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魔变与神魔之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读了《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又了解了一些撒旦教的内幕资料,我感到神魔之道、人类心法或心魔,以及人类宿命与救赎,这些问题隐隐可触。人信或者不信神,怎么去信,真是一个性命攸关,关涉永远的问题。

马克思早期在名义上成为基督徒,后来为什么会加入魔教,进而魔变呢?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恩格斯身上。恩格斯曾经说过马克思是“万魔附体”,换言之,可以说是具足了魔教首领的能力,站在传统神学的角度,他感到马克思是世界巨大的威胁。那么是什么使他转而成了马克思的坚定同盟?对此,只有从信仰的角度,才能说清楚。

撒旦魔的真实存在

真正有信仰的人,都不否认万物有灵,神与魔是真实存在的。这可不是理论,而是现实存在的真实反映。东西方历来都有异灵事件,只是中国人被中共的无神论彻底洗脑后,很多人不相信了。

在宇宙相生相克的理中,佛魔同时存在。神能显现给人,给虔诚信神的人以庇护,魔也能显现,用恶和恐怖来攫取人的灵魂。正信的神会让信徒修心向善,循循劝善,却不会以恶来管理人。魔以假恶暴慑服教众,使人堕落毁灭。以西方正教来看,耶稣是神,魔就是撒旦。撒旦教跟基督教完全相反,敌视基督,反其道而行。撒旦是被打下地狱的堕落天使,所以他对神充满了仇恨和妒嫉,对神造的人类也充满仇恨。撒旦魔就是要叫人不信神,进而魔变丧失人性,让人下地狱。

撒旦教存在至今,教派虽多,但是本质一样。据曝光的现代撒旦教内幕资料,有的撒旦教主具有怪异的魔力,并用残暴和谎言掌控他的教众,他能以肉身显现出英俊男子的形象,却操控邪恶生命严密监管教众,有不顺从者,或者想脱离邪教的,就会被处死。邪教灵体也注入教徒肉身,有些被选中的人经过特殊训练,具备超常的匪夷所思的魔力。一旦与魔签约,魔的力量就会瞬间充满人体,人就会越来越作出许多背离道德的恶行,丧失人性,没有爱心和怜悯。撒旦教聚会常有的活动是男女纵欲狂欢;也经常有活人祭,被杀的人多数是魔教里不被信任的人。

透过现代撒旦教的特点,我们能够推断出以往撒旦教的大概性状和特点。大大小小的邪灵真实存在着,但可不常以肉身显现。撒旦要达到毁灭人类的目的,必然要选择各种各样身具魔性的人,加以操控进而完全魔化,使其祸害人类。

马克思的撒旦宿命

马克思怎么进入魔教的,无从知道。但是他形式上已经皈依耶稣,如果他能按照耶稣的教诲实践人生,魔就很难有伤害他的途径。那么什么是人走向魔的根本原因呢?西谚说:欲望就是魔鬼。这话很有道理。一切正的信仰都是教人修心去欲、清心寡欲,善良利他、宽容博爱。而撒旦魔鼓励人仇恨、随心所欲、反叛道德、专制狂妄……

马克思极其注重现实人生的欲望享受,上大学时贪图享乐,花费大量金钱,并因此导致与父母之间无尽的矛盾冲突,同时他又极其自大自傲。他这些不想约束的放纵和狂傲内心,极易被撒旦魔俘获。加入魔教首先就要干七件坏事,之后马克思生活更加放荡,酗酒、决斗、花钱如流水以至于债台高筑。或许放纵与狂傲早就是他的宿命因子,只待遇到撒旦教激发心中的魔鬼复活。准确率极高的诺查•丹玛斯预言,已经被不断解读出来,其中说:20世纪末,“马尔斯将统治天下”,实际就是指马克思(预言不能一字不差地明说)的学说在此时将影响世界。那么,马克思正是带着撒旦的使命而来,他生命中那不可一世的狂傲等导致他成魔的因素,注定这时候要被引爆。

撒旦魔经由马克思强烈的欲望和人心注入了他的驱体,他被撒旦魔注入身体的过程他自己是清楚的,他描述到: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已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
“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平静……”

马克思的律师父亲曾信中回复:“对于这非常灵异之事有一种解释,但我强忍着不去作这种解释,尽管它貌似颇为可疑。”不难猜出他话语背后的担心,除了被撒旦魔注入这样一种解释之外,还有什么能说明马克思从讴歌神转眼间就走向另一极端呢?

