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飞机上给特殊“乘客”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最近我出省探远亲。登机入座后,我身边坐下了一位高挑个儿的俊秀女青年,看样子象一个毕业时间不长的大学生。飞机起飞后,女青年在闭目养神。待了一段时间,我主动向女青年搭话,当她讲“工作在飞机上,每天在飞机上十多个小时,也很辛苦”时,我说:“能选到飞机上来工作条件都是很高的,一般人是当不了空姐的。现在不管在哪里工作,平安和安全是第一位的。”她说:“是。”

我接着说:“咱们能坐在一起也是缘份,平时象我们这些退休的很少有机会和你们这些文化高的年轻人唠嗑。你现在已经有了满意的工作,象你现在都是在想些什么呢?”她说:“我啊,就想找个算卦的算算卦。”我说:“你想算卦,无非是想算算你今后的官运、财运、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她马上说:“对、对!”

我说:“叫我说,你不要去花那份冤枉钱,老天爷对谁都是公平的。其实人一生的命运如何,找谁做对象,都是有因缘的,人一生下来早就定好了,只是人不知道,也不相信,这些在中国的古文化中都讲的很清楚。象算卦、相面、看风水都是属于道家的文化。过去我对神啊、佛啊、道啊一概视为愚昧、迷信的东西,后来因为有病,二十多年什么人的办法都用了,越治病越多,没想到后来用神的办法治好了,现在我已经十多年没吃一粒药了,所以,我现在就成了一个有神论者了。咱们的《宪法》中规定:公民有言论、信仰、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我想只要不改变宪法,谁不给公民这个自由谁违法。你也是国家的普通公民,对国内外的好坏信息都有知情的权利,谁阻挡、谁不叫你知道谁违法。”她边点头边说:“对、对。”

我继续说:我记得在八十年代听过中央党校一位教师的讲课,她说:目前咱们国家进行了一个调查,全国犯罪率最低的人群是宗教界的,犯罪率最高的人群是什么也不信的人。我也告诉你一个真实情况:全世界现在有一个人群信仰“真、善、忍”,已经发展到100多个国家,这个人群在这些国家都很受欢迎,都说好,得到各国的支持……接着我结合当前社会出现的乱象、贪污腐败,给她讲了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真相,《九评共产党》的问世,等等。她一直在用心听。

这时飞机上的空姐在给乘客分餐,我身边的小姐也接过一盒饭准备吃,她这一吃饭引起了我的急速思考:她是干什么的?空姐与她说话的口气不象是同事关系,看她的神态好象是在执行什么任务。心想:难道她是专为我来的?这时我想起了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共产邪灵,立即“三退”保平安,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我想她不是一般乘客,要快给她切入“三退”话题,不能错过机缘。于是我边吃饭边给她讲:“我看你也是个很好的人我才给你讲这些,咱们有缘坐在一起几个小时,我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现在天灾、人祸、怪事、怪病这么多,我希望你能得到老天爷神佛的护佑,这些坏事别让你碰上。”她说:“谢谢你。”我说:“你先别谢,你说你是个党员,那你现在还不属于神佛护佑的范围,你入党时在血旗前举着手宣的誓,要为××党奋斗终生,你就被打上了一个印记,你就是在无神的一边,要想得到老天爷神佛的保护,你就必须退出那个组织,当然也不是叫你到单位公开声明退,神佛看人心,你可以用化名,我可以替你代办,我给你起一个名字,好不好?”她说:“好,谢谢你。”这时她站起来背着包就走了,再也没回来。

待了一会,来了一个男青年坐在女青年坐的位置上,他手里什么也没拿,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觉得他和女青年是一起的,因为这时我有了戒备的心,我就对他发正念。大约二十分钟后飞机落地,我们一行的人走在最后边,这时这位男青年,眼睛紧盯着我们几个人,然后从他问我们的几句话里,我更明白了,他和那女青年确实是邪党派来为我“保驾护航”的。

从发现有人跟踪我以后,我就有了警惕性,到我旅行结束,我发现至少有四个这样的人,他们好象是各分管一定的范围,出了这个地盘或换了车就换了另一个面孔。我觉得这些人不难识别,因为他们干的是见不得阳光的事,所以这些人的表情、眼神、举止与一般的乘客都不一样,他们再想装得若无其事也不行,因为我们的一个举动、一句话,都会使他们投过窥测的目光。这些人除了背、夹着一个小包外,再无别的东西,坐的位置离我们都不太远,这些都给我们识破伪装提供了条件。

从我外出所遇,我觉得大法弟子不管在什么地方,安全性不能忽视,邪党对我们讲真相怕得要命。从邪党对我这样一个60多岁的人花这么多的心机,可想它对法轮功惧怕到了什么程度。当然,这些人也不一定都是对着我来的,因为人们也都看到了邪党现在的末日残相、败象,它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