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是我的天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叫幼莲(化名),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师父从地狱把我捞起洗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将我从一个百病缠身的废人,变成一个健康、快乐的修炼人。我原来只字不识,是大法给了我智慧,除个别字不认识外,现在能通读所有大法书。我从内心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大法受迫害,我没有怀疑过师父,没有怀疑过大法,一直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到今天。

这期间我曾被恶人劫持到洗脑班、派出所、看守所,但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走了出来。

在迫害最严重的二零零一年,我被绑架到洗脑班,邪恶之徒指使很多人对我進行所谓的“转化”。开始我不知所措,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为什么会干涉呢?后来经过背法,同修切磋,认识到这是邪恶利用不明真相的人在干扰、破坏法,迫害大法弟子。师父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知道怎么做了。街道办事处书记对我说;“你必须写保证书,不然就不能回家。”我严肃的正告他: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是你们错了,你们不该迫害我们,是你们应该写保证不迫害了。他无话可说,无趣的走了,以后再到洗脑班来也不敢進我的房间。

政法委书记自以为是,欺我是个老太婆,就想从所谓科学的角度来给我讲中共的那套无神论,从而“转化”我。他笑嘻嘻的对我说:“美国那儿科学很发达,你们师父住在美国,享用那些高科技洋玩意,好享福哟!”我一听,马上就把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何为智〉背给他听:“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的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庞大的宇宙,从最洪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对物质与精神的认识也是很少的、肤浅而又可怜的。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佛法威力无穷,他听我背完这段法,震惊的目瞪口呆,无言以对,二话没说起身就溜走了。

这个洗脑班设在一个招待所内,我对这儿的所有工作人员,所谓的“帮教”包括住招待所的旅客,见面就讲大法的美好,讲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讲江泽民和中共是在迫害我们。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什么字没写我就回家了。

二零零七年,我外出发《九评共产党》、真相资料时遭恶人诬陷被关進了看守所。处在那种环境中,心里酸酸的,但是我并不害怕,想到师父在《洪吟二》〈正念正行〉中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于是我天天背法、发正念,天天给监室的人讲真相。监室的人说:“不要说,有监控器,看得着、听得到。”我发正念,叫监控器失灵,结果监控器真的就不起作用了。监室里的人来自各地,有上海人,有广州人,还有是少数民族的人。我觉的遇到的都是有缘人,碰到一起不容易,都给他们讲真相和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在奥运期间,街道办事处、居委会派人住在我家(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想,他们也应该是得救的生命,我就给她们讲真相、放神韵光盘,她们看的很高兴,看到有趣的情节还哈哈大笑,有时也跟着神韵歌唱家唱了起来,并自愿做了“三退”。

怀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当看到师父叫我们抢人、救人后,不管刮风下雨还是严寒酷暑我都坚持天天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用真相币救人。我讲真相不分地点,不分场合,不分人员,碰着人就讲。有一次我向一个人讲真相,才说了一句,他就告诉我不要说了,并要从衣服口袋里掏证件给我看。我告诉他:“你也不用掏你的什么证件了,你官再大也不过就是吴长官(指我们这个地区的邪党书记)吧!我不管你是吴长官,还是李长官,还是王长官,我就是救人。不管你是个什么官,也是一个生命,你要保自己的命,就听我这个老婆婆的一句话,把(党、团、队)退了,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不花一分钱救自己一条命。很简单,只要你点个头表示同意就解决问题。难道点个头也是犯罪吗?”那人笑一笑点头同意“三退”了。

一天,我到一个镇上去发真相资料,我守在一个场口把一大捆资料发完了,就一个接一个的给人讲真相。正讲着,后面来了两个彪形大汉,上来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十分凶狠,给我上了手铐,一骂二吼三恐吓,连推带打的追问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发资料?我不惊不慌,把生死置之度外,只想,派出所也是我救人的地方。我慈悲为怀,不气不恨,笑呵呵的跟那些人讲真相,告诉他们不久的将来会有大难,有很多人有生命危险,我是专程来救他们的,我们是在做救人命的大事。你们这些人对我这么凶,不思悔改,大难要临头了还不知道,我老太婆心里好难过哟!我是为你们和你的子孙后代着想呀!

派出所的人看我讲的句句在理,无言以对,就喊来公安局的两个警察。这俩恶警一進屋抬手就打了我几个耳光。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两个警察吓了一跳,便恶狠狠的说:“你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笑了笑说,“那你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来救人的。你最多也就是个政法委的头儿,或者是个公安局长,我不管你是谁,我只管救人,你们想要保自己的命,听我这老太婆一句话,点头同意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并牢记‘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几个警察拿我没办法,商量一阵,当天下午三点多钟就把我放回家了。

讲真相中有人开玩笑说:“法轮功给你们发工资。”我说,我们是救人,不要任何人的钱,我们只付出不索取。有听明白真相得救的人出于感激,有要给钱的,给物的,坐出租车不收费的,我都婉言谢绝他们的好意。

我没有文化,“三退”名字写不下来,就用同音字写上,回家再找人更正。

师父叫我们修好自己多救人,自己要修去的执著心还很多,比起精進的同修还差的很远,做的很不够,我还要加倍努力,精進再精進,完成我的史前大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