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们肩负着神圣的历史责任与使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一、活下来,是为了完成我们肩负的历史使命

我和老伴儿原是天各一方,相距遥远,经过三十年的等待,不,应该是亘古以来的层层下走,千千万万年的轮回转世,在茫茫人海中,今生今世,再次相逢,结为良缘,而今已迈入古稀之年。

我俩在各自的岗位上克己奉公,兢兢业业,都有一番建树,深得单位同事的认可。特别是我老伴,几十年风风雨雨,奔波劳累,事业有成,然而却精力耗尽,最后倒下了,大病一场,一病好几年。一九八九年我的教学年历上,记录着这一年的艰辛:老伴病,求医求药,跑医院,攻读气功、人体科学……

在医院几十个日日夜夜,几度休克,打强心针。没有指望了,只有回家等死。后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一位草药医生。草药剂量大,一剂要熬三十多小时,几十付药喝下去,仍无效果。最后老中医无奈的摇摇头:“我是没有办法了,你们去找气功吧!”于是开始练气功,这个功、那个功,前后学了多种功法。开始还有点效,练练又不行了。最后一次去听气功师带功报告,竟然被赶出了场:“出去!出去!不要回头!”

西医、中医、草药、气功都搞遍了,老伴依旧受着病魔煎熬,走投无路,生不如死。有几次她独自出去了,很久没有回来,真令人揪心呵!记的一个秋夜,很晚很晚了,仍不见她回家。我怀着恐惧的心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座大楼的天窗口见到她。她在那了无人迹的地方苦苦的呆着。我知道她心里想着什么,只轻轻的说了一句:“回家吧!”

一次我陪老伴去寻找一位颇有盛名的气功师。他的家乡人来人往,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人慕名而来,都渴望能解除病痛,调整身体,可哪里能见到他的身影?只有他的徒弟组场发功。当他走近我老伴时,说:“你曾经三次想过自杀,如果不是你老伴,你已经不在人世了。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这“任务”会是什么呢?

求医无效,气功也不行。有人说你们去庙里皈依吧!就这样,我俩又成了居士,虔诚的跑寺庙,烧香、拜佛、捐钱、放生,静心的背诵佛经。我们渴望能寻到一位名师指点修炼,脱离人生苦海。然而所到之处,都是令人大失所望。他们连自身都难度,还能度人吗?

一九九四年十一月的一天,那是我俩永生不能忘怀的日子。我因咽炎咳嗽,已经拖了很久,那天去市场找药,巧遇一位法轮功学员。她说:“你们快去炼法轮功吧!咳嗽算什么!保证三天就好。”就这样,我俩历经重重苦难之后,终于找到了梦寐以求的恩师,开始了宇宙大法的修炼。再后来,经过不断的学法炼功,逐渐明白了,活下来,是为了实践史前的誓约:今生今世在世间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同时圆满自己,这就是我们大法徒所肩负的历史责任与神圣使命。

二、腥风血雨路漫漫

我俩進入大法修炼,正值“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因此有幸拜读了师父的《中国法轮功》、《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精進要旨》和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一系列讲法,反复看了师父在济南、大连和广州讲法录像,同时手抄了《转法轮》、《转法轮(卷二)》,有时也写点修炼心得。系统的读书学法,为我们信师信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因此,九六年《光明日报》诽谤大法时,我们曾为维护大法名誉,直言上书;九八年当地有几家报纸载文破坏神圣的大法,我们与同修一道自发的去给他们讲真相,阐明实际情况,证实大法的美好,叫他们更正不实报道。

“七•二零”以后,腥风血雨顿时席卷神州,真象天塌了一样。九九年九月五日,老伴决定独自赴京上访,在机场送别的时刻,我的心中涌出“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之感。在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我同儿子相视默然。在中国这样的专制国家,我和儿子都明白,这一去真的意味着生离死别呀。老伴先行,我能不动心吗?为了还师父清白,讨大法公道,说一句良心话,不久,我关上家门,奔赴北京。那时确实是放下了生死,义无反顾,豁出去了,没有一丝牵挂,走出家门就没有想过还要回来。到北京,上天安门就是要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邪恶的造谣中伤、弥天大谎企图把世人蒙在鼓里。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乌云又怎能遮住太阳?世人逐渐从迷茫中睁开眼睛,他们渴望知道事实真相。第一次审讯我们时,一位警官把门关上,叫我们告诉他什么是法轮功,为什么要炼法轮功,为什么去北京。当得知实情后,他轻松的笑了,“原来如此!”

