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一个“文盲”的修炼故事

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女法轮功学员,四十六岁。得法前,我一天好日子没有过,贫穷、坎坷、疾病,从我出生就伴随着我。母亲常年有病,父亲赌博、喝酒、跟母亲打架,家无宁日,穷的吃不饱饭,我下地干活,就光着脚,只有一双布鞋舍不得穿,有一次脚扎破了直淌血。为了看弟弟妹妹,我一天学没上。

二十岁出嫁后,命运更糟,不但穷还一身病,三叉神经痛,经常头痛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血压、血糖低,时常在地里干着活就昏过去。阑尾炎一年犯三次,每次打针输液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心律不齐,心跳的使自己害怕。鼻子经常流血不止,很吓人。经常皮肤过敏起满身疙瘩(俗称起泛)奇痒难忍,总之全身没有好地方,神经衰弱整夜睡不着觉,精神上非常痛苦,总想活着有什么意思,时常想到轻生。不过那时总有这么一念:这些亲人都不是我真正的亲人,家也不是我真正的家,所以总有出家的念头,时常向往進庙修行,这也许是我得法的原因吧。

一、大法的神奇

就在我生不如死、前途无望的时候,我得到了法轮大法。得法的第一天,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在炼冲灌时,感觉手很麻,象有电一样,当炼打坐时,突然感到肚子痛,到厕所又拉又吐,回到屋里还吐,吐的同修家里满地都是。等到晚上十点多回家,一切都正常了,从那以后,所有的病全部消失,(后来的这些年也没有病业关)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刚走進修炼的门,师父就把我所有的病都给拿掉了,我心里那个高兴劲,真是无法用语言表白,我庆幸自己从小到大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罪,经受那么多魔难能活过来,原来有天大的好事等着我那,我激动呀!来到炼功点,每天听人家念书,我一天学没上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人家都有书,知道我不识字,人家也不给我书。我着急、痛苦、自卑,也不敢说要请书,怕人家笑话。可自己总想得到一本《转法轮》。有一次,到外村去开法会,正好出售书,我马上请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精進要旨》。

回到家,手捧宝书,心情激动,心想:我终于有书了,不认字,我也要天天看。师父看到了我求法的诚心,就把大法的神奇展现给了我。看着看着,耳边就听到师父给我讲法,我就听着,看书对照,我看到哪儿,师父念到哪儿,每天我看书都是对照书听师父念。就这样,没过多长时间,也就是两个月,我就会念书了,而且所有的字都认识,所有的大法书都能念,我经常泪流满面,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不知道自己跟师父和大法有多大的缘份,师父把福份全降给了我,穷困的生活随着我得法也改变了。我丈夫是个泥瓦匠,干建筑活,受大累挣的钱不多。自我修炼大法,他承包建筑活儿,收入一下子翻了好多倍,我再也不用为生活奔波了。孩子上学一走,我每天在家学法时间很充裕,一天起码学两讲《转法轮》,还背下很多篇《精進要旨》,为后来反迫害、证实法、救众生打下了基础。

二、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

我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恩浩荡中,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生活中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内向、自卑的性格也慢慢改变了,原来愚笨的我变的乐观、健谈,头脑清晰,还会算账,说话有条理,尤其在证实法大法时,师父把我加持的思维敏捷,滔滔不绝。有一次,我在外村跟人讲真相,旁边一个人听了说:“你怎么变的这么能说,这么有学问,你还认识我吗?”我说:“不认识了。”他说:“我跟你孩子爸在一起干活,前几年我在你们家吃过饭,那时你端菜都不敢抬头,也不敢说话,你孩子爸还直说你。”我说:“这都是大法给我的智慧,我一天学没上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于是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众人听了都无比佩服大法的神奇。

特别是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蒙难、师父蒙冤,我们乡的大法弟子被叫到派出所和乡政府洗脑,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那时有派出所的警察、也有乡政府的干部拿着大法书多次考我认不认识,有的还把两边的字用手捂着,就露出两个字让我认,我都准确无误的念出来,当时在场的人都说:“是真的,这么好,就炼吧。”

随着在大法中的深入实修,考验也接踵而来。一次丈夫对我说,他二姐家要盖房,求我们帮着点,我毫不犹豫的说:“帮吧。”没想到他二姐家拆完了旧房,就打地基盖新房,两个大儿子都该娶媳妇了,地基是八间正房,东、西厢房各两间,一共十二间,这时,才告诉我们他们家就只有四千块钱。我丈夫哥两个,他哥哥原来也说帮点,准备给买砖,可是嫂嫂死活不同意,看来十二间房都得我们管了。

