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全力以赴抓紧时间弥补和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回想这些年的修炼道路,感触最深的是:师父太慈悲了,无论弟子怎么不争气,都不放弃;大法太大了,无论多少顽固的执著,只要坚定实修,在大法的熔炼中都会去掉。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就一定会跟师父回家。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初期我只能算个“中士”,修炼不精進;十几年中磕磕绊绊走到今天,终于成为了一个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下面将我修炼中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走出人,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一) 摆正修炼基点,去掉根本执著

得法前我在常人中生活的比较得意,工作顺心,家庭美满。但是在人中过的越好越害怕失去,总担心会有不测降到自己或亲人头上,冥冥中相信神佛的存在,希望能得到神佛的保佑。每次出差,都要到当地有名的寺庙去烧香拜佛,并且还练过其它气功,但都没有深入下去。

后来在朋友介绍下,我和妻子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妻子根基比较好,一接触大法,就很精進的修炼了。当时我也感觉大法挺好,但却带着根本执著,因为大法既符合了我在常人中做好人的观念,又能够祛病健身,消灾消难,如果圆满了,还能跳出三界成佛,既然有这么多好处,我也就走入修炼中来了。因为当时孩子小,大多时间我照看孩子,让妻子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所以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法学的很少,理解很浅,但遵循“真、善、忍”做好人早已扎根心中。

我在大学期间经历过“六•四”,深知邪党之恶。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坚定的站在大法一边,尽管过程中都是用人心。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妻子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后来被非法关押,最后被单位接回来。回来后,我们学法点很多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当时感觉情况很复杂,对很多事情不理解,又因为怕心,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慢慢的,掉到常人的名利情当中。接下来的几年中,一直处于似修非修的状态。有一对流离失所在外的同修夫妇偶尔回来与我们交流,交流完正念强一阵,一段时间后又懈怠下来。

这种状态一直到零六年,我母亲(同修)由于修炼路走的不正,有较大漏被旧势力抓住,以病业形式去世。悲痛中我们惊醒,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必须认真对待。我们从新精進起来,并开始认真学法,尤其是师父的后期讲法,按发表顺序排着看。

通过学法,感到自己这么多年没跟上正法進程,浪费了太多时间,必须抓紧时间弥补回来。我们马上进设备,开始大量做资料。那段时间,我总想着增加讲真相的项目,想轰轰烈烈大干一场。但是并没有得到同修的认可,首先是妻子总是指责我做事心太重,把做事当修炼,我却以救人没错为借口,指责她干涉我修炼,我们在不断的冲突中僵持着。同时周围同修说我没有对大法动真念,没有真正走進大法。痛苦中,我不得已做了调整,适当减少了做事,拿出一些时间认真学法。

当我学到《走向圆满》这篇经文时,开始反思自己,查找自己的根本执著,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因为渴望人间永远的幸福而走入大法;因为怕失去人中的安逸而停止修炼;又因为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违背了誓约就会被淘汰而拼命去救人,总而言之,一切修炼的基点都是围绕自己的得失,我这是有求于大法,根本不是真修。我决定把自己的私统统扔掉,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走在神的路上。周围的环境变了,我一直紧缩的心舒展开了,身上很多不好的物质化掉了,整个身心溶于大法的祥和慈悲之中,真正感受到修炼如此美好。

(二) 转变人的观念,以苦为乐

摆正基点,仅仅是在修炼中确定了正确方向,要真正做到走出人,还需要扎扎实实的实修过程,彻底转变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观念。随着修炼境界的提升,渐渐的我能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来衡量就会清清楚楚看到自己人的观念太重。我就用神念来归正人的观念,比如每遇到事我就想:这件事神会怎么想。慢慢的,人的观念在减少,取而代之的是正念。

