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至三日把刘术玲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六楼,实施惨无人道的种种摧残,逼迫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功。纯朴善良的农妇刘术玲于七月三日被折磨致死。下面是又一名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诉述在刘术玲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遭迫害的经过。

(一)肆意殴打

二零一零年五月四日早上,我们同屋的几个人听到狱警于坤大声的喝斥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一同到门口观望。我们看到有几个刑事犯和于坤一起往警察办公室拖一个人。当时没看清拖的是谁,在这过程中,就听到那个被拖的人的喊声,“打人了,你们往这屋拽我,我不去,这屋没有监控器,你们打我没人看见。”紧接着又听到那个人的呼喊声“同修们,警察打法轮功学员了。”这时我们才知道警察打的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张淑芹和任淑贤听到喊声后就跑过去了,当时她俩正看到于坤在掐刘术玲的脖子。后来我们才知道被打的是法轮功学员刘术玲。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早5点钟左右,我们听到有“劈了扑棱”的声音,同屋的其他学员都被响声惊醒了。其中有人说:是不是法轮功学员又被打了(这里经常发生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事情)。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就赶紧走到门口往外看,这时我们看到恶警于淼和盗窃犯曲飞然(岩)正在抢法轮功学员张淑芹手里的东西,紧接着又看到曲飞然(岩)用拳头猛打张淑芹的后背。此时我又听到法轮功学员于晓华的呼喊声“打人了,曲飞然(岩)打法轮功学员了。”

听到于晓华的喊声后又出来很多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一起围观,其中也包括一些经常帮助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恶警于淼命令刑事犯把法轮功学员都撵回去,把门关上。她们开始动手扯拉我们,企图阻止法轮功学员关注张淑芹被迫害的情况。我和一部份同修因害怕张淑芹被迫害严重,无论刑事犯怎样撕扯我们,我们都没有回去。这时恶警于淼和曲飞然(岩)已经把张淑芹拖进警察办公室。我们都跟随着进了办公室,曲飞然(岩)把所有进入警察办公室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偷偷的记下来给于淼,由两个恶人挑起的一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端开始了。

(二)有计划的酷刑摧残

七月一日上午,所有的警察都被叫去开会,只留下一个警察坐班,并下令全部被关押人员不许进入车间干活,停止生产。命令全体人员在宿舍码坐小板凳。

午饭后,恶警张春景把法轮功学员于晓华叫走了,说是警察找她谈话,了解早上发生的事情。几分钟后,我们就听到三楼传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喊声。然后,声音就停止了。就听到楼上楼下脚步声很杂乱。事后我们才知道,有二十多个护卫队的男狱警把于晓华脸朝下按倒在地,用脚踩在她的身上,使她丝毫动不了。恶警小王丹拿来准备好的抹布使劲往她的嘴里塞。在塞的过程中,恶警张春景说:捏住她的鼻子,喘不上来气,她就张嘴了。然后一个男警就捏住于晓华的鼻子使她呼吸不得。于是小王丹就拼命的往她的嘴里塞抹布。由于用力过猛,于晓华的嘴、里外都被恶警扣破出血了,脸上被扣破了三条血口子。

恶警们用胶带把于晓华的头和嘴紧紧地缠绕着,随后他们就凶神恶煞地把她拖上了六楼。到了六楼,于晓华看到法轮功学员任淑贤手脚被铐着坐在地上。随即她自己也被恶警狠狠地把双手拧到了背后、反铐在铁椅子上。恶警命令两个刑事犯帮凶把坐在铁椅子上的于晓华推到了另一房间里,那几天,尽管门窗封闭的很严,于晓华似乎也能隐约的听到其它房间里传来的“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和时常传过来的“劈了扑棱”的响声,还有类似挪动铁椅子或铁床的声音。那些天,楼上楼下脚步声不断,让人感到闷热的空气异常的凝固,在这邪党黑窝里充斥着恐惧气氛。

于晓华被反铐在铁椅子上长达两天两宿,在这期间法轮功学员刘艳华和刘惠也分别被铐在其他房间的铁椅子上以同样的方式遭受迫害。其中刘艳华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向恶警签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被铐在铁椅子上迫害的时间最长,持续近一个月,并被加刑迫害三个月。

被酷刑迫害的这些法轮功学员每天只给两顿饭,每顿一个干馒头,和不到一小碗的水,由刑事犯人把馒头拿在嘴边,自己才能很艰难的吃到嘴。在迫害期间,狱警梁雪梅(现任法制科科长)到六楼也看到了于晓华脸部受伤、坐铁椅子的情况,问及于晓华的脸是怎么整的,于晓华告诉她,他们抓我时扣的。

到了第三天晚上,由于于晓华等这些法轮功学员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给恶警签不炼功的保证,她们分别从铁椅子上被放下来后,多名法轮功学员又被双手抻开用手铐铐在铁床的上部(床是上下铺位的),床的长度是一米八至两米,双臂抻直尚不够长,恶警用手铐铐住手腕,生拉硬拽着固定在上床两个顶头处,双脚刚刚能着地。于晓华、佟亚琴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就被这样分别吊挂了2至7天。

在六楼坐铁椅子被迫害期间,恶警拿来报纸把门窗都糊上了(楼的对面就是居民区),他们也怕事情败露。当时屋里异常的闷热,每个被酷刑迫害的学员,都感到了身体已承受到了极限,手铐已经刹进了肉里。她们每分钟都咬着牙在煎熬,忍受着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大汗淋漓。在几天不睡觉的情况下,身体早已达到了虚脱状态。当恶警们满意的拿着法轮功学员被迫违心签的“保证书”离去时,被放下来后支撑不住自己,双臂手脚肿胀麻木、失去知觉的法轮功学员,在这种精神与肉体的摧残下,很多人的精神几乎都崩溃了。

