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三次迫害中见正念威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学员。这里我想谈谈对师父所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点切身体验。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以江氏流氓集团为首的中共邪党向法轮功发动全面惨无人道的疯狂迫害、对慈悲伟大的师父進行人身攻击、污蔑、诽谤。我们要为师父讨还公道!通过各种方式洪扬大法,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大法弟子用各种方式去讲清真相:写信、上访、打电话、面对面谈,没有说理的地方,很多大法弟子就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由于自己的怕心找借口说在哪里都能洪法,心里明白到天安门证实法存在生与死的抉择。

反复学师父当时发表的新经文《心自明》我悟到,我应该走出去证实大法,走神的路,做师父的真正弟子。我和本单位的一位同修商量决定去北京,向全世界洪扬法轮大法,证实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是清白的。尽管听到有的同修说到天津或中途什么地方换车安全些,但我想,我们是做证实大法的伟大的事,没有人能挡得住我们,所以我俩还是买了长春至北京的直达车票。我们顺利到达北京,去了天安门。

我俩从天安门广场走到金水桥,走了一上午也没选中一处满意的地点,只看见这一带到处都有警察、警车和便衣在巡视。我的怕心出来了,还很重,直吐黄水,又见一批批的大法弟子被抓、被打,血流一地。头脑一时有些乱,甚至想:即使修成佛一不小心还可能掉下来,那还不如回家和家人安静过日子呢。我问同修这种想法对不对?她没有回答,我继续追问,她说:“我们不是来证实大法的吗?神的生命是用亿来计算的,人在世才几十年,怎能相比?”我的想法一定是让她觉得不可理喻,就骂了我。我猛醒,是啊,我是来证实法的,师父和大法受到污蔑和迫害,我怎能还想自己修成修不成、掉不掉下去的问题,还被邪恶吓怕的不想去证实法了,真可耻!就对同修说:咱们走,去洪扬大法。我们来到了离挂血旗的旗杆很近的地方(那里人多),迅速打开横幅,用洪亮的声音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还我师父清白!”当时四周很静,阳光明媚,天空也出现了彩虹,非常漂亮,我感到我们的声音惊天动地,我的心情也特别舒畅。而后我象电影电视中的慢镜头一样,边喊边漫步行走。一个便衣人员冲到我身边将我们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拉到了站前派出所。到那我一抬头,看见了我的同修,我们相视一笑。

这时我心里非常平静,想到我是师父的真正弟子,我有师父和大法,什么都不怕。当警察问起我的姓名时,我说我叫赵某某,但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我说了,你们会对我们那里的有关单位和有关人员進行压制,会给他们带去麻烦和痛苦,那你们就做了坏事了。我不说也是为你们好。

我们十几名不报家庭住址和单位的大法弟子被关進一间屋里,逐个审讯。审问前,不管青红皂白恶警对我们都先打一通,还往大法弟子嘴里吐痰、烧头发、烧眉毛等,邪恶至极。当时我就想我是修炼大法的,是在做好人,大法弟子是有福份的,谁也不许对我无礼。想到这里,自己也笑了,我在心里说,那些坏人能听我的吗?可是奇迹出现了,恶警到我跟前看了一眼说:你们看她慈眉善目的,你们跟人家没法比。说完就给我搬了把椅子让我坐下。我想坏人让我坐我不能坐,可是警察很客气的让我坐,并说你和他们不一样。我又想:不管那么多,我是大法弟子,是好人,坐也是应该的。这时有个警察气愤的说,你们来的这么晚,我们都不能下班了。他骂骂咧咧的。这个警察就在我旁边,于是我碰了他一下说:“孩子,别骂人,这不好。既然你们不能下班,那就放了我们吧。”

奇迹般的事情又发生了,晚上七点左右来了一个象是管点事的警察把我叫到外边。我感觉他是要放我,就说我还有一个同伴。他看了看同修说,那就叫她也过来吧。他好象故意大声的说:我送你们去收容所!他将院里的灯都关了,看了下四周,问我:你有工作吗?我说没有(我已经退休)。他又说,你回家做个小买卖生活,别提这件事了。赶快去火车站还来得及。我说了声“谢谢”。同修问我:让我们去哪里啊?我说咱们胜利了,回家!并从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们听您的话了,能走出来也能走回去。

修炼人不怕做错事,用法来归正,就会越做越好。

长春“三•一五”电视插播伟大壮举极大的震慑了中共当权者,江泽民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象发了疯一样到处抓人,叫嚣:只要炼过法轮功都得写“五保”,交一万元钱,不写“五保”、不交一万元钱就关起来。我想:这两件事我都不会做。

一天,街道办事处和派出所来电话说,晚上要找我谈话。我说可以。然后同我丈夫说我要离开家。他说你不是和人家约好了吗,怎么要走呢?你走到哪里也会被抓回来的。我说,“如果我配合他们,他们就会把我抓起来,常人也会说我是‘坏人’,如果我离开家,是他们迫害我。我是好人,可以到处去,跟人说出真相。”就这样我离开了家。可是,我走到哪里人家都不敢收留我,那时我真是感觉到天地之大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修炼、做好人咋这么难?这时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出现在我的脑中。对呀,这不是修炼吗?我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找到一同修家住下。我们每天一起学法炼功,做真相资料。一周过去了,我想我该回家了,那是我的修炼的环境。回家后我丈夫很高兴,他说他做得不对了。派出所的警察听说我回来了,要找我谈话。我说你们来吧。我心想,天地都是我师父造的,我得叫众神、众生和我自己看看我是不是师父的真正弟子。

来找我谈话的人中有来自市里的、区里的,也有街道的,他们说听说你跑了,你害怕了?我说我是怕你们不明真相做坏事,害了我也害了你们自己。师父告诉我不管别人对你如何,你一定要对别人好。因为我在家不走会给你们一个做错事的机会。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谁做错了都是罪过。他们问我是否还炼?我说“炼”,因为我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他们说炼别的也能好,我说:这就象人感冒一样,不同的人吃不同的药有效,而我只有炼大法才有效。以后有事他们只找我丈夫,不再找我。

正念解体迫害与干扰

有一阵子,市有关部门通知所有学法轮功的人都得由有关部门派人到家看管,这些人在大法学员家一住就是十天半个月。我们单位的有关人员也给我来电话说要派人到我家来看着我。我想:我是好人,怎么谁想来就能来我家?我不允许!这种人不准進楼,更不准進屋,不准他们来干扰居民的正常生活。我们单位真就没派人来。

有一次,街道居委会的人给我打电话,叫我写什么“五保”,我在电话里问他们:我有没有不好的行为?有没有做坏事?他们说没有;我问他们我有没有影响他们?他们还说没有;我问他们我对群众有没有伤害?他们仍说没有。我说:都没有为什么找我写“五保”?以后再也不要给我打电话。说完我就挂了电话。以后他们真的就没有人再给我打电话让我写什么保证了。

在修炼的路上各种魔难干扰太多了。但是我悟到,正念强,一切干扰和迫害都会全部解体。正念强也就不存在怕心。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正念是什么,正念来自大法。每当做什么事情时首先想到对法有没有影响,对同修与众生有没有伤害。在魔难中、过关中、真正放下生死、放下自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师父,时时就会有正念。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

通过以上三件事,使我看到法的威严与神奇,认识到正念就是功能,正念就是神通,正念能救度众生。让我们时时用正念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兑现史前大愿!

初次写稿,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