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而不凡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八日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十四年来,一路平平,修的不尽人意,但我信师信法坚定实修,在平凡的修炼路上也时时显露出大法神圣不凡的光辉。

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脑血管硬化供血不足导致的严重头晕、低血压、颈椎病、风湿性关节炎、顽固性神经性皮炎(三十年不愈)、乳腺增生、阴道炎、肩周炎、胆囊炎、慢性咽炎、近视、散光和白内障致使视力极度低下,五官综合性干燥症等等,真可谓百病缠身,生不如死。修炼后所有疾病不治自愈,从未有过的一身轻松。这是现代医学无法达到的奇效,修炼十四年我从未進过一次医院,从未吃过一片药。

一、学好法、修好自己就能改变家人

我是退休后才开始修炼的,修炼环境主要是家庭。我在“文革”初期结婚,很多不幸都赶上了。婚后不久,我的先生就被隔离批斗,下放农村改造,我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单位、同事都劝我离婚,免受政治上的牵连和歧视,但我没有动心,顶着压力挺过来了。接着就是生儿育子的沉重家庭负担都落在我一个人身上,加上紧张的工作和工作时间外的政治活动,甚至夜里还要起来参加政治游行,真是搞的我焦头烂额、不堪重负!由于当时对中共邪党认识不清,把家庭的不幸和个人的魔难在一定程度上迁怒于先生,总认为他有负于我,常常“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只看他的缺点和不足,抱怨、指责、发怒、得理不饶人……。天长日久形成了我性格的一部份。这些恶念并不是我的本性,在学校、单位、社会上我从不与人发生冲突。

我现在悟到这些都是旧势力强加于我的,增加我的业力和魔性。这成了我修炼路上的一大关,久久跨不过去。在一次背法中我悟到这是善心不够,做事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不考虑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没有修出大法弟子应有的宽容大度的风范,争斗心强,遇事总要争个对错,不能受一点委屈。于是反复背诵“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遇到气恨不平的事情就背诵,真是大法无边,我的心境开阔多了,对先生的态度不再那么冲了,语气缓和了。

师父近年来多次强调这个问题,而且师父已经把实质性的败物给我们去掉了,养成的习惯就得我们自己改了。就是这样还是不能从根本上去掉这种恶习。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啊,大家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真正受到损失的时候修炼人都付之一笑,这是你们应有的状态和必须做到的,因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来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标准来要求你,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到这样。”(《曼哈顿讲法》)

师父看我步履蹒跚,下不了决心,师父着急啊!就给了我一记棒喝。一天为了一点小事先生以从未有过的怒气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我,而且是不依不饶,紧跟着对我反复大骂,真是咬牙切齿。开始我还分辩几句,后来悟到这不是师父安排的关吗?好让我去掉不能被人说的这个执着吗!立刻平静下来,不再辩解,任其去骂去吵。还真是付之一笑。当时还有外人在场,也不觉的丢面子。这真是体现出大法的力量,因为放在以前我绝对是忍不住的。可能是为了巩固修炼的成果吧,当天下午我先生又莫名其妙的大吵特吵,完全不是他平时的行为。经过这一天的心性考验,我的包袱放下了不少,感觉身心轻松了许多。

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先生认可了我的修炼,也认可了大法,自己也一点点的走進了大法。我深信先生与大法有缘,机缘成熟了就会得法。他最大的障碍是邪党长期灌输的无神论、唯物论,稍微超出他的知识范围就说是迷信,他对大法健身奇效和提高人的道德修养是认可的,但对修炼超越常人的升华就无法理解,也接受不了。由于在“文革”中我先生本人和其亲人遭到严重迫害,所以对邪党本质有一定认识,对《九评》很认同,这是打破无神论、解开他心结的一个有力契机。我说:“邪党统治人、迫害人、变异人最入骨的一招就是抽去人思想中的精髓——敬天敬地、相信善恶有报的有神论,给人灌入唯物论、進化论、无神论,引导人没有顾忌的作恶。你和你的亲人以及整个民族遭受这场劫难,不都是这种歪理邪说的引导下发生的吗?你现在痛恨它、否定它,那为什么还要维护它的邪恶理论呢?不是有句话说邪党反对的我们就应该拥护,邪党拥护的我们就应该反对吗?”先生听后如梦方醒,大声说:“是是是,太对了!”从道理上讲通了就有了判定党文化的标准,以后就很少再听到他说“迷信”二字了。他还用此理去启发劝导他的朋友。

在平时我会不失时机的根据先生的接受能力给他读一些明慧网上的文章,启发他的正见,使他不知不觉中靠近大法。我从未直接劝说先生修炼,我想只要做到细心、耐心、用心,机缘一到,水到渠成,他自然会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天终于到了。去年五月十日我先生大声道:“我腰疼的起不了床了,要拉着窗框才能起来,这可怎么办啊?”我平静的说:“那就炼功吧,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说着我去了隔壁的房间。过了一会,先生来到我面前,郑重其事的说:“今天就教我炼功吧。”我说那太好了,其实我就等他这句话呢!

