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师尊在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新经文《成熟》中说:“总的感觉是多数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炼的形式成熟了,修炼者对修炼的认识成熟了,人心越来越少的理性行为表现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这样,邪恶尽除,神佛大显。”师尊的讲法有更深更高的内涵,当时我悟不懂,只是从表面文字理解,这是师尊鼓励我们并指出方向。同时我个人认为必须做到在修炼形式上成熟,在对修炼的认识上成熟,在理性行为表现上成熟。那么就这表面文字的要求而言又怎样做到成熟呢?一路走来,在修炼的实践过程中,体悟到坚信师坚信法的修炼过程就是走向成熟的过程。其中的去人心去执着向内找并做好三件事都是成熟过程中的必然经历。

后来师尊在多部讲法中经常提到大法弟子成熟了,成熟了。特别当师尊《感慨》发表后我才体悟到师尊提到的“成熟”二字的法的内涵与理解它的重要,以及在这个问题上体现信师信法成度的重要。师尊说大法弟子成熟了,那就是成熟了。没有疑惑与常人的谦卑,做不好就再做好,做好了就证实了师尊说的成熟,也证实了法。而每个大法弟子成熟的过程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好的过程与体现。

下面就几个方面谈一下我是怎样从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的修炼过程中走向成熟的。

一、勤学法洗净观念 苦与累浑然不觉

二零零七年一月,结束了两年来每周一次的北行,终于在自家建立了资料点,一朵莲花绽放开来。

年初与我一起学习上网的同修,尚不能自行运作,甲乙两位同修心急如焚,当时我还不能从法理上提醒同修多学法,而更多的是怕处理不当在言语上伤了同修。因此,面对他们白天晚上练习上网的那些个步骤,反复练习还是忘的状态,我只是不辞劳苦的继续往返着教他们。我当时只是觉的:不要让他们再打扰技术同修,因为我深知技术同修不只是教你、我、他,他们都很辛苦。同时我又看不得甲乙同修着急。就这样,足足三个月,当同修们终于会上网的时候,乙同修却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绑架了,并非法判刑二年。那里的学法点、资料点立即处于停滞状态。

一连串的变故震醒了我,我后悔没有提醒同修多学法,在法上提高心性;我后悔在同修面前自愧是新学员而导致的自卑;正是我那种谦谦不语、逆来顺受的修炼状态,滋养了同修们的隐患啊!那段日子我稳下心来多学法,向内找,向内修自己,在营救同修及时上网揭露迫害的同时,真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自此不再说自己是新学员,我必须成熟起来,就听师尊的话,圆容师尊所要的。

那天晚上接到同修甲电话,得知乙同修被绑架,第二天一早上我便赶过去与同修们切磋营救事宜。从表象上看乙同修是被他常接触的同修家属出卖的,在乙同修被抓后,丙同修去看望同修家属时说到乙同修是因为对甲同修有情导致有漏被抓的。这话一下就炸开了,因为这两个原因,一些同修们被带动的愤愤不平,有的奔走相告到处诉苦、甚至痛哭流涕;有的看到乙同修被抓本来泪眼长流,再加上丙同修传言事件更是火上浇油,一时间这些不正的东西形成了气候,哪还谈的上营救同修?在这种状态下发正念可想而知效果会如何。

我当时几乎不认识其他同修的家。这次能找到同修的家,是我求师尊加持神奇般的找到的。当我指出我们在同修被绑架后第一重要是我们如何形成整体、如何营救同修、多发正念、多向内找时,几乎是孤掌难鸣。同时甲同修生气了:她认为我是想转移大家对丙同修的指责。还有的同修说“她是不是跟丙一样”。面对这种局面,虽然那些日子往返于同修之间,却无力挽回事情的局面。

一个月后,乙同修被非法判刑二年,同时丙同修也被绑架,怎么办啊!我开始向内找,找到了这一段日子由于帮同修学习上网,我自己学法时间都减少了。没有法理支持,在和同修提营救建议时就显的苍白无力。尽管我说的是对的,可是没有法的威力,达不到同修们的微观,没有起到正的作用。

