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解体迫害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身边有一位非常好的协调同修,几年前就在他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长期坚持到这个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同修们在法理上切磋,在做三件事上交流,达到了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也使我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平稳的走到了今天。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七,我们集体学完法后,我带着真相资料一路顺街发着,到小区门外还没发完,心生一念,在小区内的休闲凳上放些,给有缘人看到得救。刚放了几份就被保安发现,抓着我不放,还报了派出所,说:“抓到法轮功的人发资料了。”我说:“我是在救人,资料放在这谁想看谁看。”怎么给他讲真相都不撒手,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没几分钟,国保的就来人来车,将我带回家抄家,妻子、女儿都在家,我放下怕心发正念,不承认,不配合。一个警察发现一篇文稿问:“这是你写的吗?”我说:“是我写的。”警察就照着文稿“啪啪”一个字不漏的拍了照。他们拿走了电脑、手机、驾驶证,抄完家叫我签字,我说:“你们的行为都是在违法,这是对我的迫害,我一概不承认。”临走时警察还要妻子的电话号码,我说:“不要留,谁都代替不了我,一切我说了算!”一个带队的警察突然问我:“《转法轮》你会背了吗?”我说:“还真背不得!”他大声说:“你学的太差了!”我无言以对。

一、发正念 看守所拒收

警察要把我送到看守所迫害,还说:“今晚看你师父能不能把你从看守所捞出去!”我一路上讲真相,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坚决不让邪恶的迫害得逞。到了看守所已经是深夜两点多钟了,例行公事先量血压,量了四次,血压高到160至180,看守所的人说:“三期高血压我们不敢收。”我对警察说:“该走的程序都走了,你们也该选择了,放我回家吧!”警察不死心,又把我拉到一个地方医院,刚到门口,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一量血压还是很高。这时我看见一个警察给什么领导打电话,我发了一念:叫他的电话打不出去!结果换了两个手机都没打出去。没了邪招儿了,只好送我回家,那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钟了。我流着眼泪对师父说:“全是师父看护才没被邪恶送進看守所迫害,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到了家门口已经天亮了,我到同修家请来一本《转法轮》就在院子里大声的读起来,边读边流泪,师父说:“你几百年得不到一个人体,上千年得到一个人体,得到一个人体也不知道珍惜了。你要托生成一个石头万年不出,那个石头不粉碎了,不风化了,你是永远出不来,得个人体多不容易啊!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人身难得,讲这个道理。”(《转法轮》)

读到这段法时,我放声大哭:千万年的轮回转生,不就是为了这个大法吗,不管后面还会发生什么,我都要堂堂正正去面对。

从上午九点我一直读到下午两点多钟,直到妻子下班回来才和她一起進了家。刚進家,妻子就说:“大过年的警察就到家里抄家,我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咱们分手吧!”我理解妻子,很快和她办了离婚手续。

二、讲真相 不承认取保候审

二零一零年正月初九,警察来家叫前妻交上一千块钱给我办取保候审,前妻说:“你们迫害,已经造成我们夫妻分离了,你们还想来要钱办不到,你们走吧。”

警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们又到单位敲诈。单位领导对我说:“公安抓你,是你炼法轮功,叫单位交一千元保证金保你。”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中国法律根本没有禁止法轮功,信仰法轮功无罪,警察抓我是他们在犯罪。你们这样做是在配合他们迫害我,我不是在这吗?你们保什么?”单位领导明白真相后,马上通知财务停止划拨一千元保证金。就这样邪恶对我的所谓的取保候审不了了之了。

之后我又找到小区物管主任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是在救人,是为了世人好,世人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就不会被中共的谎言欺骗了,这样的好人应该受到有良知的人保护才对,为什么还要迫害这样的好人呢?天理不容啊!物管主任过问了保安情况后表示抱歉。

三、揭谎言 解体非法劳教

事隔七、八个月,十月十六日,警察又打电话到前妻那,恐吓她,叫她通知我第二天到国保大队来,如果不来,不管血压高不高,都要直接送监狱。前妻说只能转告,但来不来得由我定。

第二天,我按时到了国保大队,办公室已经有街道办事处的三个人和国保的三个人在场,桌子上摆着所谓的劳教材料,一个警察对我说:“今天叫你来就是看看你的态度。”他指着桌上的这堆材料说:“凭这些就可以判你两年劳教,我们是帮教、惩治相结合。”我对国保的警察说:“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这十多年大法弟子给你们讲了那么多真相,你们还在迫害?”警察说:你们发《九评》是反党。我说:你们说《九评》是反党,为什么不公布出来?网上可以研讨,《九评共产党》上写的哪条不是事实?中共可以到法院去告。警察不吱声了。我说:“石头都说话了,共产党做恶多端,天要灭它,是它自食其果,作恶的选择,法轮功学员只是把真相告诉你们,叫你们脱离共产党不要给它当陪葬,我真的是为你们好才来的,文革的教训你们也要吸取,当年那些迫害老干部的警察都被秘密拉到云南枪决了,你们不要步他们的后尘,江泽民流氓集团践踏法律的时候,你们作为执法者,应该是维护法律的尊严,把真正的罪犯送上法庭,这才是你们应该做的。”

说完这些,警察朝我一摆手说:“你走吧!”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从国保大队走出来,一路上又给几个有缘人做了三退。一场看似邪恶至极的迫害在师父的加持下灰飞烟灭了。

从送我到看守所、取保候审到非法劳教,整个过程,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相,要的是大法弟子的正念,能不能在假相面前做到金刚不动,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真相讲到位,让每一个在其中的人都听到真相,从而得救,这才是师父要的,也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展示辉煌、建立威德的机会,切不可失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