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一九九五年五月得法,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五年中,我因为证实大法曾经四次被绑架关押。我想交流一下我在零五年年初走出劳教所后五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讲真相救度众生方面怎样破除旧势力束缚,怎样走出来,在做救度众生的项目中怎样修炼自己,提高自己的心得体会。

一、按照师父的要求做,走出来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走出来做好救度众生的事

我在二零零五年年初走出劳教所后学习了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使我认识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走出来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可是怎样才能做好救度众生的事眼下对我来讲还无从下手,由于这些年来受迫害的时间比较长,在做好三件事,在做讲真相救人的各种不同方式方法上与在家精進的大法弟子就有很大的差距。前些年在家里没有遭受邪恶绑架迫害期间,我曾经采用邮信或者在商店、饭店及公共汽车上发真相资料,近二、三年没做这些事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做了,也不敢这么做了。

在当时,怕心还很重,甚至连同修都不愿意接触,接触同修时也觉得是比较可靠的同修才愿意接触他们,在接触比较精進的同修时我就和同修要了点真相资料,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发,也不敢发。再说当时家人也看得比较紧,偶尔碰到熟人提起法轮功的事,我就讲我在大法中的受益的情况,这也算讲真相吧,但是每天这样的情况比较少。我心里清楚的知道,只在家里学法不走出来做讲真相救人的事肯定是错的,就这样持续了大约一个半月的时间。

后来反复学习师父二零零四年对学员的文章评语《清醒》后,真的使我清醒了很多。学完师父的讲法后,我不再徘徊了,不能再这样错过时光了,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必须走出来做好三件事。既然面对面讲真相不好开口,那我就从发真相资料开始,发一份真相资料就等于对一个人讲真相,发十份真相资料就等于对十个人讲真相。

记得那天晚上天比较黑,我准备到外村去发放真相资料,不愿意在我们本村发,怕大家认为是我发放的。当时我和我母亲住在一起,夜深人静了,等到母亲睡着了,我拿了八份真相材料就出去了。由于是第一次夜晚走出来发真相材料,心里有点怕,边走边发正念,背师父的经文。路不熟又不好走,费了好长时间才发完八份真相材料。回家后满意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去我弟弟家,坐我弟弟租的面包车去吃饭的路上,突然听到警笛声,我心里有点紧张,以为我晚上发真相资料被人发现了,但内心在努力的控制自己。几年来的风风雨雨的考验和魔难使我习惯了遇到异常情况第一念就是发正念,背师父的法,这样就能走过重重难关。否则就会跌跟头,做错事。我反复背法,这样心就渐渐的平静下来了。警笛声还在不断的响,但四周没发现警车,这时我突然发现是我坐的面包车发出的警笛声。原来是旧势力对我的怕心所安排的一次邪恶考验。

第一次夜晚能够走出来发真相资料,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就知道怎么做了,但长期坚持每周都走出来发真相资料就很难了,有时出来碰到狗叫声了,碰到人了,或是遇到其它干扰了就出不去了,有时一周都过去了还走不出去,晚上一想出去发真相资料就呕吐,也有时起来走出家门很远了怕心上来了又呕吐不停。这样拿着资料又回来了。

白天,我就多发正念,多学法:“有一些早期学法的人说我在家里看书,就是不出去做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我就在想,这人离邪悟不远啦,没邪悟的还算好的,这几年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讲真相,他无论怎么在家里看书也不会有任何提高的。你要不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你不但不提高,只能是往下降。”(《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学完法后,我下决心我要做师父要的生命,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又不断的走出来,开始由发几份到十几份,四、五十份,七、八十份。由农村到城里,又从城里到周边农村。不但自己一个人做,还和几个较精進的同修一起做,把大法的福音送给千家万户。除此之外,还鼓励身边的同修一起走出来,做着不同形式,不同方式的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

在常人社会中生活,修炼,做救度众生的事中有时也遇到利益上或其它方方面面的考验。家里的亲朋好友看到我收入很低,又供孩子上大学,就在外地给我找了一份收入多的工作,这份工作比在家里多挣很多钱,说有时每月三千元以上。那时,我珍惜这个修炼环境,想到了师父的法,想到救度众生的重要,就借口推辞了。

