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好长时间以来,自己不会向内找,总是陷在一些人的观念中,修炼的很苦,很累。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警言〉)

在这里,我想就自己向内找,去人心,去掉变异观念的一些体会和同修交流。

从不接十二点的电话谈起——和丈夫的关系中也要去掉观念

经常的,我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丈夫会在这时来电话,其实根本就啥事也没有,一般问孩子回来了吗?中午吃什么饭?因为我去同修家不带手机,他经常打电话找不到我,对此很有意见。我的意识里好象也是自己理亏,所以只要在家,他来电话无论我干着什么都会去接,稍慢一点,他就会在电话里乱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你又干什么什么啦”,很不利于安全。对此我很苦恼,却没有改变。

这天又是中午十二点,电话再度响起,我看了一眼是丈夫的号,我决定不接,干扰我发正念对他也不好。然后是电话响个不停,我尽量的让自己静下来,什么也不想,电话响和我没关系,他什么事也没有(因为我不带手机,他经常吓唬我他怎么怎么样了我都不知道)。电话终于不响了,我依然发正念。发完后,我回了一个电话给丈夫,问他有什么事吗?告诉他家里什么饭。(他中午不常回来吃饭)没想到,他出奇的温和,一改平日那蛮不讲理的语气,根本没问我为什么总不接电话,只是告诉我今天中午他不回家吃饭了。

我的家庭环境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圆容好,但从那次十二点的发正念我意识到,和丈夫的关系上也要真正的转变观念,要时刻把法放在第一位,修炼大法是神圣的,做大法的事在家里也要理直气壮。往往不是常人怎样,而是我们自己的心不对劲,认为修大法了好象亏欠了家人的似的,先在思想中认为他们会怎样怎样,没有给他们加正念,才导致事情的不顺。我们修大法给家人也带来了很大的福份,他们应该坚定的和大法弟子站在一起,这才是他们正确的选择,而不是站在邪恶的一边。从法中我们知道,一个常人是非常弱的,我们修炼人要用我们的正念帮家人树立正念,而不是让他被邪恶操控。

装系统失败之后——应彻底去掉遇到问题找同修不足的变异观念

那时候,我把给电脑装系统当成很难的事。电脑遇到问题需要重装系统,自己没装过找来当地一位男同修丁帮忙,一次又一次装了很长时间总是失败。很晚了,只得让同修丁先走,同修答应第二天再帮我想办法,同修已经非常尽力了。可我那时的心性实在是低。遇到什么事总是先找别人。装电脑系统的同修在电脑方面很在行,经常有常人找他帮忙,总能弄好。为什么到我这反而不行了呢?我想一定是他的修炼状态不好造成的,也不好好的修,也不精進,怎配做这么神圣的事,(现在知道那一念不是真我发出来的)现在想想都觉的很可笑,可那时就那样的心性。同修走后,我决定自己装,因为电脑急等着用,拖一天就会耽误事。我发正念清除干扰,然后请求师尊给予加持,很神奇的,从未装过系统的我终于把系统装好了。

第二天我和这位同修的妻子(也是同修)说起装系统的事,认为丁不精進,所以装不上,丁真得精進了。丁的妻子当时就很严肃的说我,你为什么不找找自己的原因呢?同修的话似当头一棒,我当时就惊醒了,是啊,我怎么可以这么想问题呢?师尊让我们向内找,我怎么总是找别人,而且不是真正的为了同修好,而是带着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认为比别人修的好的心。同修懂行没装上,我自己装上了,我其实对电脑什么都不懂,这一切中溶着师尊的多少苦心啊!师尊在去我的依赖心啊!因为当时心态纯正,所以在师尊的加持下成功了,通过这次的成功也在增强我的自信心,破除我人的观念。(我在人中是那种很不自信、很依赖的人)从那以后,电脑上的好多问题我都能自己解决了。再后来,同修丁在电脑方面给了我许多实质性的帮助。想想当时的自己,真的要脸红,但也促使我彻底的去掉遇到问题向外找的旧观念。

心性在和同修的交往中升华——去除和同修接触会不安全的观念

在人中,我属于那种胆子小,怕心重的人。为了所谓的安全,我一直不和同修们联系,除了同事同修外,只和很少的同修有联系。一直认为自己这样做是理智,是符合法。但是认识的几位同修一致说我有怕心,缩手缩脚的,不够堂堂正正。自己有时还不服气,还不爱听。