九九年十二月,我俩先后从拘留所出来,被送進了街道办事处的“学习班”,名为“法制学习”,实为洗脑。由综治办负责,每天上下午单位派人進行所谓的“帮教”“转化”,前后两个多月。他们中有人说,我们国家是人治,不是法制,《宪法》只是橱窗的样品;有人说,炼法轮功会影响子女参军、入党;有人劝我改打太极拳……而更多的老师喜欢听我们谈炼法轮功的心得体会。我得法后身心健康,淡泊名利,开智开慧,思维敏捷,教学科研都有突破性進展:一连出了几本专著,发表了三十余篇论文,五次获奖,带出三届研究生,赠送了价值上万元的新著,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因此被迫来“帮教”的老师都心知肚明,法轮功蒙冤了,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了解了真相的单位领导知道了怎样摆放自己的位置。后来有一次他们来通知我说:“明天有个会,由被转化的一个站长作报告,去不去你自己定,到时我在门口等你。”还有一次他告诉我:“街道办事处的一个小青年要见你,我说,他是我的老师,我都不能说服他,你们还是回去吧!”街道办一位主任说:“××党天天说假话,你就说一次假话(不炼法轮功)嘛!”我告诉她:“我是个长者,我能教子孙说假话吗?我是一位教师,我能教学生说假话吗?天天都说假话,那还象人吗?”她无言以对。

我老伴机关单位被迫派来的“帮教”,前后达二百四十余人次。他们中有的人说这些年你确实身体好了,没去卫生科了,没报销药费了;有的说,你是个聪明人,是个好人,我相信你不会干坏事,我今天是专门来看你的;有的说,你就承诺一下不就得了?有的说我不能再去了,再去就要被她转化了,也要炼法轮功了。有的领导甚至明确坦言,法轮功是信仰问题,是思想问题,这样搞不解决问题。因此当老伴后来被绑架到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时,单位领导曾亲自去要求他们放人。

记的那时来洗脑班的学校老师和机关同事说的最多的两句话是:识时务者为俊杰,鸡蛋怎能碰石头。我们却把邪恶办的洗脑班堂堂正正的当成了讲法轮功真相的场所,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在正确对待法轮功这个问题上摆好自己的位置,让世人知道,法轮功不是鸡蛋,而是钻石,是金刚。

不久,我们参加了地区的一次大法会,介绍我们進京护法的情况。很多同修放下生死,从高压下走了出来,经受腥风血雨的考验,为证实大法走向圆满迈出坚实的一步。当时,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有孕妇,有的怀抱着未满百日的婴儿,还有几岁的小弟子,前赴后继,云集天安门,天安门成了聚焦点。宇宙看地球,地球看中国,中国看北京,北京看天安门,天安门看法轮功。“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响彻寰宇。

三、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

《九评》用事实说话,是邪党历史的真实记录。《九评》是一颗神雷,它响彻中华大地,惊醒迷中世人,动摇着邪恶的根基。

我们从亲朋好友着手,一个一个登门传《九评》,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们先去了一位朋友家,夫妇俩都是博士。我们介绍《九评》的内容,讲到邪党的末日就要到了,神要清算这个恶魔,人一定要与它划清界线,三退保平安。他俩都听的很认真,表示一定要看这本奇书,并爽快表态“三退”了。

一次,我俩遇见一位已官至厅长的老同事,他知道我俩炼法轮功,主动邀请我们去他家。那天我们骑车准时去了,他却失约了,带小孙子出去玩了。他的妻子靠在床上,不冷不热的。我们深知他们身处的位置所特有的顾虑和担心,耐着性子等了他几个小时。他回来后,我们送给他《九评》、大法真相资料和光盘。他内心确实害怕,有些勉强的留下了。时值新年,我们给了他孙子一百元压岁钱,他夫妇俩开始有些过意不去,硬塞给我们一块腊肉,说是他亲手做的,屋内气氛渐暖,昔日的同事之情慢慢回来了,我们真心希望他们全家都能明白真相,做出明智的选择。两年后我们又在路上相逢了。老伴问他:“还怕吗?”“有什么怕的,我才不怕呢!”“那就退吧?”“好!”夫妇俩高高兴兴的退了。

一位当年去非洲的援外专家,自称是无神论者的老党员,在他妻子因患糖尿病而双目失明,子女因企业重组被下岗之后,他开始信佛了。我们登门送去《九评》,告诉他三退的消息,同时送他护身符,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祝愿他们一生平安。看了《九评》后,他们全家就三退了。

一位中学老师,老伴去世了,子女又在国外,他一人独居。在看了《九评》,明白真相后,成天念诵“法轮大法好”,逢人便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劝说世人三退,远离邪恶。一个夜晚身体有点不舒服,他去了医院,见医生正在打盹,就折回来了。回来后突然想起,怎么忘了念“法轮大法好”呢?他就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就睡着了。一觉安稳睡到天亮。几年来,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再也不去医院了。