同时我也找到了我的依赖心、着急心、用人的形式营救同修的心,换句话说也是对同修的情。当我找出这么多心时,我大吃一惊,真的体会到师尊说的听到看到都要向内找自己,没有偶然的事。同时我也感悟到:慈悲是永恒的,情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同修被判刑后,我不再依赖,及时发出报道、揭露迫害、曝光邪恶。从那天开始,坚持每天多学法,用法归正一切,洗净观念;坚持多发正念,清理迫害同修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并且每到学法时都呼唤同修的名字,一同学法。

同修的家属原本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丈夫被抓后,几乎完全放弃学法。她每次探望丈夫时,都到我家里住。起初是带着嫉恨之心到我家的,见面后总要说些没有来由的话:“你们都是一个学法小组的,一起发资料,你们怎么不被抓走?怎么就抓我的丈夫”等许多话。我听后没有动念,善待于她。尽管她抱着不好的想法,频繁的来往于我家,往来的车费从来不拿,走哪都带上我。我抱着友好的慈悲的心态对待她,体谅她的苦处,与她沟通交流,希望能解开她心里的怨恨。就在母亲病重需要我日夜不合眼的照顾时,她来了我也从不怠慢。这样一年半后,同修的家属对我说:“别人都说你怎么有文化、有水平,我看你傻的不象样。”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份真心实意的关心与心疼,我告诉她:“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就是要做最好的人,处处事事都要对别人好。”

一次听说可以让探视了,我就和另外一位同修阿姨与同修家属一同前往。劳教所的警察借口不放弃信仰就不能探视,拒绝接见。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我站在劳教所的大厅内,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条件的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当时的感受真是无言能表达,深感师尊的加持与洪大的慈悲。在交涉是否接见时,我们及时的向警察讲真相、揭露迫害,邪警队长突然问我:“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直视他的眼睛发出正念,他顿时转过身去,忘了一样就转移了话题。这一次虽然没见到同修,但对我来说任何事情都是提高的机会。

二、救众生跨上战马 灭邪恶挥手之间

修炼以来,经常在梦中梦到战马奔腾、踏冰沃雪,飞奔的时候在我面前一扫而过,战马上的人神情威严、庄重、势不可挡,我悟到是师尊点悟我要更加精進了。

零七年四月起,姐姐、外甥女、妈妈相继得法,我既欣慰又感到有责任帮助她们,同时又需要再放大容量。姐姐自修民间小道十七年,她个人认为已有些成就,但是得了大法后方知啥都不是,可是师尊慈悲还是给她“好的留下,坏的去掉”《转法轮》。尽管这样,由于民间小道没有从心性上下功夫。心性与常人无异。得法后外来干扰尤其严重。

年初我从老家回到本地后与当地同修结缘,组建了学法小组,姐姐参加小组后,每念一句下来要读错一两处、两三处,我们只好耐心纠正,就这样纠正了一年半,她才能把《转法轮》读流利,这是其一;因为她是家中老大,习性中养成了尖酸、刻薄、多疑,什么事都想管的性格。你跟谁接触了、见到哪些同修了、干什么了,都要知道知道、评论评论,不以法的标准看待一切,而是以她的标准,左右着你的修炼。

在同修中、在社会上我体悟到“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一切都是大好事,是升华的机会,是师父对我的造就。可是在家中我却不会修了,只知道向内找、忍耐、坚持、甚至严重时都给她磕过头,却忘记了发正念清理左右她、干扰我及整体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导致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时间。师尊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说到:“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师父的法理让我猛然惊醒,我再也不要蹲在人情的壳里不出来了。认识到后,我坚持长时间的发正念清理干扰迫害的因素,一切归正到修炼人的正常状态中来。