有一个观念好长时间才突破,那就是“做好人”的观念。在常人中我以做好人为荣,大法教人向善正符合了我做好人的观念,在救人中,这个观念反而成了阻碍,由于执著于当“好人”,怕对方对我有看法,所以讲真相时只要对方稍有异议便作罢,失去了很多救人的机会。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也是走不出当“好人”的人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利用家里不修炼的常人,以在家里做个好人为由,干扰同修做好三件事。有一次在学法小组帮助该同修时,我突然明白了,我说:“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在常人这一层表现出来一定是个好人,这是修炼状态的真实反映,而过份执著于做个常人认为的‘好人’,那就是没走出人,我们是要走出人,走向神。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担负着助师正法的使命,如果因为执著于在家做好人而耽误了救人,不但不是好人,还是罪人。如果家人因干扰正法而犯罪,那岂不害了家人”。这个理我在帮助同修的同时,自己也认识清楚了。

在修炼中转变的另一个重要的观念就是对吃苦的认识。在我成长过程中没有吃太多苦,所以安逸心较重,身体上怕受罪,追求舒适,精神上怕矛盾,怕冲突,怕刺激心灵。吃苦消业的法理虽然知道,但痛苦来时,身心的反应及长期形成的人的观念在顽固的抵消着正念。为了转变这个观念,我们夫妻约定不论谁遇到痛苦,对方都不用人情安慰,而要提醒一句:“好事!”以此增强对方正念。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

经过一段时间的实修,真的形成了以苦为乐的机制,怕痛苦的观念在扭转,每遇到麻烦事能用正念去对待,在痛苦中向内找,使心性得到提高,使麻烦真正成为好事,而在提高的过程中,我真的体会到了“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的境界。

(三)学会向内找

师父多次在讲法中告诉我们遇事向内找,我也知道向内找的重要性,可是好长一段时间不会真正向内找,找来找去总觉得这件事自己没错。有一次,我给单位两个年轻同事讲真相,妻子在旁边突然责备起我来,弄得我很下不来台,当时碍于面子没有发作。事后每想起此事,心中便隐隐作痛,我知道要向内找,可是这件事我有什么错?我是在救人,妻子作为同修不但不配合还“干扰”我,是她错,对此事我耿耿于怀。有一次我又忍不住提及此事,妻子反问我:“你为何总是念念不忘?”我一下被问住了,是啊,这么一件小事,我为啥总放不下,为何想起来就不舒服,为何不舒服,顺着这颗心去找,终于找到了,因为我在单位是领导,在下属面前,妻子伤了我好面子的虚荣心。再顺着找自己,我在给下属讲真相时,常常利用自己常人的地位,居高临下以指导别人的口吻强压对方接受,妻子可能听了不舒服才责备我。找到这些,我心中释然,我学会向内找了,以前我总是把眼睛盯在具体事的对与错上,而向内找是找自己的心,看看通过这件事反映出哪些执著心,从而去掉它。我越来越体会到向内找的妙处。

二、救度众生,担负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一)走出个人修炼,体悟正法修炼的内涵

因为走出来比较晚,并且个人修炼阶段不扎实,所以走出来的初期对于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理有些糊涂。当时的正法形势,同修在否定旧势力的法理上已经很清晰了。虽然经常看交流文章,知道应该否定旧势力,但遇到魔难还是被动地承受,不会否定。另外有一段时间我内心常常返出各种各样的执著心,有些是非常不好的心,搅得我很苦恼,很在乎自己的个人修炼状态,虽然很“用心”的修自己,但发现似乎干扰越来越大。

后来当学到师父《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心中豁然开朗。于是转变观念,跳出个人修炼,放下个人的得失,全力以赴救度众生,清除邪恶,助师正法,而自己的身心也随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好的物质层层在解体,顽固的执著心不翼而飞,我真正领悟到了个人修炼溶入正法修炼的内涵。