“在诅咒和命运的刑具中,一个灵攫取了我的所有;整个世界已被抛诸脑后,我剩下的只有恨仇。”(《绝望者的魔咒》)“我要向上帝复仇”——当马克思这样宣称时,他显然就是撒旦的代言人。他狂野地替撒旦自白:“我将在上苍设立我的王座”;“那时我将如神一般,在雨中穿过各国,凯旋而行。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火与业,我胸中的那一位与创世之神平起平坐。”“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将以暴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诗句中字字充满对神的不敬和挑战,对撒旦的崇拜,对人类的仇视。

他也清楚成为魔的下场,却不愿回头,“因此,我已失去天堂,我确知此事。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现已注定要下地狱。”(《苍白少女》)

魔的转化与传播

马克思一个人还不足以实践撒旦摧毁人类的计划,魔鬼同样要寻找更多可以挟持的对象,其中之一就是Bruno Bauer,后世称之为唯物主义基督教的创始人。他曾经是虔诚的基督徒,当时有名的神学家,影响很大。当他开始自创一家,坚称耶稣是凡人,而不是神的儿子时,他的邪见藉著名人崇拜的心理和大学讲坛对正统信仰产生了深重的打击。他的朋友同时也是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朋友,这种影响就更大了,恩格斯正是被他的魔说转化,开始怀疑神的存在,转而与马克思同道而行,走上了试图将世界“打得落花流水”的叛神之路。

看看Bruno Bauer给他的朋友的信中自述:

“在这里,我在大学面对广大听众讲课。当我在讲坛上说出那些亵渎神的话时,我并不认识我自己。这些话太厉害了,那些孩子们听得汗毛倒竖。当我说着那些亵渎之言时,却记起我是如何在家中虔诚写作、为《圣经》和《启示录》辩护。可是,经常是我一登上讲坛,一个很坏的魔鬼就占据了我的身体,而我是如此虚弱,被迫向它投降……我只有成为公认的公开鼓吹无神论的教授,才能满足我的亵渎之灵。”

Bruno Bauer具有强烈的求名之心,在当时公开鼓吹无神论使他备受瞩目和关注。从上述自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被邪魔控制,而邪魔借着他的嘴开始传播邪灵,凡是认为他讲的有道理的,接受了魔说,邪灵就进驻其身,言行都会逐渐背离神给人的道德规范。

还有多少类似Bruno Bauer这样的人呢?他们吸收了撒旦的魔气,而在各个领域中开始为无神论代替有神论寻找根据,以科学和发现的名义打击信仰和道德的,散播着魔的恶因。

吸髓壮大马克思登魔王座

电影或小说中魔法也有高低之分,魔教教主都是善于吸收魔功而开创一派的人。马克思共产邪教的诞生竟然跟文学想象很相似。他吸收的共产主义精髓就是从另一群魔教徒中萌芽的。

在西方社会,许多学者都认识到现代共产主义源自十八世纪德国的一个极其秘密黑帮组织光照帮。光照帮帮主魏萨普是魔教信徒,其核心领导成员是一群道德堕落和败坏的人,他们宣扬欺诈和不择手段,目标是颠覆各国政府。光照帮后来与另一个魔教组织法兰克主义(Frankism)结盟,法兰克主义(Frankism)要摧毁所有宗教和发动世界革命,声称《圣经》中不让干的犯罪行为都可以干,包括叛教、换妻、性狂欢、乱伦……。光照帮主张废除政府、家庭、宗教。鼓动人们起来消灭私有制,建立“普遍幸福的”所谓“共产主义公社”,也就是建立一个没有人权和道德的绝对独裁的世界政府。无疑这是一个妄图颠覆政府的黑帮和邪教组织。早期的社会主义者和共产思想鼓吹者就是其中的魔教徒。

源起都在撒旦,马克思必然被引入早期共产邪说并走入以光照帮为基础的社会主义者阵营,他身边多是崇拜撒旦的共产分子,他以后的列宁集团中的人也崇拜撒旦,这就不奇怪了。

光照帮的一个秘密分支组织“正义者同盟”,后来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马克思在光照帮原有的口号主张基础上出台了《共产党宣言》。宣告了一个新的马克思主义这个魔鬼邪教的诞生。

马克思在参与光照帮颠覆政府的所谓“革命”活动相继失败后,被迫逃亡伦敦。他开始逐步用新的更精致的无神论、暴力论以及利用达尔文的进化论,全面重新解读历史和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资本论》等一批纲领性文件,阶级斗争的史观,剩余价值等学说,给无神论者建构了更强大更系统的所谓辩证唯物主义理论保障。当人们越是陷在他的逻辑中看待世界,就越相信这个伪“真理”,会感到共产主义必然到来。这个精致包装的马克思邪恶主义借着他的一篇篇文件传播开来,把撒旦邪恶的力量传给每一个接受他思想的人。千千万万不信神的人中了蛊似的,狂热地走上了撒旦魔希望的暴力杀人摧毁世界文明和道德的邪路。

《圣经》中预言了末世的无神论的出现,是在不法之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渐渐冷淡之时。正是人类变坏了,魔就有了兴风作浪毁灭人类的契机。“他跟随撒旦之功而来,带着所有力量、标记、谎称的奇迹,在众人身上行一切不义的诡诈,使他们毁灭……”(圣保罗语)一切不相信真理,却喜爱不义的人,就会相信撒旦鬼徒的惑众谎言。