姐姐与外甥女得法后,我体会到一个生命得了法是何等的珍贵。在她们面前我是老弟子,我知道我一定要做正,我做的正,我周围的一切都在变。这样同修及新学员会在我身上体会到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法的威严神圣,更加坚信师、坚信法,换句话说我们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证实法。

四月开始,我没有因为她们刚得法就不让她们独自去做真相,而是把她们当作整体的一部份,一个大法的粒子。无论是做《九评共产党》、做其它资料、发真相资料,还是面对面讲真相,我们都是一个整体。无论路途远近、需要多长的时间、条件多么的艰苦,她们从不落后,走到哪里、救人到哪里,神迹屡次在我们身上展现,我们紧跟师尊的脚步,肩负着救人的使命,相互提醒着走到今天。姐姐在发正念时只有增、没有减,(因本地陆续有增加发正念通知)至今已几乎每个整点都发了。我们地区由于房地产陆续开发,急速出现了讲真相空白点,姐姐知道我忙于其它项目,只身担起了众多楼群的发放真相资料的责任。

我回到当地,打开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局面,拓开了一个精進实修的宽松环境。可是老家同修的状态时时提醒我,自己还有没做好的地方。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了老家的另一位同修,经过几次在法上切磋,我求师尊加持,我们共同在法上提高认识,认清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最终在她们那里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现在已在老家陆续建立了三,四个家庭资料点,朵朵莲花正在陆续绽放。

一日夜间发完正念似睡非睡时,见到一个古装少年,英气焕发,跨上了一匹枣红色的战马,我知道那就是我,我将在这宇宙的正邪大战中助师正法,完成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解体一切邪恶,救度一切有缘的众生。

三、转观念形成整体 炼宇宙师尊成就

去年三月,我参加了一个由外地同修加入的一个小型交流会,通过切磋交流,认识到正法進程又推進了一步。找回昔日同修,组建学法小组,形成整体,加大力度救人是我们的史前大愿与责任,势在必行。我们当时参加的四、五名同修深感责任与使命的重大,决定在本地区形成协调小组,让更多的同修都走出来,加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行列中来,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圆容师尊所要的。

由于这几位同修都在各自的修炼环境中做着师尊交给的三件事,突然间转换角色,变化了环境与外在条件,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无疑又是一个心性升华的机会与挑战,这个过程渗透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成度,也显出佛性与魔性的较量。而每一次打磨与抛光的过程,又包含师尊对我们的造就,还掺杂了旧势力强加進来的魔难。我们始终坚守着一念:就听师尊的话,就走师尊安排的路。我们互相叮咛:在修炼的路上没有“不”字。我们没有谁比谁强、谁高谁低、谁修的好与不好的概念。我们就是从不同的起点、不同的层次与境界、不同的环境中走出来,互相牵着手走在师尊安排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道路上,无条件的圆容整体。

愿望是好的,过程中却是一步一步修过来的。我们在各自的境界与层次中对师尊的法有着不同的体悟,而如果把这不同的体悟变成对对方的要求时,就将局限自己的思想,停滞不前。当这种局限性相互碰撞时,往往容易认为自己的对,别人的不对,更甚者执著别人的执著,使旧势力的干扰有了可乘之机。我们决定的每周一次的学法交流日,就是这五、六个人,却始终没有到齐的。我们自己着急,邻近地区的同修也为我们着急。我自己也是感到困惑,有时甚至在问:“我们做对了吗?我们就这种状态会不会冲击了做好三件事呢?”

从去年三月份起我开始写体会文章,为避免当面提出造成尴尬与间隔,试图从明慧网上点醒某同修邪党文化的那种“斗争思想”、习惯于扣帽子、打棍子、主客易位思维方式、及任何事都不在其中的“挑刺”。面对这种谁也不敢说话,一说话她就能挑出你话中带着执著,再说话就再挑出一个执著来,几位同修和我都感到有些无理取闹与“搅局”,开始是谁都不敢说话,渐渐的有的同修就不参加了。