今年年初,又来了个大考验,我妹妹在外地给我找到适合我专业的工作,每月工资三万,让我去那里工作,对方已经接受我了。当时我就动心了,想把我做的救度众生的项目推给别的同修,离开这个环境。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到我面前有一大堆钱,全是百元的彩票。我当时就悟到了我还没放弃对钱的执著,还没有修去利益之心,用师父的法衡量也不对劲,我就把这份工作辞了,当时我妹妹对我有些不理解。有一天早晨,我正骑着自行车走在上班的路上,路边碰到我弟弟的一个朋友,旁边还有几个人在车辆修理部前修车,他大声的对我说:“你说你放着轿车你不坐,你骑个自行车!放着总工程师你不当,你当一个工人!”我当时不好说什么,因为他说的确实是这个情况。我就对他和那几个人大声说了一句:“法轮功好!”就算对他的一个回答吧!当时他和那几个人都笑了,我看得出来,他们倒不是嘲笑我,好象有一种对我不可思议的感觉。

这时我也在想,在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这些年里,有多少大法弟子因为证实大法而失去了好的工作,丰厚的收入,也有很多大法弟子遭受了各种各样的痛苦,有的甚至失去了生命。在这十多年中,接替我原来工作的人现在每月收入七、八千元以上,他现在不但自己买上了轿车,还住上了好的楼房,而我现在由副总工程师岗位变成了普通科员岗位,每月工资一千元,扣除各类保险还不足一千元。特别是我母亲在前些年对我所做的证实法的事不理解,说你们炼功人不好好过日子等等。那时我面对常人的各种说法和指责,我还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些问题。师父的《曼哈顿讲法》发表后,我才从中找到了最好的答案。

二、在做救度众生项目中提高自己

近几年来,我们地区所需要的十多份周刊和二百多份真相资料都是距离我们十公里以外的城里同修每周骑摩托车送来,然后由我再分别送给本地的同修。有个阶段,我们本地的一个同修建立了一个资料点,满足了我们本地的资料需求。但由于那个同修和我们心性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而遭到破坏。

二零零九年初,城里同修建议我建立一个资料点,但当时由于最根源处有怕心,就以别的借口推辞了。后来师父点悟我。我就从家里仅有限的积蓄里拿出四千元钱找到城里同修,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资料点建立起来了,并教会我下载、打印等做资料的有关新知识。我开始做资料了,同时面临着各种魔难和考验。平时单位里工作不忙,能有足够的时间看书学法,有时还讲真相、劝三退。可突然间来了大量的工作,一个月内要完成两年的资料统计,不但白天忙,有时下班还加点,由于家在农村住,农活还等着我干。可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时间是有限的。干完农活和一些家务事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可是往往在这个时候,母亲就想起了我妻子因证实大法,被旧势力迫害的早走,我因证实大法又遭受了许多痛苦,又在经济上受到很大的损失。她就找茬骂我,骂了很多难听的话。这时我不断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又不断背师父的法:“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鼓掌)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在救度众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这时我就在想我究竟错在哪呢?以前也发生过类似的矛盾,平时不干那么多活,不受那么大的累,整天做大法的事还不发生那么多的矛盾,怎么家里的事、家里的活干的越多,越受累反而还越挨骂呢?由于白天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晚上正常人休息时我开始做资料就感到身体特别疲惫,打印资料时不是输错了数码就是装反了纸,经常是打出了几十份资料了才发现出错了。再有就是打印机卡纸了。电脑死机了等等,累得我筋疲力尽。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三界都是为了大法弟子的修炼准备的。我们在三界内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是要做常人中的一些事情。在常人中是要做常人中的一个好人,但是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有超越于做常人中事情的更大责任需要我们去做,那就是做大法弟子的事情,做救度众生的事情。我们身在常人社会中,但不能迷在常人中。常人这个空间是假的迷的空间,是让人看不见真相的空间,常人社会中的一切都能使人执著,正如同修所讲,“你要执著于常人空间中的一切,就必然会被这层空间的理,这层空间的法所制约,不执著于常人这层空间的一切,去除执著,从人中走出来,就不受这层空间的理、这层空间的法所制约”,就不受旧宇宙的理、旧宇宙的法所制约,就能破除否定旧势力给我们安排的路和它们所安排的魔难,就能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的路,就不会迷失方向。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可以达到个人圆满,但有超越于个人圆满的重大使命需要我们去完成。那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大法弟子除了救度众生之外,其余都不是我们必须做的。正如师父《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所讲:“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明白了这些法理之后,过了些天,类似这样的魔难和考验也就烟消云散了。