马克思最初被撒旦灵进入时的宣告“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在《人之傲》中诗句)得以实现,而这也正是末世人心变坏招来恶魔乱世的必然。

共产邪教远甚于一般邪教

马克思的邪恶共产主义,经由恩列斯毛等后继邪教魁首之手化身马列主义毛思想,祸害人类社会一个多世纪,至今仍在中国等地荼毒人民。它的邪恶程度远远甚于一般的魔教。

现代西方的撒旦教或者其它一些邪教,只能在小部份人中起作用,在自由社会中,它处于国家法律、宗教、道德文化等的制约中,类似于马克思邪教的萌芽阶段光照帮一样,难以施展大的破坏。而共产邪教则不同。它以暴力夺取并建立强大的独裁专政政权,把国民全部变成一党的奴隶,反宗教、反神论、反道德、反人权,杀人、洗脑,随心所欲。

撒旦教用活人祭来充实魔鬼的邪恶能量以控制教众;共产党用不断的杀人(美其名曰“不断革命和斗争”)来威慑人民以稳固宝座。

撒旦教的杀人血祭是赤裸裸的。共产党对内对外不断杀人的血祭,则是冠之以正义的名称,是欺骗的隐蔽的。

撒旦教的魔鬼和邪恶是以灵的存在被教徒所知所识。共产邪教的邪灵是在人的思想和头脑中存在,通过不断的接受被灌输的共产邪恶教义,即马恩列斯毛等魔首及其徒子徒孙的思想语言,邪灵进驻身体进而控制头脑。

一般邪教不能强制多数人去信它,弃暗投明者还可以向政府求助。共产邪教借着国家机器强制全民接受,剥夺人的一切自由信仰,妄图绑架全国人民跟着撒旦一起下地狱。

中共在共产邪教魔法中练就了顶级水平,由毛泽东式的疯狂杀人和折腾,与时俱进“改革”了面具,在香槟酒、红地毯以及与世界接轨的盛世假相下,绑架、监禁、酷刑、滥杀无辜,专制独裁、打击异己的手段更加残忍隐蔽。

末世神魔之战

魔教人残暴,教人恶斗,教人冷漠失去同情心。众所周知,共产党的历次运动中,很多参与者魔性大发丧心病狂地充当打手,都是因为其被邪灵操控了。共产邪灵长期占据人的身心,人的魔性就会很大,一旦邪灵被煽动发作,思想越坏越接近邪恶思维的人,越会失控做恶。

共产党是邪恶的魔灵,就象撒旦仇视上帝一样,共产党仇视神,仇视善良的信仰神佛的人。

共产邪灵千方百计要把人都变成魔,但是人是神造的,带着神性,也就是善性,神不允许邪灵毁灭人。神必然会给人一条救赎的路。世界上很多预言中都提到末世时,神会来救人。那么带着毁灭人类目的共产邪灵,一定会阻挡破坏。法轮功被中共残酷迫害就是这个原因。

在中国,一个人修炼了法轮功,信仰了真善忍,本质的生命就摆脱了共产邪灵的掌控,因此中共邪灵极其妒恨。中共邪灵为了把好人变成魔,就开始残酷打压转化炼功人。其被曝光出来的令人发指的虐杀手段,都显示了邪灵魔鬼的无人性和血腥。

中共逼迫法轮功学员骂师骂法认罪悔过,就是逼迫他们放弃神道,转与撒旦签约,以图让邪灵掌控他们,使其越变越坏,帮着中共去做恶,最终走向毁灭。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反转化,既是自救也是在救世人。

中共邪灵迫害大法,也同时验证出了人心的善恶。能认清中共邪恶迫害的,那是因为他还保有人性和良知善念,就是善良的,就可以得到救赎。分不清好坏跟中共一致的,是因其人性良知泯灭,那么在天灭中共的劫难中,这些人就将跟着中共一起毁灭,跟着撒旦下地狱。

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行为,正是在救度被中共邪灵迫害的中国人以及一些被中共迷惑的世界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在世界散毒,向他国政府施压不准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揭露迫害,收买媒体不正面报导法轮功,这种种表演,都是撒旦在寻找它的地狱陪葬者。支持还是反对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举动,就成了自己性命攸关的大事。在善与恶之间没有中立,就象生与死之间没有中立一样。

这难道不是末世的大审判吗?

人心一善念,天地尽皆知。中国人目前能解脱邪灵魔爪的途径就是“三退”,真心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选择站在善良一道,必然得到善报。每日剧增的三退数字,显示了觉醒者日益增多。魔注定要失败了,而人类将在共产邪教的最后疯狂——中共邪灵的清除后,在神佛的慈悲引领下走向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