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了千年轮回中的一个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看大陆同修交流文章时就不停的掉眼泪,觉得这些同修做的太了不起了,觉得自己做的太差,真的不知道怎么写,但是在背法时突然闪现一个念头:“我要把这些年的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共同提高。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写的过程中去掉了许多东西,也感觉一下轻松了。

一、得法之初、大法扎根

记得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舅舅给妈妈送来了一本《转法轮》,之后妈妈就带着我一起走入修炼,每天一起学法、炼功,但是因为我当时还小,还是小孩子的状态,自己不能主动学法炼功,只能妈妈带着我一起学法炼功,平时妈妈也会给我讲一些书中的道理,我也逐渐能按照书中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那时大法已在我心中生根,逐渐发芽。

二、去执着、开始讲真相救人

迫害开始后,妈妈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家里环境的压力,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各种执著心太重,尤其是怕心,一直没走出来讲真相。直到后来到了高中,妈妈从劳教所被放出来,当时已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情况非常不好,但是我和妈妈都坚信师父,一定没有事。过了一周妈妈完全康复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对大法的感动。

后来,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的小同修(他也在上高中)和我交流,他告诉我一定要多学法,才能更好的去讲清真相救人。还有,他说我的执着太多,玩心太重。当时的我喜欢上网玩游戏,他告诉那些都是不好的东西,玩得越多,装得不好的东西越多,师父也说过:“人就象容器一样,法装多了,特别是这是宇宙大法,他就会使人有正念,使人在起正面作用,肯定是这样。所以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多学法。”(《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之后,我通过多学法,更深刻的体会到,并且去掉了这些执着,决定开始向周围的人讲真相。

我想学校是一个讲真相的好环境,我就开始从同学老师开始讲起。在一次政治课上,老师讲诋毁大法的东西,我想:这不是好机会吗?一定是师父在给我机会,但是我心里还是有怕心,转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救人是我的职责,我一定要救你。下课后,我来到老师办公室,向他讲述了“自焚”真相,中共的谎言宣传,告诉他大法的美好,他虽然明白了一些,表面上什么都没说,但还是有点抵触,之后就告诉了主任,然后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谈话,但是他也没动了我的心,后来主任就找到校长,校长由于害怕,就想开除我。但是我想一切由师父说了算,谁也不能动我,经过同修们正念加持,父母向校长讲真相,使他明白了真相,改变了他的想法,最终同意我继续在学校读书。

后来我也逐渐的向更多的同学和老师讲真相,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之后我更能体会到师父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三、救度有缘人中自己也在提高

二零零九年一次留学的机会,我来到海外,由于人生地不熟,想找到同修很难,多次联系当地同修,也没联系到,但是我知道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想怎么在这样的环境下做好三件事呢,炼功学法和发正念都可以自己保证了,但是讲真相要怎么做呢?想到这,突然眼前一闪,这不明摆着吗,桌上放着一台电脑,还装了聊天工具,从此就开始了网上讲真相,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救人的心,开启了我的智慧。

但是开始做还真不知道从何做起,于是我先上网看了一些真相材料和文章,然后开始跟着文章的内容讲,但是很费劲,半天也退不了一个,但是我没有灰心,心里一定要有正念,才能真正把人救了。之后每讲真相的时候,都要先学法、发正念,这样效果自然就好了,很多人都愿意接收真相,和退出共产党的组织。

这样每天就能退四、五个,多的时候八、九个,随着自己讲的熟了,退的也多了,时不时的就会起一些执着心,欢喜心、争斗心等等,每当这时候讲真相的时候效果可想而知,马上就不行了,一个也退不了,之后通过学法,找到了这些不好的心,并去掉了这些物质。随后,在一次的讲真相中,有个人态度非常恶劣,我给他讲真相的时候,就一直说污蔑大法的话,我当时一点也没有动心,就默默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宣传的都是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诬陷,告诉他共产党统治中国开始到现在害死了好多人,做了许多坏事,将来天要灭中共,退出共产党的组织才能平安。但是那个人好象就是听不進去,我最后说:“我是真心为你好,你骂人对自己不好,我只是为了救你。”然后他就下线了。

第二天,我上线看到这个人,突然他主动和我聊天说,“我知道你昨天说的都是为我好,我真佩服你这种精神,我同意退出共产党的一切组织。”当时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眼泪不知不觉的就流下来了。在讲真相时,也会受到一些干扰,比如对方会发一些不健康的文字和图片,也很容易受到干扰,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抵挡,就容易走入歧途,受到严重干扰。