(二)全力以赴救人

我和妻子都是大学毕业,并且年轻,所以掌握资料点的技术很轻松。并且我们经济条件好,住房宽敞,有自己的车,在讲真相救人方面可以说得天独厚。我们悟到这些条件是为正法安排的,是让我们救人的,而不是在人中享受的。所以我们在生活上合理安排支出,而在救人项目上从没有经济障碍。零六年之前我有一些设备,那几年不精進,就是打印点简单的传单,也不怎么上明慧网。精進后我开始上明慧网,了解正法形势,明显感到明慧网真相资料非常丰富,讲真相项目多种多样。考虑到以前的设备会影响效率,我就全部置办新的。

开始我先上了复印机、激光打印机大量制作《九评共产党》,随后又上了彩喷打印、刻录机。大量制作小册子、光盘。一开始我们自己做自己发,晚上开车出去发,不断转换场所发,到周边县城发,尽量让真相资料覆盖的范围广一些。随着救人项目的增加,我与妻子明显感觉时间不够用,零八年一月,借着岳母病重的机会,妻子辞职回家,这样她就全力在家做资料。后来看到周围同修缺资料,就给他们提供资料。

我们周围的同修多是老年人和农村同修,与他们接触明显感到他们在技术上很需要我们,我悟到这是师父安排的,我主动承担起技术的服务,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我尝试使用各种型号的打印机,再根据同修各自不同的需求,给他们配上相应的设备。看到农村同修经济条件差,我们就象征性收取一点费用,在这个过程中,我始终从整体的角度考虑问题,从救度众生的大局出发,根据同修的具体情况,合理的安排他们的项目,遇到难做的项目,我与妻子就去做。周围很多农村同修缺经文,考虑到这个项目要求高,我们就主动承担起请经文的工作。后来明慧网出来了新版经文并带封面,我们就去大资料点跟同修学习制作精装书籍的技术,回来后立马上了新的制作书的设备,开始制作新版的大法书籍和《九评》。

自从师父肯定了真相币的作用,我们就尝试打印真相币,从一天打印几百张的老式打印机到现在半天就打印三千多张的新款打印机,中间淘汰了好几款机型。技术成熟了就推广给别的资料点。因为妻子做事效率高,我们承担一个片的真相币制作项目,同修帮助收集零钱,我也想办法去银行换取大量零钱。除了五十、一百元,其余全部打上真相短语。我自己在使用真相币上也经历了一个去怕心的过程,从开始普通钱中夹一两张到后来十几张、几十张堂堂正正的花,从只在菜市场到超市、饭店、批发市场,这期间转变了很多人的观念。目前我们生活中消费几乎全部都带有真相,连儿子这个小同修的零花钱也有真相。我们这片同修在真相币这个项目上协调的好,同修们大多都能堂堂正正,世人普遍接受,大大促進了真相的传播。

利用电子邮件讲真相也是我与妻子救人的一个主要项目,我在单位稍有空闲就大量收集邮箱,再集中去网吧发送,往往去一次网吧,我与妻子都能发送五六千个邮箱。后来邪恶干扰,网吧需要身份证,我们就购买了3G上网卡和上网本专门用来发邮件。这些年只要接触的人,我都会想办法让他们了解真相,在单位里因为我是领导,所以讲真相没有障碍,几乎所有的职工我都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但是遇到常人地位比我高的人我感觉很难讲,这也是我好多人中的观念没有转变的缘故。我不能再让这些旧观念阻碍救人了,我一定要突破。

三、圆容法,以身证实法

我始终觉得,救人不能仅仅停留在“讲”上,大法弟子做的如何在周围人中就是个“活真相”,人人心中都有杆秤,他们会通过我们大法弟子这个窗口来了解法轮功。我与妻子在亲朋好友中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在讲真相中好多亲戚都说:“就冲着你俩的为人,我们也相信你们说的话”。我生性善良,但修炼前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也学会了为人处世圆滑,在利益上善于算计不让自己吃亏。接触大法前还以为这些都是人生经验,保护自己在常人中过得好。修炼大法后这些观念全部转变了,明法理后的我活的坦坦荡荡,待人真诚大方,宽容厚道,利益上让人三分,所以在单位大家都很尊重我,这给我讲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零八年一月,岳母病重需要照顾,妻子的哥嫂工作忙脱不开身,我与妻子商量:老人需要照顾,我们应主动承担,我们家经济条件好不需要你工作,你在家既能照顾老人又能全力做救人的事。妻子辞职回家照顾老人,家里人都很感动,周围熟悉的人也很赞赏,在常人眼中象妻子这样大学毕业,事业不错的人辞职回家照顾老人,是很了不起的。同时他们都知道我们夫妻炼法轮功,都对法轮功有了正面的认识,为救度他们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岳母去世后,妻子在各项救人的项目中已经脱不开身了,从救人大局考虑,她就没有再找工作了。

