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监狱由原省直莲江口监狱与原市属佳木斯监狱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四日合并组建而成,位于松花江下游北岸,与佳木斯市隔江相望,区域面积182平方公里,耕地11186公顷,辖区人口13526人,在职警察1053人,职工4046人,是全省规模较大的监狱。其分为集训监区、一一九监区、后勤监区、出监监区共十二个监区,每个监区又分成几个分监区,法轮功学员被分散非法关押在各个监区。

佳木斯监狱
佳木斯监狱

自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佳木斯监狱卖力执行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残酷迫害导致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甚至精神失常。在佳木斯监狱高大华丽的办公大楼后面,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监狱称转化),狱警们采用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手段,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因为监狱自上而下层层封锁消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以来,这里究竟非法关押了多少法轮功学员,究竟实施了什么样的迫害,我们很难详细知道,目前曝光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就这冰山一角也足见其血腥残暴。

截至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六日,仍有七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监狱中遭受折磨,他们是:于庆涛(鹤岗)、王兰生(鸡西)、吕华峰(宝清县八五三农场)、刘俊忠(宝清县)、单志平(双鸭山)、孙兆祥(集贤县)、董广文(绥化)、刘学刚(鸡西市)、戴启鸿(牡丹江)、齐双圆(桦川)、巩志军(鸡西)、石孟文(建三江)、吴志刚(佳木斯)、闫达山(建三江)、段体林(鹤北)、郝耀华(宝清县八五二农场)、孙仁(依兰)、张月增(鸡西)、于占鸿(宝清)、李荣堂(富锦)、侯希才(肇源县)、温红军(桦南)、史志军(伊春)、李海善(汤原)、许忠祥(富锦)、秦月明(伊春)、薛福春(鸡西)、范强(萝北县)、李绍志(佳木斯)、张培训(伊春)、谭凤江(伊春)、侯志军(伊春)、王海洋(双鸭山)、项斌(鸡西)、张宝春(同江)、万树青(汤原)、张明辉(鸡东)、林泽华(友谊)、李成(桦南)、程桂林(同江)、李志刚(鹤岗)、张普贺(勤得利农场)、项洪福(鸡西)、姜勇(鸡西)、付裕(佳木斯)、姜文上(鸡东)、栗从富(伊春)、黄卫中(佳木斯)、陈东(建三江)、赵福强(鹤岗)、刘俊华(佳木斯)、吴宝库(鸡西)、商锡平(桦南)、于云刚(佳木斯)、孟宪国(宝清)、陈继忠(依兰)、郭其忠(七台河)、刘传江(伊春)、刘振昌(鹤岗)、姜波涛(七台河)、马洪刚(依兰)、包永胜(伊春)、王新春(鸡西)、蒋贵福(宝清)、陈健(七台河)、李文忠(七台河)、刘延常(同江)、李军(集贤)、刘明福(绥芬河)、田宝玉(建三江)、孙士伟(穆棱)、田成军(宝清)、郭龙斌(依兰)。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戴启鸿因抗议非法关押迫害,不参加奴役劳动,一监区三中队队长王燕涛(音)指使犯人殴打他,后来又把戴启鸿强行拖到车间,用电棍电击其敏感部位。佳木斯监狱除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酷刑“转化”、封闭隔离和严管迫害,迫害手段还有:

一、剥夺家人探视权

1、不让家属接见。仅举几例: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监狱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刘振昌的亲人前去探视,可当相关手续办完后,却遭到九监区警察的无理阻止,结果家人白白等了一天也没能见到刘振昌。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姜波涛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在七台河监狱三个多月,家人多次去看望都没见着。二零一零年十月中旬,姜波涛被送到佳木斯监狱,继续遭受无端迫害。家人前去看望,遭到无理刁难拒绝。法轮功学员付裕的老母,法轮功学员刘延常的妻子等等,无论从多远来的都经常被拒绝接见。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第四十八条: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按照规定,可以会见亲属、监护人。法轮功学员原本不是罪犯,可是却连罪犯享有的基本权利都被剥夺了。

