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更多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回顾过去一年多的经历,感到有一些体会,虽然没有那么闪光,但是发自内心,整理出来,请慈悲指正。

一、背法

我以前曾经背过《转法轮》,当背到十多页时,没有坚持下来。这次从去年七月开始的背法,是我在遭到单位邪党人员迫害后,被动开始的。

我是一名高管,是单位领导成员之一,这些年一直在不公开的修炼中,承担着重要的证实法工作。去年由于不重视修自己,学法不够,让邪恶钻了空子,被单位一把手告到总部,总部先停止了我的主要工作。面对突然而来的迫害,尽管没有动摇修炼的决心,但是想到可能失去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人的各种念头都出来了,心性不稳,这时正在背法的小妹同修两次劝我背法,我想是师父在借她的嘴点化我吧,所以开始下决心背《转法轮》。

这么多年来,我大多数是在忙碌和风光中度过的,养成了一种习惯的生活方式,而这次旧势力专门安排让我无事可干,这种空闲和寂寞是我从未经历过的难熬。但是反过来看,这时间又象是专为我过去学法少而准备出来的。

开始是为背而背,坚决的排除想放弃的念头,随着往下坚持,感到自己能静下一些来了,不再觉得难以忍受,渐渐的看到一些法理,能分清一些执著,并尽力去排除。背法伴我走过那段最艰难的、剜心透骨的修炼过程。背第一遍用了五个多月时间。接着背第二遍,对修炼的神圣和严肃开始有了更多的认识,这期间尽管发生了失去职务、失去优越待遇的迫害,但没有对我造成大的触动。背第三遍速度明显快起来了,三个月时间就快背完第七讲了。同时反复学习师父九九年以来的所有讲法、《精進要旨》和最新讲法,感到魔难中正念在加强,也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法理。

大法前所未有的、第一次修炼人的主意识,给了人能够真正回升的希望,同时也给人最严格、最直接的考验。看到了大法修炼对心性要求的高标准和去人心上的特殊机制,认识到实实在在修炼心性的重要。

我切身的体会到魔难对于修炼人的特殊意义。当我背到“但是这些假气功师他抓住你的弱点了,抓住人的执著心,你不是追求治病吗?好,他办个治病班,专门教你治疗手法。”(《转法轮》)我悟到在修炼中,在魔难中,顺着人心,用常人办法来对待修炼中的问题,不就象那个假气功师吗?

就在开始背法三个月后,我参加了“明慧网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用所学的法理,总结我的修炼过程,找出差距,稿子在法会上发表了,这是背法带来的進步,也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二、向内找,修心性

通过学法,自己身体和思想中的执著,一个个、一次次的现出原形,不断的翻出来,显示心,争斗心,妒嫉心,利益心,色欲心等等,我知道这些不是我,是后天的观念和业力,不断的用主意识清除它,排除它。

今年初我又遭到失去职务的迫害,我半生为之奋斗的事业和荣誉失去了,收入一下减少了六倍多。在常人看来,就如大难临头一般,一时说什么的都有,有的对我惋惜不平,也有人对我不理解。

我的一位少数民族朋友(已做了三退),生性刚直,得知我失去职务,狠狠的拿拳捶我,他从没有那么重的打过我,说:“是谁在害你,把他的名字告诉我。”五十多岁的男人流下了眼泪,他怪我该讲点策略,我没说话,心想我还是有一个争斗心、怨恨心吧。

一向温和的常人妻子(已做了三退)象变了个人一样,开始处处指责我,认为都是我自找的,第一次向我提出你不要炼了。邪党的迫害,让人们不辨真假、是非,分不清善恶。这也是我平时讲真相不到位造成的。

经过半年多的背法,面对这种变化,我心里平静多了,但有时也会翻出沮丧、失落的心情,我尽力排除。想起师父的讲法,大法让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师父给了我最好的一切,让我一开始就在高层次上修炼,使我的生命赋予了这个宇宙中最高的荣耀,即使付出我的所有包括生命都值得,常人中的这点东西算得了什么呢?

但是邪党加重迫害,还是抓住了我的执著吧。在学法中向内找,我渐渐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执著自我,证实自我,放不下自我。旧势力给我安排的整个经历都好象在加强这个执著,我的事业、我的前途、我的成功、我的利益、我的名声、我的面子、我的想法等等等等,这些围绕自我形成的观念,深深的扎在思想深处,形成顽固的物质,就象是一个“真我”。表现在工作生活中就是以我为中心、居高临下、盛气凌人、自以为是、不让别人说、光想说别人。师父一次一次点化,给安排了一次又一次去执著的机会,都给推开了,甚至后来害怕过关,躲避过关,拖着一个大包袱迷而不悟。在讲真相,证实法中,也自觉不自觉的带着为私的、证实自我的因素。我想起背后告我的一把手,我在给他晚会光盘时,当时就有想借此拉近距离的不纯的念头,这是多么不好的一个有求之心呀。心性符合了旧宇宙的理,就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与执著自我有关,我的显示心,争斗心,色欲心都很重。在病业中,矛盾中,别人的顶撞中,不断的向内找,曝光自己的人心,开始体悟到向内找的奇妙,和大法修炼去人心的奇特效果,就象刚刚学会修炼心性。我注意到妻子的变化,对我的指责,表面上是失去利益的原因,其实也有要我修去显示心、争斗心、不让人说和情的因素。比如我上动态网,喜欢看一些新闻性的消息和视频,然后津津乐道的讲给同修,形成习惯,好象不讲点什么,就显不出自己了,一颗显示心。看到别人有错拒不认帐,却一味的找理由为自己辩解,也会突然想到我自己不经常就这样吗,这时别人的顶撞也停下来了。一次我炼功时,被一种思想业干扰,心里很乱,这时师父在第五套功法中的一句口令“注意,主意识不要完全放松”,打入我的脑中,顿时那些思想业消散了,整个身体也静下来了。体会到修炼的严肃和实实在在修心性的重要。

