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天津的大法弟子。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就跟随父母开始修炼。那时候,还是一名小学生的我根本不知道大法更高的内涵,也许是出于好奇,就走入了大法的修炼中。我清楚的记的,自从走進大法修炼之后,我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学习成绩总是在年级中名列前茅。在修炼中,双盘很轻松就能盘上,而且五套功法很快就学会了。父母那时总说:你真是跟大法有缘。

那时候,也跟着大人们去街上洪法、挂横幅,别提多高兴了。就在我们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祥和之中的时候,迫害发生了。由于年龄小,那时也根本不懂得维护法,也不懂讲真相,从而对我们的修炼造成了很大成度的损失。那段时间,我们全家人停止了修炼。虽然说是停止了,但是从内心当中根本就没有放下。记不清迫害发生后多长时间,父母又请回了大法书籍,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中。而我却一直拖拖拉拉,原地踏步。

二零零三年我们搬了新家,从那以后,我们受到了很多旧势力的干扰:母亲过了很多次关,父亲的思想也因此多次被动摇。虽然我当时不太精進,可是我对大法的坚定信念从未改变,一再的否定让母亲过关的旧势力和父亲被动摇的思想。由于学法的不精進和对各种人心的执着,我的学习成绩一再下滑。最后都没考上高中,去了一所中专就读。那时候简简单单的用常人的理认为是初三没好好学习,才会有这样的结果。父母也总唠叨,致使我很反感。可是现在想起来并非如此,站在法的角度上想,可能就是要与那里的众生结缘,认识更多的人,从而救度他们。

就这样,三年之后该高考了。考试那天,母亲为我发正念:如果能让我在这里救度更多的众生、证实大法,就让我考上这里,并请师父帮助。这是母亲在我考试之后对我说的。结果我很顺利的被我现在所就读的这所大学录取,而且分数超出了我的想象,于是我就对自己说:一定要救更多的人,证实大法。

想起来有些惭愧,得法这么多年,才刚刚开始讲真相救众生。但是不管怎样,正法还没有结束,这都是机会,所以我鼓足了勇气,开始了我讲真相救众生的路。

一、在学校对认识的同学面对面讲真相

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一些顾忌。可是细想起来,我是在救人,这些顾忌都是阻碍,正念清除,而且我体会到,讲真相时正念一定要强。正念强时,同学很快就会明白我所讲的内容(共产恶党的邪恶,大法的美好,法轮功所遭受的诬陷和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而且他们能很快三退。正念弱时,同学很难听進我所讲的,而且在没有多少正念的情况下,讲的吞吞吐吐。

A.有一次,我对一个很好的朋友讲真相,本以为他会很快接受,可是事实却大相径庭,他不但不听我说的,反且对我说:他对生死毫不关心。如果他退了,他父母会打他、骂他。这时,我开始怨恨他,对自己生命不知道珍惜。可是,转念一想,不对,怎么能怨恨呢?这不是不善了吗?就这么一想,我再问他,我说:我给你退了吧,我是真心想让你远离灾难。他毫不犹豫的说:退。弄的我也不知所措。一个正确的念头,竟然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从那以后,当有别的同学再说出类似那样的话的时候,我再也没怨恨过。

B.今年六月,一位我四年前认识的女同学来找我,我想:应该利用这个机会给她讲真相。讲的过程中,她不停的打断我的话,还表现出各种“人情”。我知道,这都是干扰,立即发正念清除,不被她的表现所动。当跟她说到三退时,她说什么也不答应,理由是:她不了解法轮功,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可是我还是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有福报。

第二天晚上,她身体不舒服,我对她说:心里想着我告诉你的那九个字。我也在发正念解体她背后阻碍她听真相的邪恶。次日早晨,她发短信给我说:我好了,我相信你了。于是我问她起一个化名三退好吗?她爽快的答应了。