我知道我自己在色欲这方面比较重,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方面的东西开始加强了,所以平时我非常注意男女关系的问题,尽量不交异性朋友,严格要求自己,但是这种东西也时不时的反映出来。随着深入学法,严格要求自己,这方面的东西师父帮我消掉了很多。

经过了近一年半的网上讲真相,去掉了不少人心,尤其是欢喜心、争斗心,也体会到了救度众生这件事情的神圣,一定要做,所以我尽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缘人,只要和我在网上聊天的我都会告诉他们真相,师父说过:“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四、从新同修身上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

通过同修介绍参加了一个新的学法小组,这段时间每周六晚上都会来到这个学法小组。第一次来到这个小组之后,看到大部份都是老年同修,还有几个是年轻同修,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个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一个小同修也在这个小组。通过和这位小同修接触,仿佛有一种想走开的想法,感觉她太不象一个修炼人了。通过和其他同修了解,才知道她刚刚走入大法不久,这时,我突然好象看到了一个东西从那位小同修身上,怎么那么熟悉,我大吃一惊,这不就是那个当年的我吗?一刹那好象一切都静止了,仿佛回到了我刚刚得法的时候,我是那么的不争气,就知道玩,做的还没有这位小同修好,甚至连常人都不如。想到这,看了一下这位同修,心想当年自己没做好,如今看到了我当年的“影子”,我怎么能不告诉她一定要修好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听他的亲戚(同修)说:“一看到她(小同修)就生气,根本就不象一个修炼人,怎么告诉她学法,都不听,真是没办法。”顿时,又给我当头一棒,我想自己更应该做好了。这位亲戚(同修)又说:“你和她年龄差不多,你一定要劝劝她,好好修炼。”我说:“你先别急,越着急,越生气,反倒不会起到好的效果。”师父说过:“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我答应他会劝她好好修炼,我让他把心放下。

之后,我和这位小同修交流了一下,当时我的心非常纯,就是为了她好,给她讲了我看到她,想起了我的当年,告诉她一定要精進,不能再这样了。她接受了我的建议,说回去后,要好好修炼。师父说过:“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五、从参加天国乐团,到成为一名正式成员

二零一零年六月四日,正巧天国乐团要招三名小号和三名萨克斯,我一看挺好,但是转念又一想,自己这么多年什么乐器都没学过,连乐谱都不会,能行吗,正当我犹豫的时候,一位和我差不多大的同修A,已经报了名,他要吹小号,他跟我说你也吹小号吧,我问他:“我什么基础都没有,能行吗?”他说只要你有心,师父就会帮你,怕什么。通过这位同修A的鼓励,我也报名了,我又想:“可是连小号都没有,怎么吹呢?”我这个愿望一出,师父真就帮我了,没几天一位同修就送来了一个小号。拿来之后,我就爱不释手,就开始拿起来吹,使劲用了一口气,可是出乎意外,气進去了,可是一点声音没出来,之后,吹了半天也没出声音,我想怎么这么难,吹半天连个声音都没有,还怎么学,我好象失去了信心。

这时,同修A和我说:“别灰心,慢慢来。”他又说:“小号是铜管乐器里面最难吹的,想吹好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的人吹一周都吹不响呢,但是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会给我们开智开慧,这也是救度众生的大事,不管怎么难,我们一定要做好,不能辜负了众生的期望啊。”

听了同修的话给我了莫大的鼓励,随后,同修A又教我吹小号的技巧,要注意嘴型,还有气流的控制,慢慢的我吹出声音了。但是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光吹出声音来还不行,要能吹曲子啊,可是我连乐谱都看不懂,随后,同修A又教我识谱,但开始这对我来说还是很难,学了半天还是不会吹,但是同修A还是耐心的教我,渐渐的,大概一周的时间我差不多学会了简谱,勉强会吹了三首曲子,这时乐团的指挥打电话来说:“这周日有个游行,你来参加吧。”我一听傻眼了,刚学了一周,勉勉强强会吹了三首曲子,这就上场了。我想:“这应该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去救度众生。”我想我也不能再推脱了,随后我就去了。

游行开始了,两边都是观众,第一次真有点紧张,再加上自己刚会吹一点,更紧张了,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乐曲都记不起来了,真惭愧这次差不多就是跟着走下来的。回去后,感觉自己这样怎么能行?这样怎么能救度众生呢?随后的时间里,我刻苦练习,那真是刻骨铭心,从开始每天练一个小时,到后来增加到每天二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五个小时,有的时候甚至六七个小时,我知道练习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其中也去掉了我很多的执着心,比如怕心,怕自己练习的时候吹的难听,别人听见了嘲笑我。急躁心,吹不好时着急。还有显示心,随着自己不断练习,吹得也越来越好了,不由得就生出来显示心,觉得好象没我就不行了。还有的时候自己为了吹号而吹号,忘记了自己是在救度众生。

