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同修们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十多年来,邪党破坏大法,师尊和大法蒙受千古奇冤。众多大法弟子遭遇残酷迫害,众生在无知中遭受毒害,在我们的心灵深处留下了隐隐的伤痛。“不行!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决不能让伟大的宇宙真理被邪恶任意践踏!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好!”这是我们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唤。我们遵照师尊的教诲,与千千万万大法徒在反迫害中,救度众生中坚定的走到今天,在修炼中逐步走向成熟,完成着我们的史前大愿。下面是我们修炼的点滴体会。

一、珍惜时间,不浪费一分一秒

在学法中我和同修翠莲、春莲(化名)经常在一起学法,心时时刻刻都在法上。翠莲没上过学,我们上了小学。师父的法越学越想学。我们三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能吃苦耐劳。我们巴不得一分钟当二分钟用。做常人的事时就戴上耳塞听《明慧周刊》等,只要有时间就学法或发正念,时间休想在我们面前偷偷溜走一分钟。

二、比学比修,向内找

发生迫害的头几年,讲法轮大法好,我们还面对“六一零”头目、警察、亲戚、熟人、大众场合都讲,一有机会就讲。本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理亏,所以每次讲都成功,世人心服口服。可后来劝陌生人退党就难多了,效果不佳,有时难以开口,即是开了口,又不懂劝退技巧。一说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世人吓的就不敢听。越是劝不退,越是没信心。本地有几个同修讲得非常好,我们心里很着急呀!通过不断的学法、看《明慧周刊》,对救人提高了认识,知道时间的紧迫。

师尊教导:“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们向内找自己,别人能讲好,我们为什么不能?是不是有怕心?爱面子的人心挡住了?面对危难中的众生不救,慈悲心哪去了?“三退”讲不好那不是修炼中的一大漏吗?对得起师尊的苦度吗?履行了自己的誓约吗?心里充满了自责与苦恼。不管会不会还是天天要去讲,不知带回了多少空白,但我们不灰心,带上资料,即使没讲好也发了资料,也不至于白走一回,总有一天能学会。

师尊看到了我们急于救人的心,安排了两位同修来帮我们。那天路上遇到两位会讲的同修,我们把渴求学会向陌生人劝三退的心愿给同修讲了,同修们商量后第二天带我们一路去讲。那次还真叫我眼前一亮,当看到同修坦然慈悲的不放过一个有缘人,那是同修法学得好,修的扎实。相比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们用心观察同修一言一行,她的语气眼神配合的恰到好处,所以对世人一讲就退了。向陌生人讲真相不象熟人可以说很多话,人们都很忙,来去匆匆擦肩而过,不宜时间过长,有的十句八句就退出邪党团队了。从此我们讲三退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三、明法理,去执著

自那天跟同修学了经验,我们三个人在讲“三退”上有了大突破,有时一天讲退十几个人,讲的好时有二十多个人,比起以前提高了很多。我们基本天天讲,越讲越想讲,在那四十度高温下我们也没漏一天。讲的过程中有苦有乐。听了真相不退的人,我们就叮嘱一声:以后如有人给你讲希望你不要错过机会,都是真心为您好!有人骂我们也不动心,找一找是否自己正念不足,哪里没做好。

由于邪党对大法造谣抹黑宣传,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伪案,在中小学教科书上欺骗学生,毒害了很多学生。我们多次碰到过,年轻姑娘只要我们一开口,就吓跑了,有的大惊失色,惊恐惧怕。这深深触动了我的自尊心,难过极了!邪党诬陷大法,世人不明真相,我们无私的救人,人却把我看成什么样的坏人了,我心里好苦,我真想哭……。

当我苦恼时,师尊的教导现在眼前:“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精進要旨》〈真修〉)师尊的教诲抚平了我伤痛的心,放下执著坦坦荡荡走好修炼的路。

四、救度众生,刻不容缓

师尊给我们再造了一个好身体,延续来的生命是给我们修炼用的,我们非常珍惜这宝贵的时间去救度众生。无论严寒酷暑,只要出去总有收获。春莲、翠莲讲真相积极主动,给我很多帮助,也是我的一面镜子,对照她们,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决心抓紧跟上她们,互相鼓励,增强信心和正念。