这关对我来说还真不小,因我从小过穷日子,把利益看的很重,怎么也放不下心,越想越冤,十年谷子八年糠全翻出来了:“以前我们穷的连吃咸菜都没有,我瘦的八十多斤,他们有钱就吃,天天打牌不过日子,没帮过我们一点儿,没给咱孩子买过一双鞋、一件衣服。”丈夫也为难,一直跟我说着好话。那些天真是剜心透骨,难受的不行。不过,有一念我始终没动摇:不能给大法抹黑。嫂嫂是常人,没人笑话,如果我不同意帮,房子真盖不起来,两个村相隔不远,马上就会知道是我在阻挠,都知道我学大法,真会给大法抹黑。

我对丈夫说:“告诉你,如果我不学大法,门儿也没有,你得跟他们说清楚,是因为我学了大法,才同意的,一定得让他们知道大法好。”丈夫的确照我的原话去说了,他二姐一家人心服口服,相信大法好。这一关勉强过去了,房子也盖起来了。师父看我的心没真正到位,又考我。

装修的时候我去了,房子正在镶瓷砖,还差几箱瓷砖让我们给买,我想:“差几箱瓷砖还得找我们,真差劲。”可我马上想到是考验,立刻亲自去城镇把瓷砖买了回来,就这样关总算过去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师父给你那么多,没要你一分钱,所过的关都是为了你提高,去你的执著心,自己还不想放,难割难舍,多让师父着急呀!

我反复的学法,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还有一句法我也反复背:“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精進要旨》〈圆容〉)。我想如果是我前世欠的,就算还了,如果我不欠她的,那就用德补偿,一切随其自然。我的心性从法理上提高上来了,感到很坦然,很平衡。后来师父又让我验证了这个法理。有一天,丈夫说:“二姐真差劲,房子给盖上了,儿子结婚又跟我借钱,我没借。”我心里说:“你借给她,我也不管了。”我悟到是我的心放下了。当我真正升华上来的时候,第二年,我丈夫就把钱都挣回来了,我们家还盖了楼房。

通过这件事,我丈夫对大法很支持,我娘家再有事儿,两个弟弟盖房、结婚,他都主动帮,没少花钱。我出去做证实法的事,他也不干预,有时他担心我出事儿,还跟着我去保护我。我的两个弟弟,两个弟媳,还有妹妹都听我的话,我母亲修炼大法,他们都很支持,家里始终是炼功点,给周围同修开创了很好的学法、切磋环境。妯娌嫂嫂原来看不起我,欺负我,我主动和她好,在利益上,不管吃多大亏,也得维护法,她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两家关系也融洽了,现在我婆家和娘家的人都相信大法好。

三、走出来证实法、整体配合力量大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弟子都经受了史无前例的严酷考验,风风雨雨走过来很不容易。坚定大法的同时,要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大法弟子有着更大的使命,个人修炼应该和正法修炼联系起来。

在大法遭迫害的初期,同修还有很多走不出来,我总想着怎么证实大法,就在家里炼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准备到外边去写,没想到只炼了几遍,字就写的很好看,我用木头棍子,一头绑上海绵,蘸上大红油漆,晚上到电线杆上写。在师父的加持下,字写的又大又高又端正,连同修都想不到是我写的。

开始有怕心,随着做,怕心越来越小,以后买来整桶的油漆放在自行车筐里去写,再后来有了喷漆就更方便了。

从开始写标语,后来又做布标,做的满屋、满地都是,冬天放在暖气上烤,同修谁想挂,就送给同修,整体提高,同修们走出来的越来越多。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大家又开始劝三退,先从本村做起,本村都退完了,就到集市去讲,大家都出来讲,整体配合,那时最多一星期劝退一千多人,集市上长期摆摊的,几年前就都退完了,有时几个同修配合去几十里外散发真相、劝三退,现在同修们都是白天出去贴粘贴、挂布标、散发真相资料,遇上人就讲真相、劝三退,做的都很好。

四、放下情、慈悲对待众生

我一直认为自己放下了对家人情的执著,尤其是丈夫。随着学法,我剖析自己,对丈夫不但有情的执著,而且执著还挺重,悟到了就赶快修。我动了一念:应该向对待众生一样,慈悲对待他。结果,早晨起来,我在院里打坐,他就在我身边给我轰蚊子、轰苍蝇,很长时间,才离去。我悟到这是师父慈悲,让我证悟法理。

要说的话还很多很多,不占用时间了,自己还有很多执著心该去,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大法给我的太多太多,我付出的太少太少,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请师父放心,我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修出真正的慈悲救度众生,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