先生炼功后效果好的出奇,第一天腰疼就好了大半,三天就完全不疼了,从此踏入大法的门槛,炼功几乎没有间断。他还把发生在他身上的奇迹告诉亲朋好友,带动了几个人也开始炼功了。但先生一直不能认真学法,我也没有过份督促他,尽量找一些明慧交流文章加以引导,循序渐進。但也可看出他身心的巨大变化,身体更加健康硬朗,近八十岁的高龄还经常独自南下北上探望千里以外的亲朋;也经常主动做家务,说话态度都变了。我也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以后要更加耐心的帮助他稳定提高。

从中我体悟到对家人的救度最关键的是修好我们自己,只要我们变,他们就会跟着转变;还有就是用心了解其心结所在,选择有针对性的真相资料,对症下药,还要耐心,注意语气心态等。

二、和新学员一起修炼,共同提高

在讲真相和洪法中陆续有十几位新学员走入大法,有的精進实修,有的埋下大法的种子,也有中途掉队的。和这些新学员在一起修炼提高,对我又是一种新的修炼环境。

其中几位比较精進的使我很受鼓舞。A同修走入大法后遇到的干扰很大,家人强烈反对,她横下心来一个月抄完一遍《转法轮》,跨过了一大关,真是了不起。我敬佩万分,受其激励终于下决心背法,之前一直没有信心,真是比学比修啊。A同修与儿媳关系紧张,多年不说话,A又是个性极强的人,但在大法的修炼中她放下自我,去掉要面子的心,主动帮儿媳照顾孩子,解决儿子、儿媳的困难,也缓解了儿子的家庭矛盾,挽回了他们的婚姻。

B同修缘份很大,悟性很好,修炼第五天忘记服药(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骨质增生等疾病,几十年药不离口)却没有任何不适,她立刻悟到:修炼人没有病还吃什么药啊!从此停服一切药物。B同修学法炼功齐头并進,知道修炼人要向内找,提高很快。一次买了一本按摩养生的书,马上出现严重“病业”干扰,她悟到是自己人心招的鬼上门,立刻把那本书清理掉了,立竿见影症状全消。她愈加理解了大法的珍贵,更加精進了。

C同修是一位小伙子,二零零六年得法,后来居上,没有任何思想障碍,迅速跟上了正法進程,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样样不落,很大成度上促進了我们这些老学员。

和新学员在一起表面看付出很多,实际上得到更多。既然师父安排我把她(他)们领進大法之门,那我就有责任帮助她(他)们,否则就辜负了师父的委托。在邪恶迫害的环境下,条件受限,新学员心性不稳,我就分别登门交流,提供大法书籍、《明慧周刊》,这样确实很耗费时间、精力,但在交流中听到同修激动的诉说修炼中过关的艰辛、提高后的喜悦、学法炼功中的神迹,每每都在促使我对照自己,比学比修。当然也有同修间的人心执着和矛盾不断表现出来,这时正是向内找修去人心的好机会,同时要扩大自己的容量,宽容同修的不足,否则就会退缩,无法继续协调前進,这是身为一个老大法弟子的责任,没有谁给我安排督促,只有师父无形的嘱托。所以这个环境实在难得,一定要充份利用好提高自己。

三、尽一份力减少资料点的负担

为了给资料点减少一份负担,同时也要走出自己的路,我很早就自己上网,《明慧周刊》自己下载,不再伸手索取。以前周刊都是要经过多人传递,周转慢也不安全,心安理得等靠要也助长了很多人心。我上网后也动员其他同修买电脑、手机上网,或通过U盘、MP3传递,大家都很理解、配合,各自选择了适合自己方式。最多的是用MP3听明慧电台播出的周刊,花钱少又方便。每周我下载后用电脑转换成MP3文件再复制到大家的MP3播放器里,这样大家都能及时得到最新的交流文章。不止限于周刊,我也会针对同修不同的情况、环境,选取明慧网上的文章供其借鉴或讲真相使用。比如有时同修身边有人患某种疾病,正好有类似病人因大法得福报的文章;修炼人如何处理家庭的矛盾、小孩的教育等很多可以借鉴参考。这样就形成了对资料点的补充,我觉的效果很好。

四、正念破除“病业”干扰

我修炼以来身轻体健,痼疾全消,偶有类似“病业”的反应都不是很严重。可是今年五月开始我的腿沉重无力,膝盖疼痛,走路都吃力不稳,胃部多次剧痛,修炼前病痛部位又出现不适。开始我认为是修炼到了最后,自己还要承受最后业力,把它彻底消下去。我就坚持外出讲真相,走路困难,我就强制自己按照以前速度走路,不去想它,就这样稀里糊涂的维持着。到八月十一日又突然高烧、拉肚子、尿频并咳嗽不止,咽喉犹如火烧一般。那真是百苦一齐降!我也不得不从新认真思考了。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很长时间以来我总是学法发困,发正念也发困、倒掌,讲真相救人效率不高,距离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是最后的消业,是旧势力钻我的空子,不知不觉走了旧势力的路。是我法理不清才有这样简单肤浅的想法。十多年都是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怎么到现在“业力”又回来了?师父说:“正法是绝对严肃的,开始修炼时应该做的师父都已经给你们做了,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你正念足了师父就能帮你。你正念不足、达不到标准,师父一动就牵扯那么大的事情。”(《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正念来自于法,法理清楚了,面对魔难正确的用法理对照:我知道这所有的“病业”都是假相,险些上了旧势力的当,我修炼有漏,也不允许你旧势力来考验我!当即我就反复背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在师父的呵护下第二天基本恢复,参加了集体学法,照常读法,而前一天嗓子还疼的不能说话!

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师父说:“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

对照这一段讲法,师父好象就是对我讲的。反复学这段经文,病业假相進一步消除。师父这么无微不至的看护着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是啊,同修们让我们精進精進,再精進吧,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有限时间里做好三件事,不能再有丝毫的懈怠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