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心修炼就能走出神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有位老年同修,这里就叫高姨吧,虽已年近七十却正念十足,三件事样样不落,在经历了若干风风雨雨修到今天,走在修炼的路上更加坚定稳健。看着她白里透红的面容、纯净清澈的眼眸,我的脑子里反映的是: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现在她这个年纪的人就是面容黯黄、皱纹明显、眼袋浮肿,以及渐渐混浊的双眼,哪里找那样黑白分明纯真清澈的眼睛啊,明亮得叫人振奋。还有那慈悲祥和的笑容,看到就让人感动,只有修炼才能拥有啊。

高姨从小到大,吃了很多苦,家庭的不幸使她备尝艰辛。身体不好,又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挨过整,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击使她抑郁不得志,三十多岁就成了药罐子,身体垮了,生活压力又大,看不到任何希望,苦闷极了。在“气功热”掀起之后,她学练过多种气功,通过气功祛病健身,确实一度把病练好了,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因为她又练了假气功,招来了附体,给别人发气治病,把自己给毁了。就象师父讲的那样,“给别人看完病自己回家难受去。”(《转法轮》)在那些年,她一直在找寻最好的功法,终于等来了法轮功,从此走上了真正修炼的路。通过她洪扬大法而得法的人很多。迫害发生后,很多人都不修了或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她帮助不少掉队的同修跟上了正法進程。

99年“7.20”以后,高姨几次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都平安而回。后来一次和家人(同修)一起去北京,因为执著于情,一起被抓。此后几年证实法中,她曾多次被抓,但是在她身上发生过很多正念显神威的事:

一次被抓,她把手铐往下一撸,手铐就下来了。她镇定的走到门口,两个警察把着门在聊天,其中一个用胳膊撑着门框,她就从那人的胳膊下面钻出去,走了。那两个警察还在那聊天呢。

另一次被抓,一个警察要打她,她慈悲的微笑着,看着那个警察,那个警察就是下不了手。

还有一次在外地被抓,别人都被关起来,只有高姨没有被关,从一進去她就一直慈悲的微笑着给警察讲真相,不断的讲,说话间象家人一样关心他们,真诚而自然。警察也不抵触,不给她戴手铐,晚上让她睡床上,早上起来高姨和他们一起吃饭,给这个递东西给那个拿衣服。警察说,大姨,不知怎么的,觉得你就象我们家人似的,你说的我们爱听。

还有一次恶人在她楼下蹲坑,她在楼上看见了,发正念叫恶人肚子疼。看见那人一会儿就弯着腰捂着肚子走了。高姨从容下楼,该干啥干啥。

高姨的眼睛有威,坏人和有邪念的人都不敢盯着她的眼睛看,她只要一瞅,那人自己就蔫了。对于邪恶骚扰,高姨不断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来一批就讲真相讲一批,理直气壮,义正辞严,明真相的警察不干坏事了,派出所只得另换一批人来。后来管这片的警察都明白真相了,也没人来骚扰了。环境自己开创出来了,从此,几年来做三件事稳稳当当,再也没有被抓的事了。

高姨这十几年来所受的魔难,连她的亲戚都说,要是没有法轮功,高姨不是疯就是死。可是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她都闯过来了,从中显出了法的威力,同时铸造了大法弟子的威德。

高姨一次不小心把菜刀碰落,切开了脚上的血管,血如泉涌。她用塑料袋套上,到医院去缝合时,血淌了半袋子。别人都吓得够呛,她却谈笑风生,缝合没几天就好了。

儿子(常人)离婚,不但高姨半辈子积蓄买的新房子给了儿媳,同时也带走了高姨一手拉扯大的小孙子,那种名、利、情的痛苦难以割舍,高姨走过来了。

高姨的丈夫长年诽谤大法,后来得了癌症住院,高姨放下了多年以来对他的怨恨,一边照顾他,还要忍受丈夫作为病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暴躁的脾气,还要天天送饭往医院跑,一边还要照顾家里半身不遂的婆婆。最主要的是三件事还是一样不落的做,那种长期的艰辛她也忍过来了。在医院里看到的有缘人高姨都让他们明白了真相。并且在丈夫的最后时刻终于让丈夫做了三退,选择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后来小外孙女说在梦里看到姥爷上了天,很高兴的样子。凡是来看望慰问的,高姨也都抓紧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没有任何顾虑和怕心。