三、抵制迫害和讲真相

修炼中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实修和提高的因素,但是正法修炼,还有抵制迫害,助师正法的内涵。

迫害之初,总部邪党人员对我一直表现出一种伪善,比如要帮我调出,显出一种关心,开始我并没有看透,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在不断学法中看清了迫害的本质,认识到不能顺从它们的安排,顺从就是认可迫害,也等于让迫害者犯罪,必须抵制迫害,否定迫害。后来我明确表示不同意调出,几次向总部写信,指出面对真相、了解真相不是错,躲避和掩盖真相才是错的,要求停止歧视,恢复工作;对总部要调我的职务时,当面告诉他们这样做是错的,不予接受。尽管由于否定迫害不彻底,失去职务,但我感到自己一点点的明白法理,一点点的走向成熟。后来单位要调我的办公室时,我坚持不动,找我两次,就没再找了。

讲真相是抵制迫害的好办法,但我当面讲真相讲的不透。就与同修配合,通过异地给总部每位领导成员和一些部门主管寄发真相信和资料,给单位领导成员电子邮箱发真相资料,后来了解到不鼓励从大陆给邮箱直接发东西,改为把收集到的邮箱地址发往明慧。我感到总部意识到是我在做,但并没有直接问我。今年又有人把我给的晚会光盘交到总部,总部派人威胁我,我索性直接给总部两位领导(包括一把手)去信推荐神韵,后来他们通过部门传话,不让我这样做,对此也不了了之。

但我发现能接触到的人越来越少了,劝退起来也难了,单位的人都不敢公开跟我接触,给光盘也不敢接了。我发现手机被窃听了,有些熟人说好要见面,但随后就没有了下文,邪恶的迫害让世人恐惧,害怕失去饭碗。我发正念加上一念“清除干扰有缘人了解真相的邪恶生命”,同时向内找,认识到由于有证实自我的心,慈悲心不够,没形成一个慈悲的场,影响了讲真相,救世人。只有多学法,加强正念,修去执著,修出慈悲来。

我尽量抓住一些机会传神韵。一有要约我的,就让他再约请一些别人。我总是随身带着光盘,有时会意外碰到想见的人送给他。一位公务员朋友,到欧洲时曾拿过《九评共产党》,我劝几次都没退,听说我的消息过来看我,我给他神韵光盘,几天后跟我说,真是神啊,能做出这么好的演出来,也同意三退了,并说要劝家人退。一位已经三退的公司财务负责人,看了神韵,还要看《转法轮》,我帮他找到了。一对到美国二十多年的夫妇,回来搞合作项目,我们多年未见,我请他们吃饭,问起是否看过神韵,女的说,听说演出很好,孩子曾经给他们买过肯尼迪中心的票,但没去看,然后就讲党文化灌输的不明真相的东西,说什么也不想参加,免得使领馆或者回大陆有麻烦。我说:“这个演出巡回全球一百多个城市,所到之处引起轰动,美国主流社会的人都在看,不是要参加什么,而是要明辨是非。”男的当即表示要看,女的拿走了我带的光盘,我说一定要看现场演出,他们答应了。

一位过去的同事在香格里拉给孩子举办婚礼,请我参加。他知道我被迫害,但过去没给他讲过真相,我想一定要现场给他神韵光盘。那天走進酒店大厅,看见同事周围站了很多人,我正想是不是等一会再过去,发现这些人都在埋头自己的事情,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当即上前与同事打招呼,他激动的说:“你来我最高兴了,”就象一直在等我,表示祝贺后,我把光盘送给他说“送给你的孩子,祝他们平安幸福”,他仔细的看了封面,装起来了。我想在这样庄重的场合,他会重视我给的东西,而且是给他孩子,更多了一份爱护,他肯定会先看的。

没有专车后,我很多时候是打车,就在打车时发神韵光盘。大多数司机接到光盘都很感谢,有的要给钱,有的还问有没有别的,一位善良的司机在自己同意退团后,又担心的说起他刚刚進入邪党电视台工作的女儿刚加入邪党,我说将来也要告诉她,让她退出来。给司机发神韵光盘不能有分别心,有些衣着很差,有的其貌不扬,有的看起来不好接触,有的说话粗俗,但接到神韵光盘都能积极回应,他们每个人都是等待救度的生命,有时有顾虑没发,过后就后悔。