2、接见过程中的明显违法程序。有时,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千里迢迢的赶来,因见人心切而苦苦哀求,但必须到监狱教改科批如下字条才被允许接见。

违法的“接见通知单
违法的“接见通知单”

从中我们看到,佳木斯监狱公然称法轮功学员为“罪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并可以随意限制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接见权利……而事实上,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佳木斯监狱的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执法犯法。

教改科干事张卿峰,男,39岁,逼迫法轮功学员家人谩骂大法及李洪志大师。一位从齐齐哈尔来的家属要见哥哥,教改科三主管批条前统一口径逼迫家属说法轮功是×教,谩骂法轮功师父。家属说:“我们也不认识他,也没见过面,为什么要逼迫我骂人呢?”不按他们的要求办就不让见。

一位老母亲,张卿峰从零九年十二月一直到现在也不让见她儿子,张说:“我跟你讲过多遍了,除非你不炼法轮功了,否则要想见你儿子是不可能的。我告诉你,今天什么也别讲了,就是胡锦涛来了也没用。今天监狱长要说同意我都不干了。”老母亲说:“我没有提过任何额外要求,只是正常的按接见日期来见我儿子,就因为我信仰真善忍,一次又一次的不让我见,连撵带恐吓。”张卿峰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既然不让你见,怎么还总来呢?也太不要脸了。你们没有权利在我这儿讲你们那一套,更不配跟我讲话。”张卿峰还利用职务之便勒卡法轮功学员家属钱物,还屡次打电话向派出所举报对他好言相劝的法轮功学员。

二、饮食方面

监狱的伙食价格很贵,还分“特餐”和“普通餐”两种,所谓“特餐”就是菜的种类比较多,可以看到鸡蛋、青菜之类的,但如果想吃到此类餐必须给狱警好处(二百元以上的烟或现金)。否则只能吃终日不变样的、几乎没有一点油的“普通餐”。

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喝水困难,按规定,监狱后勤人员应定期往各个监区送水,可是他们经常以种种原因不送,水放在水房里,又不许法轮功学员去取,而普通犯人给狱警好处就可以随便去狱警办公室烧开水喝。

按照监狱规定,每星期可以去监狱超市买一次东西,尽管超市东西价格十分昂贵,可是狱警通常控制不让法轮功学员去买东西,有时只偷偷带着一两个给狱警好处的刑事犯去超市买东西,刑事犯买自己所需物品的同时还需给狱警买东西。

三、非法劳役

很多法轮功学员刚到这里就被强迫劳役,比如十月从七台河被非法转到九监区一分区的法轮功学员姜波涛现正在被迫出工做奴役,其中所谓的带工犯人刘立志积极参与迫害。

四.对外造假

一次,监狱让一普犯家属进监舍参观,让家属看他们预先准备布置好的监舍,跟家属说这里的环境多么优越,犯人在这里如何自由改造。还把切好的五花肉和青菜摆在那里,欺骗家属说这就是犯人平时的伙食,其实那是他们准备卖高价的“特餐”,一般人根本就吃不到。

五.出监迫害

法轮功学员经过佳木斯监狱残酷迫害到期出监时,还必须到监狱教改科签字。签字单子上写的什么内容却不让人看,法轮功学员发现上面有诋毁法轮功的文字而拒签时,他们就威胁说立即把人带回监区,或是立即法轮功学员所在地“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联系让他们接回去继续迫害。比如,十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六年的法轮功学员曲德洪出监时就遭到教改科张卿峰的此类威胁。

七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后面,就有七十三个不完整的家和更多为此而遭受痛苦的亲朋好友。我们呼吁所有的善良人都来谴责佳木斯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手段,大家携手共同制止这场本不该发生却在中华大地持续了十一年之久,而且还在继续着的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