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六一零”恶徒:下地狱不喊冤(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所谓的“六一零”就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非法组织,这个犯罪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它的产生使很多不法之徒有了用武之地,这些恶徒仗着中共“六一零”组织的特权横行乡里,欺压良善,冠县恶徒马文昌就是这样的一个恶棍。大概他自己知道迫害法轮功犯的不是一般的罪恶,他说以后下地狱不喊冤。

恶徒马文昌
恶徒马文昌

马文昌,男,四十多岁,冠县范寨乡马楼人,原来是冠县民政局社会科一个小职员,二零零零年秋天中共冠县邪党在党校办迫害法轮功的洗脑班时,他被调来作帮凶。这使他认为有了升官发财的机会,为了表达对邪党的效忠,他天天培养对法轮功的仇恨,用污蔑、谩骂、殴打等下三滥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那次洗脑班上,法轮功学员李德利带头抵制迫害,马文昌早想对李德利施暴,有一天,寒风呼啸,天降小雨,马文昌勾结恶徒靖军一起殴打李德利,打完后强迫李德利在风雨中站了一夜,第二天仍逼迫李德利干脏活、累活。

二零零零年年底,冠县县委把洗脑班搬到教师进修校,二零零一年秋天又搬到北环路驾校,这一年多来洗脑班搬到哪里马文昌就跟随到哪里。经过邪党长期的考验,冠县县委认为马文昌是不可多得的迫害打手,遂委以县委“六一零”办公室副主任和冠县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的职位,他真的靠迫害法轮功而“平步青云”。

变态的马文昌以折磨法轮功女学员取乐,二零零二年夏天,他伙同石学增、邴风台、杜二辉等恶徒,对身材瘦小的法轮功学员张巧春轮番毒打,打得张巧春皮开肉绽。

洗脑班自二零零八年七月开始大量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马文昌借以敲诈勒索,他规定不管什么经济条件,每人每天必交二十元的伙食费,一日三餐只管七成饱,伙食标准是吃凉馒头啃咸菜喝刷锅水。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时红光满面,出来时都瘦得皮包骨。贾镇许辛村法轮功学员宋凤兰,家中多次被邪党“六一零”不法之徒抢劫,生活捉襟见肘十分艰难,曾一度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宋凤兰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了三个多月,因她丈夫为避免迫害流离在外,家中土地荒芜,没有钱交所谓的“伙食费”,马文昌就不放她回家。勒索价钱从两千元降到五百元,宋凤兰仍拒交,于十月二十九日,马文昌把宋凤兰投入济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马文昌还六亲不认。在冠县城冠宜春东路南侧开洗浴中心的倪汝信和他是近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倪汝信被“六一零”恶徒绑架后,羁押在看守所,邪恶之徒天天威逼利诱都未能得到他的口供,马文昌以亲戚的身份欺骗他,许诺倪汝信录完口供马上回家。可是当倪汝信承认了一些事情后就被正式逮捕劳教三年,这时倪汝信才知道上了他这个亲戚的当。二零零八年七月底,倪汝信又被绑架到北环路洗脑班迫害,因坚定信仰并拒交所谓的“伙食费”马文昌不放他回家,逼得倪汝信绝食抗议。

迫害良善天理不容,对于马文昌的罪恶,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向他讲真相,倪汝信的父亲倪安贤也一再劝他改邪归正,但他一直执迷不悟,说什么以后下地狱不喊冤。当然他不喊冤,因为他是罪有应得根本不冤。但是这不是大法学员愿意看到的,但愿马文昌不再破罐子破摔,尽快痛改前非,弃恶从善。

冠县洗脑班大铁门
冠县洗脑班大铁门
上图:带铁丝网的洗脑班高围墙
上图:带铁丝网的洗脑班高围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