我们从法中都知道参加集体学法的重要性。我和同修乙今年夏天我们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新认识了两位老年同修,其中一位同修戊在过“病业”关。即使是过关的同修,我们也从同修身上发现了许多了不起的地方。我们几个人在集体学法中比学比修,真正的将自己溶于法中。从来一发正念就倒掌的我竟然好长时间没有倒过掌,而且发正念中感到了强大的能量场,我们尝到了集体学法的甜头,大家也都在向内找中找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和人心。

后来遇到的一些情况我们非常希望到集体中和同修们進行切磋。于是很自然的,我们去了认识的同修家,在那里又认识了其他的同修。以前我去这位同修家从门口看见有同修在,总是不進门,自己给自己人为的设置了很多障碍。我将自己隐藏于小小的自我中,一切都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为前提,根本没有什么集体的观念。在和每一位同修的接触中,我们都看到了同修的伟大之处,也深感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同修在一起的场是那样的纯正、祥和,仿佛能将一切不正溶解掉。

在和同修们的接触中,听同修诉说着在法中的正念正行,仿佛在破着自己人的那层壳。自己的心不再紧张着。可以自然的和同修在一起交流,修大法是神圣的,不再认为和同修在一起邪恶就可以迫害。而多年的封闭状态,使我们错失了多少修炼的机缘,又让师尊多操了多少心啊!

在这也想对和我们有同样状况的同修说,我们要注意表面的安全,但不能走极端,真正的安全不是不和同修接触,不是脱离整体,而是在法中的正念正行。

给同修加正念

通过近期的切身体会,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当同修处于魔难中,一定要给同修加正念。我们以前法理不清,当同修被邪恶非法抓捕、被病魔干扰、遭遇经济上的迫害、时间上的迫害或陷于其它各种各样的魔难中的时候,周围同修往往爱说被迫害同修的不足,这是不可取的。那样说同修的同时就等于站在了邪恶的一边。

魔难中的同修往往是误在了哪里,心理相对脆弱,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和同修站在一起。“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因为我们是同门中的弟子,成就师尊所要的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有的同修是无意中说出魔难中的同修怎样怎样,并未意识到那样说不符合法,不修口,不善。当然我们不是不可以说同修的不足,但是一定要本着善念,真正的为了同修好。当面的去说给同修,同修也会感觉你的善的,那样才是真正的在圆容师尊所要的。而来自同修的尖锐的话,刺激心灵的话,会使修炼不成熟的同修的劲头被打下去的,或者过关的意志减退,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只能让邪恶高兴。因为我们还在人中,都会有不足,我们不能盯住同修的执着不放,耿耿于怀,愤愤不平,认为他(她)怎么那样,这时候就已经脱离修炼人的状态了。要相信一切都有师父在管着。而只有当我们每个人都能为同修加正念,无条件向内找自己,邪恶才无空可钻,我们才能形成一个牢不可破的整体,互相之间圆容补充,那力量将是不可限量的。邪恶强加于同修的那点魔难又算的了什么呢?

从打印机停下来了悟到的——去掉一切从自我出发的观念

打印真相资料时,无意间看见真相中的一篇文章中的题目好象是自己写的那篇(其实是同修说,我帮忙整理的)。打印命令已经执行了,此时我还是一边照看着打印,一边往下拉鼠标找我的那篇文章。其实那篇文章已在多处真相中登过了,我还是不自觉的去找,然而文章找到了,打印机仅仅打印了一页也停下来了。我关掉打印机去吃饭,在吃饭的过程中我想着刚才的事。我非常清楚打印机为什么停下来,我太执着于那个自我了,文章发表了,被同修选進什么真相资料里了,那个沾沾自喜的心就起来了,那个自我就膨胀了,飘飘然了。在人中我属于那种很平庸的人,没什么可显示的,可那个显示心却隐藏着,实实在在的存在着,一有机会就要证实自我。其实真相资料中那么多篇文章为什么非要去看自己写的那篇呢?况且早已看过了。无形中还是把自我看重了。我同时也发现了自己的不精進,如果是精進的同修把一分钟要当十分钟用,是不会有闲情去翻看一篇早已看过的文章的。写到此,真的很惭愧。好多文章应该写而没有写,其实是没有兑现自己的誓约,却在不自觉中和周围那些老年同修比认为比他们文章写的好,多可笑。

简单吃过饭之后继续打印,一切正常。

回首修炼路,不知不觉中,对自我的看重竟还会是那样强,在点点滴滴中还想证实自我,多么肮脏的念头!

