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邪恶迫害的初期,我们地区环境非常险恶。但同修们没有被邪恶吓倒,一开始就以各种形式向民众讲真相。有发传单的,寄信的,有陆续去北京证实法的。还有的同修更是堂堂正正,即便是在邪恶最疯狂的那段日子里,学法小组也没有停止过。十一年中我们在师尊的呵护下,建立资料点,恢复学法点,……,每一步证实法的進程都凝聚着师父为我们的巨大付出和同修们艰苦的努力。十一年的风风雨雨,我们的足迹踏遍了城乡每个街巷和角落,不落一家一户。下面就汇报我们的几段心路历程,请同修们指正。

一、放下人心,广传《九评》

在二零零六年以前,我们虽然不停的发资料,但由于整体配合不到位,干扰不断,迫害经常发生;许多地域重复发放,有的地方还是空白,而广大的农村更是看真相困难。这时一个外地同修来我地介绍了她们那儿的经验,交流时有同修提出要将《九评》和真相材料铺遍我们县八百多个村屯。在当时情况下,这种设想听起来简直就是神话,可是却在几位同修的提议下开始正式实施。

在这之前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比较突出个人的正念正行。可这一次我们悟到要在此基础上发挥整体的力量。因以前曾有几次同修到乡下讲真相遭村民诬告,被邪恶绑架,还有一次把同修迫害致死,给我们造成了很重的心理阴影,大部份都有怕心,很多同修都有家庭魔难纠缠,不能久出不归;我们县跨度大,方圆几百里,在当时交通也不方便;人力、物力、资金、运输等,摆在我们面前的都是困难,真正能去乡下做的同修没有几个。针对这种情况,我们组织了几次交流。

通过学法,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求安逸心、怕心等人心太多,慈悲心不够,离师尊要求的太远。我们一定要走出目前的困境,开创更广阔的救度众生的空间。在两名同修的主持下,把我县所辖乡镇分成几大片,每片由一名同修负责,各负责同修再把自己分担的片区交通路线,村屯位置掌握好,其他同修有负责探路的,有负责组织全体发正念的,有负责联系调动同修参与的,有负责供应资料的。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艰辛的救度历程。参与下乡的同修大部份都超过六十岁,不能下乡的在家高密度发正念。

我们的做法是平均每三户给一本《九评》,每户一份资料或小册子或光盘。有两位女同修年纪大了,走路费劲,不能晚上下乡,她们就坐公共汽车白天下乡,挨家挨户发。她们一路发着正念,碰着人就当面给,并讲真相,只存救人这一念,许多次遇到危险都能化险为夷。在她们的带动下,白天下乡的同修越来越多,因白天下乡家庭阻力小。

一次,有一个同修在乡下被一恶人劫持,并掏出手机想要诬告,同修正念很足,一边求师父加持,一边笑着对他说:“你的电话打不过去。”这个人打了好几遍也没打通。同修就和他讲真相,他当时被邪恶操控的失去理智,这时另一村民听明白了真相,就上前把他拉开,示意同修快走。类似事件常有发生,但我们每次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化险为夷。回来后向内找,都是我们心态不稳,才导致被邪恶钻空子。

一次,在一个一百多里外的村子,同修走進一家院中,把资料和光盘放在这家的四轮车上,刚走不远,就从屋中冲出四个青壮年,飞跑追来,大声喊:“站住!干什么的?”同修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决不能慌张,更不能跑,就迎上前去说:“我是给你们送福音材料的,法轮大法真相,你们谁看了谁得福报。”他们说:“还有吗?给我们一份。”几个青年人每人要了一份光盘连声道谢,非常高兴的走了。

还有一次,一个同修晚间去一个村发真相资料,这时发现有一个男子尾随其后,怎么也甩不掉,后来她干脆就迎上前去准备给他讲真相,同修问:“你跟着我干啥?”那中年男子说:“我怎么赶不上你呢?我想要你兜里的东西,我知道你们的功法好,找你们好几年了,就是找不到,今天可找到了。”同修激动的当时眼泪都流出来了。可见众生都在等着被救度。