一次和春莲一路,我跟一个女青年讲。她总说没时间,不想听,要走,我说:“这一分钟你能找十万元,也比不上听我几句话。” 她马上肯听了。我告诉她:人类将有大劫难,是因中共迫害法轮功,搞天安门自焚来栽赃陷害法轮功,将大法弟子活摘器官,天理不容,所以天要灭中共。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有百利无一害。你从心里把团退了,灾难来时有正神保护你,你可保平安。”她同意退了,对陌生人讲真相,要想讲的很透也不容易,有的人答应退,不等讲完就跑了。当然 ,也有很多听的很透,感激不尽,连声道谢。那次是我们三人一路,对两个中学生讲,一个女孩飞快跑开了,这一个也想跑,我立刻说:别跑,她不听,你听,将来你比她要强的多。就这样千钧一发的拉着她三退了。

在今年七月的一天,我和另一个同修正中午从乡下回来。因天太热,汽车中午不出来了,我们只好往回走,对面来了一个骑三轮车的老人,我老远笑容满面的打招呼,车停下了,几句话就三退了。接着迎面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的,我很热情的打招呼,很顺利给他退党了。后面一辆摩托车来了,真想不到,摩托车也拦住了,退了。我回头看我的好同修:高大、美丽、威仪,是同修的能量场强,不然怎么能拦路退三骑? 真是:汽车避了暑,行人汗如雨,法徒救人急,拦路退三骑。

还有一次我和翠莲一路,在一个天寒地冻的日子,天下着毛毛雨,人们大多都在家中不愿外出,可这是大法弟子送资料救人的好时机。我和翠莲踩着雪,冒着刺骨的寒风,将真相给众生送上门。路上天寒地冻可我们心里暖融融的。真是:白雪铺地,细雨蒙蒙,顶着刺骨寒风,何惧虎狼横行,真相送上门,好救度众生。

过年也是讲真相的好时机,我家亲朋好友也多,每年过年亲友们都会来拜年。每年我都提前准备好真相资料叠好,放在合适的地方。初一亲友来拜年时,每人送一份带走。近几年拜年客又给资料又给三退保平安。

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一,第一个拜年客是我丈夫同学。他拧着大礼包,一大早的就来了。当时我很不理解,将近七旬的教书先生,怎么这早来呢?按常理,初一老人都在家接受年轻人来给自己拜年呀?听他一说,他是笑容满面的亲自来退党来了,他儿子儿媳也报了名一起退。以前给过他《九评共产党》,他全家看了,这回明白真相了。

五、威严和慈悲同在

二零零五年,我为了证实法遭非法关押迫害。当时市委书记签了字要送到省洗脑班迫害。听到了消息后,我无论如何也不去,在师父的呵护点悟下,我放下生死闯了出来。后来几年,邪恶一直不断的干扰、跟踪、监控、监听,想抓我的把柄,据内部透露邪恶把我当成了重点。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在理智的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加强发正念。让邪恶的阴谋彻底解体。

二零零八年过年时,“六一零”也知道我不好对付,就指使我单位两头儿来到我家。我客气的接待他们。一个人拿出一张表,估计是叫我签字。我一看是“什么教……”的,我当时大声的说:“哎哟,这个政府是怎么这样对待我呀?我修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呀!我以前从头到脚没一寸好的,你们也知道,哪个人不想健康长寿……。”不等我说完俩人拔腿就跑了。其中一人气怒的说:“是上头叫我来的。”我赶紧拽着他们的手:“坐会嘛!我们好好谈谈。”他们踩着雪一溜烟儿跑的飞快。

过了几个月后,奥运会将近。那二人又来了,我给他们让座,端西瓜给他们吃。刚一坐下来,又来一个公安。我说:“又想抓人是不是?”他们同时摆手:“不是不是,我们是路过这里,来看看。”我说:“要想改变我的信仰,是绝对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法轮大法太好了。师父教我们要修的无私无我、先他后己,遇事为别人着想。我就是愿做这样的好人。如果人人都象法轮功那样,那社会就真的稳定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以谎言为基础,天安门自焚也是栽赃陷害。现在天怒人怨,灾难重重。”那时,我就有了想救他们的一念:“有一句话我总想对你们说,总是没说出来,每次你们走了我又后悔。”他们说:“你说,你说。”我说:“你们把党退了,将来大劫难来时可保平安。”他们一个说:“我相信,我相信。”一个说:“嗯,嗯,不要到外面说,不要到外面说。”这样就把他们的化名都退党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任何骚扰了。

几年来街头巷尾,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男女老少都在听我们讲,警察犯人也曾听我们讲。从南到北,从家乡到京城,从春讲到秋,一年复一年。邪恶迫害不止,我们讲真相不停,修炼没结束我们就要时时刻刻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