我们有幸被师尊选择,成为大法弟子,拥有了令宇宙众生都羡慕的荣耀,然而我们必须牢记:我们的一切都是师尊所赐予,包括证实法中的一切大事小事,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完成的。我们时时刻刻所想的只能是如何圆容师尊所要的,将自己溶于法中,去掉一切的证实自我的心,做到“无私无我”。

去掉干活多了就会累、需要休息的观念,珍惜时间

白天要上班,有时工作量也会很大,回家后我往往就先往床铺上躺,休息一会再干活,白白浪费了很多时间。晚上也会借口累早睡,不发十二点的正念。由于我们的工作时间超过八小时,所以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在目前这种工作环境下,要想三件事都做,必须转变观念,少休息。

可对怎样彻底的去掉这种观念,扭转修炼状态还是很无奈,海外同修的一篇文章对我启发很大:(《以修炼人的状态参与神韵售票》)

同修写道:在世间有那么多人需要救度,宇宙众生都在期盼着得救,怎么还能想人世间的安逸、舒服呢?当自己正念很足,确实不承认它,从内心深处挖掉它时,心里就不再有它了。相由心生,心念纯正,身体就随之变化,劳累疲倦的感觉就不再纠缠了,一天站五六个小时、七八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了。……在证实法、救众生中我体会到,时刻保持修炼状态,经常学法,用法的高标准要求修好自己,正念才能不断增强。在正念(神念)的支配下,身体就会出现超常状态。

同修的经历足以证明我们大法弟子是超常的。干活多了会累,这完全是人的观念,是必须去除的,而我们大法弟子是“神在人中”,不应被人的这层理所制约,要坚信真我“不困、不累”。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中说:“可是历史不管经过了多长时间,三界造了多长时间,来这里的众生来了多少,都在盼望着在历史漫长岁月中的这一刻。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对大法弟子来说,时间也是大法资源,可用来学法、可救人……如果我们浪费了时间,也等于浪费了大法资源,也要承担责任的。如果我们真正的学会珍惜时间,那么时间对我们的制约也就小了。

让我们用真念、正念突破累,真正的做好,让师父放心。

要有正念的主见,敢于承担;去掉负面情绪

修炼前,在人中我属于那种没有主见的人,干什么都想问别人,这事怎么办?那事怎么办?谁都信任,就是不信自己。修炼后,在一些证实法的事上,我有了自己的正念和主见,但生活中遇到一些问题需要拿主意时,就又变回修炼前的自己,不知怎么办,拿不定主意。有时好不容易决定怎么办了,办了又后悔,觉的不妥当,让负面的情绪控制自己。直到我在电脑上写下这段文字的这一时刻之前,我一直为此苦恼着……

我是谁?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被师尊赋予无限荣耀的大法弟子,一个在大法中熔炼了十年将生命溶于法中的大法弟子,怎么可以什么事都去问别人怎么做?大法中修出的智慧足可以让我对生活中的任何事作出决断。然后自己认为怎样做对就怎样去做好了,不要总犹豫不做决定,对于遇到的事情师父要我们“慈善主断”(《转法轮(卷二)》〈佛性〉)。

分析自己拿不定主意的背后是想的太多,人心太多。怕这怕那,怕得罪这个,怕得罪那个。总之,都是人的东西,对应的是名、利、情,都是该修去的东西。修炼人只能是让自己越修越简单,越修越纯净,而“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至于负面情绪,它对于修炼没任何益处。不要承认那是自己,上来就分清它,清除它,不要被它干扰。

以上就向内找,去人心谈了自己的一些粗浅认识。当然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的每一点提高离不开法,所以我们必须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将自己真正溶于法中,才能不断的去除旧观念,去除假我,返还真我,走向真正的圆满。

由于修炼层次所限,有些地方还没悟透,不足之处请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