高姨的婆婆本来根基很好,在得法初期就能看到法轮图上的法轮旋转,但迫害开始后一度站到大法的对立面上去了,后来得了半身不遂,很痛苦。高姨并没有因丈夫去世而改变,反而对婆婆更孝顺,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带她学法,从新回到法中来,婆婆很快就能生活自理了。

高姨的丈夫去世后,家人要分割财产,高姨表现出了大法修炼人的高尚风范,大部份财产都给了婆婆养老,亲戚们都交口称赞。婆婆说,当年她儿子和高姨结婚时,她就梦见家里来了个大菩萨。至今婆婆的饮食起居都是高姨伺候。

高姨的儿子在外面欠了高利贷,把高姨的钱都拿去还债了还是不够,逼债的人到家里吃住要钱,一下来了好几个人,声称不给钱就带走人。高姨不为所动,来了就是有缘人,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剩下的事求师父安排。当她放下了这个心,婆婆说快来看看,挂历上这是句什么话?她过去一看,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她一下子就悟到自己过关了。

高姨讲真相也是不挑选人,上来就讲。当我还在想安全方面的种种顾虑时,她已经讲上了,她只为救人,没有我这么多私念,所以她救的人就多,三件事做的就好。再艰难的日子里,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都不耽误。有时我觉得有危险,她却稳稳当当,不惊不怕,照做不误,也没有危险。对于不肯三退的熟人,她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给世人一线选择的机会和希望,很多人都从不理解到佩服,人心都在归正,观念都在转变,世人都在等着被救度。

在去儿女情上,高姨也经受了难以想象的割舍之痛。由于她总认为是自己前世欠了儿子的所以儿子才不断的向她要钱还债,这一念不正,没有否定迫害,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以至于最后她所有的一切积蓄连同自己安身的旧房子都被儿子用来还债了,到了一无所有的境地旧势力也没放过她。其实这是旧势力严重的经济迫害,由于她长期放不下儿女情,最终导致一无所有。

这个情关是最大的魔,高姨经历了剜心透骨的割舍之后,她说:我是谁?我是大法弟子,一定会放下这个情。当她终于放下了很重的儿女情,真正做到不再继续从自己微薄的工资中为儿子提供无休止的经济援助,不再为儿子无休止的借钱、还钱,不再被儿子带动、干扰以后,儿子慢慢也就变好了,主动找了工作挣钱,生活终于稳定下来。

师父讲:“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洪吟》<去执>)

在此提醒同修,在人世间,情是最难放的,长期不放的情是旧势力下手迫害的关键原因,希望同修从高姨身上吸取正面的教训,不要让旧势力再得逞。即使是前世欠下的,自有师父安排均衡一切,一切恩怨自会善解。大法弟子此生此世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决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摆正了这个关系,岂容旧势力迫害到一无所有的地步?当然每个人都有修的好的地方,也有修的不好的地方,关键是法理要清晰,不能糊涂的被旧势力牵着走。师父讲:“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

高姨十几年来经受的一切,在别人看来是巨关巨难,旧势力几次在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儿女情、夫妻情上迫害她,有时看她身处的险境,很难过的去,她都走过来了。当时在难中时,同修们都为她捏一把汗:到底能不能行啊?这么大的关,这么多的难,怎么过啊?她还是走过来了。其实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过去,干脆就什么都不想,只管往前走。

笔者还曾觉得她怎么过了今天不管明天,一点打算和计划都没有?后来认识到:其实在修炼中,你不想这个难的本身,就是对它的蔑视;你能做到什么都不想,就是在放下执著;你能横下心按照法的要求修下去,就是在过关,一切就在其中。人在难中,在迷中,谁也看不清到底怎么样,看清就破了这个迷了,也就没有难了。表面上看她很被动,其实能够在这个被动下继续主动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是在反迫害,就是在变被动为主动,就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放下执著横心修炼就能走出神的路。

个人认识和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