二、在网上发电子邮件讲真相

我的专业是软件开发技术,所以我也利用这一点技能做真相,并且在网上,利用电子邮件方式发真相。

刚开始上明慧网的时候,心中的确有“怕”的因素。有一段时间,还特别针对这个因素发正念。渐渐的,“怕”离我远去,现在,我堂堂正正的上明慧。

我每天上明慧网,除了关注同修的交流文章外,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下载当天的“大陆综合消息”,提取里面的电话号码。因为父母每天都在用手机发真相短信,而且“大陆综合消息”里面也有很多同修上传的电子邮箱,供我发真相邮件使用。所以我想,这也是我救人使命的一部份。

在学校只要能上网,每天我都要发一些真相邮件。师父一再强调时间的紧迫,一再告诉我们要多救人。有的世人,在回信中说一声“来信收到,谢谢”,也有的世人说一些不中听的话。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人心都有。我知道,这也是对我心性的考验,我根本不被他们所带动。说“谢谢”,我也不起欢喜心,那说明这个人有得救的希望;认识不到的人,我也不怨恨。

我在学校上网,需要用路由器。進入九月以来,天津联通利用种种原因封闭路由。如果被封了,要一个小时之后才能再连接,每天就这样循环往复。这样就给我用邮件讲真相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一天晚上,就当我要打开邮箱发邮件时,突然被封住了。如果要想正常登录,要一个小时之后才可以。于是我在心中发出一念:我是在救人,任何生命、邪恶旧势力都不能阻挡我救人。谁阻挡谁就犯罪,并清除操纵人封闭路由的邪恶,请师父加持帮助。念出一分钟,能上网了。于是我赶紧把自己制作好的真相信发到了白天整理好的邮箱中。发完一分钟之后,网络又恢复了封闭状态。当时我的第一念就是:谢谢师父。因为我有了救人的心,所以是师父在帮我。

三、生活从不乱花钱,讲真相救人之事从不省钱

我从小就不乱花钱。记的小时候,小卖部的人说我:找回一毛钱都不乱花。一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买东西时,同类商品中,我要挑最便宜的。母亲说过:那些昂贵的东西别想卖到我手中。

虽然我精打细算,不过做证实法的事我从来不算计。因为我知道那是在救人,一个生命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例如给父母买手机充值卡,我从来没有不舍得,因为他们是用手机来讲真相。有时可能一次要买几张,但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拿钱去买,因为“讲真相,救人急”。

四、多学法

因为在学校看书不方便,所以最近买了一部MP4,师父总是告诉我们要多学法,现在我每天都在学法,完全改变了以前的那种拖拖拉拉的状态。这段时间,我体会到,多学法才能溶于法中。做事、为人才能更显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救人、讲真相才能更加神圣。上学时,心中不停的背着师父的《洪吟》、《论语》;放学后,用MP4看书、看讲法;感觉与以前的状态真的是大不相同,真正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神圣与作为大法弟子的荣耀。

一次,在大纪元网站上,刊登了师尊亲临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的新闻。下面的上百条留言中,有的是常人写的。常人能认识到大法好,对大法弟子充满敬佩,我觉的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留言,在这些留言的背后体现出的是我们大法弟子通过学好法,真的能处处做好,能让世人真正认识到法轮大法好,正面认识我们。所以,师父说要多学法。

师父的慈悲是对宇宙中所有众生的慈悲。其中,对于大法弟子来讲,还有着修炼严肃的部份。所以我们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也许很多同修都说过这句话,但是说归说,做归做。只说不做,我认为那就是欺骗,没有做到“真”,更无从提及“善”。

与那些在学法、证实法、讲真相中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还是感到自愧不如。今后还要多学法,多救人;修好自己的同时,圆容整体。

师父说过:“我说现在这个历史就是留给大法弟子的。”(《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所以我们要在这个历史的舞台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完成自己的史前洪愿。在正法的最后,走好每一步,“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不被任何旧势力、假相所动摇,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实现我们史前愿望。祝愿所有的同修都能够功成圆满,跟师父回家。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合十叩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