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特别的家庭魔难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得法修炼前我是一个苦命的女人。由于丈夫脾气不好,过着三天两头挨打挨骂的日子,身上的青几乎没有断过。在我们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就有了外遇,到现在也没断过,跟这个断了跟那个又好上了,他自己也说换了六、七个了,还觉的自己挺不错的,没有和几个女人同时搞。他还说,自己不在那些女人身上花钱,和情人说好了,都不离婚,不破坏家庭。其实他也很看不起那些女人。他还以为所有的女人都这样,所以对我看的很紧,不允许我跟男人随便说话,连买菜都不准买男人的。

他曾经威胁我说:“你离婚也好,离家出走也好,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我心里不痛快的时候,我随时都可以拿你全家开刀。别看我家只有我一人在这里(他家在外地,离我们这二三百里路)。你父亲不是说了吗?您家那么多人,怎么能叫我打了?”

那是八九年,当时还没有电话和手机。一天在姐家给姥姥过生日,我看丈夫天晚了还没回家,就以为他不回来了,我就一人去了姐家。谁知后来我丈夫又回来了,等我回家后,他把我狠打一顿。此事被我家人知道了。从此以后,他剥夺了我的一切权利,没有他的同意,我连娘家人都不能接触,外出买菜时间都受限制。我的脾气也不好,有时候把我恨的都想把他杀了。结婚十年,我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精神几乎崩溃。我曾跪在地上问苍天:“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您对我这么不公平?”

九八年我喜得法轮大法,并且父母和三个姐妹都修炼。记得刚得法时,大脑一片清新,什么烦恼都没有了,人也变的神情清朗了,我和丈夫的关系也好转了,家庭也和睦了。可惜好景不长,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本来就不支持我修炼的他更为打骂我带来了借口。并且还说:“我在外面有情人,共产党不管;你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就犯法。我一个电话就可以把你们送進去,叫警察去搜你娘家,说有资料。”又说:“你对我再好,你在家里做的再好,我也不感谢你,因为你不是对我有情才这样做的,你是因为大法要求你这样做的。”当时我很想说:“那你就感谢大法吧。”可是我不敢,因为他发脾气时是不允许你说话的。得法前我曾问他为什么要打我,他说不用为什么,我想打就打。

由于长期生活在这种压力下,形成了委曲求全的心、怕心、不平衡的心等各种各样的人心和观念。修炼后,虽然知道要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去做,有时也做不好。比如看到他当着我的面和情妇发短信、通电话,却不允许我和娘家人来往,心里还是愤愤不平。

在我生孩子时,我公婆既不给伺候月子,也不来给看孩子,只知道跟我们要钱。自我修炼后,我不计前嫌,对我公婆很好,有时两位老人来住,我公公惭愧的说:“俺来住,心里有愧啊!”去年婆婆生病住院,为了能更好的照顾老人,也为了减轻他们兄弟姐妹的负担,我把公公和婆婆从外地农村接到我家,住院费全是我们拿的。我还给婆婆洗脚、洗澡,非常周到的伺候两位老人,两位老人非常感动,他们回家后,在村里见人就夸我。

由于平时严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人,所以在单位里、在家属院里都知道我是好人。零三年失业后,丈夫不允许我再找工作,让我在家伺候他和孩子,这样我就只能利用买菜的时候和人讲真相。零五年我开始发资料、劝三退、使用真相币,在集市上认识了好几个同修。因我丈夫就在院里上班,并且爱去就去,没人管,所以我只好由同修帮我带资料,五天两个集,约好每集必到(除下雨、雪外)。有时去超市或批发市场购物,我就面对面讲真相,尽量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零九年夏天,在离孩子上大学的前两天,我在集市上跟同修说,我准备去上班,以后就不来赶集了。因为孩子开学后,我能外出的机会就很少了,出去工作还能好些,最起码还有机会讲真相。可是由于自己的怕心长期不去,被邪恶钻了空子,当天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恶警恐吓我丈夫,说他们“十一”前还有一个名额没完成,要判我三年刑,又说谁谁被打死了。丈夫知道这些恶警心狠手辣,对邪党又非常恐惧,无奈被敲诈了两万块钱,才将我放回了家。

我回家后,丈夫看管的我更紧了,既不准我跟家人联系,也不准我去上班,就是去买菜,他也跟着我,使我没办法讲真相。两个月后,婆婆去世了,我们把公公接到了我家。我去买菜时,丈夫和公公就在一边等着我,这样我又可以面对面劝三退、用真相币了。

可能师父看到了我真想修炼的心,就又安排我和家人同修联系上了。姐姐同修告诉我,要我多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丈夫干扰我做好三件事的邪恶因素,废除自己在历史上与旧势力签过的约,只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姐姐还每周来给我送周刊。也就一个来月吧,丈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他还没有公开支持我炼功,但看到我在家里学法、发正念、炼功他也不管了。现在我不再要求他对我怎么样怎么样,我就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直到修的执著无一漏。以前我把丈夫对我的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看成是我以前欠他的,只知消极承受。没想到这是邪恶对我做好三件事的干扰,这是对正法的干扰。

本来没想写体会,觉的自己做的不好,没脸写。其实越是没做好的,师父操的心越多,付出的也越多,因为师父比我们自己还要珍惜我们。看了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才知道光看别人的交流是索取,大法弟子怎么能光知道索取呢?

看《明慧周刊》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如果不是看了同修的交流,我都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真正的慈悲,也不知道在魔难面前怎么样找自己。举个例子,一天晚上吃面条,我给公公的碗里放菜时,舀的汤有点多,但想到公公平日就爱喝汤,就没有往外舀。吃饭的时候,丈夫说:“怎么给我爸舀那么多汤?”公公耳背,误认为丈夫嫌我做的菜汤太多了,他就拿起勺子,边往碗里舀,边说:“你不爱喝,我喝。”公公越是这样,丈夫越生气。他狠狠的对我说:“我真想一脚跺死你!气的我牙都疼,你一天都不能叫我舒服了。”公公离开后,他恨的抬起脚就要踢我,不过半路又把脚放下了,因为我当时没动心,一直在找自己:是自己错了,明知道汤多了,为什么不舀出点来?把他气成这样,多伤害身体呀!如果在以前我不会觉的自己有错的,我会认为他太过份了,简直没人性。

过后,公公对我说:“我不会在这里住的时间太长了,你为我太受委屈了,我儿子太过份了。”又说:“你对我这么好,他过中秋节都不给你父母送点东西,孩子还是你父母给拉扯大的,我这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又不敢管他。”我说:“您放心,不管他怎么对我和我家人,我都会对您好的,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修真善忍的,就是别人对我不好,我也不生气,不委屈。”公公非常支持我学大法,他也跟着我听过三遍师父的讲法,他说大法太好了。婆家人都非常赞同大法,也都很支持我学大法。

现在当怕心再出现的时候,我就问自己:谁在怕?就是业力,那就把业力消掉。并且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不用怕,师父就在身边,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当脑中又胡思乱想的时候我就问:是谁?是假我。那就把假我彻底解体。现在我的正念越来越强了。

我一定不负师父的苦度,不负众生的期望,不负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多学法,学好法,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