这期间,我的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由于公司产业结构调整,我们部门业务量大大减少,效益下滑,员工收入降低。开始时,我不以为然,觉得是在去自己的名利之心,但慢慢的,由于效益差部门人心浮动,我作为管理者无法正常管理,同时原来与我无关的经营业务却落到我头上,使我一下子忙起来,占用了很多业余时间,直接影响到我修炼。这时,我意识到自己一定是有漏被旧势力抓住并干扰我。我静下心来查找自己,这些年来自己在工作中并没有做到真正放下名利而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炼的状态,是怕名利干扰而逃避名利,工作中怕担风险、怕分散精力影响个人修炼,甚至隐藏着对正法时间的执著,不敢堂堂正正面对常人社会,没有走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的这条大道无形的修炼路。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转法轮》)想到这些,我豁然开朗,分析当前的形势,我决定离开原公司,自己成立新公司。

在新公司成立发展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心性上的考验,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利益上我始终记着师父说的:“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坦然面对利益的進進出出,在师父的呵护下,一切都很顺利。我既有了更多自由的时间来做好三件事,同时有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更重要的是让周围许多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常人看到修炼大法同样会有美好的生活,尽管我们不追求它。

四、听师父话,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打折扣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要走好正法修炼路,必须信师信法,体现在实修过程中就是严格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坚决不打折扣。在我们学法小组,在这方面大家都能严格要求自己,多年来一直走的比较正。大家只学师父的讲法,从不传看与大法无关的资料,真相资料都是从明慧网下载,重大问题只看明慧网。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始终把握住救人这条主线,其它什么事都不能让我们浮动。真相内容始终围绕几个主题:一是向世人展现大法美好;二是揭露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三是推《九评共产党》,劝三退。长期以来大家坚持不懈的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我们地区的环境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在对待做资料的钱与物方面,我们也严格要求自己走正。因为我们有车,周围资料点的大部份设备及耗材都是我们买,在购买时我们认真考察市场,多家比较,由于我们進货量大,所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都会尽量把价格压到最低,以节约大法的资源。对一些农村同修或其他一些经济困难的同修,我们尽可能的无偿提供设备及耗材,或收取部份费用。对经济条件好的资料点,我们收取费用时清清楚楚记好帐,不在钱上犯一点错误。为同修提供的经文及《九评》或其他真相资料,从不收一分钱。妹妹不修炼但支持大法,有一次拿出一千元让我用在资料点上,我就带她到市场买了一千元的耗材给资料点。

在与同修交往方面,我们按修炼人的原则去处,尽量不起人心,不带较重的人情。在个人经济上不来往,遇到流离失所或生活上确有困难的同修,适当给以帮助,但如果是修炼上或做真相资料需要,我们全力帮助。我们手头上项目很多,有时忙不过来,就站在救人需要的基点上做出取舍,哪一项救人力度大、效率高,就先做那一项,既不受自己人心的左右,也不受配合同修人情的左右。

曾经觉得这条回家的路不好走,是因为有太多的执著难以割舍;而今这条回家的路越走越宽,是因为领悟了大法的伟大与超常。能成为正法时期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感万分荣幸,无比自豪。我知道这条回家的路上不会再有迷茫与蹒跚,有的只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谢谢伟大慈悲的师尊,谢谢各位同修。文章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