四、搞好整体配合

师父讲:“当前大法弟子都得相互配合好。面对的形势需要你们配合好,只有配合好才能够把你们要完成的誓愿完成好。”(《在大纪元法会上讲法》)整体配合能量巨大,大法粒子在整体中能发出更大的能量。

这些年我们自发的形成了一个制作、传递、中转、发送真相资料的组合,我一直承担协调制作和传递大法资料的工作,在受到迫害后,我特别注意相关的安全问题,使大法的工作没有受到影响。

根据正法進程的需要,资料供应越来越丰富,除了基本的资料外,平时增加了新的真相光盘、真相币、不粘胶标语、帮助寻找翻墙软件的书签,过节增加了贺卡、真相信、护身符、年历等,为了配合其他同修的证实法活动,我们经常根据网上提供的一些迫害单位的地址、姓名和收集到的政府及一些部门地址和官员名字,直接寄去真相信和资料,劝诫官员,震慑邪恶。今年看到学员文章提到“神韵艺术团合唱团演唱会”光盘,我主动与明慧联系,制作了大家欢迎的演唱会光盘。

在这个组合中,每个学员都发挥出独特的作用,甲同修常年负责耗材采购和资料制作,干活干净利索,从不叫苦;乙同修则默默配合,自觉的补充完善,总能有一些好的建议;老年丙同修常年负责资料的中转,同修進進出出,她没有怕心,即使传出邪恶迫害如何如何也不为所动,一如往常;那些发资料的同修,一年四季,雨雪无阻,重复的走过城市多少大街小巷;工作和学习非常忙碌的丁同修,虽然得法晚,经常借到北京工作和学习的机会,把资料带到北京去发,利用工作机会讲真相做的很好。

我过去经济上好一些,资料点的房租、主要设备采购都是自己承担,日常费用发资料的同修大部份都能付出,但我从没有跟同修提出过,只要出现不足,就主动负担起来。我们还帮一个远方的亲戚同修提供部份资金,建起了资料点。

我还协调一些需要大家一起配合的工作。一次在网上看到当地一同修在发放资料时被绑架,我虽不认识这个同修,立即在网上发起倡议,提出当地大法弟子利用这个机会形成整体救人,不要责怪被抓同修,定点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加持同修正念回家。靠近的同修到迫害单位要人(其中一同修付出很大),很快迫害单位和人员的信息及电话在网上曝光,国内外大法弟子打过去的电话,大大震慑了邪恶,后来听说那段时间迫害者都不敢接电话。我们小组还给迫害者个人发了真相信,正告停止迫害,并一直坚持发正念,直到该同修正念回家。这次大部份的工作是靠近的同修做的,但是通过参与,我们看到了配合的力量,正念的力量,大家都受到鼓舞,得到了收获。

今年我们小组还参加了支持澳洲诉江案发正念活动。解体当地劳教所、监狱等邪恶黑窝对大法弟子迫害的发正念。抵制当地预谋办洗脑班的发正念活动,靠整体配合的力量,解体了当地“六一零”办洗脑班的企图。母亲同修从农村出来,言语不通,默默的为大家提供方便,除了经常使用真相币外,常年坚持白天整点发正念(直到晚上九点),尽了一份老年大法弟子的力量。

五、感受大法的神奇

修炼十多年了,我什么也没看见过,周围的同修也没有一个开天目的,但是我们坚信大法的法理,坚修大法,无论是平常的时候,还是困难的时候,都坚定这颗信仰大法的心,就听师父的,师父给了我们很多鼓励和加持。

在我外出的照片中,曾经有三次清晰的显示出法轮的图像。我自己的手机,过去手机电池取出后再放回,手机的时间设置就回到初始化状态,每次都需要从新设置,我就产生一念,不要这么麻烦了,过后发现,再放回电池就不影响手机的时间设置了。但有时正念不足还会回到初始化状态。手机晚上十二点设的打铃,开着手机时铃就不响,一看发现标示“关机时响铃”,而我为了看时间方便不想关机,结果后来开机也响铃了。

我经常在背法、学法中,或无意中打开《转法轮》,得到师父明确的点化。做的好一点时,师父都能鼓励,上一次打开《转法轮》,我一眼看到:“喂,杰克,真行啊。”很多时候是在梦中点化,就在此文即将完稿时,那天早晨在梦中清晰的看到,金色的巨龙在天空游弋、浮动,时隐时现,持续了好一段时间。在常年传递大法资料中,师父帮我化解了多少我知道的、不知道的危险。这些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完我对师父的感恩。

在助师正法的特殊时期,师父赋予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使命和正念除恶的神通,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但是由于观念的制约,正念不足,很多时候做不到位。我知道自己还有放不下自我的心,慈悲心不足,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做的不够,大法的工作中有依赖心,还有显示心,争斗心,安逸心,色欲心等等,单位和熟人中还有很多人没有彻底了解真相。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们要多学法,更好的配合,救更多的人,不负使命,抓紧时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