每当起这些心的时候,我的小号就不听使唤了,就会出现吹出的声音难听,吹不出声音来,嘴没力气等等,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点我。

转眼时间过得真快,从六月开始参加天国乐团到十一月已经半年了,期间大大小小的游行很多,从中我受益匪浅不但去掉了这些执着心,也告诉了我在集体配合圆容整体上如何做好。

在乐团中成长,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一名正式的成员,我知道没有大法,我也不会提高的这么快。也不可能成为一名正式成员,我更能体会到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

六、在背法中升华自己

今年的七月份左右,妈妈和我说你应该背《转法轮》了,并和我讲了背法的好处,当时我听后还不以为然的答应了一下:“知道了。”并没有听進去,过了几天突然看了网上的一篇交流,从心底萌生了一种愿望——我要背法了。从那天起,我开始了背法的时光。开始背法的时候真是艰难,一个小时才背下一小段,开始这样坚持每天背一段,随着一天天的背法,发现了其中的奥秘,领会了一些在读法中难以理解的地方,后来背的速度也快了,从一段增加到了二段、三段、最后到每天至少四段,现在已经背到第七讲,在背法的这几个月中,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执着心,不好的物质。

有一次,我正在背法,一个室友(同修)要找我帮忙,说:“有几个同修的MP3出了点问题让我看看。”当时我的心就起来了,转念又一想自己不对了,赶紧向内找,心想:“同修需要帮助,还怕麻烦吗?”我说:“你放这里,我帮你看一下。”在修理的过程中,又考验我一下,向同修了解了问题的情况,说是放的音乐顺序搞乱了,让我从新调整一下,我一想:应该是挺简单的事情,可是弄了半天也没弄好。我开始找自己,我发现我太心急,没有耐心,这是在去的我的心。我调整心态之后,然后再重新一装,真就好了。

有的时候背法的时候,好象背了半天也背不下来一段,我发现那时我背法的心态不纯,想赶快背完,做别的事情,象完成任务一样背法,那当然就不行了,修炼是严肃的,不能走过场。背法的时候,有的时候也很难熬,遇到很长的自然段一个小时都背不下来,觉得真是苦,但想起师父的话:“精進吧,大法弟子!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乌克兰法会》)也就不觉得苦了。

七、做媒体中体会整体配合

今年上半年来到了新唐人,开始参与了广告制作的这一部份,后来又参与了《大陆新闻解读》节目中的《时事小品》部份,从表演,到拍摄,到剪辑、初期只是演一些里面的角色,就觉得当演员就很费时间了,很累了,后来参与的剪辑工作,才体会到,剪辑更加的需要时间,更辛苦。比如一般说来表演要三个小时左右,可是剪辑下来要一天的时间,可想而知,幕后工作者的辛苦。在整个流程中,我深刻体会到哪一个部份都要配合好,不管是演员、摄影师、剪辑师、导演,如果期间没配合好,就会出问题,但是有的时候同修们也能自动的默默的圆容。比如有一次,拍完了一场戏,第二天剪辑的时候,发现声音和图像配不上,那只能叫演员重拍。昨天拍戏已经到下半夜一、二点钟,已经很辛苦了,我心想:“再叫演员重新拍,能行吗?”但是就在给同修打电话的时候,没一个有怨言、怕麻烦的,都说一会就会过来拍,此时,我也被这种默默配合的精神感动了,觉得同修们真的了不起。

还有一次,在拍戏的过程中,因为背景图片不合适,所以要重新换,所有的演员都要等,最后图片找到了,足足找了几个小时,但没一个人抱怨的,都在默默的等待,拍戏中的每一幕真的都让我难忘,真的感谢师尊为我精心安排,我真的要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修炼的路是艰难的,但同样是光明的,路上的每一关、每一难都能写成一段史诗,要写的太多了,不可能在一篇文章中展现其所有,只能仅举一些典型例子,与同修们分享,我知道这场前所未有的宇宙的正法已经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这场剧也演到了最后的大结局,我想同修们都应该知道在这最后的时刻应该怎么做的更好,不愧于心,不负自己的使命,只为了千年轮回中的一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