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头目曹斌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头目曹斌,男,四十多岁,从部队(副团职)转业到东西湖区城管局任副书记、副局长,二零零九年下半年任东西湖区“六一零”(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类似盖世太保的非法组织)。

据东西湖区政府内明白真相的人透露,二零零九年年底,在辛安渡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后,曹斌以为飞黄腾达的时机终于到了,他认为只有狠狠地整法轮功,在顶头上司面前露一手,定可平步青云。所以他指使汤良德(东西湖纱厂退休恶人)整理材料向上级迫害法轮功的各个部门上报,并说成是一个大案重案。事发后不久,三位法轮功中有一位学员的直接亲属是曹斌的同班同学,去跟曹斌说情,曹斌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这是市里要治他们,我确实没有办法帮忙。曹斌不顾同学情面,只想升官昧着良心做坏事。

今年年初区委开会,曹斌将上述三位法轮功的材料上报给区委会,想在会议上形成一个议案,为以后扶摇直上打个基础。不知何故他的如意算盘没有得逞。

据知情人透露,2010年7月22日下午4时许,有一办案人员给曹斌打电话,认为胡望香的事情很小,(大法弟子胡望香是7月13日绑架,14日被非法拘留,7月28日到15天)到时应该放人,是曹斌不准放人,在电话里曹斌提高嗓子说:搞就是了。据说径河派出所的办案恶警王彦、姬脉军等在所长党刚的指挥下进一步制造冤案,如证人证词是在诱导的基点上造假出来的。在给胡望香做询问笔录时,他们为了达到造成冤案的目的,加进一些他们的话,因胡望香不识字,在念给胡望香听时就漏掉他们加的句段,这种卑劣手段欺骗了此案的后续进展,也给蓄意制造冤案埋下了所谓的“证据”。胡望香包里有600元钱左右,恶警通知胡望香家属取包时只退了不足40元钱。径河派出所和办此案的人犯了抢劫罪。径河派出所电话:027-83231505 邮编:430040。

今年九月4日曹斌指挥对郭武海非法开庭,早晨七时左右法院周围布满了便衣和协警,辛安渡农场的钟作洪,辛安渡的派出所,综治办彭勤学,辛安渡街道办事处也都来了很多人,都阻止郭武海的家人进庭旁听。彭勤学还告诉郭母郭武海被判了三年半。说明邪党根本不讲法治,完全由六一零说了算,整个法院和司法系统都象猴一样耍一下就完事了。

法院内便衣也很多,他们都阻拦郭武海的家人进庭旁听,特别是脸上有个疤的凶汉与黑社会的打手没二样,他最卖力不让旁听,说上级叫看电视、同样是公开开庭、同样是旁听。这个上级是谁?!哪一条法律是这样规定的?!这些人不都是在破坏法律的实施吗?

据东西湖法院一退休法官透露,东西湖法院判了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外地的,什么法律不法律,谁给钱我就为它效力。

今年九月中旬,曹斌指使燕岭管委会新村工作人员到处散发一种毒害众生的一个物品,物品的形状:正面是毛魔头的像,反面是邪党国徽,外面是一个圆形的蓝色玉套,蓝色玉并不是玉,其实就是一个蓝色的塑料做成的,用火一烧就化了。整个魔头像正反都是黄色,它系的带子是红白相间的颜色。如果发给谁,谁要了就送两双皮肤袜。

同时他还用非常可耻的方式欺骗人,他指着恶警项经兴对大家说:这是公安部里派来的老周,是来检查工作的。燕岭管委会新村的工作人员就说他无耻,想整法轮功达到升官的目的完全没有了人性。

很多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他说他是无神论者,他只信共产党,所以他要一条道走到黑。

我们奉劝那些正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府官员和各司法系统的所有人员(包括各级领导)及其他所有参与的人员不要助纣为虐,天灭中共是不争的事实,希望你们能够悬崖勒马,顺天意而行,善待大法弟子,给你们自己和家人留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