷的紧紧的,开会传达上面的精神,要求转化率,任务完不成时遭到领导的批评,他们把这种不满,怨恨全部强加到大法弟子身上,有的不遗余力死心塌地的被利用,相应的换来的是劳模、先進、提干、升级,这些人大都是文化水平不高粗暴,能打能骂爱表白的人。

在这样的环境中,在这样的形势下,我的压力就更大,特别是他们看到我表现不积极力度不够,队长在查岗时又发现有炼功的有发正念的,管理不严就在六十多人的大会上严肃指责批评我,经济处罚我。这真的象师父说的:“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转法轮》)可是我一边想着法,心还是咚咚跳,脸上冒火,有时我能意识到就发正念,清除他的邪恶因素。后来我发现他们让同事、刑事犯监视我,这让我不得不要求自己一定要理智、智慧;同时告诫自己: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说:“注意: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每天有时间我就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晚上睡觉醒来不管是凌晨几点马上学法炼功,炼功有时困的要摔倒,发正念时明显感觉到邪恶在干扰,让你嗓子干的呼吸困难,流眼泪,象针往耳朵眼里扎一样,邪风象能把窗户顶开似的……,时刻发正念,时时刻刻念正法口诀,不许有丝毫的放松,端正自己的思想行为不让邪恶钻空子。

谨遵誓约 不辱使命

随着学法和同修们交流,法理也渐渐清晰了,明白自己要做的,帮助魔难中的同修,减少被迫害,坚定正念。“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只有让同修看到法,才能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坚定的同修看到法后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迷茫的同修看到法后及时写声明并表示坚修大法。

一轮一轮的强行转化开始了,这场迫害是瓦解式的、全面无漏的,邪恶在另外空间看的最清楚,先转化有怕心、执着心重的学员,让犹大欺骗威胁外加灌输歪理,经不住恐吓违心的签字,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精神上压垮,制造恐怖的气氛,而后在肉体上残酷折磨,上厕所要定时定点,要联网几个人必须一起去,超负荷劳役,加工有毒气味的产品,实施酷刑,用大背铐,将胳膊扣残,电棍电击满脸是脓包流出的黄水,有的被逼疯。步步紧逼让你怎么样都不行,转化的要不断写思想汇报,谤师谤法,看是否转化的彻底。

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决定用生命来开创环境,全所上下被搞的焦头烂额。一个坚定的同修被打的昏迷,醒来后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说那就继续昏迷下去别动了,拉尿也不动。看到同修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我被感动的落泪。这真是一个耐力的考验,长时间不给翻身,尿了也不给及时换,干警用烟熏,拿针扎,挠脚心等。这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在这种情况下,邪恶的表演已经完全变成了恶毒的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采取最下流的手段在发泄私愤。”“目前正法中仅剩的邪恶看到了大法弟子不可改变的坚定信念,才疯狂的完全失去了理智。”(《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有的大法弟子被害残废了,有的被打的遍体鳞伤,可他们对待干警还是善意的讲真相,没有怨恨,然而干警却大喊大叫闭嘴。真体现出:“你们这一切善的表现、就是邪恶最害怕的。因为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精進要旨二》〈理性〉)

看到这些,我觉的着急是没有用的。我决定要将它们的迫害行为曝光,有同修晚上在被窝里在值班干警和刑事犯严密监视下把迫害的事实写了出来。

同修们在一起交流怎么反迫害,我告诉他们,不能消极承受了,说哪个管教恶就在哪个班炼功,在这其间不断的交流背法,出现人心及时清除归正,“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陆陆续续靠正念闯出来的大法弟子很多,邪恶是怕曝光的,每次曝光后都收敛了许多。为了同修我要一直曝光邪恶,直到邪恶灭尽。排除干扰解体邪恶,干扰还是接踵而来,领导找谈话调查某件事,当时真感觉到处是邪恶,空气中都有,让你怕,怕的每个细胞象裂开似的痛,有时被压的正念不足,马上意识到不对,我是大法弟子,想师父讲的法来增添正念,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一次怕心又上来了,我就发正念解体我空间场让我怕的邪恶因素,这一正念发出不到一分钟,身体里怕的物质没了,当时感激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谢谢师父。

在这个黑窝也有过不去的时候,天天看同修被打、被铐、被折磨、还有自身的压力,压的想逃避。那时我就会想起师父讲的法:“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精進要旨二》〈路〉)。

除了发正念就是背法,就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但也有被人心带动钻空子的时候,有一次,带着情去看同修,为逃避邪恶迫害,到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但是马上否定它,发一念,师父呀该我承受的我就承受,不该我承受的一概都转到邪恶者身上,不管我有什么漏,有我要修下去的,不许邪恶旧势力再钻空子迫害我。当时发出这一念后马上不疼了,心中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也对自己没做好给同修给家人带来的魔难而羞愧。

回顾这十年来所走过的路,有心酸和眼泪也有欣慰和感动,师父时时在呵护和点悟,我是多么幸运的修炼人呀!师父从地狱把我捞起洗净让我返本归真,用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同时也希望那些放弃大法的人能早日明白过来。做过大量转化的昔日同修,抓紧弥补,唤回曾经被你们迷惑的大法徒,也希望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恶人恶警能明真相,为自己为家人留条后路吧!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