怎么办呢?体会写完了反复阅读,看到语言太过犀利。修改吧,修改的过程就变成了我向内找的过程,一边静下心来学法,一边修改体会,一边无条件的找自己,师尊在法中明确指出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她为什么就是来“挑刺”的?为什么我这样执著她说的话?我找到了在成立协调小组时我说过的话:“形成整体,你们是石头、砖、各种材料,那我就做泥巴,无论石头是尖的、圆的,我都会无条件的圆容、配合,砌出一道坚不可摧的大墙来”。看上去我的愿望非常好,仔细推敲,这里却有着承认了什么的因素,发出的愿望不够纯净,同时也有证实自我的心,更有自己修炼不成熟的一面。比如,我们不是石头,砖及各种材料,我也不是泥巴,我们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就象师父的功,是救度众生的,也是来解体邪恶的。

观念转了基点正了,问题有了好转。事实上,是我们有形成整体救人的愿望,一切是师父在做,随机而行,任何修炼状态是学法修心向内找的自然状态,绝非强为和增加个人色彩。我悟到,我必须扩大容量、再扩大,决不留恋某一层次、某一境界,师尊要的是大圆满,我必须圆容师尊的大圆满,走向成熟。

但是修炼过程中邪恶是无孔不入的,他们利用同修在某一方面的执着,干扰本地同修在法上实修。去年十一月末,比较激進的同修接来外地同修在本地区长期举办巡回报告式切磋交流会,参加人数少则十几人,多到二三十人;交流次数仅年前就达三四十场;交流范围逐步扩大,年末又引進外市同修参与。使学法不深的学员和新学员崇拜个人,学人不学法。介绍经验的同修也生出显示心,证实自我,膨胀自我作用的执着。连日的交流严重干扰师尊对每个大法弟子修炼道路的具体安排,影响发资料讲真相救度众生。怎么办呢,一部份同修非常着急,我们组织同修一边发正念,一边找同修交流,当时在另外空间真的是与旧势力争夺同修,一场正邪大战。但是,当时参与交流会的同修群情激动,根本听不進去,我们也带着担心埋怨的人心,致使事情迟迟不能解决。直到今年四月,我开始起草紧急提醒同修的建议。就这不足一篇的文字,竟斟酌并增删了十几遍,真的不能触动同修的负面因素啊,删删改改,后来在明慧网上刊登。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编辑部发表《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时,事情基本解决,我们的同修回来了。

今年九月初,邻近的农村同修发出请求协助讲真相的要求。因当地农村面积大,户数多,受邪党毒害深,当地没有几个同修,真相自然很少做。当时三位同修一切磋,感到势在必行,救度众生解体邪恶就是我们的责任。从知道这事到发资料讲真相的那天晚上,九天时间,甲同修组织人员,乙同修协调,我则从打印资料到现场预先查看,到带同修认路,到具体分配发真相资料路段。而其他知道并参与的同修每人各自发挥自己的特长,默默无闻的圆容配合着这次救人行动。我们把小册子《九评》、真相周报、真相光盘及不干胶做完时,已近深夜。当我得知同修全部安全回家时,泪水夺眶而出。我给一位同修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层层下走与轮回转世中结下了怎样的缘份,暂且不提。在此,我们只有携手并肩,互相提醒,完成史前大愿,做师父欣慰的事,圆满回归。

一些过程中的事并不一定完美,但只要大家基点正,配合好,越协调一致威力就越大,救人效果也越好。同时我也深深体会到一位同修的话:协调不是工作,是修炼。协调不是修别人、管别人、叫别人怎么做,而是踏踏实实修自己、实实在在做该做的事。协调是当看到不足或不完善的地方时,默默的补充圆容。一路走来,在修炼的实践过程中,体悟到坚信师坚信法的修炼过程就是走向成熟的过程。其中的去人心去执着向内找并做好三件事都是成熟过程中的必然经历。

最近,师尊经文陆续发表,我们小组一遍遍的学法、切磋,更加明确了自己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我们共同学法,共同切磋,互相勉励,我们必将会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道路,不辱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