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合常人状态写文章 打破间隔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得法十多年了,伴随着正法的進程,一路风雨,一路坎坷。细细想来,竟是自责、内疚多于其它修炼中正念的感受。在很多次的交流中,不断有同修鼓励我写文章,把自己的在修炼中的体会作为交流的形式表现出来。

但除了新闻性质的稿件之外,距离上一次给明慧写文章,因为自己的执着,一拖好几年了。执着于自己修得不够好,认为修得不好,写出来的东西带着修得不好的因素并公开发表的话就形同污染,而没有站在打破“间隔”发挥更大区域范围進行交流的高度去“助师世间行”。后来,我才知道,障碍着自己的原来是“自我”,根本上是为私的。

几年前因为邪恶的绑架挟持,运作中的公司受到严重损害,为追回公司的营利款项,進行了一场官司。庭审中,昔日的合作伙伴在利益面前不惜落井下石出示了伪造的假证据。当时由于觉得很意外,自己比较激动。今天的人,在利益诱惑面前,可以使道义变得一钱不值。在向内找的过程中,人的丑恶如一面镜子警醒着自己,我对出示假证据的对方突然萌生出一份难言的怜悯,内心深处一下子没有了人的怨恨,没有了人的承受不公的心情。我从中认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每一念,其实在不同的时期都存在着很不纯净的因素,出发点都是为私的,与常人只是五十步笑一百步而已。这便是我根本的执着,连为别人的好也是以自我为出发点的。那几天,身边的同修笑着说,你怎么好象变了另一个人似的,其中一位同修说,我看到你剥掉了一层人的坚硬的壳。当我找到自己的根本执着的时候,也就是写这篇文章前两个星期,那位提供假证据的人从香港打电话回来,他主动说,那些事他不再参与,那些证据全部都是假的!

写文章是突破间隔的另一种形式,但内容不能太高,尽量符合现代人能理解的内容和表达方式,人自己会感受到更深的美好内涵。我感到自己决心突破这种障碍的时候,突然感到一种无形的使命感,以法衡量每天的一思一念,感到修成的一面在时刻不停的发正念,在窒息着另外空间压進来的各种不好的因素。

我曾在劳教所、看守所,通过与家人写信的方式,只谈工作生活,因为这种形式的通信内容是公开的,感动过很多警察、家人、朋友及同事。二零零零年初期,被恶警非法劳教,我在劳教所写出的信引起了其中狱警的注意。他说他很感动,并专门私自约我出来,意犹未尽的与我聊他内心的私事。我知道他的心结在哪里,因此知道自己信中以常人能理解的内容为什么能触动他。后来,他在暗中不同于其他恶警,对劳教中的同修在生活上多一些照顾。通过这件事,我知道了在那种特殊的环境中的另一种证实大法的智慧。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是带有能量的,都可以证实大法,通过展现大法弟子美好的一面来善解不正的生命,从而达到抑制邪恶与救度众生的目地。

二零零六年,我给看守所的妻子写信,只谈家事与往事。其中的一封信被同事指定要收藏,她说看完我给妻子的信后,她流下了眼泪,很感动,为什么恶警要在法轮功问题上迫害如此善良恩爱的夫妻?妻子回来后,我才知道,我的信在当时的看守所从管教到其他羁押人员都是抢着阅看的(以人最表面的理表达作为人的行为应该具备的状态)。看守所的管教每次看完信后就转给妻子,也是感触很多,说你们法轮功在夫妻感情上与以往的大法弟子不一样,原来你们处理感情的方式那么感人!人追求的是情与爱,修炼人表现在人间的却是干净的恩爱,在本质上不同的,但人会感到提升后的感情洁净的内涵,也是法在人间以符合人的状态的另一种表现。通过这种形式,妻子在看守所几乎把同仓的监犯都三退了,也有不少人从中得法,并在后来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有一名吸毒人员释放前哭着说舍不得离开妻子,生怕一回到常人社会又会因为控制不住自己而沦落变坏。后来,也就是这位吸毒人员将看守所三退人员的名单及其他信息写在纸上藏在衣服里带了出来,作为常人来说,这是很需要勇气的。

同修啊,发挥我们各自的能力吧,将我们在修炼中救度众生过程中的体会写出来,在交流中说出来,好的可以参照,走过的弯路也可以变成借鉴的教训,只要基点是为了交流提高,是为了证实法,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方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