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路上争取走好走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这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感悟最深的是,大法的神奇,博大精深,威力无比,师尊的宏大慈悲和苦心救度难以言表。也体悟到了作为一个修炼者,就得在大法中修自己这颗心,认认真真的做,实实在在的修。遇事用大法来对照,才会少走弯路,不负众望。同时也找出了很多不足之处,下决心改,在大法中归正,在过关中把握自己。

十三年来,虽然磕磕碰碰,大关小关过了一个接一个的,有过的顺利的,也有没过好的。过关中有过迷惑,痛苦,难受,但在师父的点化和大法的指引下,总算是走过来了。不管多么困难,环境怎么恶劣,跟随师父走大法修炼的路走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

下面向师尊汇报我修炼中的部份心路历程。

一、走入大法修炼

九六年见到法轮佛法炼功点的长条幅,心里感到特别的亲切,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吗?于是当场就学了动功。不久后能打坐半个小时。但那时并不懂修炼是什么,只知道一学这功,一看《转法轮》,心里就特别舒畅。刚学炼了几天,师尊就帮我清理身体,有一次四天没吃多少东西,每天又拉又吐至少七、八次,但精神很好,没有影响工作和炼功。有次便血一池子也没事,打那以后,经常性的痔疮出血就好了。刚刚开始炼功时,鼻涕不停的流,以后慢性鼻炎也不存在了。不到半年,好几个顽疾不药而愈。

九六年底,由于自己放不下情与利的执著,在老伴病重住院的一个多月时间,基本上没学法炼功。为了儿子的小铺不关闭,我即上班又从商,基本上放弃了修炼。有一天不慎从高处摔下来,脊椎一下断了三根,手肘也断了一根,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疼痛难忍,教授专家会诊:只能止痛平躺至少要躺百天,很可能下半生要坐轮椅(因为第十椎骨弹起来压迫了脊椎神经)。進行治疗中,大包的药又吃又敷,这样十多天后,下身发肿,大便不通,血压升高,背上全磨破了皮,红肉上起了泡,只要动一下,就头晕眼黑。在这极端痛苦、生不如死的万般无奈中,此时我想起了大法,也许大法能挽救我,抱着试试的想法,这样我又从新学《转法轮》,由开始的几行到一节,每次一念就止痛,而且每次一翻就翻到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一节。

学法后的第十天,我能被人扶着下地大小便了,第十三天,也就是受伤后住院一个月就出院了。回家后,一只手炼功,静心学法,我常感到手上、肚子上有法轮飞速的转动。更神奇的是,在这短短的一个半月里,不仅受伤好了,生活能自理,而且连二十多年前受的腰伤、骨质增生、类风湿性关节炎全好了。

两个月不到,我又重返炼功点炼功,谁也不知道我经过了一场大难,是师尊救了我,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学员。从此我发誓要一修到底,返本归真,跟师父回家,做一个真修、实修者。至此我再也没有放松自己,后来心性关一个接一个的过得很顺利,也为今后在复杂的环境下证实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证实大法

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期间,当时的腥风血雨真有乌云压顶城欲摧之势,当我第一次听说邪党对法轮功的污蔑时,我认定这是谎言,是造假,要家里人,亲戚朋友不要听信。七二零期间,我和另一同修两次去了省政府,参与了上访静坐,我们虽未去北京上访,但一直参加了当地讲真相活动,我们到周边几所大学去集体炼功,弘法,讲真相。有一次开来了好几台警车,警笛长鸣,警察分头驱赶,企图阻止我们证实法。而我们一排排一行行整整齐齐,盘坐在水泥地上,开始一齐背《论语》,接着炼功打坐,大家都不动心。我坐在第一排,没有怕心,没有顾虑,心特别的静。当打坐不到半个小时时,师尊微笑的到了我跟前加持我,此时我感到一股热流通透全身,脑壳里像电影胶卷一样翻花。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

随着迫害的升级,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难受,不止一次流着泪向师尊发誓:“我永远是您的弟子,决不放弃修炼,坚持到底!”并主动与几位同修一起印资料,发传单,讲真相。我们一直照常集体学法,直到被当地警察强行封闭。后来和几个同修一起在家里学法炼功,我们的学法组一直坚持到现在,由一个组扩大到了四个组。

零二年下半年至零六年上半年这段时间,我与懂电脑的同修配合,自编了有关自焚、四二五的真相小册子散发,并选编了外地真相材料,大家都一条心,互相配合,互相鼓励,都主动承担责任。只要证实大法的事,我们都愿意主动去做。有一次,本地区几个大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承担了这些项目。我看到同修不顾自己身体在消业,忙个不停时很受感动,为了使同修安全的做事,我替同修保管了资料,我家自然成了资料装订、分发、转运的中途站,经常是大包進小包出的,好几次都与六一零的邪恶错开了,他刚出我進,有时是我刚走他们就来了。有一次,不小心大包资料散落在地,后面过来了几个人,情急中我求师尊保护,不让后面的人看到,那几个人真的就象没看见似的走过去了。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帮我们做的。我自己只有想把这件事做好的意愿。我体会到只要我们念正无怕心、无私心、理智的去做救人的事时,师尊和护法神都会保护我们的。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开心,觉得我们做了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

三、做遍地花开中的一小朵

零八年初,由于资料点的同修要离开本地,在遍地开花的形势影响下,我自然也就成了其中的一朵,由一个电脑盲到独立完成各项资料的下载、打印、编排、刻录等,也经历了很多的难与关,在师尊的点悟下,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一直做得平稳、及时。

四、应该做的更好

劝三退做得不太好,总觉得我身边的亲人,熟人,邻居,同学,同事基本上都讲过了,能退的也退了。就是向生人讲真相没做好。在做的过程中,也有分别心,用人心对待,究其原因,还是自己有怕心,多次试着自己去做,但效果不佳,这是我目前必须突破的,因为这是师尊要求我们必须做好的。

有时心性关没过好,存在严重的大漏。有几次家里环境搞得很糟,老伴多次大发脾气,摔东西,连两个孩子也来助阵,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开始时忍着,我知道是要我过关了,帮我去不让人说,一说就炸的执著心的,不理他们,后来心里还是憋不住。事后,很后悔难过,刚学完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在这方面的法理讲的再明白不过了,那为什么明知故犯,知道错了还改不了呢?仔细想想,还是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长期以来形成了强烈的执著,平时学法不深,有时没有静下心来学,思想溜号了。

最近在与同修的配合问题上,也反映出自己很大的问题,总是用人心去做事,看到别人做错了什么事,总是去指责,很少去原谅人家,而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却总想让别人原谅自己,找客观原因,掩盖了自己问题的实质,明知道是自己的问题,碍于面子,放不下架子,不能主动的找别人承认错误,致使我与同修中间形成了不必要的间隔。

师尊在《澳大利亚讲法》中指出:“维护自己的喜欢就是情与为私为我的表现,所以最难去。要慈悲的对待一切人,遇到 任何问题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别人骂了我们,打了我们,我们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不对了造成的。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为私、为我执着的最好办法。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谅你的敌人。”对照师尊的讲法,我不能原谅别人,就是因为人心太重,放不下自我。

我还有很多人心要去,不过也请师尊放心,我会在最后的这段修炼路上争取走好走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