七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刘术玲被恶警迫害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她失踪了。我们相互打听刘术玲的下落,没有一个人再看到过她。大约在八月份左右,据一个知情者提起刘术玲时还惊魂未定的说:“太恐怖了,太吓人了,吓死我了,等没人的时候我再和你说。”我们怀疑她在被酷刑迫害时出现了生命危险,当时在劳教所听恶警传言,她被解教回家了。出来后我们的怀疑得到了证实,刘术玲真的被迫害致死了。

(三)奖励、怂恿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恶警经常利用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加分、减期为诱饵,培养打手。一些刑事犯为了缩短刑期,积极的配合恶警们充当打手。盗窃犯曲飞然(岩)真名刘红艳,在恶警于淼的纵容包庇下,成为牢头一霸,经常殴打刑事犯和法轮功学员。一次,在车间无辜殴打刑事犯冯万英,俩人在同时被扣分的情况下,于淼为了利用她,把她被扣掉的分暗地里再补回来,纵容她行恶,使她更加猖狂。曲飞然(岩)轻狂的对众人说:“扣的分,于淼已经给我补回来了。”于淼为了利用使唤她,经常给她买吃的,在利益上诱惑她。曲飞然(岩)成了专职侍候警察的佣人,每天为她们整理被褥、洗衣服等杂物都由她包揽。她们是相互利用,曲飞然(岩)即能得到加分减期,又能得到好吃好喝的。

七一的前一天中午,也是恶警于淼值班,她命令各屋不许开门睡觉。在十平方米左右的小屋里,由于天气闷热,八九个人热的汗流浃背。曲飞然(岩)在走廊过道巡视,发现一房间门裂开了一条缝,就大吵大嚷的叫骂着。我们听到恶警(管理科科长)刘茗大声的对曲飞然(岩)说:“好好表现,像你这样的,得给加分和特减。”在恶警的纵容和鼓励下,曲飞然(岩)邪气高涨,回头就找那普犯算账,俩人发生口角后,法轮功学员马淑芬上前劝架,曲飞然(岩)不由分说,俩手抓住马淑芬的头发就开打,用脚猛踢她的腹部。恶警刘茗不去制止行恶者,而被打者和旁观者却遭到批评和辱骂。七一的当天早晨,曲飞然(岩)又充当了恶警于淼的打手,又一次行恶、殴打法轮功学员张淑芹。如果没有恶警的纵容,为什么一个盗窃犯会如此的嚣张与猖狂。

(四)恶警为捞政绩搞迫害

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里,很多恶警靠迫害法轮功学员升官发财、捞政绩。邪党高层压下来的转化率,致使她们丧心病狂的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别人的痛苦来换取奖金和各种利益。每个不妥协签字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她们严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刘惠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恶警谢丽佳多次刁难,在生产车间故意找茬,以脱离联保为借口,给她扣分加期。(联保就是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

法轮功学员白丽珠因坚信自己的信仰不妥协,被恶警体罚,被强迫坐小板凳从事奴役性劳动装牙签。从早上5点一直干到晚上12点钟才能休息。这种迫害持续数月之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没有任何罪行的情况下,被非法绑架到这里遭受如此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凤霞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放弃修炼,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被恶警严重体罚,被关进单独的房间里从事奴役劳动。每天被罚坐小板凳、面对墙壁装牙签。从早上5点一直干到晚上12点或时间更长。还有数名人员对她轮番的进行精神洗脑。为了让她放弃信仰,在奴役体罚的同时,不断的给她灌输污蔑和诽谤法轮大法的言论。恶警对王凤霞邪恶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家都不要了,都跑到劳教所监狱来了。”王凤霞正告恶警,“我们不是自己跑来的,是邪党迫害把我们抓来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都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我们的家庭是最幸福的。X党不光迫害法轮功学员,你们都看到了在劳教所里,有多些访民和有其它信仰的人都在这里遭受迫害。”恶警理屈词穷,在她们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狠毒地又对她进行连续罚站数天迫害。由于站的时间过长,王凤霞两腿都呈青紫色,王凤霞被迫害的痛苦不已。即使这样恶警也不手软,恶警牛晓云把写有污蔑大法师父的纸条贴在王凤霞身上,每天对她进行污辱和人身攻击,谩骂大法和师父。王凤霞对恶警的迫害已经承受到了极限,最后坚定的说:“你们再贴,我就喊法轮大法好!”这样她们才停止了污蔑谩骂大法师父。

七月一日,王凤霞也被恶警迫害铐坐铁椅子,她是这十二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在坐铁椅子被迫害期间,王凤霞要求上大号方便,恶警不予理睬。迫使王凤霞把大便便在了裤子里。在劳教所里这些迫害比比皆是。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戒严期间,我们每天码坐小板凳,从早上六点,除午休一小时外,一直坐到晚上九点才能就寝。吃喝拉撒睡全在宿舍,屋里的人互相之间不准说话。全体人员被全封闭在宿舍里七天,大小便都在屋里的桶里方便,因是天气最热的时候,在不许开门的情况下,全体人员大汗淋漓,空气混浊、满屋腥臭。

七月一日后,我所知道的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十二名,其中有:刘术玲、任淑贤、刘艳华、马淑芬、刘惠、于晓华、程丽、王凤霞、解薇、门秋银、高玉敏、佟亚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