在做资料的初期,同修给我安装了两台打印机,一台是喷墨打印机,用于打印彩色资料,其特点是运行速度慢,一小时大约打印七十张,一台是激光打印机,用于打印黑白资料。运行速度快。一小时大约打印三四百张。通常资料点的同修由于供应的资料多,时间又短,基本上都用激光打印机打印真相资料。开始我做资料也采用了用激光打印机打印资料,有一种完成任务的心。没有想到真相资料对救度众生所产生的效果如何,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同修所需要的用量就行了,但每次我做完资料发出去之后就梦到“鞋”,“鞋”和“斜”是同音,那就说明不正,走歪了,出偏差了。我猜想是我在某些事情上做大法的事做错了,但做错什么,错在哪里当时我想不明白。几周的时间出现类似同样的事情,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是真相资料没做好,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众生,那么真相资料是最好的救度众生的方式之一,好的真相资料,质量高的真相资料对人就有很好的救度效果,彩色资料比黑白资料从外观上看美观,尤其是场景图片、图案颜色逼真,非常好看,世人一定喜欢的。从此以后,为了对救度众生产生更好的效果,我就每周做彩色真相资料,虽然每周多花费八个多小时的时间,我觉得也值得。

刚开始做资料,那时由同修供给我纸张,墨水,墨粉等,机器出故障了找同修来修。有一次我用的A4纸快用没了,这时我就捎信给同修给我送纸来,可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同修没来,又等两天、三天同修还没来,后来才知道那位同修因家里有事脱不开身。这时我悟到做大法的事也不能有依赖同修的心,同修能买到A4纸我为什么不能自己买呢?那么我就从自己买A4纸开始到学会自己买墨水墨粉等。过了一段时间打印机出故障了,我自己又不会修,当时还有些怕心,不敢搬着打印机去找修理部,这时想到师父的法:“我都一再说,你不要被形式和邪恶的因素给蒙住了眼,这个时期的历史是给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你走正了这个路,什么都挡不住,就看你走的正不正。”(《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心里想到师父的法,做事也就踏实了。到了修理部,开始预想是很难修的故障,结果他们没费多大的精力就修好了,也没花多少钱。当时真有一种“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无论是买耗材,还是修打印机,都需要花钱,我不要同修给的钱,每月都用自己剩余二百多元的工资做,用自己的钱维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

有时也有不精進的时候,满足于现状,自己在想,自己做彩色真相资料每周多花费很多的时间,有时还必须做些辅助性的工作差不多十五、六个小时用于做资料上,还要协调本地区同修的修炼和证实法的事情,已经不容易了,以后我就不出去发真相资料了。同修要多少真相资料我就供给他们多少吧。自己的念头一出,梦中就梦到:我和我弟弟们正在建筑一栋高楼大厦,我弟弟在楼顶的最上边的风口浪尖上砌砖,我躲在楼下面一个小屋内等着给他们供砖,还问上面的弟弟:“还要多少砖啊?”我梦中的弟弟我想一定是指同修了。

我是这么悟的,出去发真相资料比做真相资料风险要大的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和考验也多,全凭对师父对大法的正念走过来,我有时走出去发真相资料觉得很难,与这方面精進同修相比相差甚远。从法中也知道:难也是创造威德的机会。

以上是个人所在层次的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