一些乡政府所在地也是恶党派出所的住地。由于当时有的同修还有顾虑心,不愿去发。一个老年女同修,就一个人把别人不愿去的地方包下来。这名同修从“七•二零”开始讲真相,从没停止过,讲真相一点怕心也没有,每次邪恶绑架大法弟子,她都去找直接责任人讲真相营救同修。可就是眼神不好,也不识字,于是她就让同修把她送到车上,拉到指定的发资料地点。在师父的加持下,她很少遇到麻烦,并且每次刚刚发完就会很快遇到返城的出租车。

下乡发真相资料不但要突破怕心,还要吃很多苦,有时赶上大雨,为了保护资料,同修们就把衣服脱下来,包住资料。冬天有时冻的发抖,为了能多带几本《九评》,兜里边塞的满满的,舍不出空间带干粮和水,因此饥寒交迫是常有的事。有时会遇到辱骂、驱赶、围攻,有时进村时狗咬的厉害,每当干扰较大时,我们就停下来,集体交流,向内找,去掉干事心、怕心,加强全体正念配合,清除干扰我们讲真相救众生的黑手烂鬼、旧势力因素和共产邪灵。无论是夏天的风雨和冬天的冰雪,都不能阻挡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脚步。

这样历时一年多的时间,突破了重重困难,我们终于将《九评》和真相材料铺遍全县八百多个村屯,时间虽然漫长,但却给我们以后的下乡面对面讲真相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有了传《九评》这次的经验,我们在二零零八年、二零零九年,每年都把神韵和其它资料及时的送到每一村,每一户。由于有了第一次的基础,我们发神韵时基本上都是当面给。经常有人见到大法弟子先喊“法轮大法好”。二零零九年末,我们为了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再打下一些基础,决定再把全县乡村每户不落的发一遍真相资料。为了让更多的同修走向成熟,我们分工更加细腻,我们把每个乡由一名同修主持,称为包片主持人,由该同修负责看好路,每天做哪个屯子事先都看好,再由协调人给配置人员配合。临场指挥全由包片主持人说了算,其他同修主动圆容。全县整体默默配合,这种高效率,只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全县铺完了一遍。有更多的同修在此实践中也走向了成熟。

二、转变观念 脚下路通

随着正法的進程,我们讲真相的项目不断增多。下面谈谈传真相币的过程。

自二零零五年起,我们就开始用真相币这种形式讲真相,我们从手写到后来的用印章,直至用彩喷机打印。

记得当时真相币刚一上市的时候,邪恶就掀起轩然大波,放出风来说要彻底追查,同修们往出花真相币的时候经常遭人拒绝,更甚者有两个年轻的女个体户,自发组织到各店通知“不能收带字的钱”,并散布一些令人恐惧的谣言。一时间社会上象开了锅似的到处制造恐怖气氛。一次我在卖东西时遇到一个中年妇女,找给她一张真相币,该中年妇女当时吓得腿都不会动了。面对这种局面,有些同修变的消极、害怕、不敢花真相币,有的同修就混杂其它钱里花,数量很小。

师父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凭着对这段讲法的认识,同修C率先及时交流,意识到目前的环境主要是由于我们自己的怕心促成,整体花真相币都有怕心,而且思维中还有“制作、花真相币违法”这类不正确观念。于是这名同修就开始一个人大面积花真相币,利用自己特殊的职务之便,每天花出几十张或几百张,与其配合的同修就利用自己诗歌创作的特长,把真相内容设计的丰富多彩,有诗歌、短语,自焚揭露、三退人数、洪传世界、退党电话等几十个内容。而且制作时注意字体大小适中,字数不多,内容精辟、简单易懂,着色接近纸币底色。