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看了《九评》说,这全是真的,货真价实。初次见到他,腿骨折了,正在家调养。一接到《九评》,就爽快的三退了。当晚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口气念了六百多遍,第二天精神特好。再次见他,已丢掉拐杖。两个月后,到西北旅游去了。明真相,办三退,让他受益多多。后来他又去劝朋友,不少人都三退了。

一天,有位学生来咨询学位论文的事。我对她讲:“你可能不知道,今天你是特意为亲人的平安来的,其次才是写论文。论文好做,平安难得。”第二天她来说她要马上乘飞机回北川老家,给亲人送去大法真相和生命的护身符。不久“五•一二”大地震就发生了,她告诉我,她身处北川的家人和亲戚朋友全都平安,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是千真万确的。

零九年单位吃团年饭,一位同事说要谢谢我。她的先生患了肺癌,西医、中医都治不好,花了不少钱没有一点起色。于是就静下心来,成天虔诚的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肺癌奇迹般的好了。她说,谢谢我一年前送她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是“真善忍”救了她先生的命。

“真善忍”是天理,“法轮大法”是正法,世人已经证实: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是会有福报的。这些年来,在救度世人中,我们见证的这类超常、神奇、震撼人心的实例实在是太多太多。有人得了老年痴呆症,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有人患颈椎骨质增生,颈部不能转动,诚念九字吉言,很快就恢复正常。

四、突破心性关,救度更多世人

在讲清真相、发放资料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一些关和难。恶党几十年的暴政,老百姓被整惨了、整怕了。有不少人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害怕,怕受株连,怕挨整。有人拿着护身符,反复辨认,摇摇头退回来了;有人说,我记在心里就行了;有人接到我们送的真相资料看都没看就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了。更有中毒太深,仇视大法的,有的甚至直接把真相资料交到了“六一零”那里。我们顾虑多起来,人心出来了,怕心、烦躁心、愤恨心也起来了。就是面对熟人朋友,也要思之再三:此人可靠吗?能接受吗?

有时,刚在路边的自行车的车筐放好光盘,被车主看见,张口就骂:“共产党把你们喂饱了……”

有一次,我们在公园遇见一位坐轮椅的老人,就试着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到真善忍时他点头认可,但是,刚一提到法轮大法,他竟勃然大怒,破口大骂起来。

我们顶着炎炎烈日,冒着凄风苦雨,给世人送去救命的真相资料。但世人常常是,冷漠的走过去了,“不要!”不屑的走过去了“不要!”甚至送来白眼辱骂威胁。

这一切,对于一直生活在受人尊敬的环境中的我们,都是心性上的考验。有时心里难免会翻腾、会烦躁、会生气。我俩就回家静心学法。

通过学法,提高了认识,提高了心性,我们又心怀慈悲,面带祥和,给世人送去救命的福音。众生为法而来啊!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恶党本质,摆脱了邪灵的控制,欣然接受真相资料。

很多人听了真相后说,你这话有道理,不能为邪恶卖命了,不能再受骗了,我退!有人要了两张护身符还说不够,还有儿女啊亲戚啊。有位高工见到我们说,他早就想退党了,就是找不到地方。他退了后,激动不已,不停的拱手谢谢我们,一再叮嘱我们要注意安全。有一位海外归来的博士,几年前就三退了,后来又特意把她的先生带来三退,听我们讲大法的美好。

一位很久未谋面的大学同学从外地来了,十几个老同学团聚欢迎他。他应酬了大家一会儿,就说要和我单独交谈。原来他接到我们寄去的真相资料,想详细了解更多真相。

几年来,面对数以千计的路人熟人、亲朋好友、昔日师生、同乡同学,或在校园街边,或在公园河堤,或登门拜访,或家中叙谈,无论打工的扫地的、或官员干部,或博士教授,或专家学者,我们都怀着一颗善心,把大法的真相告诉他们每一个人,把师尊洪大的慈悲送到众生的心坎上,希望他们健康幸福,平平安安度过大劫难,祝愿世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当他们一个个念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谢谢大法师父救我”,满含深情同我们挥手告别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尊,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弟子一定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我们越走越坦荡,越走正念越强。邪恶即将被除尽,阴霾正在被驱散。

五、结语

十六年的风风雨雨,能够摔摔打打,磕磕绊绊,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全凭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指引。我们深知自己所做的离师尊的要求还有很大的差距,有时没顾上学法,发正念力度不够,一思一念修自己也做的不好,有许多人心没有放下,还有无数的众生渴望我们去救度,大法弟子所肩负的历史责任重大。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一定珍惜时间,实修自己,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