开始大面积花真相币时,C同修也是困难重重,经常遇到对方拒绝、威胁、恐吓,有的甚至打电话诬告。每次C同修都能正念破除,不为所动,并及时向内找。有一次C同修买东西花完三十张真相币,被那商家追到家门口要求退换。C同修意识到这是因讲真相没到位,于是C同修开始注重讲真相。经历了无数次坎坷,面对恐吓、拒绝、谩骂,C同修毫不动心,每天坚持做。于是不长时间就打开了局面,有的商家竟主动找C同修要真相币。有一次一个商家刚兑换了二百张真相币,C同修还没离开,一个顾客看见了,就问:“这是谁印的,这还了得!”那商家竟正念十足的说:“我印的。”

在C同修的带动下,我地区真相币很快铺开。整体经过几次交流,也去掉了怕心和观念。全员参与花真相币。听说哪里拒收,就设法去给那里讲真相,或买东西时向店家索要真相币,借机讲了真相。现在我们每年花出去的真相币都有十几万张以上,在我们这里商场、饭店随处可见真相币,讲真相时一提法轮功或三退信息,就经常会有人说:“啊呀!钱上都有啊!我早就知道了。”有一次我在三千里外的一座大城市买饭时,找回了一张带字的钱,因为有特殊的设计和内容,我一看竟是我在家时亲自制出来的真相币。当时真的很激动。

邪党为了阻止真相币的流通,不止一次的给金融机构下发文件。我们悟到这是我们整体还有不足,甚至部份同修仍有“花真相币违反什么法规”之类的观念促成的。正法时期人类社会是给大法弟子展现的,为大法弟子证实法而延续,并且真相币这种形式是师尊认可的。我们就更不应该固守什么常人的观念。于是一边破除观念,一边专门针对金融系统制作了真相劝善信。现在在我们当地各储蓄所真相币都能正常流通。这也给我们面对面讲真相做了很好的铺垫。

三、突破自我 乡村苦度

A同修今年七十二岁,二零零七年春天就开始与B同修结伴走街串户讲真相劝三退。后来转向乡下挨家挨户劝三退。每天讲一两个村子。一天少则退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明真相的几百人。这在我们当地其他同修还很难做到。因下乡劝三退和其它项目不同,一个村子最少要几个小时,不能迅速离开,并且面对各种人心,直接触及心性,这一工作难度很大,如果没有一定的境界和正念正行是很难承受的。

为了让更多人能走出去,我们经过交流。A和B就每人带上另一同修,分两组下乡挨家劝三退。后来四人遭绑架,经过在拘留所正念正行,国内国外的营救,不长时间都出来了。此事给我们救度众生的计划带来了不少的冲击。于是我们及时组织交流,找到是因为整体有漏:下乡的同修追求三退数量,真相讲不到位;在家同修有怕心,观念不正,正念发的少。于是我们增加了学法时间,暂时把重点又放在城内。但A同修一直一个人坚持下乡,到二零一零年,在A和B的带动下,能参与下乡劝三退的同修不断增多。

今年夏天,一老年同修下乡劝三退时,遭一村民暴打,并被诬告遭恶警绑架,当天正念闯出。后来又发生了两次村民诬告,并抢走大法弟子物品事件。于是我们及时调整状态,悟到是我们因环境的好转忽视了发正念,整体配合疏忽,协调不到位,有时同修互相之间看不惯对方,执着自我,形成间隔,被邪恶接连钻空子。通过交流,我们达成共识,并通知全县集体增加发正念,参与支持下乡同修,清除干扰大法弟子下乡救度众生的邪恶,并针对出事地点专门制作了劝善信,发到每一户。以后就再也没有这类干扰发生。

我们分成几个组,越做越顺,每天劝退都在百人以上,最多一天退完九个村子,全体安全返回。整体配合,法力无边。

我们当地在交流中发现大部份不能下乡劝三退的同修都是因为有观念阻挡,有的担心时间长,风险大,有的家庭阻力突不破。这种担心都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的表现。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于是我们就加强学法突破观念,现在已经有十几个同修参与下乡挨家挨户劝三退了,其他同修主动正念配合。

在乡下我们每天都能遇到很多感人的故事,下面只选几例:

1、有一次,一组同修(二人)刚一进村,就看见路边停了一辆警车,由于同修平时学法扎实,心态稳定,完全否定旧势力安排,丝毫不动心,为了不打乱整体计划,决定照做不误。就象没看见一样,开始挨家劝三退。同时发出强大正念,不允许旧势力干扰,我们做的事与警察无关。做到中途,正在一家农户讲真相,发现警察也去了那家,两位同修心态丝毫没有波动,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结果是四名警察就象没看见一样,问了一些车辆的事就走了。两小时后同修安全离开。整个村子被正念之场笼罩,人的思想象被抑制,除一户拒绝外,其余都接受的非常好。(不可盲目效仿)

2、一次去一户人家中,屋里只有一个老太太,说是来女儿家串门的,听了大法弟子讲的真相,非常激动,让大法弟子教她连念了五遍“法轮大法好”。老太太激动的说:“我今年八十五岁了,这么大岁数不死,我这几年就感觉自己好象是在等点儿什么东西,今天我明白了,我就等这个呢!可太谢谢你们了!呆会儿你们可一定回来吃饭呀。

3、一户人家门口聚集了五个人,大法弟子过去讲真相,一个男子说:“你们干这个不怕挨抓呀?我现在就举报你们。”说完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同修和善的说:“为了救你们我都被抓了五次了,公安局我随便進出,我这么大岁数了,只是为了你们而来的,你是好人,怎么能干那种坏事呢?”经过讲真相,那名男子收起了手机,并露出了笑容。五个都做了三退。

4、有一次,一个村民说:“你把你的光盘每样给我一个,这个村子就交给我了。我放时把大伙都找来看,你就不用费事了。”

5、大法弟子在一户人家给一个老大爷讲完真相后,这位老大爷追出五十多米,说:“你刚才说的我没记住,你再跟我说一遍。”于是同修就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点点头满意的走了。”

6、有一户人家正在盖房子,有十七、八个人帮忙,大法弟子就同那家主人讲真相,告诉他:“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是来讲真相救人的,你们可别听电视上瞎造谣啊!它要不造谣我们就不来说这事了。共产党陷害法轮功,迫害信佛的人,坏事干绝,将要遭天灭了。如果你们入过它的组织赶快退出,以保平安!”这家主人听明白了真相,非常相信,赶紧指着那十几个人说:“啊,我明白了,你快跟他们讲。”同修走过去讲了真相,但有一人不吱声。同修过去问他是否是党员,他说是。同修又给他详细讲,他终于点头同意。这样,十七八个人全做了三退。

7、大法弟子在一户人家院中给一个青年讲,刚好这时他的母亲端了一盆柿子从屋中走出来,见了同修就怒气冲冲,情绪非常激动,驱赶同修快走。“我们不信,不信。”同修赶紧发正念,铲除操控她的邪恶。一个同修上前慈善的说:“大姐,你消消气儿,我们这大老远来,没有恶意,我们是为了你们好才来的。我们修佛的人就是为了救人才来讲真相的。告诉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时,如果你退出了那个组织就能得救”。直到把她讲的转怒为喜,并赶紧让同修吃柿子。她的丈夫和儿子都高兴的接了光盘和材料。

象这样的事例真是太多了,几乎每天都能遇到,我们切实感受到了众生在急盼得到救度。在这条路上有苦有甜,更感慨万千。在挨家挨户的劝三退过程中,我们体会最深的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突破观念,不为各种执着心和干扰所动,一心想着救人,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我们总结的经验是:1、整体配合,多向内找,放下自我。2、集体学法,交流认识。只有学好法,提高心性,才能做事。3、多发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